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完美重生 357 357章 川禾汽车

  京车研究所有367人,研究员级正高职高级工程师13人,研究员级副高职高级工程师25人,工程师、助理工程师共189人,剩下的就是车工钳工铣工各工种技工和普通工人。

  在这个数据中就能看出,京车研究所的实力还是相当牛逼的,要是能保证持续投入研发资金,肯定能做出一番亮眼的成绩。不幸的是他们遇到了一群目光短浅的蠢货,要不是沈川的出现,他们的下半生就只能蹉跎。

  张德友坐在破旧的沙发上,吧嗒吧嗒抽着刚卷的一袋旱烟。因为是筒子楼,又是一楼,采光不太好,而且客厅不大,还放着不少杂物,给人一种非常压抑逼仄感。

  “嘎吱……嘎吱……”

  旁边自制电风扇在嘎吱嘎吱的转动着,可就是这样,也吹不散张德友紧皱的眉头。他是研究所唯一一名八级工,前几天,巴农这个他非常尊重的所长找到他,并告诉他已经辞职,而且邀请他去一家私人车企,他当时没说去也没说不去,只是说考虑考虑。

  可让他做梦都没想到的是,昨天早上一觉醒来,研究所被卖了,一时间让他很难接受这个事实。紧接着巴农又找到他,跟他聊了很多,他这才知道,研究所就是被那家私人车企买下来了,巴农找他就是希望他继续留在研究所。中午的时候,副厂长彭万喜也亲自过来找他,要调他回总厂,并承诺一切待遇不变,但他也没有立刻答应。

  当初京车毫不犹豫的放弃了巴农他们,但对张德友这样的八级工却不愿放弃。这说明,八级工对一个厂子是多么重要。

  在这个年代,五级工、六级工,在企业和社会都有很高的地位。就像武侠,六级工是里的大侠,八级工基本上就是扫地僧的存在。八级工是技艺精湛、精工细作的顶尖工匠代名词,是极其稀缺的人才。整个京车,只有三名八级工,这还包括张德友。

  哗啦,有人拿钥匙开门的声音传来,紧接着老旧的铁门嘎吱一声被拉开,张德友的老伴,刘慧琴走了进来,手里还拎着一个菜筐。

  一进屋,刘慧琴闻到满屋子烟味,连门都没关,急忙把菜筐放下,来到窗前把窗户推开:“老东西,你又作什么妖,这大热天的不开窗户也就算了,抽烟还不把窗户开开,想把人熏死啊。”

  “姥姥,姥爷!”一个**岁,胖乎乎的小女孩蹦跳着跑进来。

  “哎呦,我的大外孙女来了。”刘慧琴见到孩子,眉开眼笑的把孩子抱起来,“嚯,这才几天没见,好像又重了,要是再这样去下,姥姥都抱不动了。”

  这时,张德友的女儿张云走了进来:“优优,姥姥都多大年纪了,腰还不好,快点下来。”

  张德友把烟掐灭:“你怎么来了?”

  “我听说研究所卖了,所以过来看看。”张云也是京车职工,今天是周日,孩子也放假,正好有时间就过来了,打听打听情况。

  张德友没有说话,张云看了一圈:“张元呢?”

  刘慧琴说道:“不知道,大早上就跑出去了,中午也没回来。”说完问优优,“优优,晚上吃啥,姥姥给你做。”

  “包子!”优优蹦起来喊道,“我要吃包子。”

  “我看你像个包子!”张云没好气的说了一句。

  刘慧琴瞪了自己女儿一眼:“吃包子怎么了?又不用你包。”说着揉揉优优小脑袋,“姥姥这就去和面,晚上就吃包子。”

  “爸,爸!”张德友的儿子,张元跑了进来,气喘吁吁的说道:“那个川禾实业董事长来了。”

  张德友没好气的说道:“什么川禾实业董事长,他来不来跟我有啥关系。”

  张元抓起张德友面前的茶杯,咕噜咕噜的把杯里凉茶喝个精光:“怎么没关系啊,研究所就是被他买去了。你可是八级工,他肯定会来见你。”

  张德友刚刚舒展开的眉头又皱了一下:“人家那么大的人物,怎么可能来见我。”

  张元看着自己老子说道:“爸,你不会真想调回厂里吧。”

  张德友没有说话,张元顿时就急了:“爸,你是不是老糊涂了……”

  “张元!”张云没好气的说道:“你怎么跟爸说话呢?”

