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完美重生 241 241章 世界杯

  世界杯,已经不是单纯的足球赛事,32支球队在一个月内角逐,把喜怒哀乐带给全世界的球迷,包括参赛国的国家领导人。

  绿茵场外,在多个领域,也都上演着紧张的角逐与喜怒哀乐。顶级的品牌抢赞助合约,商家忙世界杯促销,建筑师以足球的名义打造新的城市地标,艺术家则搜寻着主题曲灵感,以带来更多的激情,各路媒体则早早准备好策划案、版面、时段和团队,从足球到时尚、从花边到食物、从政治到经济,事无巨细地审视和期待着世界杯……

  除了这一切,还有一个领域并不那么为人熟知,那就是赌球,世界两大博彩公司,香江分公司投注大厅内,一场赌球者的狂欢也正在激情上演。

  博彩公司开赔率,赌球公司则利用赔率挣钱,后者才是世界杯期间的赌球主角。他们具有高度的专业性,让他们赚钱的不是运球或者足球知识,而是数学模型和聪明的策略。在博彩公司里,聚集了许多名校的理工科高材生,利用高速计算机和高频率的下注来赚取利润。

  而在足球领域中,可以投注的远不止一场比赛的胜平负,博彩公司会开出在亚洲流行的让分盘,即胜负的标准可以进行调整,如让半球、一球等。当然也可以投注最终的比分,还可以投注总角球数、总红黄牌数、上半场比赛比分、下半场比赛比分、第一个进球出现的时间、是否会有点球、哪个球员将进球、谁将打进制胜球、甚至是否有人会在比赛中咬人都会成为下注的标准。

  当然了,随着比赛的进行,最终比分的赔率也会不断变化,投注的过程极度紧张刺激,每次进球都伴随赔率大幅变动。

  香江6月18号晚7点,洛杉矶6月17号上午10点,玫瑰碗体育场,世界杯开幕式,一支来自古老东方的摇滚乐队,正式走上了国际舞台。

  恐怕再也找不到哪支歌曲比《wewillrockyou》更适合出现在体育赛场上了。这首歌昂扬向上、震撼人心,在另一个世界,曾被大量的体育甚至政治场合借用。当全场的灯光与观众都随着节奏而整齐变化时,所有人能感受到,摇滚乐所带来的无与伦比的震撼。

  沈川、周彦、周岐还有杨茜坐在房间里,看着美国世界杯开幕式直播画面,杨茜指着周爱玲,一脸花痴的说道。

  “周韵好漂亮,也好性感,不过要是在国内这么穿,估计得被骂死。”

  周爱玲抱着贝斯,穿着修臀短裤、美背露脐的小背心,脚上穿着夹脚绑腿的平底凉鞋,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野性的魅力。

  周彦嘿嘿一笑,一指沈川:“乐队成员的服装,都是他设计的。”

  “啊?”杨茜不可思议的看着沈川,“真的?”

  沈川点点头:“枪花,就是我们公司的艺人。”

  周岐很诧异的看戏周彦:“枪花签了你们公司?”

  “对!”周彦说道,“而且,枪花的歌都是他写的。”

  周彦再一次指向沈川,杨茜张大嘴又啊了一声:“这真是让人意外。”

  周岐也跟着点头,笑着说道:“我知道你们弄了个娱乐公司,只是没想到,你们居然签下了枪花。怎么样,你们公司还需不需要投资。”

  周彦翻了个白眼:“你说呢?”

  周岐砸吧咂嘴,很遗憾的说道:“香江哪都好,就是赌马不好。”说着叹口气,“而且奖金还这么高,害得我失去了一个投资优质项目的好机会。咱爷爷经常说,赌博害人,果然,还是老人家看得明白,不服不行。”

  沈川一直在看着电视,整齐的鼓掌声与口号一般的合唱,让人听了有些激动人心,估计主办方安排了人在观众席配合带动,不然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杨茜笑嘻嘻的说道:“唐歌的衣服也很好看,不过在国内这么穿,估计也会挨骂。”

  唐大小姐梳着丸子头,上身穿着白色半截袖小外套,内里是黑色胸围,下身穿着刚到膝盖的百褶裙,脚上是中筒休闲短靴,整个风格有些日系风,看起来很可爱。

  至于三个大男人,统一的光头,短款风衣,休闲裤,皮靴,要多拉风有多拉风,要多狂野有多狂野。

  杨茜趴在床上,双手托腮的说道:“我发现,你们乐队的三个男队员,好有男人味,这一身打扮,比春晚时还有味道。”

