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完美重生 274 274章年礼物

  英国,伦敦金融街的一栋大厦内,隐藏着一家并不比川禾资本大多少的投资公司,老板叫乔·刘易斯,出生于1937年,15岁时辍学,帮助管理父亲的餐饮事业,当他接手家族事业后,开始向美国旅游者推销奢侈商品,逐渐扩大经营范围,79年,他卖掉了家族企业,获得了人生中第一桶金。

  接着他开始进行外汇交易,在随后多年的交易生涯中发掘了自己的天赋,前年,也就是92年,他加入了量子基金,成为了金融大鳄索罗斯的助手,成功狙击了英镑,并在当年的“黑色星期三”的英镑暴跌中,累积了巨大财富,其在这场英镑伏击中赚的钱甚至超过了索罗斯。

  去年六月离开量子基金回到英国,成立了tavistock投资公司,其实他很早就注意到了墨西哥一系列经济和政治问题,也预判到在各种不良因素的作用下,墨西哥经济肯定会出现危机,但墨西哥是世界第九大经济体,是美国第三大贸易伙伴,北美自由贸易区和墨西哥金融稳定对美国经济至关重要,这对那些投机者和投资者的信心,有着相对的稳定作用,所以他判断,墨西哥金融危机肯定会爆发,但时间应该在95年的七八月份,甚至96年初,但他怎么也想不到,墨西哥政府自己作死,为了稳定国内日益严重的经济问题,居然宣布比索贬值。

  墨西哥政府这一决定,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好在他也一直在做准备,虽然有点仓促,但行动起来依然迅速,毫不拖泥带水,可当他入场后突然发现,早就有一只巨鳄躲在水下,正在疯狂的掠食,而且投入的资金比他要庞大得多。

  刘易斯虽然五十多岁了,但满头的黑发,油光崭亮,那油腻腻的脸散发着红光,只是此时他的脸色有点变了,大量的空单挂了出来,紧接着被一扫而空。短短的几分钟,交易量过千亿美金,看得他一阵心惊肉跳。

  “老板!”助手威廉猛地站起身,失声吼道:“我们神秘的对手,开始抽离汇市资金,他们下一个目标很可能跟我们一样,是墨西哥股市。”

  “平仓,快!”刘易斯嘶吼道。

  可是已经晚了,一笔五亿美金,400倍杠杆率空头头寸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几小时内,墨西哥股市应声下跌,ipc指数跌6.26%。

  沈川背着手,站在蔡雅静身后,他记得,墨西哥股市下跌时间应该是30号,可现在才26号,因为他的出现,墨西哥股市下跌,比另一个世界提前四天。

  “剩下的资金,全部投入南美,尤其是阿根廷、巴西、智利这些国家。”

  沈川的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愣,南美?这关南美什么事啊,距离墨西哥那么远,难道还能受到影响?

  沈川微微一笑:“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阿根廷、巴西、智利这些南美国家,和墨西哥的物理距离相当遥远,墨西哥的金融危机怎么可能对他们有影响,对不对?”

  蔡雅静点点头,沈川说道:“是什么东西跨越了万水千山,让墨西哥这场金融危机从北半球蔓延到南半球呢?我告诉你们,是人心,那些投资者此时一定被墨西哥市场吓坏了,他们很快就会发现南美洲部分国家的经济状况和墨西哥很相似,既然墨西哥出了大事儿,那这些国家会不会也跟着出事儿呢?”

