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火影之日向夕云 421 第421章

  

  然而即便是乌丝兰玛很有自知之明也改变不了什么,夕云可不会因为她足够识相就放她一马,她唯一能逃走的机会就是祈祷在她的真气念力消耗完之前夕云会有不得不离开的大事,否则的话以他们之间的实力差距,乌丝兰玛落入夕云手中也只是时间问题。

  “啧,还没有死心么?”夕云从来没有小看任何人的习惯,相比起他曾经遇到过的老狐狸们,乌丝兰玛还算不上多有心计,不过夕云也不会觉得自己在戏弄她这么明显的事情乌丝兰玛会看不出来。这位水族圣女之所以还没有放弃,无非是抱着最后一点侥幸心理,希望能拖到有谁来救她或者是夕云有事不得不离开。

  只是她也不好好想一下,此时大荒还有谁能来救她?不是夕云得意忘形,而是他的实力确确实实凌驾于大荒所有人之上,除非是持有翻天印的白帝,否则连烛龙夕云都不怎么放在眼里。

  “神上何必苦苦相逼?”再接二连三想逃走被夕云的分身截住以后,乌丝兰玛再怎么不死心也没办法了。诚然她可以选择拖延时间,可前提是建立在夕云没办法第一时间找到她的情况下,像是现在这般简直是一举一动都被对方监视着,乌丝兰玛再怎么心存侥幸也知道不可以再继续这样下去了。

  三天三夜的逃窜已经将她的真气和体力消耗了近半,剩下这些正好够她拼死一搏的。若是有机会逃走即便是狼狈些她也能忍耐下来,可是明知逃跑无望还继续浪费体力也未免太过不智了。

  “哦,圣女终于死心了么?”回答乌丝兰玛的已经不是那个一直在追她的分身了,自觉已经不想玩了的夕云慢悠悠地从天而降,只是他的出现却是把乌丝兰玛吓了一跳,此时这位水族圣女才知道一直在后头追杀了自己三天三夜的竟然不是人家本体。

  “神上好手段,可笑大荒不知多少人还以为您的底牌只有‘咫尺天涯’。”乌丝兰玛显然是将分身以为是夕云的某种秘技了,虽然分出可以战斗而且还这般强大的分身很让人难以想象,可是在乌丝兰玛想来,既然夕云连传说中的‘咫尺天涯’都会,那么再掌握一两种绝学秘技也就不足为奇了。

  “哦?圣女这意思是在提醒我要杀人灭口?”夕云一如既往地坐到他身后突然出现的沙发上,懒洋洋地说道,“不过这种小玩意不值一提,圣女若是觉得有可取之处不妨点评一二?”

  “哼……”方才还因为在山中逃窜了三天三夜而显得有些狼狈的乌丝兰玛此时已经将自己收拾整齐,不得不吐槽一下这些圣女和妖女们对容貌的看重,雨师妾自创了抽丝诀用来做衣裳也就罢了,看乌丝兰玛这样分明是有专门的整理仪容的术法,该说她们这是专业还是不务正业呢?不过很快夕云就不用为这个发愁了,因为整理完仪容后的乌丝兰玛再度开口了,“神上为何出现于此妾身不敢过问,只是不知神上是否愿意暂且离去,日后妾身必有厚报。”

  乌丝兰玛还在尽最后一分努力,别看烛龙和夕云已经闹翻了,可是水族贵族们却没怎么敌视夕云。毕竟夕云虽然背叛了烛龙选择自立,可是并没有侵犯到他们的利益。相反在夕云登基成为赤帝后,还有不少水族贵族暗自欣喜,又多了条路子可以想办法赚钱了。

  比起先前仇视水族的火族赤帝,水族贵族们相信曾经也是水族出身的夕云会比赤飒怒好说话得多。正是因为这一层,所以乌丝兰玛也没有夕云想象中的那般光棍,眼看打不过就来拼命。她之所以不在逃主要是希望通过利益交换让夕云放过她这一次,虽然要说动一位真神需要付出极大的代价,可是乌丝兰玛肯定倾家荡产一回也不想去面对一个能请动真神的仇家。

