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太虚古龙 103 第一百零三章 万年的阴谋-星玉

  一名被浑身包裹着黑色谨慎衣的男子站在了速心面前不远处,只见此男子浑身被一股白色的剑气包裹,其整个人仿佛一把锋芒毕露的宝剑,金丹中期修为的他,就是当初名震星洲大陆的强者剑仙,只不过那名及一时的剑仙之名,是此人的一缕分身罢了。

  “你就是那名七星塔闯关时,破我神识的少年吧?从你的身上我能感觉得到那股邪恶的妖气,吾名为武曲……”。那淡漠的声音里仿佛没有任何情感,回荡四周,在话落之时,只见剑仙武曲右手食指与拇指并拢,一道剑气萦绕指尖之时,向着速心静默的点来,在那看似缓慢且随意的一指中,仿佛承载着无数的飞剑,道道剑气带着惊人的萧杀,袭杀而来。

  速心瞳孔紧缩,右眼黑色的元炁盘旋凝聚,只见在那犹如妖魔般的右眼中,那本不该被他看清的剑气,清晰可见,那道道剑气仿佛按照着某种规律,组合在一起时,形成了一种强大的剑阵,那阵法组合仿若一柄柄惊天的巨剑。

  速心手握九阴魔枪,在那剑气袭来之时,挥舞翻天,风云色变,巨大轰鸣与刀刃撞击之声此起彼伏。

  “嗯?妖魔眼?居然能看的清我的无形剑气?不过……两手间的剑气呢?”剑仙很是诧异的喃喃自语的同时,左手同样的食指与中指间道道剑气凝聚,左一手一指间,纵身而动。

  只见此刻的剑仙武曲,那双手的两指间。仿佛两条元炁凝结而成的鞭子挥舞呼啸。

  但此刻在速心的右眼之下却是清晰可怖,那哪里是两条元炁鞭子,分别是由众多无形剑气凝结而成,若非此刻的他渡劫成功,阴差阳串下获得了这所谓的妖魔之眼,恐怕此时,将不敌对方一剑之下。

  只见双方在空中你来我往,辗转翻飞,道道白色的无形剑气与那黑色的枪芒不断的撞击,空间处处撕裂。二人却未有任何的留守。道道灭灵与噬魂斩击疯狂的怒劈在那无形剑气之上,只见此刻的剑仙武曲那两条剑气鞭子有所暗淡,反观速心的虎口也已被震出丝丝鲜血,体内更是元炁运转震颤。血气翻涌。

  就在此时。见那双淡漠的银灰色双眼闪烁着锐利的锋芒。十指相扣,双手手决快速的改变,随即其身后两条有剑气组成的怒龙自后背怒啸而出。只见合十的双手食指与中指相继伸出,空中怒吼道:“若能接下我这一招,你赢,若接不下,死”。

  嗡……

  一阵参天的剑鸣嘶吼而出,回荡四方,那幅散的剑气散发着强大的威压与萧杀,此刻除了少有的几位宫主之外,整个星界所有的宝剑,无论修士强大与否,纷纷离鞘而出,在此刻剑仙千里之外插于地面之上,散发着不同的剑鸣,那摸样仿佛在膜拜着他们的神灵,那种狂热的剑鸣,随着剑仙双手间渐渐凝实的一柄参天巨剑,而越发的响亮。

  速心瞳孔紧缩内心惊颤,体内元炁奔涌疯狂的灌注进了九阴魔枪之内,只见那九阴魔枪仿若感应到了强大的元炁般兴奋的颤抖,速心双手紧握冲向了那高高举起了巨大剑刃的剑仙武曲,在二人威压幅散轰鸣漫天中,只能听得二人好不退却的战意与疯狂。

  “天邢……龙帝剑”。

  嘭……

  一黑一白相交辉于一点,只见天空为此都失去了色彩,那空中的黑与白仿佛是太极分布而出的一朵云团,遮蔽着上苍的威严。

  黑白相交的云团渐渐的飘散,那股令生灵的恐惧的萧杀却荡漾开来,就在此时只有少数之人才可看到的一幕被映照在了眼前,只见剑仙那柄仿佛天神的神兵巨剑,在与速心的黑芒九阴魔枪对轰的那一刻起,渐渐的破灭消散,那摸样就像是一朵由无数剑影组成的花瓣纷纷的凋零。

  待一切消散而后,速心与剑仙站立于天启台涯的大地上,速心一口鲜血喷涌而出,于此同时,肩膀一道血箭喷洒而出,速心身体摇晃向后退出了三步方才稳住身形,反观剑仙同样的一幕被映照在了身上,仿佛二人以一种同样的方式将对方击伤,不过此时反观剑仙手中再无任何剑气,双眼淡漠的他此时流露出了一缕哀伤。