  沈川笑着说道:“春晚的时候,他们几个这样打扮,不要说出现在舞台上,估计连电视台大门都进不去。”

  位于南区浅水湾一栋别墅内,砰的传来一声大响,孙乾面前的茶杯狠狠砸在了电视上,电视屏幕碎裂,冒出一股黑烟,站在外面正在打扫卫生的菲佣吓得一哆嗦,干活的时候更加小心翼翼。

  孙乾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他做梦都没想到,一个内地的摇滚乐队,居然登上了世界的舞台,而且还是世界杯开幕式,演唱世界杯主题曲,要是其他乐队也就算了,偏偏还是他费尽心思打压的乐队,他的心好像被一只大手在揉虐抓扯,疼的同时还很无力。因为他清楚,这个乐队,已经不是他能够打压的了,大势已成,就算他老子出面都不行。

  如果沈川看到此时的孙乾,一定会告诉他,一切的阴谋诡计,在真正的实力面前都不堪一击。

  “叮铃……”

  这时电话铃声突然响了,孙乾冷冷的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电话,本来不想接,但想了想之后,又把电话拿了起来。

  “我是孙乾!”

  “三少!”听筒里传来鸡头的声音,“有没有时间,出来一起喝点。”

  听到鸡头的声音,孙乾心里一动,满腔的怒火突然消散了,脸上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在哪!”

  鸡头说道:“老地方!”

  “好,一个小时后到!”孙乾放下电话,站在那里也不知道在想啥,过了一会才拿起外套走出去,见到畏畏缩缩的菲佣冷哼一声,“把我的房间收拾一下。”

  “是,先生!”见到孙乾离开,菲佣才长长吐口气,看样子真是吓得不轻。

  南区一条刚刚修好的高速公路上,孙乾开着前几天提的跑车疾驰着,心情说不出的舒畅,刚刚在家里的烦闷一扫而空。只是他一直没发现,自从他在家里出来,后面就有一辆面包车在尾随。

  就在车急速驶过一处弯道之后,突然发现前方有两辆车横在了路中间,好像是发生了事故,有四五个人围着两辆车在说着什么。

  孙乾急忙踩下刹车,由于车速太快,差点没刹住,把那五六个人吓得一阵大叫,然后就气势汹汹的踹了一脚孙乾的车。

  “妈的,开这么快,急着投胎啊。”

  孙乾一皱眉,推开车门下了车,看了一下被踹的地上,冷冷的说道:“你知道这辆车多少钱吗?就算踹掉点漆,维修费,你们这两辆车卖了都不够。”

  那个家伙一瞪眼,骂道:“妈的,车开得那么快,差点撞到我们,你还有理了。”

  孙乾冷笑一声,刚要说话,又有一辆车拐过弯道,两道雪白的灯光照射过来,那轰鸣的发动机声,让几个人脸色都变了。

  “嘎吱!”显然,这辆车也发现了前面的情况,刺耳的刹车声在夜里非常刺耳,车身开始打滑,横着飘了过来,地面腾起阵阵浓烟,胶皮烧焦的味道即使相隔几十米也能闻得到。

  “我干你老母!”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几个人包括孙乾,转身跑向路边。

  “砰!”原来是一辆面包车,横着撞上了跑车,然后又撞上了横在路中间的两辆车。

  这就看出来了,面包车跟跑车的差距,孙乾开车时的速度要比面包车快,但车稳稳的刹住了,而面包车却打了滑,两个青年在面包车上来,脸色有点白。

  “我没死在敌人手里,差点死在你手上。”一个家伙擦了下脸色的冷汗。

  另一个家伙不满的说道:“还不是你一个劲的催,你也不想想,这破车就算安上翅膀,也追不上跑车啊。”

  那个家伙也很不满,看了一眼还在路边站着的几个人:“班长说在这一段设伏,谁知道离弯道这么近。”

  孙乾突然感觉到了气氛有点不对,心突然变得有些慌,一种遇到危险的本能,让他想马上离开,可就在这时,他的双肩被人抓住,紧接着双手被反剪身后。

  “孙少爷,要想活得长久,活得舒服,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就看你的表现了。”