  陈舟突然说道:“出不出事谁也无法预测,但早点把钱拿出来存到美国银行肯定是保值的,早跑说不定还能保本获利,跑晚了就怕血本无归。”

  “啪!”沈川打了个响指,欣赏的看了一眼陈舟,“对,就是这样的心里,一些胆小的投资者肯定会从南美国家撤资逃离,这样一来,外资的抛售和撤离会引发了更多的效仿,导致墨西哥的惨剧,会同样在这些地方上演。”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大量美元以恐怖的速度外逃,资金从哪个领域流出,哪个领域就要倒大霉。因为此前进入墨西哥股市的钱最多,这一波逃离就像抽走了股市的血液一样,导致股价持续暴跌,心惊肉跳的股民纷纷割肉止损,于是墨西哥的股市就这样朝着崩溃的方向绝尘而去。

  为控制事态,上任不久的墨西哥总统提出一项紧急经济计划,决定紧缩公共开支,并于社会各界签署协议,控制工资上涨幅度,并通过设立特别基金争取在最短时间内恢复金融市场的稳定。

  然而,这些措施并没有产生多大的效用。因为经济基本面的改善是长期的,缓慢的,而金融危机则是临时的,非常剧烈的,这就好比,现在有家银行因为流动性不足,无法支付客户的提款要求,面临着即将破产的境地,为了防止该银行破产的局面,很多专家提出了降低管理费用,提高银行管理效率,降低员工工资等临时措施。很明显,这些措施治标不治本,根本无助于减轻这次金融危机。

  1995年1月10号,沈川的预判又成为了现实,在拉美区域内,由于阿根廷、巴西、智利等其他拉美国家经济结构与墨西哥相似,都不同程度地存在债务沉重、贸易逆差、币值高估等经济问题,墨西哥金融危机爆发的冲击波,终于降临了这些国的股市。

  那些投资者害怕墨西哥金融危机扩展到全拉美国家,纷纷抛售这些国家的股票,引发拉美股市猛跌,仅十号这一天,巴西股票指数下降11.8%,阿根廷下降5.0%,智利下降3.4%,股价指数与1月初相比,巴西圣保罗和里约热内卢的证券交易所分别下跌9.8%和9.1%,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证券交易所下跌15%,秘鲁利马证券交易所下跌3.8%,同时拉美国家发行的各种债券价格也出现暴跌。

  紧接着1月11号,欧洲也受到了波及,股市指数下跌1%,远东指数下跌6.5%,世界股市指数下降1.7%。作为墨西哥邻国的美国受到巨大冲击,美国在墨的200亿美元股票就损失了70亿美元,加上比索贬值,损失近100亿美元。

  ………………………………………………

  1995年1月30日,大年三十,香江比内地更注重春节,沈川和周彦、周岐也走上大街,感受朝气十足的香江,欢庆别具特色的新春。

  一连几天,三个人在水晨骏兄妹的带领下,走遍香江传统开运景点沾福气,参加香江新春花车巡游行大运,观看维港的璀璨烟花,热闹地道的年宵花巿、许愿节及贺岁赛马。

  “怎么感觉,香江过年比内地氛围还浓厚!”周彦手里拿着一串糖葫芦啃着,“这玩意怎么跟京城的一个味道,一点新意都没有。”

  水姝妍哈哈大笑:“周大哥,糖葫芦全世界都是一个味道吧。”

  沈川说道:“别搭理那个白痴!”

  水晨骏说道:“老板,车已经到了,什么时候让他们送过来?”

  沈川说道:“今天晚上,春节还在公司为我赚钱,就当是给他们的新年礼物吧。”

  “没问题!”水晨骏说道:“我在最好的餐厅,订了年夜饭,晚上十一点会准时送到公司。”

  沈川点点头:“这一段时间辛苦你了。”

  水晨骏笑着说道:“我也是为自己努力,为自己赚钱,不辛苦。”

  远东金融大厦,今天虽然是除夕,但大厦依然灯火通明,所有公司员工都在加班,因为墨西哥金融危机引起的连锁反应,对任何一个投机者来说,都是一场狂欢。

  晚上十一点,水晨骏订的年夜饭准时送到公司,沈川举着一杯红酒:“话不多说,谢谢大家,辛苦了,这一杯我先干为敬。”说完把杯中红酒喝光。

  蔡静雅笑嘻嘻的说道:“老板,今天除夕我们还在加班,为你赚钱,我们的红包呢?”