  “啪!”张元扇了自己一下,“我不是着急嘛?姐,你还不知道吧,只要留在研究所,普通研究员技术员工资就给2000,像我这样没文化没技术的职工,每个月工资都给七八百,而且还不算奖金。我可听说了,要是加上奖金,每个月能拿到小一千呢。咱爸是八级工,你想想他每个月工资得是多少。”

  “多少?”张云也很心动的问道。

  张元说道:“我也不知道,但普通研究员都给两千,咱爸的工资怎么也得给3000多吧。”

  张云看向张德友:“爸,你不是说,巴叔叔在辞职的时候,就找你谈过,要带你走吗?他没跟你工资待遇的事儿?”

  张德友摇头:“只是说工资待遇很优厚,还会分房,具体的没说。他昨天又来找我,依然没有提工资的事儿,而是说,我要是留下会分房,而且还是别墅。”

  “别墅?”张云和张元都瞪大了眼睛。

  张元激动的一拍大腿:“看看,看看,爸,能给你分配别墅,工资待遇能少的了吗?”

  张云也来了精神了:“爸,这事儿你可真的好好考虑考虑,别脑子一热,调回厂里,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

  看着自己儿子和闺女,张德友不耐烦的挥挥手:“我自己心里有数儿,不用你们操心。”

  “你有什么数儿!”张元说道:“不就是想抱着铁饭碗退休吗?爸,这都什么年代了,人家川禾实业可是外企,研究所被收购之后,也属于外企。你出去看看,谁不是弯门盗洞,削尖了脑袋往外企钻,你可倒好,还抱着你那个铁饭碗不放。”

  “爸!”张云也劝道:“的不是没有道理,现在铁饭碗也不是那么牢固了,你知道这两年有多少人下岗吗?你能保证咱厂能一直红火下去?其实,这次真的是很不错的机会。”

  说到这,张云打量了一下房间,“张元都多大了,25了,搞了两个对象,最后都黄了,为啥?还不是因为房子,结婚了还得住客厅,谁愿意嫁过来?”

  张德友哼了一声:“老薛家有啥,你结婚的时候,还是跟薛家老大住一起呢,中间就拉个帘子,你不还是嫁过去了吗?”

  张云说道:“我那是什么时候啊,优优都十岁了,那个时候有个住的地方就不错了。再说,那时我愿意嫁给薛老二,但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你儿子。如果有,我什么都不说了。”

  张德友一瞪眼,张云说道:“你别跟我瞪眼,我说的是事实。你也不要存着幻想,以为调回总厂,就能给你分套大一点的房子。厂领导都是什么玩意,你不知道吗?他们确实希望你能回去,但希望你回去,不见得有多重视你。房子肯定是会给你安排的,但肯定也是职工宿舍楼,跟这里是一样的。”

  “你知道啥!”张德友说道:“彭万喜中午找我谈了,答应我,只要回去,现有的待遇不变,现在盖的厂委楼也会分给我一套。”

  张云一翻白眼:“彭万喜的话你也信?那是厂委楼,厂领导都不够分的,他能给你?你信不信,等你回去之后,楼盖完了,他绝对不会承认今天说的话。再说,黄前进和候昌跟你一样都是八级工,他们可依然在筒子楼呢,要是给你在厂委楼分一套房子,你说他们两个能干吗?”

  张元趁机说道:“爸,我可听说了,只要留下来,普通研究员和技术员,都会分一套不小于90平的小三居或者大两居。像我们普通职工,虽然没有听说会不会分房,但肯定也会有个说法的。就算我没资格分,你的别墅也没指望,但一套小三居或者大两居肯定是能分的,到时候我们就够住了,我结婚也不用愁了。”

  张德友不说话了,用粗糙布满老茧的手拿起装着旱烟的塑料袋,因为他是钳工,双手五指异常粗壮,指节处都有些变了形,但却非常灵活,短短的几秒钟,就卷好了烟。

  “让我想想,让我再想想!”

  张元还想说什么,被张云一个眼神阻止了:“行,那你就好好考虑考虑吧,反正这样的机会就一次,错过了以后肯定是没有了。”

  这个还真不急,毕竟研究所刚卖。一些人事上的调动和安排,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一个月两个月都不见得能完成。

  张云又看向张元,眼神殷切的问道:“小元儿,你没问问,研究所还要人吗?”