  孙乾顿时就傻了,他居然被绑架了,至于他老子派给他的那两个保镖,被沈川收拾了一顿之后,就被他赶回香江,而他之前自己的保镖,也被他赶走了,什么雇佣兵,什么泰拳空手道跆拳道,什么拳王,全他妈的扯淡,所以他这次回香江,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找两个真正的高手做保镖,最少在沈川那个二五仔面前,不能吃亏。可他怎么也没想到,保镖还没找到,自己就被绑架了。

  幸亏几辆车撞得不算严重,孙乾被人押着上了面包车,他的跑车被人开着跟在最后,四辆车疾驰着离开。

  德胜茶楼,鸡头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着茶点,对于黎笋的行动,他从来没有想过会失手,那可都是在战火中爬出来的军人,抓一个小小的孙乾怎么可能会失手。

  “叮铃……”鸡头放在桌子上的大哥大响了,看了看来电显示笑了,不过他没有接,电话铃声响了几声后就不在响了。

  又过了一会,电话再一次响起,这一次鸡头拿起了电话:“鱼已经网到了,你那里准备的怎么样了。”

  听筒里传来猴子的声音:“这里已经安排好,要不要我回去?”

  鸡头说道:“不用,有老虎跟着我就够了,而且是跟黎笋一起离开,应该不会有大问题。”

  猴子沉思了一下:“我就是担心黎笋。”

  鸡头说道:“没到金三角之前,他是不会有什么动作的,所以我让你留在那里,就是防着黎笋。”

  “好吧,那我就在这里等你们。”猴子挂断电话。

  孙乾被套上了头套,眼前顿时一片漆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铃声突然响了,身边一个低沉的声音说道:“你好!”

  听筒的声音有点大,孙乾听得清楚:“你是谁?孙少呢?”

  低沉的声音说道:“你打错了,我不认识什么孙少!”说着挂断了电话。

  孙乾心里一动,脸上露出一丝希冀,因为他听到,打来电话的很像鸡头的声音。本来他有怀疑鸡头,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巧,鸡头打电话约他,刚出来就被绑架,可现在他又打消了这种想法,如果是鸡头绑架他,不可能还往他手机上打电话,也没有那个必要,唯一的可能就是,他早就被其他某个势力给盯上了,而有胆量又有实力绑架他的,只有被称为世纪贼王的陈正海。

  陈正海这个人很可怕,8几年的时候突然冒了出来,五个人在机场持械抢劫了押表车,劫取了40箱2500块劳力士金表,价值3000万港币,第二年,又是在机场抢劫解款车,劫取港币3500万,美金1700万,总价值港币1.7亿港币,是香江开埠以来最大劫案,之后的几年间,香江有名的富豪被他绑了五六个,勒索的赎金加起来,超过二十亿,最后一次作案是在90年,也就是四年前,然后彻底消失匿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警方悬赏千万都没有一点线索。

  不过,这也让孙乾暗暗松了口气,因为只要你老老实实配合,一分不少的把赎金给了,陈正海是绝对不会伤害人质的,这也是为什么,那些被绑架富豪的家人,乖乖把钱给了的原因。

  这时车突然停了下来,然后他被推下车,上了一艘快艇,迎着湿冷的海风,他打了个哆嗦,本来在车里有些闷热的他,精神顿时清醒了很多。

  “你们要带我去哪!”

  “闭上你的嘴,不让你说话就别说,让你说话的时候再说。”

  孙乾很配合的闭上了嘴,不管他多么高傲,不管他多么猖狂,面对绑匪,而且还有可能是世纪贼王,他就得把脑袋缩起来当王八。

  鸡头看着手里的电话笑了笑,拨了一窜号码,很快对方接通,里面除了音乐声嘈杂的喊声,还有女人的动听的“歌声!”

  “妈的,鸡头,老子正在兴头上呢,被你的电话打断了,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不然老子剥了你的皮。”

  鸡头说道:“四少爷,三少可能出事了。”

  四少爷说道:“他能出什么事。”

  鸡头说道:“晚上我约三少出来喝茶,可等了两个多小时人也没到,我又打电话给他,是一个陌生人接的,说我打错了。三少的电话号码,我闭着眼睛都不可能按错,怎么可能会打错。”

  四少爷就是孙乾的弟弟孙星:“你确定,他真可能出事了?”

