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完美重生 174 174章 沙漠风云

  塔克拉玛干沙漠,位于南疆塔里木盆地中心,是中国最大的沙漠,也是世界第十大沙漠,同时亦是世界第二大流动沙漠。

  整个沙漠东西长约一千公里,南北宽约四百公里,面积达三十三万平方公里。平均年降水不超过一百毫米,最低只有四五毫米,而平均蒸发量却高达两千五到三千四百毫米。这里,金字塔形的沙丘屹立于平原以上三百米。狂风能将沙墙吹起,高度可达其三倍。

  沙漠里沙丘绵延,受风的影响,沙丘时常移动。沙漠里亦有少量的植物,其根系异常发达,超过地上部分的几十倍乃至上百倍,以便汲取地下的水分,而这里的动物有夏眠的现象。

  而今天,传说中总是艳阳高照,高温烘烤的地域,却下起了雪。本来沙漠和雪,是水火不容的两极,但却在这个下雪天和谐共存,构成一幅浪漫的冬日恋歌画面,让这死亡之海,处处彰显出柔情,从而让这片苍凉的大沙漠变得美幻。

  两道身影,以极快的速度在漫天雪花中狂奔而来,然后站在了两棵满身洁白的胡杨树下,四处的张望,不知道在寻找什么。

  “就是这里啊,人怎么都不见了。”

  师弟整个人都隐藏在黑袍里,在宽大的帽子下,一双阴鹜的双眼扫了扫周围:“这里不是我们的营地所在区域。”

  这两个家伙正是雾隐重楼和他的师弟,那个黑袍人。

  此时的雾隐重楼,身上的衣服破烂不堪,披散着的头发,一缕一缕的,被血黏在头顶,脸上的伤看起来,更加触目惊心。

  “怎么可能!”雾隐重楼皱着眉头说道,“这里就是我们的营地,我记得清清楚楚。”

  黑袍人冷哼一声:“你不知道,塔克拉玛干是流动沙漠吗?地形每天都在变化,这里只是跟我们营地的地形相似而已。”

  雾隐重楼脸色一变:“这么说,我们迷路了?”

  在沙漠迷路,等于一只脚迈进了鬼门关,至于另一只脚什么时候迈进去,那就看你能坚持几天了。要是水和食物充足,就能多活几天,要是不充足,也就三两天的事儿。

  黑袍人没有搭理雾隐重楼,一会低头观察脚下,一会观察周围地形,足足过了两三个小时,才一声低吼。

  “走!”然后纵身而起,如闪电般向东南方飞跃而去,雾隐重楼愣了一下,紧随其后。

  两个人狂奔的一天,直到雪停,天空出现了星星,才站在一处三四百米高的沙丘上。

  雾隐重楼舔了舔干涩的嘴唇,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一天了,还是没有找到,在这样下去,我们不累死也得渴死。”

  黑袍人观察了一下四周,在身上拿出一根管状的东西,双手一拧,砰的一声,一道极亮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那是一朵樱花,照亮了整个天空。

  雾隐重楼张大嘴,好一会才回过神来,很不满的说道:“你怎么才拿出来,为什么一开始不发出求援信号?”

  黑袍人看了雾隐重楼一眼,他对自己这个师兄是打心里瞧不起,要不是这个家伙是宗主的侄子,他早就把这个草包送去见天照大神了。

  “因为我只有一个信号弹,一开始,我无法确定营地的方向以及距离,一旦我把唯一的信号弹用了,我们的人又看不到,后果很难想象。”

  信号弹都是给宗内弟子准备的,一旦遇险能立刻求援预警。而像雾隐重楼这样的高手,是不屑带这玩意儿的。而黑袍人是因为其性格非常谨慎,所以带了一个在身上,以防万一。没想到,还真用上了。

  雾隐重楼冷笑一声;“你能确定,这里距离营地不远,他们能看到信号?”

