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广告① xntk.net无法访问,请使用xntk.org域名访问    

诡异生存游戏 442 第442章 死人


  “买定离手。”荷官摇过筛盅后说道。

  这时候是投注时间,有几个人正在观望,其他人则是稍微考虑后,便开始下注。

  徐阳想了下,他们坐在这里,也有片刻了。总是不下注,也有些不合适,正好之前的筹码也没用掉。

  点数、豹子的赔率比较大,可徐阳的本意,就不是赌钱。

  此时在大、小之间,打算随便下注,正打算放下筹码的时候,却突然感觉到不对劲,又将筹码收了回来。

  “怎么了?”胡松鸣问道。

  本来胡松鸣也打算下注,装装样子,可见到徐阳这举动,也同样将筹码收回来。

  这举动,让荷官在两人身上多看了一眼,却也没说什么。尽管说是买定离手,可在开盅之前,想要换边下注,或者将筹码收回去,也不会有人阻止。

  其他赌钱的人,则是撇撇嘴,但也没有开口嘲讽。

  这种游轮,上船游玩的人,都是家底丰厚,不会把这种小钱看在眼里。而且来赌场玩,就是为了刺激,这样犹犹豫豫,太不爽快了。

  只是想归想,就算别人将千几百块钱的事,看得那么重要,又没碍着自己什么事,自然不会开口得罪人。

  原本不赌,也只是可能引来注意而已,而现在这样子,更加引人注目。

  所以胡松鸣觉得,要是没有发现的话,徐阳不会这样子做。于是,胡松鸣也稍微询问了一下。

  “有点不对劲,可能要出事。”徐阳小声说道。

  胡松鸣不疑有他,原本已经打起十二分精神,观察着情况。这时候,更是加强戒备。

  “开。”荷官等到时间到了,便打开筛盅,看了里面的骰子后说道:“三、四、五,十二点大。”