  张元摇头:“这我哪知道啊,我也没地儿问。怎么,你不会也想辞职,到研究所来吧。”

  张云点头:“我现在工资加上奖金,一个月才500来块,而来研究所,工资就翻了一倍,我为什么不能来啊。最重要是,职工可能也会分房啊。”

  “你趁早给我打消这个念头!”张德友不满的说道。

  “我的事儿你少管。”张云可不怕她这个老爹,“小元儿,你这两天帮姐打听打听,要是这里要人,我就先辞职过来,你姐夫还留在厂里,也算留个后路。要是这边可以,到时候他再过来。”

  张德友想说什么,可想想,自己说了也没用,最后只是叹口气。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小时候都管不住闺女,现在都三十多岁了,更管不了了。

  “啪啪啪……”

  外面有人敲门,张元喊了一声:“谁呀!”

  “赵峰,半个小时后,去小广场开会,都要过去。”

  张元想开门,但人已经走了,很快又隐约听到隔壁房门被敲响。

  “川禾实业董事长来,现在又让我们去开会,肯定有事情要宣布。”张元越说越兴奋。

  张云对着厨房喊道:“妈,面和好了吗?”

  刘慧琴拿着毛巾,擦着手在厨房走出来:“和好了,要醒一个小时。”

  张云说道:“正好,所里让去开会,我也去看看,一起去吧。”

  “走吧!”刘慧珍说道:“我也想听听他们能说什么。”

  老太太对研究所被卖,心里很有怨气,只是不管她怎么有怨气,这事她也说得不算。而且,除了她们这些老职工对厂子对研究所有感情,那些小年轻可都希望川禾实业尽快接手研究所,自己就成为外企职工了,最重要的是,工资也会涨很多。当然,他们最热切的还是房子,虽然这还只是传言,但川禾实业是地产公司,他们还是知道的,所以这个消息他们认为最可能是真的。

  张德友不想去,但被刘慧琴一顿数落,最后老老实实跟着去了。等他们到小广场的时候,已经来不少人了。见到张德友,都纷纷打招呼。毕竟在研究所工作几十年了,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大家都熟悉。

  而此时沈川正站在研究所后面那条小河边,看着满是荒草还有东一堆西一堆,堆着垃圾的300多亩土地,对陪在一边的巴农和宋启德说道。

  “巴老,这块地就建家属楼用,这条小河扩大,然后在河边建20套独栋别墅,35套联排别墅。等把新的家属楼建完,职工和家属搬进新楼后,就把那些老筒子楼拆了,建设新的研究所办公楼还有实验室。然后把老办公楼和实验室拆了,在那里再建个公园,职工也能有个休闲娱乐的地方。”

  陪在沈川身边的除了巴农和宋启德,还有几名已经确定留下来的研究所领导,高级工程师。听到沈川的话,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但心里还是很激动的。

  他们都是真正的知识分子,但知识分子不代表清心寡欲,尤其是改革开放,世界完全的变了,他们也许是无所谓,但谁又不想给自己子女后代一个好的生活条件?

  当然了,这里最兴奋的还是死皮赖脸,跟过来的巴继伟。这个家伙赶都赶不走,要不是沈川拦着,这小子非得被他老子打断腿不可。

  沈川对何佳丽说道:“你明天就把这个提上日程,让设计部过来勘察一下,先把建筑图纸和景观图纸弄出来,别忘了让我看一下。最好在年底之前,先把槽开了。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建地下停车场,这个你要跟设计部沟通好。”

  “明白!”何佳丽用笔记本记了下来。

  沈川看向巴继伟:“巴兄弟!”

  巴继伟一愣,他没想到沈川会跟他说话,紧接着回过神来:“董事长,有什么事儿您说。”

  这话办事一点都含糊,也很会来事儿。

  沈川问道:“你是喜欢高层住宅还是多层?”

  巴继伟又愣了一下,说道:“当然是高层,越高越好,还有电梯。”

  沈川也知道,这个年代的电梯房,高层住宅还是高档的代名词:“何助理,你跟设计部交代一下,家属楼就盖高层,18到22层。”

  何佳丽又在笔记本上记下来:“多少户?”

  沈川问道;“巴老,咱研究所一共有多少职工?”