  鸡头犹豫了一下:“我不敢确定,但在给你打电话之前,又给三少打了一个,已经打不通了。”

  “我知道了!”孙星急忙挂断电话,一把推开趴在他身上的一个没有衣服的女人,“别他妈的蹦了,把音乐关了。”

  音乐声停止,屋内十几个男男女女或什么都没穿,或**,全都愣愣的看向孙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发脾气。

  一个家伙回过神来,骂道:“老子正玩得高兴,你他妈的发什么疯。”

  另一个家伙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拿起茶几上的烟点了一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孙星没有说话,而是一遍又一遍的拨打着电话号码,但一直没有打通:“三哥可能出事了。”说完又拨了一串号码,这一次对方很快接通。

  “爸,三哥可能出事了。”

  沈川并不知道,他埋的雷终于引爆了,开幕式结束之后,世界杯正式打响,不过此时沈川并没有下注,而是在等待。

  接下来的几天,沈川、周彦和周岐还有杨茜很少出去,一直守在房间内里观看世界杯,果然跟另一个世界一样,是保加利亚成为了这届世界杯的最大黑马,预选赛中,保加利亚惊险过关,直接淘汰法国,让法国无缘世界杯决赛圈。而在决赛圈中,一开始保加利亚被尼日利亚3比0痛宰,一场完败过后,没有人认为这支东欧小国能够出线,所以这个时候,保加利亚进入四强的赔率已经到了1比180,沈川这个时候入了场,买了一百万美金,押注保加利亚进入四强,而且是单买第四名。

  当时不论是周彦周岐还是水晨骏,都认为沈川是疯了,只有杨茜毫不犹豫的支持沈川,跟着买了五万港币。而水晨骏觉得,这个时候应该支持支持老板,也跟着买了五万港币,虽然他觉得这些钱肯定打了水漂,但无所谓,只要老板高兴,不要说五万,以后五百万甚至五千万都会拿回来。

  周岐是不差钱的主,自己的女朋友都那么相信沈川,跟着买了,他要是不买,面子上有点过意不去,所以也拿出五万押注。至于周彦,把沈川给的二十万都拿出来下了注,反正这些钱也是白来的,输了就输了,要是真的走狗屎运赢了,这一下子就彻底翻身了。

  在保加利亚被尼日利亚3比0痛宰之后,小组赛的第二场,保加利亚4比0大胜希腊,然后就跟开了挂一样,小组赛第三场保加利亚对阵阿根廷2比0淘汰了潘帕斯雄鹰,保加利亚以两胜一负小组第二的成绩闯进了8分之1决赛迎战墨西哥。

  本以为这支来自欧洲东南部的小国会在世界杯小组赛就出局,但在他们战胜阿根廷后,人们开始意识到保加利亚似乎有成为这届世界杯黑马的潜质,在8分之1决赛中,保加利亚对阵墨西哥,开局不到6分钟,就利用速度撕开对手防线冲进禁区,随后攻破墨西哥大门,保加利亚1比0领先。

  但是,这样的优势保加利亚没有保持多久,上半场快结束时墨西哥扳平比分。下半场两队均无建树,进入加时赛后两队同样分不出胜负,比赛被迫进入残酷的点球大战,最终保加利亚在点球大战中3比1战胜墨西哥,以总比分4比2晋级8强,将挑战德国……而对阵卫冕冠军的这场比赛也让保加利亚成为名副其实的“超级黑马”。

  而这个时候,大多数人依然觉得,保加利亚虽然成为了这届世界杯的超级黑马,但要想战胜德国这个卫冕冠军,显然希望很渺茫,但博彩公司在保加利亚2比0淘汰阿根廷之后,就看到了风险,开始调整赔率,从1比180到降到现在的1比2。

  “我们去喝一杯,庆祝庆祝!”这一段时间,水晨骏也泡在这,从一开始的心如止水,到现在的充满希望,虽然他跟大多数人一样,不认为保加利亚会赢了战车德国,但现在总有了一丝希望不是。

  “对对对!”杨茜最兴奋,反正对球她也不懂,她看到的就是保加利亚过关斩将,现在终于要打大boss了,只要打败德国这个大boss,她的九百万就到手了,我的天,那可是九百万,以前她做梦都不敢想,现在大白天的天天想。

  周彦泼冷水的说道:“保加利亚想要打败德国,你们做梦呢吧,还庆祝,省省吧。”

  杨茜不满的说道:“你这个乌鸦嘴,还能不能行了,什么叫不能打败,已经商演了那么多奇迹了,你怎么知道这一次奇迹不会发生。”

