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完美重生 124 124章 出大事了

  四粒红愣了一下,她没想到是这个问题。看看沈川,又看看沈川身后的磕巴,最后看了一眼王洪生,然后又是咯咯一笑。

  “感情的事儿,姐姐可帮不了,这得你们自己解决。”

  要是换了别人,四粒红真的会伸手帮一把。因为沈川的身手确实震到她了,就算不能笼络到身边,留个人情也是好的。可王洪生也不是谁都能拿捏的,这北山宾馆就是他的,跟政府有很深厚的关系。不管什么性质的接待,或者是会议,几乎都会选择这里。

  当然,要是别的事情,她的面子王洪生肯定会给。但关于女人,尤其是王洪生还被自己女人戴了绿帽子,现在奸夫又跑过来,让王洪生成全。作为女人,她都觉得这事儿太操蛋,她要是管,那就是结仇了,实在犯不上。

  沈川耸了耸肩,很遗憾的说道:“本来我以为会跟姐姐有一次露水姻缘,现在看来我们的缘分还没到。”

  四粒红妩媚的一笑:“没关系,只要你想,姐姐随时都可以奉陪。”

  “还是算了!”烟雾在沈川嘴里爬出来,“我这人信命,命中注定你我无缘,那就不要强求。”

  四粒红很惊讶,突然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怀疑,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因为,只要是男人,不管多大年纪,对她真的没有一点抵抗力,只要她笑一笑,勾勾手指,那些臭男人就会双腿发软。

  可沈川的表现,让她有些泄气。她把话都说的那么露骨了,按理说,任何一个男人早就心猿意马了,但面前这个长相普通的大男孩,居然还能保持镇定的跟她瞎扯淡。是我的魅力不够了,还是他眼瞎?

  沈川弹了弹烟灰,看着王洪生说的:“王老板,对你来说,女人就像衣服,穿时间长了,也该换换了,对不对?”

  王洪生眼神阴鹜的盯着沈川看,就好像一直野兽,随时准备吃了沈川。

  沈川好像没注意到王洪生那吃人的表情,自顾自的说道:“有一句话怎么说来着,宁拆一座庙,不阻一桩婚,成全他们,那也是大功德一件。你又何必执着于世俗眼观,什么绿帽子不绿帽子,在人生的旅途中,那都是浮云。”

  “我艹你妈!”憋了半天的王洪生,终于忍不住,愤怒的咆哮一声。接着猛的站起身,一脚踹在茶几上。

  “砰!”玻璃的茶几,被他踢得粉碎,看着沈川,整张脸都扭曲的变了形,狰狞的可怖,“小崽子,我长这么大,还没谁敢在我面前这么嚣张。你是第一个,但也是最后一个。”说完看向大东,“把他们给我剁了。”

  “别别别!”沈川猛摇手,“发那么大火干什么,新中国都成立几十年了,打打杀杀的多不好。而且这里这么多人,还有女人,吓到她们怎么办。”说完站起身,抬手按在王洪生肩膀上,“来来来,不要那么激动,什么事不是谈出来的,对不对?要说谈不拢,还是因为价码不够,所以啊,咱继续谈,有什么要求你就说出来嘛。”

  王洪生想躲开,但沈川按过来的手,看似很慢,他就是没躲开。想要挣脱,可沈川的手重于千金,压得他双腿发软,扑通一声坐在了椅子上。

  “这就对了!”沈川把手里的烟头扔掉,拿起茶壶给王洪生倒了杯茶,“来,王老板,喝口茶消消气,然后咱在接着谈。”

  “我谈你妈勒个壁!”王洪生抓起茶杯,狠狠砸向沈川的脑袋。

  沈川抬手在身前划了个圈,空中突然出现一个细小的漩涡,飞溅而出的茶水,被漩涡席卷而回,落回杯子里。

  “啪”的一声,茶杯稳稳的落在沈川面前,杯里的茶水依然冒着腾腾热气。

  现场静得落针可闻,大东脑门上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他被吓到了。四粒红微微张着嘴,眼里满是震骇。这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理解范畴,而四粒红有些后悔了。没想到,面前这个男人这么恐怖,要是能换他个人情,得罪王洪生又算个屁啊。毕竟,这样一个人的人情,真不是谁都能得到的,将来这样的一个人情,很可能会保她一条命。

