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重返2008年 668 第六百六十八章 两对姐妹

  在气氛变得愈发凝重的时候,李达却是笑出了声。

  “阿姨你出的这个题目太难了,我不会啊,要不我还是选择大冒险吧!”

  李达其实更想说,你管这个叫真心话环节?

  你到底会不会玩啊!

  但李达肯定是不敢说的。

  而且,他察觉到了这个问题有多敏感,这能回答么?

  还是干脆选择大冒险吧!

  顾流萤便带着和善的笑容道:“没关系,就随便回答,反正又没有正确答案,说说你自己的想法而已。再说了,真心话大冒险不是只能选一个么?”

  李达:“……”

  你压根就没让我选,而且直接把大冒险和真心话融合到了一起了。

  李达觉得回答了这个题目,他就是在经历一场冒险。

  可是,没有一个人帮他说话,显然,其他人都想听听他的回答。

  包括洛冬青也拉住他的手,表示她也想听听的时候,李达只好拼一把了。

  首先是分析部分。

  李达虽然已经毕业一年了,但作为一个学了两辈子文科的文科生,分析模板是手到擒来。

  “首先是出身不同,舜的两个妻子是尧的女儿,尧是前首领……”

  李达心里知道,这前面的分析部分并不重要,顾流萤说的可以随便说说,是这一部分。

  不过,李达倒是回答的很详细,引经据点不说,还现场瞎编了一段。

  毕竟小说作家,给我一个设定,我能水一百万字。

  他纯粹是在拖时间,拖到他们没耐心了,下一个问题可以随便一点,或者说,等到洛征远回来。

  李达相信,等他回来,顾流萤和顾流芳不会再好意思听李达回答问题的。

  她们两个人的关系,本来就很敏感。

  但扯了这么多,李达都口渴了,洛冬青却是拿起葡萄喂了他,道:“慢慢说,不着急。”

  这意思是你不管说多慢,咱们都有耐心听。

  洛夏瑾则是给他端来了茶水。

  得了,这两对母女,两对姐妹,都很过分。

  李达只好放弃了挣扎,最后以大周后妒忌心太重、李煜喜新厌旧、小周后年轻任性,不敬长姐作为第一道题的最终回答。

  说到大周后妒忌心重,顾流芳意味深长地瞟了他一眼。

  说到喜新厌旧,洛冬青和洛夏瑾都看着他,最后,听到对小周后的评价,顾流萤面带和善的笑容。

  得,回答了第一部分的问题,就成功吸引到了所有人的火力。

  我真是个天才!

  不过,洛冬青和洛夏瑾的想法应该是不一样的,洛夏瑾似乎更期待他喜新厌旧?

  这家伙,难不成真的想效仿小周后,把她姐姐气死不成?

  磨蹭了这么久,却也终于到了回答关键问题的时候了。

  也就是在当前的社会环境下,遇到同样的问题应该怎么做。

  李达知道自己的优势,那就是,洛冬青也好,洛夏瑾也好,应该都不知道他已经知道了洛夏瑾喜欢他的事。

  所以,这也是他表态的机会。

  “新时代背景是一夫一妻制,所以从一而终才是最明智的选择,作为姐姐,应当多一点宽容,只要妹妹还没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尽可能选择大度和体谅,才是维持家庭和谐的关键;

  作为男人,要谨守底线,和姐姐在一起了,就不能再三心二意;作为妹妹,应该祝福和放手,要明白,爱情不是人生的全部,放下眼前这颗有主的树,后面还有一大片的森林。”

  李达回答完毕。

  洛冬青对李达的回答还算满意,但洛夏瑾却开始自闭了。

  这就是李达真实的想法吗?

  祝福和放手……

  祝福她可以做到,但放手怎么放呀?

  她完全不会。

  顾流萤则是眯起了眼睛。

  这小子,回答得有点不对啊!

  不应该是先谈谈确认感情的深浅,然后再选择其中一个,甚至他如果谈到两个都要,效仿古制,顾流萤都不会一下锤死他的。

  但万万没想到,李达的回答是选择先来的那个,让后来的放手。

  这什么意思?

  就是不要咱家夏瑾了呗?

