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土门趣闻 17 十七章山村情缘(14)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土门趣闻》更多支持!

  黄大牛在采石场的具体任务就是放炮。他先在打好的炮眼里依次装上**、**、导火索,再用黄泥把炮眼口堵紧,然后点火放炮。他们天天就这样有条不紊地开山放炮采石,工程进展倒也顺利。眼看春节临近,上级决定干到腊月二十九,然后放假五天,正月初五继续开工。腊月二十八这天,北风呼啸,寒气袭人,天空中时不时飘来几朵雪花。采石工地还是一如既往,人们挥着大锤,喊着号子,一下下打在钢钎上,发出一声声清脆的叮当声,虽然天寒地冻,但他们却挥汗如雨。黄大牛也忙着往打好的炮眼里精心装着**、**、导火索,再小心翼翼地把**筑紧,最后把炮眼口用黄泥封严实,这便算装好一炮,接着又装第二炮。就这样一直干到正午,黄大牛一共装好了十八炮,乘着人们吃午饭的机会便点火放炮,他急促地吹了三声口哨,提醒人们远离采石工地,又用传话筒大声吆喝了数遍“放炮了,请人们远离采石工地!”这才逐一点燃导火索,自己也飞快躲到安全地带。紧接着便是一阵轰隆隆的炮声,那声波震得大地颤抖着,一股股浓烟直冲高空,灰沙碎石飞撒到很远。黄大牛心里默默的记着数,当他数到十七,这炮声便停了下来,就是听不到第十八声炮响,三分钟过去了,黄大牛似乎等了一年,五分钟过去了,黄大牛仿佛等了十年,十分钟过去了,黄大牛犹如等了一个世纪,此刻的黄大牛心急如焚,他迅速回顾整个装炮过程,也确实没有疏漏那个环节,这一个冬天自己都是这么装炮,点炮,从来就没有什么闪失,可今天这第十八炮怎么就是不响,他几次都要前去查看,都被同伴们拦了下来。说是前去危险,再等等。大牛就这样耐着性子等啊等啊,等得心都快要炸了,好不容易半个钟头过去了,大家这才一直认为这第十八炮不会响了,都动身前去看个究竟,黄大牛首当其冲跑在最前面,用犀利的目光搜寻着那个没响的炮位,就在黄大牛刚要跑到那个没响的炮位跟前时,只听轰隆一声,那第十八炮终于响了,黄大牛随着炮声倒在了地上,后边的人们齐呼“不好!”一边高呼着黄大牛,一边奋力向前,等他们跑到黄大牛跟前,发现黄大牛浑身是血躺在地上,已经不省人事,任凭他们撕心裂肺的呼叫,就是不见黄大牛的反应。工地领导赶紧安排人员把黄大牛送到就近的卫生所,医护人员即刻进行全力抢救,经过一番忙碌,黄大牛这才慢慢苏醒过来,后经医生全方位检查诊断,这黄大牛伤势太重,该卫生所的医疗设备简陋无法进行救治,需要及时送到大医院治疗。当时没有任何交通工具,只好把黄大牛放在担架上,由八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轮换抬着向公社卫生院跑去,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跋涉,这二十多里崎岖的山路才算走完,总算把黄大牛送到了公社卫生院,又经过三个多小时的紧急抢救,终因黄大牛伤势太重,失血过多而停止了呼吸。

  等陶叶一家老小赶到公社卫生院,黄大牛已被送进了太平间,身上盖着洁白的被单,陶叶冲上前去揭开被单,看见黄大牛脸色惨白,没有一丝血色,两眼圆睁,似乎充满了无限的忧愤,肌体仿佛还有一丝余温,陶叶顿时嚎啕大哭,泪如雨下,由于伤心过度,一下子便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医护人员又赶紧进行抢救。陶李氏、陶吉福、谭春玲及小陶源无不放声嚎啕大哭,陶李氏边哭边用手抹黄大牛的眼皮,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这才使黄大牛的双眼勉强合上。此时,这卫生院内悲声震天,在场的人无不为之伤心落泪。陶李氏撕心裂肺嚎啕道:“苍天啊!你咋这么不公啊!大地啊,你咋这么不道啊!黄大牛这么好的一个人,你们咋就狠心这么早把他收了呢?这大牛憨厚老实、勤勤恳恳、任劳任怨、孝敬长辈、与世无争,田里地里的活大牛争着干,大小的家务事大牛抢着干,再苦再累大牛从不啃声,吃糠咽菜大牛从无怨言,左邻右舍需要帮忙,大牛总是不辞劳苦前往,对别人的赞扬大牛总是憨乎乎的一笑了之。大牛啊,我可怜的大牛!你咋连个招呼不打就这么悄悄走了呢?你这一走,你到脱离了苦海,进了极乐世界,你可叫奶奶咋活呀?老天啊,你咋不把我这老太婆收了呢?把如日中天的大牛留下呢?悲哉大牛!哀哉大牛!”陶李氏这一番悲哀的哭诉,无不引起在场人的共鸣,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为之泪如雨下。陶家人就这样哭呀,诉呀,悲声弥漫卫生院的上空,乌云为之动容,松柏为之肃穆,群山为之默哀,万物为之顿首!陶家人就这样,直到欲哭无泪,欲嚎无声,这才在人们百般劝慰下,依依不舍离开黄大牛的遗体,一路啜泣着回到家中。

