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来自地球村的报告 131 第一百三十一章 走向新岸

  第一百三十一章 走向新岸

  老金突然撂下一句话让大牛父女俩与“外来户”铁蛋,这仨人听得一头雾水,不知道方向。+◆+◆小+◆说,大牛自不必说,他与大虎是同村的发小,儿提时他的个头比大虎高出一截,拳头比大虎大出一圈。在村子里玩官兵捉强盗,他是官兵,邻家小孩扮贼娃子,他“抓”邻家小孩像提个小鸡似的,一“抓”一个准;哪个娃不服,他就给人家吃“麻栗子”(右手中指成“勾”状,敲小孩的脑壳)。大虎则是遇事爱琢磨,喜摆弄小玩意,动辄要diy的“动手小子”。大牛对他有一种天生的护犊子兄长之情,就算大虎在他眼皮底下躲着,装羸弱的“小偷”,他也装做没看见,放“虎”归山。

  村里的老少爷们见大牛与大虎能玩在一起,形影不离,起先感到好奇:一个喜欢舞枪弄棒冲冲杀杀,一个则喜欢静静地思孝,用小手掰出个什么东西,让小伙伴爱不释手惊叹不已;殊不知,最终的“发明”成果还是被围着的小伙伴们夺走。此刻的大虎不但不心疼,反而表现得与他年龄不相称的大度。大牛说他是“天生为别人生的小子”,怕他受欺侮,做了大虎的保护人。时间一长,村里人明白了这个道理,叫性格互补。现时的时髦话称此为“组合”,1+1>2什么的,呵呵。普天之下莫不如此。大牛与大虎结成一对小伙伴,真是无巧不成书,天下的“绝唱”咧。

  至于小花与铁蛋则是“牛虎组合”故事以后的故事了。小花时不时也从父亲大牛口中听到他儿时有这么一位肝胆相照的的挚友,但毕竟时光错乱有所隔膜,与青梅竹马有血有肉的真情实感差得勿是一艾艾噢!铁蛋对大虎更是云里雾里的影子了。眼前听到老金对大虎神秘兮兮的一顿乱侃,铁蛋脑中顿时浮起一个披着斗蓬。带着眼罩,长发飘逸,飞檐走壁,来无影去无踪,取人头如囊中取物的救国济世的大侠印象。

  关键时刻还是大牛说:“他现在哪里?”

  “恐怕他早已回国喽。”老金终于斧底抽薪亮出底牌。

  “金先生,你是怎样知道个中因缘际会的?”大牛心里有一丝疑虑过。直话直说道:“大虎他是中央之国的一名工匠,老金你则是朝鲜国的一名教书先生,牛头不对马嘴嘛,你们是如何接上这荏的?我感觉其中有些蹊跷?望先生给予解释,这可是人命关天的事呀!”大牛要问清楚了再老虑下一步如何行动。

  老金说事情是这样的。

  他在朝鲜境外从事抗日救国运动,与在朝鲜国内的爱国志士们有一条“地下”通道,专事传递东北和中国国内抗日情报给朝鲜国内组织;同样,朝鲜国内的抗日形势也通过此渠道先伟到东率,再传到在上海。武汉的朝侨组织。当朝鲜海军李将军遇剌,信息瞬时传至朝鲜日本两国朝野,也传到朝鸭绿江彼岸的各朝鲜人侨团……

  天下事,从来急,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物理学定理告诉我们:有作用力必有反作用力。此原理诉诸于社会层面,即:有压迫就有反抗。真实不爽。一个旨在反击日本浪人“斩首行动”的“斩首行动”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划之中。

  老金在朝鲜国内的同事通过秘密渠道告知李将军蒙难,李将军的儿子。也就是老金昔日在校园坐而论道的得意门生——小李,蒙天老爷保佑。躲过这场浩劫,逃离了日本浪人的追杀,目前与一名叫大虎的中**工在一起……嗣后,“渠道”又给老金传来一张纸条,光有一个地址,即现在大牛接收 “盘子”的所在地。又过了一阵子。渠道传来两句没头没脑的话: 一句是“放虎归山。”另一句是“牢字从牛,狱字从犬,不食牛犬,牢狱永免。”