  黑袍人点头:“能确定,他们应该就在附近。”

  一处神秘的大峡谷,宛如沙漠的一道巨大伤疤,蜿蜒出十多公里。在这处峡谷两边顶上,耸立着几百顶帐篷。

  这些帐篷分布很广,显然不属于同一个组织,有的外面点着篝火,有的帐篷内灯火通明,人影绰绰。隐隐约约的能听到,琴声、歌声、笑声、喊声和骂声。

  就在峡谷的边缘,耸立着十几个帐篷,一群穿着和服的扶桑人,拎着酒壶,围着篝火又唱又跳。而帐篷内,居然还有女人的娇吟声传出。

  “咦!”混乱的场面顿时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抬头看向西南方的天空,一朵巨大的樱花照亮了夜空,停留了能有十多秒才渐渐消失。

  一个脸上布满皱纹,身形枯槁,满头白发的老头儿,独自坐在帐篷外,那犹如枯枝一样的五指,抓着酒壶,不时的喝上一口。

  要不是他喝酒时的动作,很难相信他还活着。当他见到天空中绽放的樱花,猛然站起身,然后身体展开,犹如鹰隼般划过天空,一闪消失在夜色中。

  “走!”不知谁喊了一声,那些扶桑人拔腿追了过去,几个起落间,一群人消失在远处沙丘后。

  “怎么回事?”几百米一个巨大帐篷外,一名金发碧眼,看不出年纪的男人背着双手,看着一群扶桑人疾驰离开。

  男人的身边,是一个茶桌,一名亚洲面孔的老人盘坐在桌子前,右手边是个炭炉,水壶在炭炉上冒着腾腾热气。

  “这个时候不会有什么大事!”拿起水壶,给茶壶里倒满水,然后拿起茶壶,往茶杯里倒茶。

  青年沉思了一下,微微一笑坐了下来,端起茶杯浅浅喝了一口:“师父,自从我们相识那一天,我就迷上了中国的茶道。”

  这个家伙的中文说得相当地道,还带着那么一点京片子味儿。

  老人微微一笑:“亚瑟,你不该过来蹚这趟浑水的。”

  亚瑟说道:“不,师父,上古神物要出世,我必须要过来看看。而且有我在,圣十字会就不敢乱来。”

  老人叹口气,“行吧,到时好好保护好自己,要是你出了点什么问题,我可不好向你父亲交代。”

  亚瑟一笑,抬头看向远处;“七师弟来了。”

  一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对着亚瑟一抱拳;“小弟见过三师兄。”

  亚瑟摆摆手:“都是自家人,那么客气干什么。”

  年轻人嘿嘿一笑:“在师父面前,礼数不可废,不然回去又要挨骂了。”

  老人面无表情的说道:“你没事跑过来干什么?”

  年轻人笑嘻嘻的说道:“师父,你没发现吗?塔克拉玛干的夜比白天更要迷人,漫天繁星好像触手可及,星空下畅谈畅饮,何其美哉。尤其是雪后的沙漠,简直美爆了!”

  老人冷哼一声:“说实话!”

  年轻人脸一垮,哭丧着脸说道:“五师姐和小师妹联手欺负我,看她们一个女流之辈,我懒得搭理她们,所以躲出来了。”

  亚瑟哈哈大笑;“是不是你那张破嘴没把门儿的,又惹她们生气了。”

  “哪有!”年轻人急忙否认,“我只是说……算了,不说了,来,喝茶,不要浪费这么好的景色。”

  亚瑟又是哈哈大笑,给老人面前茶杯倒满,又给年轻人倒茶:“你这次挨打肯定不冤。”

  雾隐重楼和黑袍人一直站在沙丘上等待着,一个黑影如闪电般划过夜空,出现在他们面前。

  两个家伙见到面前的人,急忙跪下:“雾隐重楼、相臣宏拜见师叔!”

  黑影就是形容枯槁的老头,竹下鹤魔:“怎么回事?”

  相臣宏恭敬的说道:“我们找不到驻地了。”

  竹下鹤魔转身一步迈出消失无踪,雾隐重楼和相臣宏傻傻的站起身,然后就看到前方很多身影飞奔而来,这才吐了口气。

  等那些人影到了近前,齐齐跪下来,有的喊师父,有的喊师伯,有的喊师叔,还有喊师公的。

  “起来吧,回营地!”雾隐重楼虽然很狼狈,但威信不减,挥手间气度依然在。

  当他们回到营地时,发现鹤隐、五行、藏隐三宗的人都过来了,这让雾隐重楼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这个样子让自己的弟子看到没什么,可让其他宗的人看到,脸面何存。