  第二天,牧羊坝公社革委会授意牧羊坝大队革委会给黄大牛同志召开了声势浩大的追悼会。地点在后山的陶家墓地。前来参加追悼会的有牧羊坝大队全体社员,牧羊坝学校的全体师生,黄杨峡水库工地指挥部的领导以及采石场的全体民工,牧羊坝公社所属其他大队的社员代表等等。大会十点整准时开幕,高音喇叭里播放着哀乐,那凝重哀婉的旋律,把人们思绪带入了对死者的追念。会议由牧羊坝大队革委会主任黄吉才主持,他首先领导大家学习了领袖的最高指示:“村上的人死了,开个追悼会,用这样的方法,寄托我们的哀思。使我们的人民团结起来。”大会第二项:由黄杨峡水库工地指挥部领导小组组长黄万福同志致悼词。黄组长用沉重而悲哀的语调道:黄大牛同志生前系牧羊坝大队社员。于1971年元月28日中午1点30分在黄杨峡水库工地开石放炮中不幸因公殉职,享年25岁。黄大牛的不幸逝世,是农业学大寨运动的一大损失,是黄杨峡水库工地建设的一大损失,更是我们采石场的一大损失,他曾是采石场的一名优秀炮手,曾在采石工地勤勤恳恳工作,从不偷奸耍滑,任劳任怨,一不怕苦,二不怕死,把他满腔的热血,年轻的生命献给了黄杨峡水库建设,用他的实际行动给我们树立了光辉的榜样,激励我们后来者向他学习,如果我们牧羊坝的所有人都能像他一样,那定能使高山低头,河水让路,使我们牧羊坝的革命和生产大有起色,走在全区、全县人民的前面。黄大牛虽然人去了,可他的精神永存,他将永远活在牧羊坝人民的心中!他像一块不朽的丰碑,永远屹立在牧羊坝人民的心上!黄大牛是为人民的利益而死的,所以他死得其所,他的死是比泰山还要重的。大会第三项:与会代表发言。各大队都派代表发了言,纷纷表示要向黄大牛同志学习,要化悲痛为力量,努力搞好本职工作,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出色的成绩,来告慰黄大牛的英灵。大会第四项:全体肃立,向黄大牛的遗体致哀三分钟。大会第五项:向黄大牛遗体三鞠躬告别。大会第六项:入殓下葬。陶吉福全家自始至终都以泪洗面,泣不成声,悲痛欲绝,他们和到会人员一起在黄大牛的坟头培了土,直到垒起了整座坟茔,又在坟前栽了两棵塔柏。追悼会结束后,人们陆续离去。各级领导也都来和陶家人告别,要陶家人节哀顺变,今后如果生活上有什么问题,有什么需求,可随时来找我们,我们各级政府一定给以解决。言罢也都先后离去。这坟地里只剩下了陶吉福一家人,陶叶哭着对爷爷、奶奶、妈妈说道:“你们先带着陶源回吧,我再和大牛说说话,随后就回。”等爷爷一行走后,陶叶重新燃起三炷香,小心翼翼插在丈夫的坟前,这才哭诉道:大牛啊,你就这样撒手人寰,离我而去了,竟一句话也没对为妻说,从此,我们阴阳两界,你倒没有了忧愁,没有了烦恼,到极乐世界享清福去了。可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年迈的爷爷奶奶,孤苦无依的妈妈,你可让我们咋过呀?呜呼大牛!哀哉大牛!你可知道为妻此刻的心情吗?是多么的痛苦,是多么的孤独,是多么的无依,是多么的无靠,这生活的重担,我怎么扛得起啊!大牛啊!此刻,我多么想在黄泉路上和你作伴,在奈何桥上与你携手漫步,在阎王殿前与你徜徉,与你徘徊!哪怕就是在大阴山后与你长相厮守,永不得转世投胎,为妻我也心甘情愿!我的大牛啊!自你不计“历史反革命分子”之嫌,甘愿来我陶家与我相濡以沫,终生相伴,我便暗暗发誓,一定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地老天荒,永不变心!虽你不善言表,无论再大的欣喜,也只是憨乎乎的一笑,可这一笑,却包含了你对为妻的无限爱意,这一点,为妻我早已心知肚明。我的大牛啊!自你到了我们陶家,对吃喝从不讲究,对穿戴从不挑剔,对我们陶家人只有尊重。勤俭是你的习惯,吃苦是你的本分,容忍是你的性格,大度是你的胸怀!大牛啊,你可知道?在我陶叶的心目中,你就是我的心,你就是我的肝,你就是我的靠山,你就是我的整个世界!大牛啊,自你到了我家,爷爷肩上的担子轻了,奶奶脸上绽开了花,妈妈舒展了眉头,陶叶我也如暑天里吃了一块蜜瓜!大牛啊,你可知道?自从我们的陶源呱呱坠地,这便是我们陶家的曙光,是我们陶家的希望,是我们陶家的未来,使我们的生活有了盼头,虽然日子过得苦,但心里觉得无比甘甜!实指望我们夫妻携手,把陶源抚养成人,以光我陶家门楣!盼望我们敬爱的父亲陶大成能沉冤昭雪,早日走出牢笼,与亲人团聚,颐养天年!大牛啊,没想到你竟然英年早逝,匆匆离我们而去,给为妻我留下无限的遗憾,你可叫为妻咋活呀?陶叶就这样悲悲切切面对着丈夫黄大牛的坟头哭诉着,悲伤着,感叹着!抒发着内心无限的感慨。诉说着内心无尽的酸苦。