  顿时周围的二十三人,除了那几个刚才没下注的人,剩下的有人欣喜有人郁闷。

  这是很正常的情况,而就在荷官准备收钱赔钱的时候,却突然传来‘砰’的一声。

  原本坐在赌桌前,一个穿着西装的胖子,猛地趴在赌桌上,这才发出的响声。

  “先生,你怎么了?”荷官愣了下后立即询问道。

  其他人看着,也都有些好奇,刚才胖子还好好的坐着,赌钱时也没有太激动的样子,自然也没人想到出事,最多以为是晕倒了。

  荷官也是同样的想法,所以才伸手过去,想要推一下对方。看情况,再决定叫人还是怎么办。

  “不要动他。”徐阳立即喊道。

  胡松鸣也跟着站起来,目光有些凝重,他们都清楚,这个胖子已经死了。

  问题是,到底是怎么死的,刚才明明还好好的,没有发现异灵动手。甚至,胖子到底是怎么触发的死亡机制,也没有头绪。

  除非诡异的规则,就是赌桌前的人,都已经是可以动手的目标,然后随机选中了胖子。

  可这种可能性不大,胡松鸣更倾向于,胖子刚才触发了某种死亡机制。

  然而胖子刚才只是跟其他人一样,正常的赌钱而已,他压的是大。可刚才买大的人,也不只是胖子一个人,这应该不是死亡机制。

  或者说,还要满足其他条件。

  胡松鸣一边跟着徐阳,一边思考刚才胖子的各种举动,是否有着可疑之处。

  “两位先生,你是他的朋友吗?”荷官问道。

  这时候,荷官还以为,徐阳、胡松鸣是胖子的朋友,所以才阻止了他。这可能是出于担心,荷官倒不介意,如果胖子的朋友来处理,他也省得麻烦。

  “不是,只是你最好不要动他,因为他已经死了。”徐阳说道。

  这样直接说出来,可能会引起混乱,毕竟平白无故一个人在赌桌前死掉,无论是什么原因,场面都可能会乱起来。

  只是徐阳觉得,要是不站出来,说明情况的话,可能还会更乱。

  因为这时候,胖子趴在赌桌上,已经有血流出来,这是瞒不住的。

  果然,大家都注意到情况,一时间脸色剧变,更有人惊叫出来,下意识的想要后退。

  “都站住,谁也不准离开这里。”徐阳立即说道,凌厉的目光看向赌桌前的所有人。

  包括荷官在内,所有人在徐阳的目光下,都感到一种恐惧,像是被什么可怕的东西盯上了一样。

  正因为如此,原本下意识想要逃开的动作,也一下子顿住。

  徐阳看到这情况,也稍微松一口气,总算镇住了场面。这些人可能都被异灵盯上,现在这样还好,可跑开的话,可能就被诡异轻易杀死了。

  目前徐阳还可以肯定,诡异的目标,是这里的这些人,就算躲起来,也应该是在附近。

  可要是这些人分散,却可能让诡异蔓延,锁定更多的目标。

  这时候,赌桌附近的人,都被徐阳震住。可其他人却没有,注意到情况后,也都害怕起来,纷纷远离这张赌桌,甚至逃离赌场。

  徐阳早知道会引起混乱,可他已经第一时间,震住了这张赌桌前的人。

  这些人才是关键,暂时不能离开这里。

  其他人离开,反而是好事,所以徐阳没有阻止。

  “船上的工作人员来了。”胡松鸣提醒道。

  徐阳也已经看到,有穿着特殊服饰的人靠近,人数还不少,显然是这里的动静惊动到他们了。

  而且从出去的客人那里,了解到一些情况,神情也十分严肃。

  “色狐,你过去沟通一下,不要让他们靠近这里。”徐阳想了下说道。

  “我知道了。”胡松鸣点头道,穿过其他人,主动来到工作人员面前,在对方提问前,胡松鸣已经先拿出特置组的证件,“我是东元特置组总部的特别顾问色狐,那边是我的同事,总部特别顾问白羊。”

  “特置组。”为首的工作人员目光微凝,显然知道特置组是什么情况。

  可能有很多人,对于特置组还很陌生,但也有少数人,知道特置组的性质。更明白,当他们以这种身份行事时,是出现了什么情况。

  更别说,还已经有人死了。

  “看来你知道特置组的性质,那就好,不用我再解释。”胡松鸣点头道,这样确实方便许多。

  要是对方连特置组是什么都不清楚,那么要解释得东西就多了,而且一般人用说的,可能还不愿意相信,所以可能衍生不少其他的麻烦。

  现在这样,不用费心思解释和证明,就可以让人配合。胡松鸣想了下,继续说道:“这里的事情我们接管了,除了我们留在那里的人,其他人都暂时退出赌场,包括你们也一样。”