  应该说乌丝兰玛的仇家真心不多,毕竟大多数仇家怕是连乌丝兰玛的存在都不清楚,更别说是要找她报仇了。可就是那些知晓她身份的仇家才是最可怕的,尤其是对方为了报仇连真神都请动了,可想而知是有多恨她。乌丝兰玛不敢指望能直接收买一位真神当打手,不过凭她的身家和身份,说服对方手下留情放她一马应该是不难的。

  然而让乌丝兰玛失望的是夕云很是干脆地摇了摇头,全然没有半点考虑她的身份还有可能的回报的样子,如果不是已经见识过夕云分身的实力,她怕是会怀疑这位是不是风神本尊。

  “圣女不妨猜一猜是谁让我来找你的?”在拒绝了乌丝兰玛的提议后,夕云又坏笑着说道,“知晓了这个秘密,圣女觉得自己还有希望能逃出生天么?”

  “你要杀我?”乌丝兰玛深吸了一口气,她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能让烛龙不惜抹去被背叛的奇耻大辱,只怕也只有黑帝的事情了。只是乌丝兰玛怎么都想不出来烛龙到底是怎么知道她与黑帝之事有关,毕竟黑帝此时还没有选择出关,照例来讲烛龙应该不可能知道,更不可能联系到她身上的才是。

  “不,圣女过虑了。”夕云笑眯眯地说道,“我可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那就是你不用死。”

  “那么坏消息呢?”乌丝兰玛冷笑一声,她觉得自己已经猜到了夕云准备让她干什么了,无非又是那些令人恶心的篡权夺位而已,她连烛龙谋害黑帝的事情都经历过,自认为已经没有什么事能吓到她了。

  “我要娶你。”夕云直截了当地说道。

  “……”乌丝兰玛愣了一下,然后皱起眉头试探性地说道,“你疯了?”

  “很显然并没有。”夕云耸耸肩,随后又补充了一句,“不过你也别自我感觉太良好,我要娶的是水族圣女,而不是你乌丝兰玛这个人。”

  “我知道,所以我才问你是不是疯了。”乌丝兰玛翻了个白眼,她突然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怕了,难道还有什么事的后果比落入一个她没办法反抗的疯子手中更糟糕的么?

  “你好像一点都不介意的样子。”夕云颇有些好奇地问道,如果是那些觉得处女不过是一层膜的女人遇到这种事不慌张还算正常,可是大荒虽说没有什么三贞九烈的说法,但是也不该这样随便才是,看看郑吒那边惹出来的麻烦就知道了,险些没有弄出人命来,不过夕云也没想到郑吒那个二货居然真的按他说的做了。

  “连烛真神都愿意和神上合作了,还有什么事值得大惊小怪的?”乌丝兰玛开口反问道。

  “居然这么快就猜出来了,真不愧是水族圣女。”夕云赞叹道,“就我在大荒见过的女人中,圣女这份心思可以说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了。”

  “过奖了。”乌丝兰玛冷哼一声,没有丝毫犹豫地便来了一手祸水东引,“不过和金族那位西王母比起来,我这点心思不过是班门弄斧而已。”

  “是么,那还真是值得期待。”然而出乎乌丝兰玛预料的是,夕云只是笑了笑便没有再多说什么了,面对夕云这般作态,饶是乌丝兰玛的城府不浅也有些按捺不住了。

  “不知妾身是否有幸知晓神上与烛真神合作的内容?”眼看夕云不开口,乌丝兰玛也只能主动挑起话头,她可不想等着等着夕云突然来一句是否愿意共赴巫山,天晓得在之前水族已经有多少贵女因为他这句话被送进了东海的风神宫中,在夕云之前大荒最失礼的真神非双头老祖莫属,然而在夕云受封风神之位后,起码有一半以上男人的票数会毫不犹豫地投到夕云神上。

  “告诉你也无妨,毕竟……”夕云话还没说完突然皱了皱眉头,随后表情有些诧异地看着乌丝兰玛身后的某处,只是他的目光有些游离不定,就像是被他盯着的对象正在用让人看不见的方式高速移动中一样,“不只是哪位真神大驾光临,本座倒是有些失礼了。”

