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元始诸天 406 第四零六章人道长河

  ————

  “国运!”

  虽然知道以湛卢剑的价值,只耗费区区三层国运不亏。可是见着吕国天柱凭空削去三层,还是让荀少彧心头为之一痛。

  要知道,这可是吕国的三层国运,吕国身为豫州三大国之一,三层国运何其浩大。放在一些中小国身上,都能为其再续几千载国运。放在一些修行人身上,亦能让其一飞冲天,证得绝顶大地游仙业位,道门长生天人业位在望。

  以这三层国运之珍贵,更胜许多第五品神兵!

  “如今,本不应该再折损国运,当初炼制封神榜时,就已经消耗了不少国运,为了这一口湛卢剑,再消耗吕国国运,难免会折损吕国的根基。”

  荀少彧心绪激荡,道:“可惜,这是形势所迫,不得不如此啊!”

  这一口宋国大夏龙雀刀不愧为第四品神兵,一出鞘就有冻结时空之能。

  虽然此刻没有真主执掌神兵,大夏龙雀刀不能发挥巅峰神威,但只是这一口神兵散发的余威,也不是任何一尊天人神魔所能抵挡,就是荀少彧战力极强,也未必有还手之力。

  第四品神兵只能由第四品神兵抗衡,要镇压这一口大夏龙雀刀,除非一尊大神通者亲自出手,否则便是天人道果也难保自身周全。

  只是,仁道湛卢剑与大夏龙雀刀为天命宿敌,一刀一剑不能同存,正是克制大夏龙雀刀。

  为此,哪怕荀少彧心痛三层国运,也不得不咬牙压上国运,将期望寄托在仁道湛卢剑上。

  若非他在这些时日,率大军攻伐宋国,占据了大片疆土,劫掠宋国不少气运,让吕国国运恢复了几分,只怕现在已然动摇国体了。

  一旦动摇国体,荀少彧也要遭受牵连。荀少彧身为一国国君,干系千万黔首因果,与吕国天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虽然能在调用几分国运,百灵护佑其身,但也要承担一定的责任。

  他这些年来武道突飞猛进,从武学【金刚不坏】之境,一步迈入武学天人之道,除了有着石镜映照诸天,为他积累武学资粮以外。有着吕国国运在身,荀少彧祖窍灵神通明,一念灵光不灭,悟性高绝超然,让他有着足够的悟性,自悟自证诸般武道神通。

  所谓,成也气运,败也气运!

  荀少彧有着此等成就,多有气运之功,也受得气运辖制。除非他证得道果之数,斩断因果羁绊,再得自在之身。

  不然,吕国一旦衰亡,这一股气运反噬,就足以将一尊天人神魔重伤。

  而荀少彧付出如此惨重代价,已然是抱着不成功便成仁的大决心。

  铮——

  铮——

  无数先天金英之气汇聚,这一道白光遽然落在荀少彧身前,千万剑器自白光显化之后,无不脱鞘而出,一口口横插在地面上,剑身不住颤动,似有向着白光朝拜之态。

  荀少彧漠然看着眼前白色剑光,一口青铜剑静静悬浮在白光中,剑柄铭刻’湛卢’二字,一股浩大仁慈之念,直冲心神深处。

  嗡——

  嗡——

  他伸手握住剑柄,湛卢剑铮铮鸣响,一丝丝白光徐徐散去,露出湛卢剑如青玉般的剑身,轻声道:“幸哉!幸哉!湛卢出世,寡人这一搏,终究是没有白费心力!”

  黄土高台下,余元见着剑光笼罩周身的荀少彧,躬身贺道:“贫道恭贺君侯,得此仁道湛卢剑,当兴万载国祚不息。”

  仁道湛卢剑本就是一口镇压气运的绝世神兵,虽然不能似先天奇珍一般,镇压一方先天大教,但镇一国国运还是绰绰有余的。

  “湛卢啊!!”荀少彧若有若无的轻声呢喃,这一口绝世神兵的厉害,还要超乎他的想象。

  就在荀少彧握住剑柄的一刹那,一股无所不能奇妙感觉,充斥在荀少彧的心神之中。

  恍如无穷无尽的力量,在荀少彧周匝咆哮沸腾,这是荀少彧无法想象的力量。

  一剑挥出山河齑粉,一剑舞动日月坠落,一剑劈开阴阳分晓,一口第四品神兵之能,已然触及一二大神通者玄妙境地。

  这是与荀少彧借用【未来道身】,完全不同的两种感受。

  荀少彧幽幽叹息:“自古大夏龙雀刀与仁道湛卢剑,一刀一剑不相见,今朝……却是刀剑宿命分晓之机。”

  嗡——

  嗡——

  “湛卢,宿命!”