  老金先是为自已得意门生虎口余生感到庆幸,接着开始思考这两个“谜团”似的话语。究竟包含什么意思?如何解读,揭示这两个谜团的真正谜底呢?老金不愧是历史老师,对典故稔熟于心。为此,他苦苦钻研了好一阵子,敝得他脑袋瓜快炸了,最后得到的“学术研究成果”是:放虎归山,意为中**工大虎回国了。那个无厘头地址也许是他的归宿。“牛从牢里出”意思是牛出山,是件好事。犬是李将军的儿子,犬子已免牢狱之灾,有惊无险了。呵呵。老金对自已的研究成果胸有成竹。该干吗干吗去了。毕竟作为一个组织里的人,要干的事多了去了,此事不过是其中之一,也就这么摞下了。

  此次,老金逮着一个千载难逢出山的机会,顺便来到“地址”所示的地方,看看有啥“花头巾”。你还别说,老金眼前所见到的样子,与他在早先在千里之外长白山密林中运筹未幄几乎是“对接”得天衣无缝咧。这世界真是不可思议!

  那天,老金见了大牛,听过大牛自报家门姓牛后,老金一颗欣喜若狂的心几乎要从他嘴里蹦出来,天下竟有这样的奇事巧事?与我的解析几乎无缝对接?这个世界太奇妙了!太不可思议了!他强按住内心激动,对自已说:“老金,你要沉着,你是一名外国人,在朝鲜是一名教历史的先生,不管你是瞎猫碰到死老鼠,歪打正着,还是像真的一样,如中国古代名家诸葛亮那样‘一手算出天下事,神机妙算借东风’,你在中国人面前,要有吾国的尊严,不要糊里马堂噢。该大国与朝鲜一衣带水,唇齿相依,同属东亚文化圈。对于这个巨大又内耗厉害的邻居,吾辈既不要仰视,也不要俯视,要平视嘛……”

  老金刹那间恢复了镇静。现在他已不是刚来时那种客随主便怯生生的样子了,他有底气了,因为他的第一步棋懵对了。按国人说法,好的开头是成功的一半,一个完善的结局应该有所指望。他心想。下一个答案是关于那个域外军工大虎素昧平生救了朝鲜学生小李,他俩的去向肯定成了老金与大牛趋之若骛,生命中难以忍受之重?不过,自接到神秘信息后,老金对自已的解读充满信心,他心念道:“这介解读是接地气的。是靠谱的。依舍下看来,他俩抑或已跨过一衣带水的边地,进入了正在进行浴火重生,满目战争烽火,军阀山头林立,“五代十国”战旗乱飘的亚洲腹地……

  哇!这是一个乱世时代。乱世出英雄。天上本无钦定的天皇,有的只是顺乎自然的道。世间有的是一荏荏所谓的“天子”,无非正如西方谚语所说,“总统轮流做。今天到我家”。瞧,中央之国灵动的草根们在抓紧机会乘势崛起。他们利用民众求变的心理,以“天意”者自居,揭竿而起,完成了一个个朝代的更换。可悲的是,民众在永无宁日的变革中,献出了生命鲜血和汗水,但他们似乎永远是顺势而为随波逐流的点滴水珠。水珠形成大潮。水到渠成。如此而已。

  列位看官看到此会想:世间个人的悲欢离合是常态。但真正离奇的事十之**是摇笔杆人的“功劳”,他们干的就是这一行。反正是编的,天荒地老海枯石烂也无所谓,接着往下编吧,呵呵。

  走笔至此,笔者想“插播”一段真实的“地球村报告”,目的无非是想强化笔者在本小说中试图阐述的理念:“一切皆有可能”。因为这个世界不是一堆莫名其妙乱七八糟的“组合”。碰巧凑在一起,发生“化学反应”,于是一个奇妙的生命世界图景出现在世人眼前。不!不是这样的。科学证明:有机化合物自身形成dna的机率小到几乎可忽略不计。发现dna的弗兰?西斯?克里克曾说:“要我们来判断地球上的生命起源到底是一个罕见事件,还是一个几乎肯定会发生的事件,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对那一系列几乎是不可能的事件。要想给其机率一个数值,那是不可能的。”基因学家的话传递的信息是:生命是一种有为创造。现代科学公认的说法是百亿年前的生命大爆炸产生宇宙——生命的孵化器。生命由此而来。生命是一种创造,一种设计。

  英国大主教贝克莱说:“闭上眼睛,世界就没有悬崖”。意为在梦幻的世界里,一切都有可能发生。比如在梦中遇到了自已的白马王子或灰姑娘的水晶鞋之类。

  现在,人们不经意间提到缘分这个词,比过去明显增加。缘分是佛家用语,其内涵指的是世间事物千丝万缕的关系,实际是一个潜科学和大科学的说法,非现代科学所能比拟。有客官会反唇相讥;有话说话,毋须用“大帽子”或新名词新概念唬人。客官话之有理,“帽子工厂”“概念工厂”在互联网面前都不堪一击。