  好家伙,顾流萤已经开始生气了。

  她问这个问题,确实有敲打顾流芳的意思。

  最近,她觉得顾流芳和洛征远来往有些频繁了,而且她也能看出来,顾流芳对洛征远已经是旧情复燃了。

  这让顾流萤觉得很危险。

  再怎么说,顾流芳也是先来的。

  正好趁着这个机会,她想以玩游戏的方式来警告顾流芳,她已经有所察觉了。

  十多年前,顾流芳是正宫,现在,她才是!

  只要顾流芳不傻,应该能明白她的意思。

  但最主要的目的,是她想加一把火。

  最近,她觉得洛夏瑾很不开心,总是有种强颜欢笑的感觉。

  洛夏瑾长这么大,她还很少见洛夏瑾这个样子,一定是因为李达!

  所以,她把李达叫过来,也有让他表态的意思。

  为了帮忙粉饰,她还特意出了一个比较适合遮掩,但能让当事人明白的题目,结果,李达完全不接茬。

  她哪知道,李达的回答,两个当事人都懂了。

  就她这个脑补怪产生了误会。

  顾流萤终于想明白了洛夏瑾为什么会不开心,毫无疑问,李达是将她抛弃了。

  始乱终弃?

  小伙子,你很有勇气。

  现在是夏天了,正好请你去湘江游游泳。

  “那要是这个男人更喜欢妹妹呢?虽然先喜欢上的姐姐,但最喜欢的还是妹妹,也要选择让妹妹退出么?”

  顾流萤甚至决定不再做表面功夫了。

  反正李达也要抛弃洛夏瑾了,她也不怕把话敞开了说。

  顾流芳却觉得自己在被公开处刑。

  她并不知道洛夏瑾喜欢李达,所以顾流萤主要只是针对李达,敲打她只是顺带的。

  在她耳中,“更喜欢妹妹”这几个字非常刺耳。

  刚才还以为顾流萤跟她是一伙的,还帮忙打了假赛,没想到顾流萤转头就攻击友军。

  简直过分!

  她算是知道了,今天叫她过来吃饭,也是宴无好宴。

  而这下,李达也误会了。

  噢哟,还以为是问我呢,原来是针对顾流芳啊,那没事了!

  因为更喜欢妹妹的这个说法,也只有洛征远满足啊,他明明就更喜欢洛冬青。

  虽然也觉得洛夏瑾可爱,但那只是对妹妹的喜欢而已。

  李达又忽然想到,自己那天和洛夏瑾一起偷听顾流芳和洛征远对话,那时候,顾流芳似乎就流露出了些许对洛征远的旧情。

  李达最喜欢观察人,分析人的情绪,所以那时候他就是有所察觉的。

  顾流萤这波是指桑骂槐啊!

  李达看到顾流芳有些难看的脸色,忽然有些头疼。

  顾流芳再怎么说也是洛冬青的妈妈,洛冬青可以和她关系不好,但李达相信,洛冬青绝对不希望在别人面前也看到顾流芳难堪。

  所以,这个时候,李达觉得自己需要出手相助了。

  “我认为,男人选择了谁,应该就能说明他更喜欢谁了。我觉得作为胜利者,也应该对失利的人多一点宽容,而不是穷追猛打,毕竟胜利者得到了一切,而失败者也失去了很多,再穷追猛打也没什么意义,何况,本来是姐妹,相煎何太急。”

  顾流芳和李达达成了共识,知道他是在帮自己说话,心里也不由对李达多了一些好感,虽然她和李达一直不对付,但没想到,在这个窘迫的时候,李达还是站出来仗义执言了。

  她也知道,现在的自己已经比不上顾流萤了,对李达是没有任何帮助的人。

  李达,真的是一个很正直善良的人,大概也是这样,当初他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才会毫无退步和忍让。

  顾流萤:“???”

  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从李达的回答来看,很明显和她预想的不一样,就像是频道没对上,感觉自然就不对了。

  再看顾流芳有些不对劲的脸色,还有洛夏瑾跟洛冬青略显诡异的表情,顾流萤终于意识到了问题所在。

  她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气氛一度非常尴尬,这时,门口有动静传来,是洛征远回来了。

  “李达,你来了啊。”

  洛征远跟李达打了个招呼,李达也赶紧起身,叫了一声洛叔叔。

  “流萤,饭做了么?”