  “雾隐君,你这是怎么了?”五行宗长老八目井脸色很严肃,但眼里却带着笑意。

  雾隐重楼冷哼一声,一甩手进了帐篷。

  八目井跟另外两宗的人对视一眼,然后对着坐在帐篷外喝酒的竹下鹤魔恭敬的说道:“竹下前辈,我等先告辞了,如有什么事情,招呼我等一声即可。”

  竹下鹤魔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抬头看着天空,嘴里喃喃的说着什么,八目井一群人尴尬的站在那,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突然,一声凄厉的鸟叫声响彻夜空,紧接着,大量的蝙蝠和秃鹫在大峡谷内飞了出来,密密麻麻的,遮天蔽日。

  “看,地上什么?”地面传来沙沙声,所有人都看向地面,只见无数的沙鼠、蜥蜴、蝎子、蚂蚁还有蛇在沙子里钻出来,层层叠叠,拥挤着,交缠着快速逃离大峡谷。看得所有人头皮发麻,头发都竖了起来,肌肤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在一处内凹的沙坑内,立着二十多个帐篷,二十多个穿着道袍的道士,站在最中间的帐篷外,而帐篷内,一名身穿黑色道袍的老道盘坐在蒲团上,手上掐着手印。头上挽着道鬃,额下一缕长须飘落胸前。瘦肖的脸庞犹如婴儿般红润,身上散发的强大气息,无形的气流在周围空间鼓荡。他双眼微睁,神光如实质般闪烁。

  “轰隆隆……”

  是雷声,却在地底传来,沉闷,幽深,声音由弱到强,滚滚而来,最后震得耳膜都在轰鸣,大地也开始颤抖。

  老道微睁的双眼猛然打开,一道神光如剑般射出,展开双臂,帐篷砰的一声解体,接着腾身而起。

  “走!”

  那二十多个道士,没有任何犹豫,纷纷纵身而起,如电般激射而去。

  一个个身影在一个个帐篷内窜出,纷纷向远离大峡谷的方向狂奔。

  “师姐,是不是宝物要出世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被另一个女孩抓着手,边跑边兴奋的问。她一身白外套牛仔裤,清爽不施脂粉,海藻般浓密的长发让她有种纯真妩媚的气息。另一个女孩二十四五岁的年纪,留着短发,即使在奔跑中,也有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艳而不俗,眉宇间有种超越了她年龄的惊人的美丽。

  “不,张天师推演过了,宝物出世会在下个月中旬。”她抓着那个女孩的手,一刻不敢停留,每一次脚尖轻点地面,都会跃出十多米远。

  “那现在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地震?”感受着脚下大地摇晃越来越激烈,女孩问道。

  “不知道!”年纪大的女孩摇头。

  “五师姐,小师妹!”七师弟追了上来。

  小师妹,也就是那个十七八岁的女孩问道:“师父呢?”

  七师弟说道:“跟三师兄往东南方向走了,估计是去找张天师了。”

  这时,大地摇晃得越加厉害,轰隆之声不绝于耳,恐怖的烟柱在大峡谷内升腾而起,直冲云霄,连接天地,身后的大峡谷开始崩塌,大地的摇光更加剧烈。

  一个个远离大峡谷的身影停了下来,转身看向大峡谷方向,脸色都变得苍白。

  “太可怕了!”小师妹拍着高耸的胸脯,“幸亏跑得快,不然就被活埋了。”

  雾隐重楼看了一眼身边的相臣宏,激动的说道:“九州鼎要出世了,我们一定要夺过来,也只有我们扶桑,才有资格拥有这样的镇国之宝。”

  相臣宏看向竹下鹤魔:“师叔,真的是宝物要出世了吗?”

  竹下鹤魔本来浑浊的双眼,此时变得非常明亮,就像一盏灯,开阖间精芒闪烁:“这应该是宝物出世的前兆,不过也快了,用不了多长时间了。”

  此时亚瑟还有他师父,正在跟那个老道在一起:“牛鼻子,这是怎么回事?”

  老道正是正一道六十四代传人,张胜和:“你南宫衍不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吗?何必问我!”

  南宫衍不顾形象的骂道:“你个死牛鼻子,我吹牛逼行不行?”