  沈川哈哈大笑:“别急,该给你们的肯定会给你们,咱先吃年夜饭。”

  这时,回家陪父母吃年夜饭的水晨骏和水姝妍回来了,见到沈川点点头:“到了!”

  沈川微微一笑,看看一点也不顾形象,在胡吃海塞的周彦,叹口气说道:“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

  周彦骂道:“注意屁的形象,就中午吃点了东西,一直到现在,我都饿死了。”

  沈川没好气的说道:“谁让你不吃来着。”说完看向一直在用公司电话打长途的周岐,“我说周老大,这都快一个小时了,你不知道国际长途很贵吗?”

  周岐把电话挂断,豪气的说道:“老子有钱,多少电话费我给你。”

  周彦嘿嘿笑着说道:“老子也有钱,我一会我打两个小时的长途电话。”

  这一段时间,不但周彦飘了,就连周岐也飘了,两个人每天都在计算又赚了多少,计算完兴奋直哆嗦,这他妈的比印钞票还快。

  沈川放下酒杯:“晨骏,我去打个电话,你陪大家喝点,过年了,一定要尽兴。”

  “好!”水晨骏的内心也没有表现的那么平静,千分之一的佣金,此时他已经是亿万富豪了,按照此时港币兑美金汇率计算,他的资产已经达到了七八十亿港币,虽然不像沈川说的那样,会进香江十大富豪榜,但进前二十肯定是没问题的,而且随着沈川资产的不断增长,他的佣金也在不断提高,进入前十也许不是梦。

  沈川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居然没人接,又往陈三军小店打,还是没人接:“我去,不会都被绑架了吧。”然后又试着往周爱玲手机上打,这一次通了,他们居然在京城。

  “喂?你找谁!”听筒里传来周爱玲的声音。

  沈川说道:“我,二川!”

  “啊!”周爱玲惊喜的说道:“你去香江这么长时间,怎么不给家里打个电话?我们这找你又找不到。”

  沈川挠了挠头:“我把这事给忘了,你们怎么跑到京城去了?”

  周爱玲说道:“沈禾参加春晚,我妈也参加,我爸肯定要陪着的,本来有我妈和我爸照顾小禾,婶子和叔也不担心,但后来接到你二姨电话,让婶子和叔到京城来过年,他们一走,我们在家也没啥意思,商量了一下,就都跑京城来了。”

  沈川问道:“大军呢?他也在京城?”

  周爱玲笑着说道:“不只是大军在,大军爸妈还有宁宁和她爸妈,包括鹏飞的爸妈,嗯,还他女朋友,我们几家人今年在京城过年,这几天要好好玩玩,初五我们直接飞美国。”

  “谈好了?”沈川问道。

  “谈好了!”周爱玲说道:“专辑收录五首中文歌曲,七首英文歌,中文歌曲包括《一无所有》、《我相信》、《无地自容》、《**裸》还有你上次给我们的那首《潇洒走一回》,英文歌除了《wewillrockyou》会收录进来之外,你给我们的那三首英文歌,对方看了,评价非常高,剩下的歌曲他们已经找了两名大师级词曲制作人,为我们量身打造。”

  沈川说道:“对方的诚意还蛮高的嘛!”

  周爱玲说道:“谁会跟钱过不去啊。”

  “也对!”沈川问道:“婶子和小禾演出完了吧。”

  周爱玲说道:“早就完了,我们一起吃了年夜饭,婶子和叔还有小禾就走了,约了明天一起出去逛街。”

  沈川说道:“替我跟大家说声过年好!”

