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周宋 379:心思更难猜


  二月春风似剪刀,

  拂的胡子乱飘飘。

  秦越很想一把剪了李谷那一口花白的胡子,可惜终是不敢。

  “李相,旨意下来了,朝廷都答应的事,你怎么能又卡住呢。”

  “因为朝廷离着远,一时未看清你这猢狲的小把戏。”

  李谷手执鱼杆,两眼盯着水面,手臂纹丝不动,“你真要启皇宫为民用,可以,多交二十万贯上来。”

  “靠,那我不用了行了吧。”

  “行呀,奏疏是你自个上的,又不是老夫逼的。”

  秦越捏捏拳头,强忍一口气,却捡起一块石头扔进湖里,“李相,我好不容易想点赚钱路子,容易么,没钱怎么应付庞大的开支?光军费……”

  “那是你的事。”

  “可你给眉州、简州、资州还降税了,怎能如此厚此薄彼?”

  “那是老夫的事。”

  “……”

  秦越见李谷依然手执鱼杆在装逼,恨不得一把就将其踢进湖里去,早知道该带着虎子来,一个肘勒,看你还怎么装。

  但这样的想法,也只能想想,秦越沮丧的抛着石子。

  事出反常必有妖。

  堂堂司空,怎么可能行事如无赖,一定有问题。

  可问题出在哪呢?

  秦越陷入了沉思。

  去年益州全年收入若把绢布各式税赋与官营收入全折变成铜钱来计算的话,近九百万贯了。这不是一州一府所能达成的,孟昶时代,也是因为这里是都城的缘故,汇聚了八方之财,才有如此好看的数据。

  如今不是都城了,把一个中心变成现在的五个基本点,政治优势一失去,经济必然直线下滑。

  而且这数字,占全国税赋总收入一半以上,难不成朝廷真要杀鸡取卵一气榨空蜀中经济不成?

  可看朝廷的反应,不象呐,利州、兴州、夔州因为经过战火,朝廷直接免了三年赋税,大度的很,怎么轮到自己就苦命催的了?

  难不成这老货特意给自己穿小鞋?

  可好象自己没得罪过他。

  他抬头看了眼依旧如姜太公般的李谷。

  却听李谷道:“别想有的没的,赶紧滚去做事吧。”

  秦越这才感觉自己腿麻了,支着膝盖站起,长呼一口浊气,却是一言不发的走了。

  李谷待其走出角门,这才摸摸脖子,自言自语:“这活就不能干,脖子都凉嗖嗖的了。”

  ……

  秦越回到家,先去找师父。

  徐无道长懒洋洋的道:“这种俗事,也敢拿来烦为师?自个想去。”

  秦越在师父面前没讨到好,只好回房与周容商量,眼下不是能不能完成的问题,而是得把李谷的高压难题的症结所在找出来,结果两夫妻合计了一晚,也没想出所以然来。

  第二天起床,秦越想了想,还是去找曾梧碰碰运气,哪知其也没有好办法,这就是个做实事的主,官场上的道道,其实比秦越还嫩一些。

  秦越只好回节帅府。

  秦越的白虎节堂设在原来的三司使衙门,但他不喜欢坐班,都是木云替他在坐衙。

  木云巴不得,立马就把后衙收拾收拾,让才安定下来的妻女把家搬过来。所以看上去就有些怪异了,秦越身为主政,到府衙象做客,到帅衙还是象做客。

  不过秦越不以为意,他们能把事做好就行。

  秦越试着与木云一说,木云笑道:“朝廷高压任务,再正常不过,上次议事,某以为你心里有数呢,哪知你这聪明脑袋也有糊涂的时候,可知赊欠二字怎么写?”