  “真理在网上。” 互联网将世间万物,包括星系星体地球人类万物联成一张网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靠什么?靠宇宙思维。互联网是宇宙思维的显化。思维在没有显化前是人类大脑神经活动,表现为一种能量——电磁波。脑是心识的器官,心脑一体。人的心就是宇宙之心。万物一体同表。用佛教语言就是缘分,说白了就是万物相互有关系,彼此彼此。

  现在引用历史上一则真实的情感故事,说明缘分即关系可以超越时空。

  西方文学史公认有四大诗人:他们是荷马,但丁,歌德和莎士比亚。但丁以“神曲”奠定他在西方文学史中的地位。神曲是一部什么样的诗歌,令西方文坛顶礼膜拜呢?

  但丁(公元1266-1321),出生在意大利弗罗伦萨一个贵族家庭,早年丧父,他出生时家庭开始末落。但丁的母亲重视对但丁的教育,在良好学习环境中,但丁学到了广博的知识,为日后成为一名才艺兼具的伟大学者奠定了基础。

  但丁因神曲成名,但神曲中的主人公却是他的梦中情人贝缇丽彩,现实中他并没有得到她。不妨作这样推断,假若贝缇丽彩压根就没有在但丁生活中出现过,那么但丁的神曲是否会问世?或问世后能否取得如此巨大的成功?这一切都可以说是未知数。这就是冥冥中的缘分,也就是关系的缘故。有没有这个关系。结果会大不一样。

  但丁生性敏感,长相古怪。极其内向与羞涩;同时,他的好学与博学多才,促使他的内心世界的情感极其丰富。也许这样一个多重性格的复合体,决定了他的宿命。

  1274年一个春天,年方九岁的但丁在宴会见到容貌美丽仪态万方的贝绠丽彩。他一见倾心。那时他才是个儿童呀!从此,在他心里,后者俨然成了他心中永远的太阳女神。九年后的一天,但丁在街上遇到着白衣端庄秀丽的贝丽缇彩,但丁不知所措,对方主动与他打招呼,此刻但丁如置身天堂。但自此之后,但丁再也没有见过她。不久,贝堤丽彩与一个银行家结婚。后来她去世了。

  对但丁一生有决定性影响的事件,除了他的梦幻情人贝堤丽彩进入他的视线外,还有但丁参与当时的政治活动,并成为弗罗伦萨政界的一名重要活动家。1266年,弗罗伦萨的政坛开始发生变化,由贵族与平民阶层分享政权,12名贵族出身的执政官组成共和政府,100名工商市民组成市民议会。但丁当选为六大行政官之一。从工商业者一跃成为“当权派”。市民议会发黑白两派,黑派是守旧的贵族支持教皇。白派则是新兴的商人,反对教皇。但丁是白派的政治新星。后来黑派掌权,白派遭殃。但丁的家产被没收,人遭流放。

  但丁在流放途中写下了不朽的神曲。作品以第一人称描写但丁在先哲的帮助下游历了地狱和炼狱。凡是生前做过坏事的人,不管是教皇还是草民都会在地狱中受到惩罚。但丁见识了地狱后,在他心中的恋人贝堤丽彩引领下进入了天堂……

  本文不是对但丁和对他的作品进行评价。笔者想要表达的思想是。对但丁而言,贝堤丽彩充其量只进入他两次“法眼”,更无所谓肌肤接触,连他眼晴的“**之火”也来不及烧到对方的眼神,更不用说进入她内心圣洁的神坛。以现在“颜值”“肌肤接触”和“性取向”为价值观的指导下,但丁与他的梦幻女友一切都是子虚乌有的事。但就是那么一点人的最原始的“薪火”燃烧着但丁思念的一生,客观上造就了她把一个痴情少年打造成为全世界最闻名的大诗人。尽管但丁与梦中女友生前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他的作品神曲的力量力透纸背,穿越时空,使爱情超越生命轮回,在可预见的时光隧道,但丁与他的梦中情人的故事将永远为世人所传诵。他们的情缘终于在“未来时”成熟,人们在念诵神曲时将为这对旷世奇恋,超越生命轮回,向他们表示祝福,