  “我明白了。”为首的工作人员连忙点头。

  知道这里是什么情况后,他根本不想继续待在这里,免得特置组的总部顾问们,在处理诡异事件时误伤到他们。

  要是旁观的时候,一个不小心,被异灵害死,那真的是冤枉。

  所以不该有的好奇心,就该藏得好好的,不要冒出来,结果做出什么愚蠢的举动。

  不过为首的工作人员,也没有立即离开,而是让其他工作人员,都组织好还在赌场里的人,都离开赌场才行。

  至于那些被特置组总部顾问留下的人,肯定是有问题,工作人员们都控制得很好,甚至都没有看向那边,免得惹祸上身。

  没多久,赌场里的人都走光了,只剩下徐阳、胡松鸣,以及包括荷官在内,那张赌桌附近的二十三人。

  原本加上荷官,应该是二十四人才对,只是胖子已经死掉。

  这些被徐阳留下来的人,身体都忍不住颤抖着,毕竟胖子的尸体还在那,赌桌不少地方都有血流过,就是胖子身上出来的。

  现在没人去将胖子翻过来,谁也不知道胖子的死相,到底是什么样子。

  “搞定了,应该不会有人进来打扰。”胡松鸣走过来说道。

  徐阳点头,他也看到了工作人员们,看到胡松鸣的证件后,都十分配合的模样。

  这便证明,那些人知道特置组的性质,这样一来肯定会配合好他们的行动,不让人进来打扰。

  只希望,其他地方不要有问题。

  目前看来,他发现的诡异,应该还在赌场里,甚至就在附近,盯着他们这些人。

  “白羊,你感觉到没有,诡异气息变浓郁了。”胡松鸣说道。

  这时候他们没有使用诡画符,这种情况下,他们的感知力要差很多。哪怕是徐阳,也只是偶尔才稍微感应到一些,很微弱,简直以为是错觉。

  可现在,尽管还是很微弱,胡松鸣所说的浓郁,也只是相比较之前的情况而已。但比起之前,破障符、感知符效果消失后,至少现在已经可以明确感应到。

  胡松鸣都发现了,徐阳自然也感应到。

  “可能是杀了一个人的关系。”徐阳点头道。

  “这是杀人后,就会变得更恐怖的诡异?”胡松鸣皱眉道。

  其实无论是什么诡异,哪怕杀人不会变得更恐怖,他们也不会坐视着人被杀死。可两种情况,给人的紧迫感,也完全不同。

  哪怕是他们,也不敢保证,一定能够保住所有人的性命。

  尤其是现在情况不明,诡异是什么规则,一点线索都没有。

  这种情况下,要是自己也被盯上,都可能有危险。其他人,他们最多就是尽力保住而已,可未必就能够救下人。

  要是诡异通过杀人,变得更恐怖,甚至连规则也因此有所变化,那这个诡异的棘手,将远在想象之上。

  “不一定,可能是开始杀人,所以不再像之前那样完全隐蔽了。”徐阳说道。

  还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因为他们也被盯上,跟其他人一样。所以在有人死后,诡异渐显,借助这联系,才让他们感应到。

  各种可能性都有,不用过份担心,但也要加强警惕。

  目前最重要的,还是弄清楚诡异的规则,哪怕解决不了这个诡异,也要找到生路所在。

  麻烦的地方在于,现在身处大海。

  他们倒是可以跳海,存活下来的可能性很高,而且也不用像普通人那样狼狈。

  可真到了要弃船离开的地步,恐怕除了他们两人,船上的其他人都要死。所以,如果可以的话,还是尽可能的解决这个诡异。

  不行也要找到生路,然后想办法,将这个诡异限制在赌场这里。

  这条游轮地方很大,赌场也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区域而已,别说是封锁这里不用,就是把赌场周围的地方封锁起来以防万一,问题也不大。

  关键是,弄清楚诡异的规则,才能知道,是否能够借此将其限制在某处。

  此时,徐阳、胡松鸣将目光看向其他的二十三人。

  可以看到,每个人都在强装镇定,可能是觉得要是被看出软弱,会遭到针对之类的。

  毕竟他们对于徐阳、胡松鸣的身份还不了解,甚至可能将胖子的死,都归结在徐阳、胡松鸣身上。

  因为刚才谁都以为,胖子是晕倒之类的,而徐阳却立即出声,明显很早就发现胖子已经死了。

  这不仅仅是观察力敏锐这么简单,也可能是因为,人就是对方杀死的。

  尤其是刚才的喝止,那目光实在太可怕的,简直就不像是人的目光,直到现在想起来,都有些胆战心惊。

  这是很可怕的人,连船上的工作人员都怕了,听从了要求。

  那么现在将他们都留在这里,是否想要对他们做什么,谁也不敢保证,心里感到担忧。

  只是这些情绪,偏偏还不敢暴露出来。

  徐阳、胡松鸣对视一眼,他们看出了这些人的情绪,但也没立即解释。

  即便从观察的情况看,这二十三人,当中有异灵伪装的可能性很小,但也不能保证没有。

  再说了,目前的诡异的规则也不清楚,死亡机制是什么也不知道,还是不要乱来比较好。

  另外还有比较担心的情况,胖子的死很蹊跷,没有发现异灵动手的迹象,现在也看不到痕迹。

  死亡机制可能没那么简单,说不定是类似于诅咒的即死机制。

  这样一来,要是他们不小心触发了,可能也无法抵抗。

  这时候,徐阳突然想到一个情况。


  (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诡异生存游戏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