  洛征远对顾流萤说道。

  “在做了,不过估计开饭还得等一会儿。”

  这顿饭,不是顾流萤亲自动手的,因为她今天没那个心情。

  “正好,李达,我有些事情和你说,在吃饭前先聊聊吧。”

  说着,洛征远便往楼上走,李达很识趣地跟了上去,心里却在想,这就是大佬的气场么,一出现,就平定了后宫的动乱。

  哪像他……

  李达觉得自己以后肯定是个妻管严。

  李达和洛征远才刚上楼去,顾流芳便对顾流萤道:“流萤,我们一起去厨房看看菜怎么样了吧!”

  “好啊。”

  顾流萤知道顾流芳是想找个地方和她说话,做菜,这是顾流芳学不会的技能。

  她们走了之后,空间就留给洛冬青和洛夏瑾了。

  正好,她们两姐妹也是有话要说的。

  “夏瑾,你说,你妈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

  洛冬青觉得顾流萤肯定不是无的放矢,今天表现这么反常,一定是有目的。

  洛夏瑾点了点头。

  她回想起了之前顾流萤对她的试探,知道以她妈的聪明,不会看不出来她的想法,今天的表现也很明显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洛冬青觉得有些不妙。

  她更担心的是顾流萤把注意力放在李达身上,然后察觉到唐悠悠的事情。

  这问题就大了。

  算了,就算真的有那个时候,有她在,她不会让洛征远对李达怎么样的。

  倒是洛夏瑾……

  洛冬青看着略显低沉的洛夏瑾,不禁伸手摸摸她的脑袋。

  “夏瑾,达叔的态度,你也知道了,所以,不要再执着了,姐姐从来没有怪过你,只是,你这样下去,最后受伤的只有你自己。看到你伤心,我也会难过的。”

  “……”

  听着洛冬青推心置腹的话,洛夏瑾心里也是一暖,却也有些酸涩。

  她不禁抱住洛冬青,把头埋在她的胸口低泣。

  为什么会这样呢?明明有一个这么温柔的姐姐,还有一个很温柔的姐夫,也第一次知道了喜欢一个人的感受,但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洛夏瑾心里很茫然。

  当初,唐悠悠和洛冬青也是这么想的。

  且不说这一对姐妹是如何地温情又白学,躲开了洛冬青和洛夏瑾的顾家姐妹,却是不同的画风。

  “今日是你们的家宴,我就不适合再留在这里了。呆会,我就先走吧。”

  “姐姐何必如此,你始终是我们的家人啊!”

  顾流芳轻笑一声,道:“流萤,我知道你的心思,你希望我只是你的姐姐,却不是你老公的前妻。但是我只要出现在你面前,你就会想到,我始终是洛征远最先喜欢的女人,也是先和他生下一个孩子的女人。”

  顾流萤的表情渐渐僵硬。

  特意强调这些,你是来搞事情的吧!

  顾流芳还真是擅长击中人的痛处,或者说,两姐妹互相都了解对方。

  “姐姐是怪我疑心太重么,不过,是我疑心太重,还是姐姐你的确也还是对征远旧情难忘呢?”

  这次,换顾流芳笑容僵硬了。虽然心里不想承认,但顾流萤说的的确没错。

  她的确对洛征远旧情难忘,她也知道,一味否认,只会让自己落入下乘,还不如干脆承认,顺势反击。

  “但那又如何呢?至少我并不会去破坏我亲妹妹的家庭,流萤你也不必这么推己及人。”

  毕竟是文化人,姐妹撕逼,言语之间并没有过于激烈,但“推己及人”四个字的讽刺效果绝对不差。

  虽然当初洛征远和顾流芳的确是婚姻方面出了点问题,但顾流萤才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说她破坏姐姐的家庭,也不算错。

  顾流萤气的牙痒痒,这事她也没法反驳,继续纠缠下去,她也讨不到好处,只得暂且忍让。

  “过去的事情,谁是谁非,我们心里应该都清楚,也没有再争论的必要了,不过姐姐今日连一顿饭都不肯吃,是想要与我们决裂么?”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重返2008年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