  巴农想了想:“算上我在内,一共360多人,至于有多少户,我得问问综合管理办公室的杜主任。”

  这时研究所副所长,高级工程师,第五研究室主任郭建钊说道:“这个我知道,咱研究室双职工不是很多,大概有290多户。”

  沈川点点头,对何佳丽说道:“住宅楼按照800套建,我们研究所肯定会慢慢扩大,不停的招揽人才。其中一栋建单身公寓,户型40平到70平。其他的户型,不能小于80平,两室、三室、四室都要有。”

  何佳丽仔细的记在笔记本上:“我都记下了,明天就召集设计部开会,尽快提上日程。”

  沈川点头:“巴老,今天我就给你们交个底。正高职高级工程师,各研究室主任,年薪15万,加上年底奖金,不少于20万。副高职高级工程师,年薪12万,加上年底奖金,不少于15万。而您这个所长,还有郑老这个副所长,年薪20万,加上年底奖金不少于25万。还有中级工程师,月薪不会少于5000千,剩下的助理工程师还有其他技术人员,我之前已经跟你说,月薪2000。还有普通职工,工资我也会提上来,最少不能低于800。”

  这一次,巴农他们可真的无法淡定了。之前也猜测过,沈川会给他们开出多少工资来,甚至咬着牙使劲儿想,得出一个数字是5000,这对他们来说已经很高很高了。可现在听到沈川给他们这么高的年薪,心都抖了,年薪15万,加上奖金不少于20万,这一个月都将近2万了,是他们以前一年半两年的工资,现在一个月就能赚到。抬头看看天上的太阳还是那么炽热,这才知道不是做梦,而是真的。

  当然最激动的还是巴继伟,听到自己老子一年工资能拿到20多万,激动的腿都哆嗦了,差点站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并且开始琢磨,以后自己不上班了,虽然800块钱比以前多了很多,但哪有在家当个纨绔爽。但很快打消了当个纨绔,这样伟大的人生目标,因为他真要这么干了,他老子绝对不会给他一分钱花,甚至还会打断他的腿。估计,他老婆也饶不了他。

  巴农几个人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然后看了看时间:“沈董,差不多,我们回去吧。”

  沈川点头:“到时候,你也别让我讲什么话了,直接把我刚才说的告诉他们,到时候还是要走,我们也不强留。”

  “对了!”宋启德说道:“沈董,谁走我们都不留,但有一个人,我们必须要留下来。”

  “哦?”沈川来了兴趣,“谁?”

  宋启德说道:“张德友,他是八级钳工,可是我们研究所的宝贝,发动机有些精度高的零件,铣床铣不出来,全都是他用手打磨出来的。”

  沈川也知道,在这个年代,八级钳工意味着什么:“你们没找他谈过吗?”

  巴农说道:“我辞职的时候就找他谈过,他只是说考虑考虑。现在我们把研究所买下了,昨天早上我又去找他谈了。我知道他家情况,儿子搞了两个对象,都是因为房子黄了。所以我就自作主张,只要他答应留下来,就给他分一套别墅。”

  沈川说道:“一个八级工,一套别墅要是能把他留下来,非常值得。”

  巴农还有些担心,沈川会对他的自作主张不满,听到沈川的话才吐了口气:“但他也没有立刻答应,而且我还听说,副厂长中午的时候也去找他了,估计是想把他调回总厂。”

  沈川一皱眉:“开完会之后,带我去见见他,我亲自跟他谈。”

  巴农点点头:“好!”

  沈川边走边说:“研究所已经买下来了,现在还有研究一下,我们的制造厂放在哪。还有生产线,最先进的买不到,但是旧的肯定没问题。”

  宋启德说道:“厂子建设在哪都无所谓,只要交通便利就好。”

  沈川想了想:“你们觉得,把厂子放在锦川怎么样?辽西走廊,是连接华北和东北两大区域的交通枢纽,交通发达,尤其是锦川港,90年的时候就已经通航。”

  巴农和宋启德都知道,沈川是锦川人,就算不合适,他们也不会傻到去反对,何况锦川确实合适。

  宋启德说道:“锦川非常合适,距离京城不远,而且交通发达。”

  何佳丽突然问道:“沈董,我们的汽车公司,也用川禾这个名字吗?”

  “川禾汽车!”沈川念叨了一下,“行,这两天你跑一下,要一块汽车牌照,把公司注册下来。”

  何佳丽点头:“好!”

  宋启德说道:“上个月,我一个老朋友去欧洲考察,正好去英国福特参观,得知他们有一条发动机生产线要出售。回来之后,请我吃饭,聊天的时候说的,当时我也没在意。”u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完美重生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