  厚重的刀音自宛都城内升腾,姒玉疆手握一口青铜巨刃,目光冰冷的看着黄土高台上的荀少彧,尤其是荀少彧手中的湛卢剑,眸子中的敌意无以复加。

  这不但是国仇家恨,还有着刀剑间冥冥之中的宿命,那是刀剑不相容的天命。

  哪怕二人相隔千山万水,尤自能感到宿敌的气息。

  似乎感受到姒玉疆的目光,荀少彧与姒玉疆目光相对,二者视线相交的一刹那,虚空隐隐约约扭曲了一丝。

  此刻,在荀少彧与姒玉疆眼中,诺大的宛都战场,无天、无地、无人、无我、无众生,只有一刀一剑傲立虚空,阐释着某种天地大道真谛。

  荀少彧执剑而行,姒玉疆执刀默然以对,二者间大道气机碰撞。

  …………

  就在刀剑交鸣之时,豫州州界上,一尊中年男子蓦然止住身形,目光前所未有的凝重,看向茫茫天地虚空。

  帝刚歌法眼跨越千万里,径直照见宛都都城,就见得一刀一剑显化通天神意,有着无穷神威迸发。

  两大绝世神兵傲立虚空,无与伦比的存在感,让帝刚歌几乎有一种时空被割裂下来的错觉。

  “哼……”只是遥遥看了一眼,帝刚歌一身道果级数的法力,也感到了一丝威胁。

  一口第四品神兵在本质上超脱天人道果,带了一丝大神通者的本质,但神兵终究只是神兵,本质再高也免不得为人操控。

  这是两大神兵相遇,宿命之争致使神兵争锋。

  一道道气机碰撞之下,致使那一方虚空犹如沸水蒸腾,近乎炸裂开来。

  帝刚歌面色一沉,道:“这是大夏龙雀刀……仁道湛卢剑?”

  “这小子真是个惹事的苗子,咱只不过上帝丘赴宴,小小耽搁了几日,就让这小子闹出如此动静,要是咱再不管一管,这小子岂不是要上天?”

  孽龙无余的陨落,已然让帝刚歌焦头烂额,不知该如何向太古毒龙、上古孽龙两大霸主交代。

  若非帝刚歌上面站着三皇五帝,这八尊显赫万古的大神通者。有着这些大神通者分担压力,帝刚歌也不敢直面两大霸主生命的怒火。

  看着两大通天神意的碰撞下,一道黑洞在其间,若隐若现吞没一切。

  帝刚歌呢喃道:“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龙族的事都没处理完,这小子又闹出事端。大夏龙雀刀与仁道湛卢剑的交锋,怕不是要将整座豫州给打沉?”

  “不过,这小子也真是个人物,能闹出如此大的动静来,要是能侥幸不死,咱都不得不佩服他了。”

  一想着两口绝世神兵的碰撞,这景象简直就是毁天灭地,若没有大神通者干预,豫州虽是九州之一,却也未必能承受如此力量。

  帝刚歌哼了一声:“该死的,都怪帝丘那些老家伙碍事,若是没有耽误那几日,咱早就到豫州了。”

  上古七十二人王虽都是人族大能,却并非是人族全部的底蕴。

  这些上古人王,只是人族中最为出众的王者。人族自上古之世以降,天骄人物、大气运者辈出,除了这些人王坐镇,还有不知多少大能人物潜龙在渊。

  有时,一些上古人物的面子,就是帝刚歌执掌天皇金诰,也不得不给一些。

  帝刚歌一想着帝丘,心情愈发恶劣,眉头紧皱道:“唉……帝丘那些老家伙,拖着咱不让咱到豫州,怕是早就算计好现今的形式,咱和那小子都成了棋子。”

  “殷朝宗室的那些老家伙,也是一个个小肚鸡肠,都亡了人家的国祚,还不放心人家一点余苗。”