  “对!”周岐说道,“谁知道奇迹还会不会发生,在没有看到结果之前,谁也不能下定论,去喝酒,去庆祝,接下来我们就等待奇迹。”

  “走吧!”沈川站起身,“半个多月都没有出去了,都快捂出毛来了,出去透透气也好。”

  香江的夜色永远是那么的迷人,可对孙家来说,整个天都是暗的,孙乾被绑架,经过研究,所有人都认为是陈正海,所以孙绍东毫不犹豫的给了钱,但是等了一天又一天,一个多星期都没见到人回来,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判断错误,选择报警。

  因为报警晚了,所以一点线索都没有,已经过去半个多月了,孙乾被绑架的事情不知道被谁透露了出去,弄得满城风雨,各大媒体包括小报纷纷报道,尤其是付了五千万美刀赎金之后,半个月了,居然还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不禁让人想起前年地产大亨被绑架,勒索了四千万美金,赎金给了,人却没有放回来,绑匪抓到了六个,但两名主犯却在逃,很多人都在猜测,孙乾很可能被他们绑架了,估计很难回来了。

  孙乾被绑架的事情披露之后,香江所有富豪都加强了自己以及身边人的安保措施,其实他们很怀念陈正海,不管怎么说,陈正海还算比较讲道义,只要给了钱,绝对不会杀人,可这个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家伙,不讲信用啊,拿钱还要杀人,这对他们来说威胁就太大了。

  吃大排档,是香江人特有的情节,就算是有钱人,也会经常出现在大排档,此时沈川几个人正在喝酒,老板放在外面桌子上的电视正在播放着孙乾被绑架的新闻。

  “我艹!”周彦瞪着眼睛说道,“沈二川,你的仇家在半个多月前被绑架了,到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现在是不是很高兴,非常想大醉一场?”

  听到周彦的话,水晨骏一愣:“老板,你跟孙乾有仇?”

  沈川微微一笑:“仇,谈不上,就是闹了些不愉快。”

  周彦一撇嘴:“他恨不得把你挫骨扬灰,你居然说只是闹得了点不愉快,你的心怎么那么大。”

  沈川摆摆手,仰头喝了口酒:“你认为他孙乾,有资格成为我的对手吗?”

  周彦想了想:“再来香江之前,最少在金钱上面,你不是对手,但在来香江之后,他确实没有资格成为你的对手。”

  沈川指着电视,笑着说道:“你信不信,我一个电话,就能让孙家乖乖送一千万过来,而且还要对我千恩万谢。”

  沈川的话让几人一愣,周彦指着沈川,鬼鬼祟祟的左右看了看,小声说道:“孙乾不会被你绑架了吧。”

  “怎么可能!”沈川矢口否认,“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青年,怎么会干违法犯罪的事。不过,我倒是真知道,孙乾被谁绑架了。”

  周彦眼睛一亮:“那你为什么不联系孙家,不要说一千万,就是两千万,估计都会给。”

  沈川一撇嘴:“我现在缺那一千万两千万的吗?”

  周彦叹口气,举起酒杯喝了口酒:“你知不知道,有时候说实话,也很让人讨厌。”

  “我知道啊!”沈川剥了一只大虾扔到嘴里,“我现在很想打电话给孙家,但就是不告诉他们是谁绑架了孙乾,真想看看他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噗嗤!”杨茜忍不住笑了一声,“你这样好像很嚣张啊。”

  周彦冷笑一声,“你不要忘了,这里不是内地,而是香江,真要惹恼了孙家,看看人家能不能干掉你。”

  沈川嘿嘿一笑:“只要孙家敢对我玩黑的,我保证,孙家会比我先去见阎王。”

  周彦不说话了,因为他知道,沈川说的是实话,如果孙家真敢对沈川下黑手,最后孙家肯定没有好果子吃,沈川实在太邪性,尤其是他背后还站着109局这样一个恐怖部门。

  周彦摆摆手:“你去吧,我支持你。”

  沈川摇摇头:“虽然我有这种**,但我是一个善良的人,已经脱离了这种低级趣味,还是不去了。”

  “切!”周彦竖了个中指,“来来来,别听他扯蛋了,我们喝酒。”

