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205 第205章:猎与被猎(二)

  六月初九,在章靖的提议下,黄贲、高纯、马盖三人再次尝试强攻黑虎寨主寨。

  此番,讨贼官兵再次出动了一千名士卒,分三路攻击黑虎寨主寨的西、东以及正面,但由于地势险阻,讨贼官兵发动了数次进攻,但皆被山贼击退。

  期间,章靖暗中观察着对面那些山贼。

  据他观察,对面的山贼士气不弱、精力亦颇为充沛,甚至于,还有人喊出了为谁谁谁报仇的口号,使得这些山贼气势更胜了一筹。

  当时章靖就意识到,他的疲兵之计丝毫没有起到作用。

  不,确切的说,他的疲兵之计,被对面黑虎寨的那名谋者‘抵消’了。

  这段日子,只要他章靖派人实施疲兵之计,黑虎寨的谋者也就相应派人,若抓不到骚扰他们的官兵,对方就抓他们的巡逻官兵,既能用来交换俘虏,交换他们被俘的弟兄,还能用来恶心官兵。

  是的,恶心,故意添堵,章靖就是这样理解的。

  在马盖大概率已与黑虎寨接头的情况下,黑虎寨继续换俘的事宜,那纯粹就是恶心官兵了,当官兵不得不花费巨大精力去监视那群被山贼放回来的同伴,防止他们当真受山贼逼迫,放火烧掉他们的营寨。

  从理智角度来说,章靖觉得被放归的官兵,九成九都不会真的帮助黑虎寨,但他无法消除营地内大部分人对这些人的偏见。

  而这些被山贼放归的官兵,本身也是一个麻烦,既不能让他们脱离讨贼的队伍,打发他们回县城,也不能大用他们、委任他们过于重要的事,还要专门派人盯着这些人——这不是恶心人又是什么?

  虽然自己的计策被对面破解了,这确实让章靖有些郁闷,但他同样也很高兴,因为他也学到了一手。

  倘若日后他有机会率军征讨叛军时,他也可以用对面黑虎寨谋者的办法去恶心那群叛军,一点一点地在叛军中制造不和,打破其内部的团结一致。

  不过眼前这群山贼该怎么办呢?

  章靖抬起双手挠了挠头发,心中有些焦躁了。

  当然,他可不是拿这群山贼没有办法,他有的是办法。

  远地来说,调来他麾下数万军队,别说杀了,到时候每人吐一口唾沫,就足以将那些山贼淹死。

  而就近的来说,他也可以找王尚德借兵,不用多,五百兵卒就足以,虽然他与王尚德关系不好,但这么点小事,他相信王尚德还是会答应的。

  但问题是,调来他麾下军队肯定会遭到朝廷的追问,而向王尚德求助,王尚德肯定会趁机嘲笑他,嘲笑他堂堂陈门五虎,居然连一群山贼都对付不了。

  正是出于自尊心,章靖才要用眼前这群官兵,击破黑虎寨——毕竟这三县官兵,论人数就近乎是黑虎寨群寇的三倍了,再调求援兵,那他章靖的脸往哪里摆?

  更何况,尽管进攻黑虎寨主寨不利,但就整个局势来看,他官兵一方明显还是占据优势,实在没必要调什么援兵。

  唯一的尴尬是,对面黑虎寨群寇似乎铁了心要死守,难道他真的只能围困这伙山贼,为此白白干耗数个月?

  作为一军主将,不好好呆在军队里操练士卒,随时等候朝廷的命令,却跑到一个县里帮助该县围剿山贼,这不是不务正业、不是渎职又是什么?

  虽然朝廷看在他义父陈太师的面子上,还不至于会因为他章靖短时间的擅离职守而降罪于他,但他最起码也得有个分寸啊,三五个月不在军中,这像话么?

  『必须想个办法……』

  他暗暗想道。

  当日回到营寨后,章靖并未立刻与黄贲、高纯、马盖三人商议对策,而是躺在自己的兵帐仔细思索了一番。

  就今日所见,不管什么原因,他章靖的身份并未吓唬到黑虎寨群寇,对方摆出了一副死守的架势。

  当然,这只是表象,章靖可不认为对方会坐以待毙——死守山寨?有足够的粮食死守么?

  虽然不是章靖的本意,但在这段时间内,章靖也曾建议黄贲、高纯等人围困黑虎寨,因此黑虎寨几乎是没有可能下山抢掠、收刮粮食的。

  在这种情况下死守山寨,那只是死路一条,章靖不信对面黑虎寨那谋者不知这件事。

  但在明知这件事的情况下,对方还是摆出了死守的架势,那其中肯定有蹊跷。

  想到这里,章靖设身处地思考起黑虎寨的‘生路’。

  目前来看,黑虎寨群寇向北、向南突围,那都是死路,向东就更不必多说,讨贼官兵的主力就在东边。

  他们唯一的生路,就是向西逃离,逃入横贯数百里的应山深处,一旦黑虎寨群寇逃入深山,别说官兵现在这点人,哪怕就是章靖调来他麾下数万军队,都不可能再抓到这些人。

  可见,向西逃离,便是黑虎寨群寇唯一的生路。

  而这一点,章靖此前就有准备,早早地便将马盖手下捕头石原调到了西侧。

  然而,石原麾下二百五十余人挡得住黑虎寨的突围么?