  剑仙武曲艰难的转身,踱步离开了这处战场,那一缕萧瑟的背影却掩盖不住满身的凄凉“你是第一个击碎我无形剑意之人,我发誓,也是最后一个……”。

  剑仙身影与呢喃消失在了人们的视线之中,那一句话里说出了对速心的肯定,同时也表达了他日后对剑意的追求,他将不会再接受失败。

  就在此时,天空中一道蓝色身影,以一种不测速度一闪即逝,就在那身影疾驰而去路过速心之时,速心瞳孔猛然一缩,因为那身影正是奔赴向其身后不远处的古月而去。

  速心眼露愤怒之色,二话不说挥手一道黑芒,阴死魔枪怒挥而出,只见那道身影,身形一顿,一根食指阻拦住了那带有萧杀之意的九阴魔枪。

  “不好,此人是金丹后期,速心快退”。速心体内进化后的九阴蛟龙,怒吼声回荡速心整个识海。

  不过这吼声传出的刹那却还是完了,只见那只洁白的手指,微微向下一按,仿若一道无形的斩击,直接懒腰斩向了速心的腰腹。

  噗哧……大量的鲜血喷涌挥洒。

  速心艰难的抬起了头颅目露震惊之色,这是一名身穿蓝袍的男子,那一脸俊逸的面庞仿佛绽放着和蔼的光芒,只不过这光芒之下却闪烁着诡异的萧杀之意。

  “破军……”此刻在场的众位宫主除了殇的眼神古井无波之外,均都是瞳孔一缩,先不提那一指之力的强大,单单这刚刚死去不久的宫主生生的出现在了众人面前,边叫人难以接受,他们所有人可都是亲眼目睹了破军被人一刀捅破了胸膛,惨死在了摇光宫内的一处窗台边上。

  看着眼前逐渐倒地的速心,破军颇为无奈的叹息道:“哎,看来修为只恢复了不到一般,连斩断这金丹初期的小家伙都如此的费力,不过……”。

  唰……一道蓝芒闪烁间,只见破军左手掐着古月的勃颈将其高高举起,右手散发着邪恶的红芒,一只赤色的兽爪幻化而出,一爪间,直接没入了古月的胸膛,在那诡异的兽爪穿透其胸膛时,古月的脸庞几近扭曲,但却死死的咬牙坚忍着疼痛,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只见那穿透胸膛的兽爪,没有留下任何的伤口和鲜血,一枚散发着晶莹幽光的明亮珍珠,被其抓在了手中。

  当看到这枚珍珠时,破军脸上的诡异微笑浓郁到了极点,夹带着珍珠的兽爪慢慢的离开了古月的身体,古月满头大汗口吐白沫昏死了过去。

  “为了这星玉,卫科可还是真是给我出了不少的难题呢!虽然你没有被灭极吞噬,但我又岂能不留有后手呢?一万年了……星玉还是最终被我所获”。

  唰……唰两道身影就在此时陡然出现,站在了破军的左右,这二人赫然就是天玑宫宫主潇潇,与那从未出过面的天玄宫宫主巨门,此刻的巨门头戴一只黑色的斗笠,将其整个头颅笼罩在其内,外人只能看见一双血红色的瞳孔,闪烁如同杀戮嗜血般的锋芒。

  说时迟,实则极快,眼前的一系列变化,只不过发生在两息之内,就在此时星界众宫主惊醒的刹那,欲要对这三名叛乱的宫主攻击之时,天空中三道灰黑色的光幕突然撕裂空间降临,将破军三人笼罩其内。

  就在众人欲要去破坏那光幕之时,殇阴沉的怒吼回荡开来道:“住手,让他们走”。

  破军嘴角诡笑道:“不愧是总宫主,这界源可不是随意可破之物”。

  界源顾名思义,一界之源泉,除非修为达到极深的造诣,否则可抵抗任何界内之力,不光抵抗,更是会全数反弹给攻击者,令其自食其果。

  “来日方长,下一次我帝军再踏临之时,便是星界破灭之日”只见那破军说出自身真名之后,与其身旁的另外两位叛逃宫主,不断的向着空中的那破碎的虚无缓缓的升去。(完)(未完待续……)

  PS:各位书友,这一卷有很多心酸,生活中的琐事导致更新不利,书中有很多不如意的地方已不能改动,所以在下决定,新书重开,新书中会写出此书的延续,诸位放心,新书已在筹备,将会弥补一下大家的激情。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太虚古龙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