  张胜和得意的哈哈大笑:“还行,脸皮没有我想象中的厚,知道自己在吹牛,还算有自知之明。”

  南宫衍脸色顿时黑了下来:“少废话,快点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别告诉我,这是地震就行。”

  张胜和说道:“神物有灵,它可能感受到了危险,所以离开了这里。”

  南宫衍一皱眉:“那它现在跑到了哪里,还能找的出来吗?”

  张胜和指了指东方:“东方有紫气泄露,它应该往东边跑了。”

  “那还等什么!”南宫衍说道,“追啊。”

  张胜和看着无数的身影,又向消失的大峡谷聚集而来:“不急,等它要出世的时候再去,不然它还会跑。”

  京城,一家火锅店内,沈川、韩子媚、孙婉姿还有周彦和曹心娅围着桌子,吃着火锅。

  孙婉姿手里拿着几张图纸在看,越看眼睛越亮,过了一会抬起头看向沈川:“这就是你昨晚弄出来的?”

  “嗯嗯嗯!”沈川满嘴都是羊肉,“怎么不满意?”

  孙婉姿深深吸了口气:“怎么能不满意,只是你一个晚上,就设计出这么出色的作品,让我有点不相信罢了。”

  沈川喉咙一阵滚动,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礼服之前就有稿了,媚姐在mv里有穿。就是鞋比较难弄,花了我一晚上的时间。”

  孙婉姿说道:“一个晚上的时间,你还嫌长?这话要是让那些设计师听到,会被打死的。”

  沈川一摆手:“不要把我跟那些庸人比较,太拉低我的智商了。”

  孙婉姿给沈川丢了一个大大的卫生眼,然后看向韩子媚:“媚姐,你放心,在戛纳电影节之前,我一定会把衣服和鞋送到你手上。”

  韩子媚微微一笑:“我不相信谁,也不能不相信时尚女皇啊。”

  孙婉姿哈哈大笑:“什么时尚女皇,那都是朋友间开玩笑,闹着玩儿的。”

  “叮铃……”

  周彦的大哥大突然响了,拿起来按下接听键,里面传来周培的声音:“你们在哪?”

  周彦说道:“在吃饭!”

  “别吃了!”周培说道,“到星海文化来一趟,玲玲遇到了麻烦。”

  “好!”周彦也没问什么麻烦,直接挂断了电话,“玲玲遇到麻烦了,我们过去一趟吧。”

  沈川一皱眉,拿起餐巾纸擦了擦嘴,站起身说道:“你们慢慢吃,我过去一趟。”

  韩子媚放下筷子,担心的说道:“还吃什么呀,我跟你过去看看吧,不然我不放心。”

  孙婉姿也点头:“走吧,我也过去。”

  ……………………………………

  星海文化,录音室内,一个胖子,手上捧着一大束玫瑰花坐在一把椅子上,他身后还站着几名流里流气的小混混。

  周爱国、陈三军、刘鹏飞挡在周爱玲身前,而莫红颜、窦伟华包括那个小歌手苏慧,还有星海文化的几名员工,全都护在周爱玲身边,怒瞪着那个胖子。

  沈川推开挡在身前的陈三军,露出愤怒的小脸,气鼓鼓的说道:“死胖子,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玲姐怎么会看上你?要是让我哥知道了,他能剥掉你一层皮。”

  胖子抖动着肥胖的身体,笑了一声:“我彭世忠看上的女人有谁敢和我抢?是龙他得卧着,是虎他得趴着。”

  旁边一个混混媚笑着说道:“周小姐,我们老板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气。只要你点头,荣华富贵还不是随你?以后想唱歌就唱歌,不想唱了,一样要什么有什么,多好。”

  彭世忠满意的点点头,对那名小混混投去赞赏的目光。

  那名小混混得意一笑,刚想接着说,外面传来一阵电话铃声。硬生生把他想要说的话打断,噎得他心里这个难受啊,想发火,可看看彭世忠,又把火气压了下去。

  周培拿着大哥大走了进来:“在录音室,你们过来吧。”

  周爱玲把沈禾拉倒身后,彭世忠看着周爱玲高耸的胸部和修长的双腿,眼睛发直充满了**,喉咙一阵滚动,咽了口唾沫。

  周爱玲皱着眉头,厌恶的看了彭世忠一眼:“彭先生,我男朋友脾气不太好,你现在从后门走还来得及。”

  听见周爱玲的话,彭世忠才留恋的把眼神在周爱玲身上挪开,笑嘻嘻的说道:“那正好,我倒要看看谁有胆量和我彭世忠抢女人。”

  莫红颜看向周培:“你没报警?”

