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194 第194章:意料之外(二)

  ps:修了一下,延误了。

  ————以下正文————

  五月初二,叶县县尉高纯、昆阳县尉马盖、汝南县尉黄贲,三位县尉聚三县官兵于黑虎寨山下的大道,安营扎寨。

  在安营扎寨的同时,这三位县尉于帐内商议剿贼之计。

  期间,章靖与心腹侍卫李负就在旁听着。

  汝南县尉黄贲不认得章靖,遂开口问道:“这位是?”

  叶县县尉高纯笑着介绍道:“此乃陈太师门下五虎将,章靖、章将军。”

  陈门五虎的威名,在晋国非常响亮,汝南尉黄贲听后大惊失色:“陈门五虎?”

  见此,高纯笑着对马盖道:“马盖,我就说吧,这家伙肯定大吃一惊。”

  马盖勉强笑了笑。

  几日前,当高纯带着章靖来到他昆阳县与他见面时,他亦大为震惊,就仿佛此刻的黄贲。

  但他知道,他们二人是有所区别的。

  黄贲是惊喜,惊喜自己居然能见到赫赫有名的陈门五虎,见到章靖这位虽与他们年纪相仿却能手握数万兵权的当朝将军,但他马盖……他更多的则是被吓的。

  陈门五虎,当朝太师陈仲的五名义子,个个都是勇谋兼备的猛将,这些位将军平日里大多负责抵御外寇、镇压叛乱,吕匡居然能请动这位当朝将军来围剿区区一股应山贼,马盖简直不敢相信。

  震惊之余,马盖的心中充满了惶恐不安。

  有章靖这等人物参与,此次围剿黑虎寨杨通一伙那肯定是手到擒来,那么问题就来了,倘若黑虎寨被灭,杨通一伙走投无路,是否会迁怒于他,将他那份认罪书公布于众?

  或许我应该主动认罪?寻求宽恕?

  看了几眼章靖,马盖暗暗想道。

  此时,高纯拍了拍他肩膀,笑着说道:“怎么了?”

  “没、没事。”

  马盖摇了摇头,勉强挤出几分笑容:“我依旧不敢相信,区区讨贼之事竟能请动章将军。”

  高纯恍然地地点点头。

  鉴于章靖地位最高,原本黄贲、高纯二人一致恳请章靖担任主将,但章靖却摆摆手推辞了。

  他笑着解释道:“我乃军中之将,诸位乃县衙之兵,我本就无权指挥诸位,诸位虽是好意,但章某却恐僭越。……章某此番前来,乃是因为毛老夫人与一名吕姓商贾的委托,看看能否提供一些帮助……”

  他才不愿亲自指挥呢,只不过是区区一群山贼,用得着他章靖亲自指挥?他在旁拾漏补缺就得了,赶紧铲除这群应山贼,到时候他派往梁城的侍卫差不多也该送回确切的消息了。

  虽然章靖其实是嫌麻烦,觉得丢份,但黄贲、高纯二人却会错了意,笑着恭维道:“章将军实在太过谦了。”

  随后二人多次劝说相让,但章靖始终推卸,最终,主将之位落到了马盖身上,毕竟在他们看来,马盖多次征讨过这伙应山贼,对此经验丰富,况且曾经又有击破黑虎寨的战绩。

  当然了,此‘主将’非彼主将,充其量就是在众人意见出现分歧时做个裁定而已。

  但即便如此,依旧让马盖惶恐不安。

  试想,既然是主将,那就不免要表达一些对剿灭黑虎寨有利的观点,但问题是马盖心中并不想过分刺激黑虎寨。

  的确,他是想过与杨通同归于尽,但那是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倘若事情尚有转机,他又岂愿意去死呢?更别说还极有可能暴露他暗通黑虎寨的事实。

  但事到如今,他也没有办法,硬着头皮开始讲述他的见解:“黑虎寨杨通一伙,我与他们打过数次交道,不怕章将军取笑,这伙贼子甚为棘手,他们善于利用山中的地利,设下陷阱、障碍,虽如今我方兵多势众,但倘若强攻,怕是手下的小伙子们要损失惨重。……我觉得还是以重袭战为好。”

  听到这一番话,黄贲、高纯皆是连连点头,就连旁听的章靖也不提出异议。

  见此,马盖心中稍稍有了几分底气,笑着说道:“既然诸位都无异议的话,待营寨建成之后,咱们就派兵袭山……”

  话音刚落,就见章靖笑着打断道:“为何要等到营寨建成之后?为何不能今夜偷袭呢?”

  “今夜偷袭?”马盖愣了愣。

  看着马盖脸上的愣神,章靖有些好笑地说道:“对呀,如马县尉方才所言,这伙贼寇善于借助山势设下陷阱、障碍,既然如此,那首战就更要迅速,不可给他们部署陷阱、障碍的机会,哪按部就班地等营寨建成之后再袭击呢?……以三位县尉手下兵力,留一半官兵建营寨即可,叫另一半官兵养精蓄锐,待今晚对黑虎寨发动偷袭,倘若此计不成,咱们退下来,一边等营寨建成,一边等恢复士气,这不是更好么?”