  挡得住,也挡不住。

  如何解释?

  其实很简单,倘若官兵的主力还在,石原手下两百五十余人哪怕无法彻底挡住,也能拖住黑虎寨大部分的人,到时候官兵主力收到讯息赶来支援,就能将其一网打尽,尽管难免逃掉几条小鱼。

  反过来说,倘若官兵主力被重创,无法支援石原,那单凭石原手下二百五十余人,那几乎是挡不住黑虎寨群寇的突围的。

  因此,只要黑虎寨想要逃离,他们大概率会偷袭他官兵营寨。

  不得不说,章靖作为陈太师的义子,大名鼎鼎的陈门五虎之一,着实不简单,立刻就看出了赵虞的战略意图。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章靖立刻嘱咐黄贲、高纯等人加强戒备。

  然而,一连等了数日,也不见黑虎寨群寇偷袭他们,这让章靖再次陷入了沉思。

  『为何不来偷袭?是因为察觉到了我方的防备么?』

  他暗暗想着。

  正如章靖所猜测的那样,赵虞原本确实打算偷袭官兵的主寨。

  他想得很好,既要借官兵的手除掉杨通,同时也要重创官兵,到时候杨通一死,他率其余寨众向西撤离,官兵还无力追击他们,这岂不美哉?

  然而正当他准备行动时,他忽然发现官兵莫名其妙加强了戒备,尤其是夜间的戒备。

  『坏了!』

  赵虞当时就意识到,他的意图被对面的章靖看穿了。

  他故意摆出死守山寨的假象,并没能骗到那位将军,那位将军一眼就看出他有意反过来偷袭官兵营寨,因此立刻加强了戒备。

  在这种情况下,赵虞自然不敢轻举妄动。

  赵虞担心中计不敢下山偷袭官兵,章靖见强攻未果、坐等黑虎寨自行下山,双方谁也不敢贸然行动,这就导致黑虎寨群寇与讨贼官兵诡异地僵持了数日。

  在意识到这一点后,章靖也有些郁闷。

  不戒备吧,怕被对方得逞,戒备吧,吓得对方不敢来了。

  这可真是……

  『必须想个办法,让对方以为可以得手。』

  章靖思忖了片刻,终于想出了一条计策。

  当日,他将黄贲、高纯、马盖三人请到自己的帐内。

  考虑到马盖十有**是黑虎寨的内应,且这段时间时不时向黑虎寨通风报信,因此章靖并没有揭露黑虎寨‘正为向西撤离做准备’的判断,免得马盖向黑虎寨通风报信,惊动黑虎寨的那名谋者。

  他只是用‘缺粮’作为判断的依据:“这段时间咱们围困黑虎寨,黑虎寨内粮食肯定日渐不足,只是迫于我军营寨防守森严,他们不敢轻举妄动,既然如此,咱们不妨设一个诱饵……”

  说着,他命李负取来昆阳县的地图,指着黑虎寨南侧的一个地点说道:“这一带有一个村落,我听说是叫祥村对吧?咱们不妨向县里要一批粮草来,就堆放在此处,作为诱饵,引诱黑虎寨下山抢粮。只要黑虎寨下山抢粮,到时候咱们便趁机一举将击溃,随后趁胜追击,”

  『这位章将军的计谋,意外地……浅显呢。』

  黄贲、高纯二人对视一眼,后者小心翼翼地说道:“此计……虽好,但黑虎寨会中计么?”

  仿佛是猜到了黄贲、高纯二人的想法,章靖笑着说道:“计谋不分深浅,管用即可,无数粮草堆积在这个乡村,黑虎寨又岂会视若无睹?他们终会忍不住下手的,相信我。”

  见章靖这般信誓旦旦,黄贲、高纯、马盖三人自然不敢反驳,点点头同意了章靖的建议。

  在黄贲、高纯、马盖三人离去时,章靖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马盖的背影,脸上露出了几许笑意。

  数日后,在章靖的授意下,昆阳县运来了一批粮草,就堆放在黑虎寨南边山坡往南的那个祥村,派了五百名士卒驻守。

  而此时,马盖也已找到了机会,将其中的内情向黑虎寨通风报信,使得赵虞及时确认了这个陷阱。

  当晚,赵虞亲手绘了一份地图,将章靖的布局通通标记在上面,然后看着这份地图陷入沉思。

  别的姑且不论,祥村那个诱饵实在太明显了,而马盖送来的消息也证实了那确实是一个陷阱,但是……

  半晌,赵虞皱起的眉头缓缓放松,嘴里徐徐吐了口气。

  “马盖,被那章靖识破了……”

  他喃喃自语。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