  此时,一艘已经没油的快艇,在距离香江不到十海里的海面上漂浮着,孙乾奄奄一息的躺在快艇甲板上,使劲的瞪着眼睛,看着天空,内心的已经彻底的绝望。

  这艘快艇,已经在大海里漂浮了一个星期了,绑匪留给他的水在三天前已经喝光,而他靠喝自己的尿撑到了现在,让他绝望的是,今天一天没有撒尿,现在嘴唇已经干裂出血,身旁有半个已经风干的面包,他肚子却没有一点饥饿感。他知道,他撑不了多久了。

  “我不想死,真的不想死!”孙乾的双唇微微嗡动着,声音几不可闻,那种等待死亡的滋味,真的让他感到恐惧。

  时间在一点一点流逝,孙乾大脑出现了幻觉,正在家里大口喝酒,大块吃肉,最后撑的他吃不下去了,跑到卫生间撒了泡尿,拉泡屎,让他感觉到特别舒爽。

  一股腥臭味飘散开来,孙乾裤裆里屎尿齐流,但脸上挂着笑容,陷入了昏迷。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了多久,他耳边传来嘈杂的声音。

  “动了,动了,我看到他动了,快点叫医生。”

  紧接着杂乱的脚步声传来,孙乾感觉到眼皮很沉,努力的睁开眼睛,朦胧的光线慢慢变得刺眼,他又闭上了眼睛,接着又慢慢睁开,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十多个脑袋,有男有女,有医生有他的亲人。

  “我……没有死吗?”

  “你没死,你没死,你还活着!”一个六十来岁的贵妇,抹了抹眼角的泪,抓着孙乾的手说道,“你终于醒过来了,你都吓死我了。”

  孙乾眼珠动了动,张嘴念叨了一句:“妈!”

  贵妇答应一声,看向正在给孙乾做检查的医生:“医生,我儿子怎么样,有没有什么事?”

  医生笑着说道:“孙太,你放心吧,三少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在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

  “谢谢,谢谢!”孙乾母亲站起身,拿出一个大红包,塞进医生兜里,而医生也没有客气,道了声谢,转身离开了。

  这一天,正是保加利亚队大战德国队,并且一度压得德国队喘不过气来,但德国队却率先获得一记点球,领先保加利亚。

  “唉!”周岐叹口气,“卫冕冠军,就是卫冕冠军,虽然保加利亚对很强,但要想战争德国战车,真的很难。”

  周彦猛点头:“可不是,看来我的二十万算是砸里了。”

  “你们两个乌鸦嘴!”杨茜不满的说道,“这才刚开始,别扫兴。”

  比赛到了第75分钟,只要德国队守住自己大门就好,正当人们认为卫冕冠军还是能够有惊无险的顺利过关时,保加利亚的一记任意球,在越过德国队的人墙后急速下坠落网,这一记进球,让所有观看世界杯的球迷目瞪口呆,还没等球迷回过神来呢,仅仅四分钟后,保加利亚又攻破了德国队大门,2比1逆转德国,这匹黑马长出了翅膀,一飞冲天。

  “我艹,我艹,我艹!”周彦激动的又蹦又跳,不停的挥舞拳头。

  水晨骏也激动了脸色通红,浑身都在哆嗦,就连一项稳重的周岐,也跟着不停嘶吼呐喊,他们怎么也没想到,保加利亚真的进了四强,不止是他们,全世界球迷,在此之前,都不会认为保加利亚会进四强,可现在这匹黑马居然飞了上天。也许只有沈川这个疯子,是唯一一个认为保加利亚能进四强。

  都很激动,只有沈川和杨茜很冷静。

  杨茜说道:“不要高兴太早,我们可是独买保加利亚第四名,如果他们得了第三、第二,甚至冠军,我们一样拿不到钱。”

  “呃!”激动的三个人顿时消停下来,周彦对杨茜说道,“你能不能别这么扫兴。”

  杨茜嘻嘻一笑:“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我是害怕保加利亚真的赢了下一场比赛,你们受不了那样的打击。”

  沈川笑着说道:“那我们就期待后天保加利亚输给意大利吧。”

  保加利亚这匹超级黑马,在战胜卫冕冠军德国后,闯进半决赛的他们,终于遇到了强大的对手,被意大利队阻挡在了门外,没有继续狂奔下去。

  丽思卡尔顿酒店一间豪华套房内,传出阵阵兴奋的欢呼声,笑声最大的就是周彦,另一个就是杨茜。

  “180倍,180倍,我赚了三千六百万。”

  杨茜站在床上蹦蹦跳跳:“九百万,差一百万,我就是千万富翁了,要是多拿出一万块就好了。”接着一屁股坐在床上,看着沈川,喜滋滋的问道,“在国内,我现在是不是最有钱的女人?”