  秦越一把蹦起,暴一句粗嘴,就这屁大的难题,还差点被李谷给折磨死。

  吖吖呸的。

  果然,当官就不是二般人随便当的。

  心情大好的秦越教木云女儿折了个千纸鹤,这才哈哈大笑着出门。

  嬢的,活成精的老狐狸就是不一样,回头得切两斤猪头肉谢谢他。

  心情大好看什么都美,秦越索性出城去溜哒一圈。

  此时正是花市盛开季,花市主要在大慈寺举办,天天人流如织,爱花的,不爱花的,都要去打个转。品相各异的兰花、水仙、梅花、茶花……各种盆栽,姹紫嫣红。

  但那花市其实是小花市,大花市乃是整个益州城,此时正是海棠花盛开的时候,满城芬芳。猩红鹦绿极天巧,锦绣裹城迷巷陌……

  加上小娘人比花娇……

  花市。赏花之人不在花。

  满城春色,在丝竹管弦的调润下,空气中都带有那种诱人的甜香。

  秦越却觉着城外那才抽芽的柳枝更令人赏心悦目一些。

  他也不去风景最好的浣花溪,只管往绿草茵茵的乡下走,东游西荡,享受春风里的惬意。

  “早知道喊虎子出来了,他快要憋疯了,否则小白一飞,再策马奔驰,那就真爽了。”

  曹沐笑道:“回去一准被骂,这事某不帮。”

  秦越摸摸鼻子,却向庄生虚抽了一鞭子。

  “秦叔,干嘛又打我。”

  “回去不准说。”

  “我哪会说。”

  “你跟谁都不会说,你在赤山面前守的住秘密?”

  “他是哑巴。”

  “可他能跟你虎子叔交流呀。”

  “……”

  庄生耸耸肩,化去那身皮痒,心想你以为赤山傻呀,我俩有许多小秘密呢,你们哪知道。

  庄生的身体已经长开了,过了个年,仿佛就猛窜了个头,声带也有了些变化,哼着“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比鬼哭还难听。

  这首去年庆功宴上秦越酒醉后乱吼的歌如今已成军营最流行的歌曲,是人都会吼上两句。

  “别瞎吼了,你听听,那才是唱歌。”

  庄生忙捂住嘴,侧耳倾听,旷野中果有歌声传来,丝丝缕缕的,可惜马蹄声太杂,听不清唱什么,但那声音婉婉转转的,却真比百灵还好听。

  被这歌声吸引,众人都不约而同的止住了马步,驻马静听,这一回却是听清楚了,只听见那女声唱道:

  “青青河边草,绵绵思远道。

  远道不可思,宿昔梦见之。

  梦见在某傍,忽觉在他乡。

  他乡各异县,展转不可见。

  枯桑知天风,海水知天寒……”

  歌声轻柔,但那浓浓的相思,悠悠的离愁,却在这歌声中不知不知的就涌上了众人的心头。庄生立时就想起了母亲和弟弟,却不知她们在京师过的可好?鼻子不知不觉就堵住了。

  其实年前周容他们起程时,特意有约庄鲍两家一起,但两家都婉拒了,说不能凡事都赖着,如今豆腐店,杂饼铺生意好着呢,能养活自己,就不能再给你们添麻烦。

  秦越静听了一回,发现那女声唱完一曲接着又从头再来,当下一挟马腹,向那树林掩映中缓缓行去。

  未及近林,歌声已停,显然是马蹄声惊动了里面的人。

  一位中年道姑横剑挡在路中,面如寒霜,语出如冰:“此乃私家道观,不受外界香火,诸位请回。”

  “大胆……”

  秦越扬手,止位了庄生的耀武扬威,对那道姑笑道:“方才听见有人唱曲,歌声极妙,可惜过于悲切,一时感触,这才想起某家乡有首改良的,要比那词欢快一些,既然不能再进,那某便在这哼唱也是一样的。”

  秦越说罢,也不看那道姑的脸色,以鞭轻敲掌心起拍,一曲熟悉的旋律在心底里响起,一幕幕久违的童年回忆涌上心头,未开唱,眼角已湿:

  “青青河边草,悠悠天不老。

  野火烧不尽,风雨吹不倒。

  青青河边草,绵绵到海角。

  海角路不尽,相思情未了。

  ……”


  (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周宋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