  自始至终,王洪生都没把沈川放在眼里。要不是想亲手收拾给他戴绿帽子的小瘪三,他怎么可能会在这跟沈川扯犊子,进而受到如此羞辱。要是在平时,向沈川这样的崽子,给他提鞋都不配。他是谁呀,他是王洪生,多少市里大领导的座上宾。

  而现在,王洪生依然面无表情,但眼神闪烁,不敢直视沈川。心脏更是砰砰狂跳,不自禁的双手握起了拳头,手心里全都是汗。

  沈川低着头,摆弄着茶杯,“王老板,我好说好商量跟你谈,你他妈的把我当成了什么?”

  王洪生没有说话,沈川猛然抬头,一声厉吼:“说话!”这一嗓子,不但把王洪生吓得一哆嗦,就连大东和四粒红都身体一抖。

  王洪生喉咙一阵滚动,他怕了,实在是刚才沈川给他的震撼太大,让他那颗狂妄的心彻底停止了跳动。

  “啪!”沈川拿起茶杯,狠狠丢在王洪生脸上。

  “啊!”王洪生一声惨叫,茶杯碎裂,鲜血混合着茶水,在脸上往下流。

  这一幕,看得大东又是一哆嗦。长这么大,他真没怕过谁,即使是面对十多个拿着刀的对头,他也没怕过。但现在他怕了,面对沈川他没有一点反抗的念头,或者说,他没有勇气跟沈川对抗。因为在他心里沈川根本就不是人,他这个凡人怎么抵抗?

  沈川再一次拿起茶几上的烟点了一根,然后身体向后一靠,眼睛微微眯起的看着满脸是血,狼狈不堪的王洪生:“你他妈的真是给脸不要脸啊。”

  “王老板!”四粒红突然说话了,“何必那么执着呢?该放手就放手吧,没有必要因为那么点事,闹成这样,不值得。”

  王洪生很不甘心,但他也明白,他对面这个男人,不是他能抗衡的,弄不好,自己的面子找不回来,会把命丢掉。

  “好,我成全你们。”王洪生很憋屈,胸口发闷,紧接着喉咙发甜,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

  “啧啧啧!”沈川啧啧有声的说道,“王老板,你这是何苦呢?气性这么大伤身,作为男人,胸怀要宽广点,眼界要长远点,事情要看开点,这样你才能活得长久点。”

  王洪生站起身就走,沈川没有拦着,也不怕他跑了。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这么大个酒店在这戳着呢,他往哪跑。

  沈川会有看向大东,笑眯眯的说道:“东哥,你这人很不太仗义啊。王老板让你来,可不是让你看热闹的,他都被我收拾得那样子了,你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大东干笑一声:“兄弟,你肯定是误会了。我确实跟王洪生认识,但没啥交情。说句实在话,有些事我也看不惯他的为人。”

  “嗤!”四粒红嘲讽的笑了一声,“大东,别捡好听的说,你跟王洪生就是一丘之貉,都他妈的不是个东西。”

  大东的脸,瞬间变得铁青,看着四粒红,恨得咬牙切齿。但这个时候跟四粒红争执,可不太明智。

  “四粒红,我们的账以后再算。”说完一挥手,“我们走。”

  “别走啊!”四粒红说道,“别以后算,咱可以现在算。”

  “哼!”大东冷哼一声,头都没回的带着人走了。这个家伙也算个聪明人,拿得起放得下,不怕丢面子。

  四粒红咯咯大笑,站起身说道:“小兄弟,我叫四粒红。蓝调歌舞厅是姐的场子,有时间过去找姐玩儿。”

  “姐姐!”沈川脸上露出了非常猥琐的笑容,“我去找你,咱玩儿什么呀。”