  沈川一笑:“这个问题,你应该问你男人。”

  周岐也笑了:“九百万,去掉百分之十八的税金,也就七百多万,这么点钱,就想成为国内最有钱的女人?你是不是还没睡醒?”

  杨茜一撅嘴,不相信的问道:“国内真有那么多有钱的女人?”

  周岐摇头:“不会太多,一把手绝对能数的过来。”

  沈川嘴角后期一抹笑意,现在是九四年,用不了几年,中国有名的女富豪,就会一个接一个的涌现,杨茜的这点钱,还真不够看。

  水晨骏内心也很激动,一开始只是为了老板面子投了五万押注,没想到给他带来的意外的惊喜,就算去掉百分之十八的税,剩下的七百多万,对他来说也是天文数字了,他已经想好了,用这些钱买套大房子,然后把自己父母接过来,也是让他们好好享福的时候了。

  水晨骏看了一眼坐在一边抽烟的沈川,心里不禁感到一阵庆幸,庆幸当时自己的选择,要是还留在当初的公司,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头,或者一辈子庸庸碌碌,出不了头。而跟了沈川之后,这才短短不到两个月,自己的身价就有了几百万。

  “走吧!”沈川嘴里叼着烟,站起身往外走,“现在我们可以真真正正庆祝一下了。”

  出了房间,外面已经夕阳西下,依然是那家大排档,老板已经跟沈川他们熟悉,见到沈川他们来了,热情的打了个招呼。

  “沈先生,周先生,你们来了。”

  沈川笑着点点头:“把你的招牌菜全都给我上一份。”

  “啊?”老板以为听错了,“沈先生,你是说把招牌菜都上一份?”

  沈川眨了眨眼,又是失声一笑:“我忘了,别人家店里,招牌菜就那么几个,你这里好像几十个。”

  老板有些难为情的挠了挠头,沈川很大气的一挥手,“就把你的招牌菜都上一份。”

  老板倒是很实在:“都上一份啊,你们吃不完的,太浪费了。”

  沈川说道:“没事,今天心情好,你就上吧。”

  老板只能点头:“好吧!”

  几个人找了张大桌子坐下,杨茜突然小声的说道:“川子,你买了一百万美金,奖金可是一点八亿,这么多钱,博彩公司会不会赖账啊。”

  沈川笑着说道:“不会,这一次的世界杯,黑马和意外太多,博彩公司肯都赚翻了,我这点钱根本就不算啥,就算为了自己的声誉,也不会乱来。如果我中了十八亿,那就真的不知道,会出什么事了。”

  这时一辆跑出在路边疾驰而过,接着听到嘎吱一声,停在了不远处,然后又倒了回来,车窗打开,露出孙乾的脸,只是脸色有些苍白,精神也不算太好,显然还没有恢复过来。

  “呦呵!”沈川见到孙乾,眉毛一挑,笑眯眯的说道,“孙少爷,你不是被绑架了吗?居然没被撕票,老天真是不长眼啊。”

  孙乾这几天一直在琢磨,到底是谁绑架了他,直到他联系鸡头而联系不到,寻找鸡头发现那个家伙已经失踪的时候,他也没怀疑,他被绑架跟鸡头有关,而是认为,自己之前的计划成功了,鸡头打电话约他出来之前,已经把沈川绑架,想要告诉他这件事,只是很巧,自己也成为了别人的目标,而在自己被绑架的这段时间,鸡头被沈川干掉了。

  “我有一个朋友叫鸡头,他失踪了,是不是跟你有关?”孙乾阴冷的问道。

  沈川没有回答孙乾,而是说道:“你是不是到现在都不知道,是谁绑架了你?”

  孙乾的眼神有些吓人:“我问你,鸡头的失踪是不是跟你有关。”

  沈川摇头:“我不认识什么鸡头,不过我知道是谁绑架了你。”

  “你说什么?”孙乾是真激动了,双眼死死盯着沈川,“你真的知道?”

  “当然!”沈川笑眯眯的说道,“但是我不告诉你。”

  “砰!”副驾驶车门打开,孙星在车里钻出来,扒着车顶,看向沈川,“三哥,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北佬?很嚣张啊,既然他不说,那就让人过来,把他的腿打断,看他说不说。”

  x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完美重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