  谭春玲回到家里许久不见陶叶回来,实在放心不下,便又来到大牛的墓地,见陶叶还沉浸在这无限的悲痛之中,硬是强忍着泪水,连劝带拽这才把陶叶弄回家中。

  在当时的政治形势下,像陶家这样一个弱势的家庭,他们除了无奈,还是无奈,只有面对眼前的现实,苦命人劝苦命人,痛定思痛,慢慢在黄连树下过着自己的苦日子。苍天啊!一条人命就这样没了,公社、大队仅开了一个追悼会,冠冕堂皇给黄大牛戴了几顶赞美的高帽子,用了几个慷慨激昂的形容词,就算打发了亡灵。这陶家真可谓“屋漏又遭连阴雨,船破偏遇顶头风”。

  陶吉福一家勒紧裤带过着日子,好不容易熬到了1971年的夏季。等三夏大忙结束,生产队把各家的口粮、劳动报酬等一一决算后,陶叶家所分的粮食仅是上年的三分之二,所得的劳动报酬全部抵了口粮款后还欠生产队一大坨。因为黄大牛过世了,陶家的劳动工分自然就少了,这劳动工分少了,所分的粮食、所得的劳动报酬也自然就少了。针对眼前这现实,这陶家老的老,小的小,又没有男劳力,房前屋后、田边地头的“资本主义尾巴”也早就割光了,况且家里又没什么出产,就即使有,也不能拿去变卖,这钱从哪里出来,这生产队的欠款用什么来还?这买油盐酱醋的钱从何来?这蔽体的衣服又从何来?这一家五口的日子可咋过呀?陶家人陷入了困境,总不能坐着等死吧!尽管他们绞尽了脑汁,想尽了办法,最终还是一筹莫展。实在没法了,这才记起黄大牛追悼会结束时,各级领导都表态说今后遇到了困难去找他们,现在也实在没招了,何不死马当作活马医,去找找他们呢?兴许他们贵手一抬,我们还能活下去。这主意已定,陶吉福人穷志短,也只好抹下老脸,放下尊严,前往大队、公社、区公所、县民政局一级级如实反映了过继孙女婿黄大牛在修建黄杨峡水库时被石炮炸死的情况,现在留下孤儿寡母,由于家里缺少劳力,粮食不够吃,又没钱花,还欠生产队的缺粮款,家中老的老,小的小,生活已濒临绝境,万望政府给予救济,让我们度过难关。各级领导都表态说,你们的情况我们知道了,请你先回去,回头我们派人了解落实,若情况属实,一定给你们解决。黄吉福带着侥幸的心情回到家里,耐心等待上面来人了解处理。可时间一天天过去了,就是不见上面来人。一个月过去了,还是泥牛入海无消息。眼见夏季分的那点粮食也所剩无几,若再不解决,陶家就要揭不开锅了。黄吉福万般无奈,只好揣着厚脸继续去找。这回陶吉福让谭春玲写了一份救济申请,如实陈述了家里的困难情况,又多誊写了几份。还让老伴蒸了几个麸皮窝窝头用口袋提着,陶李氏背着小陶源,祖孙三人一大早便上路,大有不找出个结果,誓不回家之意。他们又从大队开始,一级级往上找,每到一级,先口头陈述家里的困难情况,再呈上一份书面救济申请,接着软缠硬磨,要求约定处理时间,并写在申请书上,免得人一走,就像上次一样,这事又石沉大海。他们就这样一路找来,等到了县民政局的大院,早已红日西下,这民政局办事员倒也热情地接待了这祖孙三人,陶吉福、陶李氏又不厌其烦地讲述了家里的困难,呈上了救济申请,要求约定时间给予处理。这办事员说这时间我可没法约定,这要领导说了才能算数,可今天领导下乡去了,不知啥时才回来,要不你们先回去,等领导回来我一定把你们的情况如实汇报,让他及时给予处理。陶吉福一听,也明知道他是在踢皮球,便说:“那你们先忙吧,我们就在外边等等。”于是祖孙三人来到接待室外边,坐在屋檐下,从口袋里掏出麸皮窝窝头,一人一个,慢慢地有滋有味地吃了起来,一边等着领导回来。不知陶吉福祖孙三人能否找出个所以然,请继续阅读《山村情缘》(十五)。(小说《土门趣闻》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土门趣闻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