  有没有贝堤丽彩这个“因”,对但丁的“果”大不一样。尽管这个“女因”在但丁的生命中不过昙花一现,但丁的神曲却永远将他俩联系在一起,成为超越时空,超越生命轮回的见证。这就是缘分的力量。你可以不承认这个“因缘”,但你否认不了它的存在。因为每个人只能“管”自已的一世。人的前世和未来世是由因缘决定的。

  再举一个现代缘分的例子。报载故事的内容大致是这样的:

  一位女士,姑且称她为x吧。x女士自小与母亲移居澳洲。后来母亲跟别的男人跑了,她成了个留守女孩。时光荏苒,岁月匆匆,女孩x成了女人,结婚成家立业。后来她离婚了,一个人开着一个小餐馆。生活很平静。

  一次,她发现她的小餐馆外有一名衣衫不整的澳洲男子整天坐着无所事事的样子。她走过去问那男子:“can i help you ?(我能帮你什么吗?)”

  那男子说:“ihungrywant somethingeat .(我很饿,我想要点东西吃)”

  x女士回到店里拿了点吃的东西给那男子,他道谢后转身走了。后来,女老板凡在她餐馆见到那潦到男子总是给他准备一份食品。有一次,那男子对x女士说:“can you givea gob for another piecefood ? (我能在此打工再换取一份食物吗?)”

  x女士同意了他的请求,另外为他准备一份食物。但她心里想的是。这个潦到的男人可能家里还金屋藏娇呢?

  出于好奇,x女士造访了这名澳洲男人的家。令她惊讶万分的是,她在屋里见到了—个人。此人的突然出现完全是x女士不能想象的事。读者诸君和各位看官,请你们猜猜x遇到了谁?除非你们有神助,一般是猜不出这个答案的。

  x女士认出了眼前的这位老年妇女竟是来澳洲后抛弃家人,私自出走去寻找“新生活”的人——她的母亲。故事到此嘎然而止。此文作者对此没有任何评论,也没有任何说明。

  应该说这是一个好的结果。为自圆其说,人们可以展开各种想象,论证自然界事实存在的这种不昧因果的规律。一切皆有可能。

  老金告别大牛去做他的组织交办的事去了。大牛送他到院门口,本想再送一阵到街口,老金力劝大牛止步,并从怀里掏出一信封塞给大牛,道:“这是别人托我捎给你的一份家信,具体情况我不了解。干我们这一行。有规矩不兴打破砂锅问到底,知道的事要装作不知道,不知道的事更不兴去做‘包打听’。我受人之托将家信带到,具体如何我真的不知情。请你原谅“

  大牛接过信没顾得上看,往怀里装,老金说,“回家后慢慢琢磨吧“又道,“牛老板。到此为止吧。用你们的话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如果我们有缘分。后会有期。”老金转身大踏步走了。

  望着老金远去的背影,大牛心里有种空落落惘然若失的感觉。他心里道:多么好的一位异国他乡的爱国志士呵!为了自已的国家和人民不受侵略者蹂躏,他们抛家舍业不畏艰险来到异邦组织抵抗力量,打击共同侵略者,他们真是一群了不起的人啊。

  老金的身影终于消失在远处的地平线,大牛从沉思中回过神来。猛然想起老金为他捎带的一件“私信“,他从怀里掏出,又一次沉浸在回忆中……

  大牛攥着信件快步往回走,进堂屋,来到关公像下的供桌。拉开抽屉取出大虎的信。两相一对照,多么熟悉的笔迹呀!大牛相信刚才老金转交的家信也是出于大虎手笔。信上说的还是老金口中转达的那两句话。如果说刚才老金在夸夸其谈时大牛还有点将信将疑,现在大牛看到了真实的家信,他没有理由再不信老金对此信的解读了。

  大牛默默道:“大虎,你回来了,你在哪里?我好想你。”

  这一阵子大牛好似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一会儿接待了不速之客——来自异邦的教书先生,在汉地秘密抗日的无名英雄老金;一会儿老金飘忽不停又浪迹天涯去了,留下来一地“鸡毛”——关于大牛兄弟大虎的信息……他脑海急剧翻腾起来,真的很想知道大虎现在何处?但现实是冷峻的,无论多么强烈的愿望,虽然理论上一切皆有可能,但在没有变成现实前,也只是一场梦而已。