  周培一笑,厌恶的看了彭世忠一眼:“这点小事,不用麻烦警察叔叔。”

  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沈川叼着烟出现在了门口,然后靠着门框,看了一眼彭世忠,对着周爱玲一笑。

  “就是这个傻逼一样的胖子,找你麻烦?”

  周爱玲很无奈的点点头:“我们正在录音呢,他们就闯进来了。”

  这时,韩子媚、孙婉姿、曹心娅出现在了门口,彭世忠看到三个女人,眼睛顿时一亮,猥琐的眼神,一个劲的在三个女人身上乱扫。

  三个女人同时皱起了眉头,突然,彭世忠一声大喊,吓了众人一跳,指着韩子媚,兴奋的说道:“你……我认识你,大明星韩子媚。”说着,眼睛死死盯着韩子媚的脸,哈喇子都流出来了。

  “妈的!”周彦去了趟洗手间,此时拎着裤子,系着裤袋出现在录音室门口,“彭小六,你他妈的出息了,敢到这里来装逼。”

  彭世忠看到周彦一愣,接着冷笑一声:“我当是谁,原来是周少,你不在盛阳,跑回来干什么?我告诉你,现在的京城,可不是几年前的京城了,你他妈的最好老实点,别没事找事,不然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呦!”周彦眼睛瞪得多大,好像第一次认识彭世忠,“几年不见,你他妈的还长能耐了。穿的西装革履的,看样子混得不错啊。没关系,你不用给我面子,想干什么划下道来。”

  “你他妈的谁呀!”那个小混混忍了半天了,终于找到说话的机会了,对着周彦就开喷,“胆子不小,敢跟我们彭总这么说话,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彭世忠看着周彦,眼中露着仇恨的目光,对着身后几名混混,恶狠狠的说道:“把他的腿给我打断,然后给我扔出去,出了事我顶着。”

  沈川嘴里叼着烟,烟雾在嘴角钻出来,蜿蜒着上升,然后渐渐消散:“你顶着,你顶得了吗?”

  那个小混混狞笑一声:“顶不顶得了,你试试就知道了。”说完一挥手,“老子看他不顺眼,顺便把他的腿也打断,今天就让他们知道,跟彭总抢女人是什么下场。”

  几个小混混围了过来,沈川看着周彦,笑眯眯的说道:“怎么样,要不要给你留两个?”

  周彦一撇嘴,在兜里拿出烟点了一根:“我是斯文人,打架这种粗鲁的事,还是交给你吧。”

  沈川把叼在嘴里的烟拿到手里,轻轻的叹口气:“其实我也是斯文人,打架这种事,我也不擅长,但被如此的挑衅,作为男人,必须要为尊严而战。不战而退的,就不是男人。”

  周彦嘿嘿一笑:“你说不是男人就不是男人啊,放心,俺的鸟窝温暖的很,小鸟不会飞的。”

  “呸!”唐大小姐呸了一声,“臭流氓!”

  周彦翻了个白眼,对着沈川努努嘴:“你可别瞎叫,臭流氓在那呢。”

  “艹尼玛的!”几个混混被无视了,感觉受到了很大侮辱,一个家伙张嘴就骂,“把我们哥几个当什么了,真以为不敢打断你们的腿吗?”说着,这个家伙在兜里掏出一把匕首。

  莫红颜脸色变得苍白,抢过周培手里的大哥大就报了警。

  彭世忠看着莫红颜报警,只是冷冷一笑:“报警吧,我等警察来,看他们敢把我怎么样。”然后看向那些小混混,怒声吼道,“还等什么,快点动手,在警察来之前,把他们给我废了。”

  “你们干什么!”韩子媚厉声说道,“还真没有王法了。”

  彭世忠哈哈大笑,轻佻的说道:“韩大明星,如果你陪我一晚上,我就放了他们。”

  韩子媚气得脸色铁青,一把抢过莫红色手里的大哥大,“我就不信,你能一手遮天。”

  彭世忠戏谑的说道:“我不能一手遮天,但老天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几个小混混看向彭世忠,意思是,现在还打不打啊,我们都准备好了。

  “唉!”沈川叹口气,把烟头扔在地上碾了碾,“不作不死,你叫彭世忠是吧,有什么遗言没有?”