  本来四粒红不敢跟沈川开玩笑了,没想到,沈川又开始调戏她了。

  “你想玩儿什么,咱就玩儿什么。”四粒红风情万种的给沈川抛了个媚眼,然后摆了摆手,走了。

  这时,王洪生回来了。这家伙洗了脸,脸上有一道长长的口子,但是不深。也幸亏茶杯里的水不那么热了,脸虽然烫得通红,但没有起泡。

  看到人都走了,王洪生脸色变了变,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好一会才说话:“人马上就到,希望你能好好待她。”这后半句是跟磕巴说的。

  磕巴猛点头:“放……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好待她。”

  听到磕巴说话的费劲儿,王洪生本已平静的心,又有点心火上涌。想想自己的女人,为了这么个玩意,抛弃了他,怎么想怎么窝火,怎么想都想不明白。

  大概过了能有半个小时了,外面传来汽车的刹车声,紧接着,两个大汉押着一个女人走了进来。

  女人很漂亮,是那种清秀美,皮肤很白,穿着很朴素,棉大衣,牛仔裤,柔顺的长发披在脑后。

  “阿梅!”磕巴见到这个女人,激动的眼泪都掉下来了,磕巴的毛病又突然好了,“你的脸怎么了,是不是他打的?”磕巴捧着阿梅的脸,指着王洪生。

  阿梅叫陈红梅,因为没钱念书,十八岁出来打工的时候,认识了王洪生。而王洪生见到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就动了邪念,给陈红梅喝的水里放了两片安眠药,然后就把陈红梅给歼污了。

  那时候,陈红梅小啊,面对王洪生的威逼利诱,不敢跟家里说,也不敢报警,最后只能妥协。王洪生为了安抚陈红梅,拿出钱资助她念完了大学。

  本来陈红梅也认命了,跟了王洪生快十年了,还能怎么样啊。只希望能够跟王洪生结婚,然后生个两个孩子。

  可王洪生根本就不想娶她,只是把她当成了玩物,当成了养在笼子里的金丝雀。渐渐的,她也看明白了,几次想要离开王洪生,但却没有成功。她感到了绝望,人这一辈子有几个十年?何况是女人,三十过后,就不算年轻了。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她碰到了磕巴。刚开始的时候,两人只是普通朋友,渐渐的,她发现,磕巴虽然满身缺点,但却能给她安全感,然后她就不可自拔的爱上了磕巴。

  “你怎么到这来了?”陈红梅急得眼泪直流,一下就把磕巴拉倒自己身后,看着向王洪生说道,“放他走,我答应你任何条件。并且不会再跟他见面,永远。”

  见到陈红梅舍命的护着磕巴,王洪生气得浑身直哆嗦,恨不得杀了这对狗男女。可看到依然坐在那里的沈川,什么想法都没了。因为他非常清楚,他真要干出点什么愚蠢的事儿来,先死的肯定是他。

  “我这次让你来,是想成全你们,放你离开。”王洪生费了好大力气,才说出了这些话。

  沈川拍了拍手,然后双手拄着膝盖站起来:“王老板,谢谢你的成全。”说完转身,弹了弹不知道什么时候掉在衣服上的烟灰,“磕巴,走了!”

  磕巴心疼的捧着陈红梅脸,“疼不疼?”

  此时的陈红梅是懵的,她听到了什么?王洪生要放她离开?她怀疑是不是听错了,看着磕巴,轻声问道。

  “磕巴,刚才王洪生说啥?是不是说成全我们,放我离开。”

  “是!”磕巴一手拎着皮箱,一手搂着陈红梅的腰,挺胸抬头的往前走,“走吧,我们回家。”

  出了北山宾馆大门,沈川看看手腕的老式手表,怎么看怎么丑,可这是周爱玲送给他的,又不能扔,只能戴着。

  “十二点多了。”沈川说道,“先找个地方吃饭,然后我就回县里了。至于你们俩,过完年想过去就过去,不想过去就别过去了。”

  “那怎么行!”磕巴急了,“过完年我就带着阿梅过去。”

  “行!”沈川也无所谓,“走吧,找个地方吃饭,我都饿死了。”

  三个人沿着大街走,突然十多辆警车,闪着警灯在他们身边疾驰而过。

  “出事儿了,好像事情还不小。”

  (x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完美重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