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9 第十九章:途中的游戏(二)

  『这小子……厉害了!』

  在伸手做出挽留举动的同时,刘緈心中暗暗想到。

  他发誓,他方才绝没有放水的意思,完全是按照他对汝阳县令王丹的了解,因为他也想看看,眼前这个想出了‘以工代赈’计策的小家伙,能否接得住。

  没想到,赵虞比他想象的更加出色,一招以退为进,反而将他这个假扮的“王丹”逼上了悬崖。

  开放官仓内一半的储粮,教唆鲁阳县境内的难民投奔汝阳,这招祸水东引,真的狠了。

  而在旁,鲁阳乡侯亦惊讶地看着儿子赵虞板着脸故作严肃状。

  平心而论,他并没有什么兴致参与儿子与刘县令的这场“游戏”,可就目前来看,似乎他这个幼子,智慧相当不简单的样子。

  而坐在另一侧的静女,则惊奇地看着自家少主,为自家少主竟能在刘县令这般身份地位的人面前不露惧色而感到吃惊,甚至由衷的欢喜。

  而此时,车中“游戏”仍在继续,假扮汝阳县令王丹的刘緈愈发来了兴致,指着赵虞故作怒道:“刘緈,你这是什么意思?!你是在威胁我么?你若敢挑唆难民,王某定会向朝廷如实禀告,治你一个大罪!”

  “治我大罪?”赵虞哈哈一笑,摊手说道:“治我什么大罪?我鲁阳县将难民收容在境内,使其不至于为祸邻县,直至我鲁阳县后继无力,天地可鉴、日月可鉴,纵使你上报朝廷,我亦不惧!……相反,王县令趋利避害,身为朝廷的官员,不思援助邻县,只求自己不受牵连,难道我鲁阳并非大晋的城县么?亦或你汝阳不是?哼!刘某倒是要看看,最后朝廷将如何定夺!……告辞了!”

  『说得好啊。』

  刘緈暗自称赞一句,捋着胡须点点头说道:“唔,就算是王丹,对此亦无可奈何。”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赵虞却在此刻提醒他道:“刘公,接下来才是关键,也是小子想提出的建议。”

  “唔?”刘緈有些不解地说道:“二公子,在你这番逼迫下,那王丹只能屈服……哦,二公子所说关键,怕是汝阳愿意拨出的那笔钱粮多寡吧?哈哈,那就继续。”

  说着,他收敛脸上笑容,继续说道:“好吧,待会王某与县丞商量一番,给你鲁阳县拨出一笔钱粮……”

  然而他的话还未说完,就被赵虞打断了。

  只见赵虞目视着刘緈正色说道:“王公,有些话咱们还是摊开了说吧,此次难民之灾,汝水一带诸县至今仍未受到难民的困扰,全赖南边的诸县替北边诸县挡了灾,包括我鲁阳。为此,我鲁阳县今年的农田,皆受到了无可挽回的巨大损失,说得直白点,我鲁阳也算是给汝水诸县当了灾,是故,诸县拨出钱粮给予我鲁阳赈济难民,这并非是贵县帮助敝县,而是贵县的自救!……希望王公明白,假如我鲁阳县撑不住了,那么下一个遭殃的,就是汝水诸县,包括贵县。换而言之,汝阳县日后如何,是否会遭殃难民牵连,全在王公一念之间,倘若王公吝啬钱粮,那么,刘某亦不敢对汝阳的安稳做出保证。反之,倘若王公极尽所能相助我鲁阳县,那么,我鲁阳县可以做出保证,替贵县,替汝水诸县挡住这股难民,绝不会使贵县受到难民牵连。”

  『……真是凌厉的说辞啊。』

  刘緈暗自称赞,连连点头:“是是是,刘公所言极是,在下一定竭尽所能……”

  “竭尽所能,不只是说说而已。”

  再次打断了刘緈的话,赵虞指了指鲁阳乡侯,继续说道:“关于贵县能帮助敝县几分,刘某与乡侯早已派人仔细打探,大致也了解汝阳的钱粮情况……当然,在下并不认为王公会在这件事上作假,只是稍微提一句,免得出现什么不必要的麻烦。”

  说着,他双手十指交叉,目视着刘緈再次说道:“好了,现在请让刘某看到王公的诚意。切记,刘某只给王公两次机会,倘若王公把握不住,那么在下与乡侯便立刻回鲁阳县,请。”

  “先声夺人,这招厉害了。”

  刘緈哈哈一笑,捋着胡须说道:“想来就算是王丹,此刻怕是也不敢再敷衍。”

  赵虞拱了拱手说道:“具体需要从汝阳县索要多少钱粮,小子对此并无大概,帮不上什么,还需刘公与父亲大人自己拿主意。”

  “诶。”刘緈摆摆手说道:“二公子千万别这么说,二公子已经帮了许久了。”

  “刘公言重了。”

  赵虞谦逊地拱了拱手,旋即又补充道:“刘公,除了钱粮以外,想要实施‘以工代赈’,亦需要诸多人手,以看管那些难民,倘若我鲁阳县人手不足,刘公不妨亦向汝阳等汝水诸县提出要求,正如小子方才所言,汝水诸县给予我鲁阳县帮助,实际也是在自救,刘公完全可以提出要求。”

  『……唔?这想法不错啊。』

  没想到居然还能顺便解决人手不足的问题,刘緈与鲁阳乡侯对视一眼,均感到很是意外。

  尤其是鲁阳乡侯,他今日带幼年赵虞一同前往汝阳,虽然确实是想看看这个儿子是否还有什么好的想法,可他没想到的事,这个幼子还真是有智慧,居然把大部分困扰他们的问题都解决了。