  生活还是要继续。

  大牛又回到鸿升五金号的常态中,他埋头接活,话语比平时少了,心里牵挂多了一些。小花和铁蛋知道他在想什么,但也没有什么良策可将他拉回新常态——过去平静的生活。

  该来的事总要来,无非是时光的差别。

  一天,一位客人终于来访说要找五金号老板,大虎将客人迎进堂屋,向里屋喊道:“大大,有人找!”小花在院里听铁蛋一身吼,心里真是乐开了花,她心道:这一身栗子肉的小子嘴真甜,俺爹听了心里不知有多舒坦哩!大牛从里屋应声而出,“来喽,”也是一个大嗓门。

  当客人与主人见面后,两人相视好一会功夫,尽管岁月的风霜利剑都在两人的脸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年轮苍桑,但是有一种基本的“精气神”,一种从心地和血液中散发出来的气质仍是若隐若现,可见一斑。“你是大虎?”大牛首先发问。大虎点点头,还是以往那样沉默是金的态度。

  “你是大牛哥?”大虎问。大牛也是傻傻地点了一下头,两个男人终于张开在混世界中初显力量的大臂相拥而泣。

  “你终于回来了!”大牛像宽厚的哥哥苦苦等着在外玩得疯天野地的弟弟回家吃饭了。

  “你当老板比我当得好,”大虎放开了手臂,从心里发出一句夸奖的话,他又道,“我回来好一阵子了,转游各地,发现要干事还是老地方,家大业大嘛。我只是不想打忧你创业,才没有与你联系。”接着他又话锋一转,道:“这年头兵荒马乱,内忧外患。掌权的只管抢山头,占山为王;小日本将东北有矿的地方硬是给占了,城市也让他们占得满世界是太阳旗,老百姓快要当忘国奴了。真当了忘国奴,生不如死呀。”

  小花与铁蛋听说传闻中老爸儿时的铁哥们——匠人大家——大虎回来了,他俩赶来看个究竟。

  大牛向大虎介绍道:“这是俺闰女小花。”又道:“这是铁蛋,单身闯关东的山东汉子。俺们看到你的信叫俺来东北旅顺接盘子。普天之下莫非黄土,哪儿的黄土不埋人?青山处处埋忠骨。俺与小花就屁颠颠地来捞稻草了。过天下第一关时,路上遇到这位小汉子,同是天下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他又接着说,“我与小汉子气味相投,大有英雄相见恨晚之感,惺惺相惜,一路结伴而行。现在 我们快成一家人喽!哈哈。”

  小花听到他爹竟如此介绍,女孩美丽健康的脸唰地绯红起来,不好意思地躲到她爹的背后去了。铁蛋倒是自然地叫了声:“大虎叔叔好”顺势弯了弯腰,以示恭敬。

  大虎看到铁蛋,眼前顿时闪光似地一亮,心道:又一位好汉出场了。他想北洋兵工正在招人,无不将他介绍进“国企”?

  这四个人三个姓,成了血亲意义的一家人了。事后铁蛋顺理成章地进入兵工企业,成了大虎的好帮手。

  后来,城里风传港口里停着一艘日本浪人的海盗船,在浙江某海域登陆,企图在一所当地有名的古刹中盗宝。据说寺庙里保存有唐朝高僧当年欲由此东度日本弘法,向日本赠送的礼物:一批珍贵的佛经典籍。但日本海盗此次打算落空了,浙江海师为他们准备了一个“大口袋”,将他们照单全收(本小说前有所述)。

  再后来,大虎带着铁蛋和大牛小花离开兵工去南方投奔浙江官场大佬——浙江总兵古龙,成为他的门客。古龙后来奉调上海,不久退休,在沪当起寓公,大虎等人则转为他府上的保镖……

  长城号宇宙飞船在地球上空的深度空间作惯性巡航。指令长英子对抢手阿金说:“上海,这个不夜之城,你对她倾心有加,你知道在日占时期,那里曾发生过一起轰动一世的暗杀事件?”

  “没有注意”。阿金答。

  “日军大将,上海派遣军司令官白川义命丧松沪战争祝捷大会”英子说。

  “谁干的?”阿金问。

  “朝鲜在沪爱国志士。”英子说。

  一阵沉默。

  英子再一次远眺浩瀚星空中一叶飘零的蔚蓝色星球,她的故乡,这个充满争议前途诡谲的生命世界,她看到了她的前世情人——五千年前春秋国时代一位爱民的小国君主,现在他的身分是悬壶济世的医者萧剑秋(本书前有所述)。在决定国家前途的十字路口,他决定弃医从军,走上保家卫国的道路……

  2015年12月28日完稿于乌鲁木齐(未完待续。)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来自地球村的报告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