  “好!”周爱玲突然笑了一声:“你也给婶子打个电话吧,这几天她一直在骂你,说生了个白眼狼,一走就是两个多月,连个电话都不打,对了,沈林回来了,也在京城。”

  以前的沈川,实在是让人头疼,沈林这个做哥哥的自然要管管,所以,两人的关系一直很紧张,除非不说话,只要说话,用不了几句肯定会吵起来。上次他回京城,沈禾告诉他沈林休假回家,会在京城倒车,让他跟沈林见个面,这小丫头一直希望大哥跟二哥和好。

  其实小丫头并不明白,男人和男人的感情,跟女人不一样,没那么细腻,就算是天天吵,那也是亲兄弟,沈川跟谁发生冲突,冲在第一位的保证是沈林,如果沈林被欺负了,沈川肯定会给沈林报仇。

  只是上次沈川去了车站,并没有见到沈林,给家里打了电话才知道,还没等出部队大门呢,就接到了紧急任务,没回来,这次过年回来,估计他们两个又错过了见面的机会。

  沈川挂断周爱玲的电话,又拨通了二姨林美惠家的电话,接电话的是丁诗倚:“喂,谁呀!”

  沈川想到丁诗倚可爱的模样,嘴角勾起一抹弧度:“我是你二哥,沈川!”

  “呀,二哥!”丁诗倚兴奋的叫了一声,“小姨说你在香江,你什么时候回来?”

  沈川说道:“还不确定什么时候回去,不过二月底怎么也回去了。”

  丁诗倚突然有些埋怨的说道:“你都去水木了,怎么没去找我呀。”

  沈川真把丁诗倚在水木念书的事给忘了,但哪敢说把她忘了:“我一直在忙,你小姨没告诉你吗?去年京城台的国庆晚会是我导的。”

  “说了!”小丫头又兴奋起来,“哥,你真厉害,要是我同学知道,他们喜欢的二宝是我哥,肯定会羡慕死。”

  “姐!”听筒里突然传来沈禾的声音:“是不是二哥?”

  丁诗倚说道:“是!”

  接着又传来沈禾的声音:“二哥,你在香江有没有看到春晚?”

  沈川说道:“这里看不到央视!”

  “啊!”沈禾有些失望的说道:“看不到啊。”

  沈川一笑:“没关系,春晚肯定会出版录像带的,到时候我买就能看到了。”

  “二哥!”沈禾说道:“大哥也在呢,你要不要跟他通电话?”

  沈川说道:“国际电话费很贵的,这样,你告诉他,等我回内地,去部队看他。”

  “真的?”沈禾惊喜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沈川没好气的说道:“我什么时候骗过你,还有,你想要什么礼物,我带给你?”

  沈禾嘻嘻一笑:“我就知道二哥最好了。”

  “我呢,我呢?”丁诗倚一听有礼物,顿时嚷嚷起来。

  沈川说道:“都有,都有,说吧,要什么。”

  丁诗倚咯咯笑着说道:“我不挑,给我买就行。”

  沈禾也跟着说道:“我也不挑,你看着买吧。”

  “行!”沈川说道:“你把电话给妈!”

  “妈,二哥的电话!”沈禾喊了一声,紧接着就听到林美芳喊道,“打麻将呢,没空。”

  沈川满脸黑线,真不知道是不是亲妈:“替我给二姨和二姨夫说声过年好。”

  沈禾说道:“没问题,还有什么事没有?”

  “没了!”沈川话音刚来,就传来了嘟嘟的忙音,沈川眨了眨眼,苦笑一声。

  “过年了,过年了!”新年的钟声敲响了,整栋大楼都传来了欢呼声,外面的焰火也点亮夜空。

  “老板,过年好!”

  “经理,过年好!”

  “周先生,过年好!”

  沈川和水晨骏还有周彦、周岐也都双手抱拳,跟蔡静雅他们拜年。

  蔡静雅说道:“老板,新年的钟声敲响了,我们的新年礼物呢?”说完伸出白嫩的小手。

  沈川哈哈大笑:“走吧,带你们去看新年礼物。”

  大厦楼下露天停车场围了一群人,有男有女,大多数都是大厦里各个公司的员工,此时他们站在八辆用红布覆盖着的车前,有人好奇的掀开红布,发现全都是最新款的法拉利911跑车,顿时引起所有人的惊呼,一阵议论纷纷。

  bq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完美重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