  『祖宗庇佑,难道这小子果真是从树上摔下来开了智?』

  鲁阳乡侯暗暗想到。

  鲁阳与汝阳,相距约一百五六十里左右,考虑到车队旁有数十名鲁阳县的县卒步行赶路,拖累了行程的速度,因此这段旅程花费了整整两日工夫,直到第三日,也就是八月初三的午后,这支队伍才堪堪抵达汝阳。

  不过相比较启程时,刘緈与鲁阳乡侯此刻信心百倍,因为在途中的时候,他俩与赵虞以“游戏”的方式,已经反复模拟了与汝阳县县令王丹的见面过程,二人有十足的把握能说服王丹。

  而在这件事上,赵虞着实是功不可没。

  一行人来到汝阳城内后,先在城内的驿馆落脚,沐浴更衣,毕竟途中一行人基本上没有时间与条件沐浴、更换衣物,而这样直接去见汝阳县的县令,这是非常失礼的行为。

  一个时辰后,待几人沐浴更衣完毕,刘緈与鲁阳乡侯便准备去见汝阳县的县令王丹。

  在出发前,刘緈唤来了赵虞,询问赵虞可有兴致与他们一同前去。

  赵虞当然不会拒绝,毕竟他也希望能尽快解决鲁阳县的难民问题。

  听到赵虞的肯定回答,刘緈非常高兴,笑着说道:“那就拜托二公子到时候在旁提点在下了。”

  说着,他笑着对鲁阳乡侯说道:“哈,说真的,若非二公子过于年幼,其实今日之行,单单有二公子出面就完全足够了,那王丹岂是对手?”

  “哼。”鲁阳乡侯瞥眼看着赵虞轻哼一声,平静说道:“小孩子经不起夸,刘公莫要过誉了。”

  “乡侯过于严厉了。”

  刘县令摇了摇头,鉴于这是人家家里事,他也不好多说什么。

  大概半个时辰后,刘緈、鲁阳乡侯带着赵虞、静女二人来到了汝阳县的县衙,求见县令王丹。

  据赵虞在旁观察,汝阳县的县令王丹,与刘緈年纪相仿,大概也是四十出头的岁数,圆脸短脖,肚子外鼓、大腹便便,看起来有些臃肿,虽然举手投足间也依稀看得出有几分书卷气,但总得来说,一看就知道平日里养尊处优,不像是什么清廉的官员。

  不过真正让赵虞感觉有些抵触的,还是这位王县令那副倨傲的样子,比刘緈在途中马车上假扮的形象更为傲慢。

  这不,待刘緈道明来意后,这位王县令毫不客气地说道:“我说公谦兄啊,你鲁阳县的事,理当由你鲁阳县自己解决,何以要赖到我汝阳县头上呢?唔?……虽说愚弟有心帮助,但实在很遗憾,我汝阳县近几年受旱情影响太重,再加上又快到年终,今年朝廷税款都还未收足,实在是帮不了贵县什么……当然了,看在公谦兄与乡侯亲自前来的份上,王某也不能不近人情对不对?这样吧,回头我命人给鲁阳县运十车谷物……可不少了。”

  听着汝阳县令王丹用那种打发乞丐的口吻说完这话,刘緈与鲁阳乡侯对视了一眼,二人均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浓浓的怒意。

  『这是你自找的!』

  二人暗暗想到。

  半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此时那位王县令的作态,却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只见他不断用衣袖擦着额头上的冷汗,用祈求的目光看着坐在堂中的刘緈与鲁阳乡侯:“两位,两位,那就两成,我愿意拨出我县官仓的两成,支持贵县以工代赈。两位,二成着实少少了……”

  在他那恳求的目光下,刘緈呵呵一笑,平静地说道:“王公,你看啊,我鲁阳只是小县,境内的田地也不如贵县多,此番收到难民之灾,今年的收成基本是指望不上了,比如乡侯,乡侯家中的田地,这次几乎全部遭到了难民的偷窃与抢掠……汝阳是大县,倘若难民涌入,损失恐怕要比敝县还要大吧?哦,刘某这并非威胁,仅就事论事。”

  片刻之后,王县令满头冷汗地咬了咬牙:“两成半,这是王某最后的让步了!公谦兄,你也是鲁阳县令,你知道我不能亏空官仓……”

  “这怎么能算亏空?只是挪用仓粮支援邻县而已,王县令放心,回头刘某定会向朝廷嘉奖王县令。……再过个把月,贵县就能收成了,到时候贵县的官仓不就又能补足了么?要不你再考虑考虑?”刘緈和善地说道。

  “三成!三成!这支最后的退让了!”王丹气急败坏地叫道。

  刘緈与鲁阳乡侯对视一眼,二人皆不敢透露心中的欢喜。

  他们可从未想过,此行居然能得到那么大的收获。

  而就在二人欢喜之际,坐在刘緈身侧的赵虞,不动声色地扯了扯刘緈的衣袖。

  『哦,对了,还有人手问题……』

  刘緈立刻恍然,笑着对王丹说道:“王公仗义,刘某与乡侯代我鲁阳县诸县民、乡民,感谢王公,感谢汝阳。……钱粮的问题谈妥了,接下来,咱们来谈谈汝阳县出人手的问题吧?”

  “啊?”

  汝阳县令王丹正要松口气,闻言不禁瞪大了眼珠。

  哈?

  还要人手?!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