  彭世忠没搭理沈川,对于他来说,沈川这个一看就是乡下来的,没资格跟他说话。

  沈川摆摆手:“媚姐,你们往后站点,免得溅你们一身血。”

  韩子媚没好气的说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开玩笑?”

  这时,沈禾小丫头站出来,拉着她们往后退:“往后站点,往后站点,溅一身血就不好了。”

  “妈的!”几个小混混对视一眼,这样被蔑视,实在是忍不了,招呼一声,扑向沈川和周彦。

  “咔嚓,嘎巴!”

  可怕的骨骼断裂声传来,紧接着就是凄厉的惨叫声,除了沈禾和周爱玲还有周培,吓得其他她几个女人全都闭上了眼睛,每听到一声惨叫,身体就哆嗦一下。

  短短的几秒钟,除了痛苦的哀嚎声,所有的声音都消失了。

  韩子媚、莫红颜几个女人眼睛睁开一条缝,紧接着睁开,瞪得溜圆,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这一切。

  只见那几个小混混躺在地上,抱着扭曲的胳膊或者腿,不停的翻滚苦痛哀嚎。而彭世忠已经吓傻了,整个身体哆嗦成一团,大颗的汗珠在油腻的肥脸上往下流。

  周彦嘿嘿笑着走过去,彭世忠颤抖着声音说道:“你……你想干什么?周彦,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动我……”

  “啪!”周彦一巴掌,狠狠拍在彭世忠脑袋上,把彭世忠拍得脑袋猛地向前倾斜,然后扑通一声,在椅子上跌落下来,跪在了地上。

  “动你,动你又怎么样?”

  “妈的!”接着又是啪的一声,彭世忠刚爬起来又挨了一巴掌,被打得眼冒金星,再一次趴在了地上。

  “你老子没教育好你,我来帮他好好教育教育你。”此时的周彦,脸色冰冷,充满了戾气。

  “哥!”周培冷声说道,“要弄他,就快点,一会警察来了。”看来这丫头内心也充满了暴力,只是被她美丽清秀的外表很好掩饰住了。

  周彦看向沈川:“怎么处理他?”

  沈川问道:“他是谁家的?”

  周彦说道:“政法的彭家。”

  “来头不小啊!”沈川看着爬起来,还有点头昏脑涨的彭世忠,“他要打断我们的手脚,这能忍吗?”

  周彦嘿嘿一笑:“当然不能忍,作为男人,就算被语言威胁,也不行,何况他还付诸了行动。”

  沈川耸耸肩:“那你还等什么?”

  周彦看着几个女人,笑着说道:“几位女士,接下来的场面过于恐怖,请你们回避。”

  莫红颜早就想走了,一拉周爱玲:“我们出去!”

  几个女人走了出去,在经过沈川身边的时候,韩子媚眼神闪过一道莫名的波动,嘴角勾起漂亮的弧度,好像是在笑。而那个小歌手苏慧,看着沈川的眼神满是崇拜。

  窦伟华没有走,而是双手抱胸的看起了热闹,他对彭世忠的印象也是相当恶劣,一开始他都忍不住要动手了,要不是莫红颜拦着,估计现在躺在地上的肯定也有他。

  周彦抄起彭世忠坐过的椅子,冷声说道:“彭小六,即使老子多年不在京城,只要回来,你他妈的也得跪。”说完举起椅子狠狠砸向彭世忠。

  彭世忠吓得一声大叫,抬起胳膊护住脑袋,就听到咔嚓一声,彭世忠胳膊诡异的折向一边,疼得他嗷的一声惨叫。

  【悠閱書城一個免賛看書的搎源app軟體,安卓手檆需googleplay下載安裝,蘯果手檆需登陸非中國大陸賬戶下載安裝】

  bq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完美重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