  说着,他笑着马盖道:“马县尉以往都是等建成营寨后再征讨山贼的?”

  “……是。”

  马盖点点头。

  “那就更好了。”章靖笑着说道:“如此一来,那些山贼更没有防备,说不定能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高纯、黄贲一听,当即支持章靖的建议。

  马盖虽然表面上接受,但心中却有些忐忑。

  正如章靖所言,他也觉得黑虎寨不太会防备他们在抵达的当夜立刻就发动偷袭,可恰恰这就是问题所在啊——若他将杨通一伙逼上绝路,杨通一伙又岂会放过他呢?

  都怪那个该死的吕匡!

  马盖在心中暗骂吕匡多事。

  若非吕匡请来了章靖,请来了汝南、叶县两县的官兵,他又岂会如此被动?

  若没有这些人,他与黑虎寨依旧能保持默契,烧掉对方半山腰的那座山寨,然后耗到入冬就行了,不至于落到必须与黑虎寨生死相搏的局面。

  他并不知道,事实上请来汝南、叶县两地官兵的吕匡,其实也就只是一颗棋子而已。

  商议罢战术,高纯、黄贲、马盖三人立刻开始行动,吩咐一半官兵去附近砍伐林木,而另一半官兵则留在营地中养精蓄锐。

  看着那些在营内歇息的官兵,马盖心中颇为纠结。

  远远看着马盖,李负笑着对章靖说道:“这位马县尉还真是一个耿直的人,每次都要等到己方准备就绪再进山围剿,他难道不知,他准备愈久,山上的贼子亦准备愈久么?”

  “习惯使然吧。”章靖笑着说道:“这世上也有人连营寨都不建,连攻三日然后取胜的。”

  “哈哈。”李负闻言大笑:“这般埋汰罗将军,罗将军会不高兴的。”

  “那莽夫,有酒吃哪会不高兴?”章靖笑着说道,虽然口口声声叫着莽夫,但语气中却带着几分感情。

  而与此同时,赵虞就站在山顶的主寨外,眺望山下的官兵。

  不得不说,章靖太过于小看黑虎寨了,以为区区一伙山贼,根本无需他认真对待。

  他也没有料到,赵虞却从山下官兵的行为中看出了几分不对劲——哦,章靖根本不知赵虞。

  不太对劲啊……

  看着山下的官兵,赵虞暗暗嘀咕。

  据他所见,山下的官兵被分成了两拨,一拨人前往附近的林子砍伐木头建造营寨,而另外一拨人,只是负责搭建了兵帐,随后就进入兵帐,也不知在做什么。

  看到这一幕,赵虞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一拨官兵在养精蓄锐。

  但问题是,这拨官兵养精蓄锐做什么?

  此时养精蓄锐,那肯定就是晚上夜袭他们黑虎寨啊,这毋庸置疑,可问题是,马盖凭什么敢这么做?

  不可否认,此番确实是三县官兵联手讨伐他黑虎寨,但考虑到马盖此前有击破他黑虎寨的战果,况且这里就是昆阳境内,无论怎么想,汝南县尉黄贲与叶县县尉高纯都不至于反客为主,他二人肯定是以马盖为主。

  换而言之,倘若山下的官兵果真是为了偷袭他黑虎寨而在养精蓄锐,那么肯定就是马盖首肯的,而这就回到了方才的问题:马盖凭什么敢这么做?

  要知道,他黑虎寨可是有着马盖的把柄的,而前几日由眼线送来的消息,马盖也未曾将他的妻儿送离昆阳,怎么看都不像是要与他黑虎寨同归于尽的样子。

  难道山下的官兵中,有比马盖地位更高的人么?

  想来想去,赵虞觉得就只有这个可能性。

  “姑且防着点吧。”

  他喃喃说道。

  他此番利用吕匡引来三县官兵,就是为了谋诛杨通,倘若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那就太可笑了。

  他当即派人请来郭达,向郭达说出了他的判断:“山下的官兵,今夜可能到夜袭我黑虎寨。”

  郭达第一反应也是不信,他也不信马盖敢背叛他们,在他看来,马盖充其量就是对他们的吩咐阳奉阴违罢了。

  但当赵虞指出山下官兵的异常时,郭达也不敢怠慢。

  毕竟这次的官兵实在是太多了,远远超乎了他们的预料——他们原本以为就只有昆阳县的官兵,岂料到汝南、叶县两地的官兵也来凑热闹。

  本来若只有马盖的话,他们与马盖互有默契地演演戏也就过了,但眼下的局面,却不容郭达掉以轻心。

  “好,我立刻禀告老大,让弟兄们今晚埋伏在山中,倘若山下的官兵果真敢来,那就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当晚子时前后,马盖、黄贲、高纯三人各率二百名精锐偷袭黑虎寨,却遭到黑虎寨众的埋伏,狼狈败退。

  当时章靖就站在营地的帐外眺望夜袭的战况,见此情形脸上露出几许惊讶与意外。

  旋即,他的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这伙山贼,确实不同寻常。”

  他皱着眉头说道。

  bq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