  宋国是先夏宗室分支,这是举世皆知之事,当年初代殷天子为表现大度,赐予先夏遗民一方封疆,才有了今时今日的宋国。

  只是亡国之仇,就是宋国甘心放下,殷天子也不会对其放心。

  而殷天子这一招顺手推舟,也着实用的帝刚歌无话可说。

  帝刚歌叹了一口气,道:“这小子是不能再留在九州了,九州这小地方,可不够这小子折腾的。”

  …………

  一刀一剑争鸣,此刻宛都城方圆千里,尽数化为一方战场。一条条大道气机演化,每一次的碰撞,都会迸发无穷杀机。

  五国百万大军,宋国镇国道兵、三十万精锐之师,乃至于百万百姓黔首,都成为了战场上微不足道的一角。

  大战就在宛都城上空爆发,至强的刀意破碎久远时空而来,恍若斩落时空长河之上的一丝边角。一道剑气长河紧随其后,自九天无尽落下,轰然淹没天地时空一角。

  荀少彧执掌湛卢剑,化身剑气长河,一道道剑气犹如实质,每一次激荡都能震撼古今。

  此时荀少彧与姒玉疆二人,与其说是斗法,还不如说二人受着刀剑支配,是一刀一剑借着二人肉身躯壳,来追逐一场生死存亡之战。

  在绝世神兵的锤炼下,荀少彧、姒玉疆二人的灵神,正在不断的拔高,渐渐迈入前所未有的境界。

  恍惚间,二人甚至见到了时空长河,在无边广阔的时空长河之上,一股股滔天河流奔腾不息。

  这一道时空长河自虚空宇宙而始,自万物终焉而终,横贯诸天万界,无处不在无所不在,任何言语描述其伟岸壮阔,都是如此的苍白无力。

  而大夏龙雀刀先前斩落的所谓时空一角,落在荀少彧、姒玉疆二人的眼中,只是这一道时空长河上,一点点飞溅而起的浪花而已。

  同时也是,这一座无始无终的时空长河上,亿万万朝生夕灭的浪花中,微不足道的一小朵水气。

  “时空长河!!”

  荀少彧眸光明亮,感受到祖窍眉心中那一枚石镜,正在不住的颤抖着,一股急迫感袭上心头,恍若要冲出眉心祖窍,径直冲入时空长河中一般,心中恍然明悟了一些关窍。

  荀少彧暗自惊叹:“石镜晋升第四品的机缘,原来在这里!”

  他明显能感觉到,只要石镜落入时空长河之内,就能汲取先天时空大道本源力量,一点点恢复石镜的本来面目,足以让荀少彧省去无数岁月的蹉跎。

  只是,一旦石镜冲入时空长河,经受时空长河洗刷,返本还原之下,也代表着荀少彧与石镜的缘分已尽。

  铮——

  一道刀音乍然响起,荀少彧豁然惊醒过来,姒玉疆执大夏龙雀刀劈下,青铜巨刃的刀锋,带着一往无前之势,杀伐之机紧紧锁定着荀少彧。

  显然,先前二人所见的时空长河,都只是绝世神兵一丝大神通者本质,碰撞时产生的一重异象。

  大神通者遨游时空长河,超拔命运长河,是真正的永恒大自在者。

  绝世神兵虽有着一丝大神通者本质,却不如一尊大神通者入时空长河如闲庭漫步,只能借着大神通者一二本质,激发出一些特殊的异象,映照时空长河景象。

  只是时空长河着实不可思议,混淆了存在与否,二人刚刚所见的时空长河,既是虚假所见,同时也是真是不虚的,其中的玄妙玄之又玄。

  虽无大神通者般以时空为战场,来得那般豪气自在,但二人交战时陷入的微妙状态,也是大神通者之下的存在,一生难以触及的领域。

  “人道长河!”

  荀少彧看着姒玉疆执刀,恍如开辟巨神的身影,仁道湛卢剑在他手中,与他的身形合一,化为了一道恒古不灭的长河。

  这是荀少彧对石镜与时空长河上,先天时空大道本源的领悟。

  最终,化入时空长河神髓为一剑,以至仁至圣之气演化一道人道之河,大有裹挟人道万万亿兆生灵之意,其神意滔滔无尽荡尽一切。

  姒玉疆手持青铜巨刃,毫不犹豫的劈在人道长河上。

  下一刻,人道长河怒吼宣泄,直接将姒玉疆淹没在人道洪流之下,青铜巨刃在人道洪流中首当其冲,生生崩为无数的碎片。u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元始诸天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