  能让夕云如此慎重的自然不可能的寻常的真神,毕竟像是天吴那种程度的真神在夕云面前也是被瞬秒的份,然而这回来的敌人在夕云的感知中竟然有着相当于四阶中甚至更强些的实力,如果不是他已经知道天神队那两位开启了第四阶基因锁的家伙没有一个突破心魔的,怕是夕云会将来人误以为是天神队的一员。

  就像是在印证夕云所说的一样,话音刚落,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便突兀地出现在乌丝兰玛的身后,也不见他的速度有多快,可夕云居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他,差点被他靠近到十丈内才意识到有人存在。

  “……唔,金神?还是白帝?”在大荒混了一段时间,夕云也不像先前那般缺乏常识,在感应到对方体内那股庞大的白金真气后便下意识地问道。

  “嘿嘿,你猜……”话音未落,白衣男子便出现在夕云身前,凛冽的白金真气在他的右掌凝聚得宛若实质,随后像是一堵倒塌下来的高墙一样朝着夕云压了过来。

  “呵……”夕云的声音刚发出来白衣男子的真气就从他身上透体而过,发现了这点的白衣男子大惊失色,身形瞬间爆闪到数十丈外满脸惊疑不定地看着夕云,“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我还以为这大荒只剩下白帝和金神两位金德真神,倒是没想到这荒郊野外也能遇到一个。”

  “你到底使了什么妖法?”白衣男子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随后有些狐疑地看向夕云脚下的影子。倒不是他疑神疑鬼,而是生平第一次遇到夕云这种直接无视了他攻击的人,在白衣男子想来或许只有无影无形的鬼怪才能做到这点了。

  “嘿嘿,想知道的话你不妨再试试?”自认为是胜券在握的夕云一点也不在乎对方试图做出的反抗,反而悠哉悠哉地对白衣男子说道。

  “哼,左右不过是些掩人耳目的戏法罢了!”白衣男子咬咬牙,就像是在为自己坚定信心一样,视线在夕云身上游离了好一会儿,最终停留在夕云的脸上,“我倒要看看你还能用什么妖法躲过去!”

  “呵。”本来只是准备抓了水族圣女,没想到意外钓到一条大鱼的夕云心情比起之前不知好了多少,虽然已经预订了用白帝作为金德真神的素材,不过有个送上门的替代品的话夕云就可以不用和持有翻天印的白帝死磕了,以他的实力要对付应龙这个水货真神简直是手到擒来,到时候还能趁机再坑烛龙一次。一想起烛龙那头老狐狸居然敢对他提出那么多苛刻的条件夕云就一肚子不爽,难得有机会坑他一把对于夕云而言真是比什么都来得愉快。

  “等一下!”然而还没等白衣男子出手,一直在紧盯着夕云的乌丝兰玛突然开口叫住了他,出人意料的是这个明显不是寻常神级,甚至连夕云都在他身上感觉到一丝危险的白衣男子竟是如同乌丝兰玛喊的一般停了下来,不过他显然不是很明白为何此时这位水族圣女要开口阻止他,要知道他们可是站在一个阵营的,“神上方才答应要告知妾身与烛真神合作的内容,不知此时这话尚且算数么?”

  “……当然。”夕云对待女性一向是很通情达理的,不过总有些人觉得是他大男子主义,天可怜见那不过是习惯了强势地位带来的后果而已,其实夕云对待一切他看得顺眼的人都是很好说话的。不过乌丝兰玛可能是个例外,否则夕云也不会像是对待猎物一般将好好的一个水族圣女追得满山乱跑。

  “广成子,你先退下吧,我想听听神上和烛龙到底达成了什么协议。”明明前一刻乌丝兰玛还被夕云这个真神追杀得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可是对待这个名叫广成子的白衣男子时却没有半点客气的意思。

  “是。”不过出乎夕云预料的是,广成子竟然没有半点异议地推到了乌丝兰玛后头,如果不是从他身上感觉到的一丝危险还存在着,夕云几乎就要无视他了。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火影之日向夕云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