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208 第208章:谋诛【二合一】

  当晚,赵虞带着陈祖从主寨的寨门光明正大地走了出去。

  陈才瞧见,吓了一跳。

  此时他已经从黄同、田二两人的口中得知了陈祖的事,正准备询问赵虞缘由,没想到赵虞竟光明正大地带着陈祖出入山寨。

  “阿虎,这……这究竟怎么回事?”他将赵虞拉到一旁,低声询问。

  赵虞故作惊讶地反问:“我黑虎寨现如今正遭到官兵的攻打,同在船上,自当同舟共济,陈寨主深明大义,决定助我等一臂之力,我不是让黄同、田二两人向你转告了么?”

  “可……”

  陈才惊疑不定地转头看向陈祖。

  他简直难以相信陈祖居然真的归顺他黑虎寨了,但看着陈祖此刻负手提着剑鞘,一脸平静,丝毫看不出要趁机发难的样子,他也不得不信。

  此时赵虞笑着对陈才说道:“陈才,我有要事委托陈寨主,你放他出寨吧。”

  看着赵虞如此理直气壮地下令,陈才虽有所迟疑,但还是吩咐手下山贼将陈祖放走了,毕竟郭达离开时吩咐过,若他不在主寨,那一切就听赵虞的,因此除非赵虞做得太过格,否则陈才也不敢违抗。

  当然,看他惊疑不定的神色,想来他事后肯定会告知郭达。

  赵虞也猜到这一点,但他并不在意。

  因为今晚只要杨通一死,寨里就彻底变天了,哪怕被郭达猜到内情又如何?

  赵虞有把握说服郭达。

  在赵虞与陈才二人的注视下,陈祖负手提着剑,慢悠悠地走下了山路。

  按照赵虞写在那张纸上的计策,陈祖找到了驻守在黑虎寨西侧的石原一伙官兵,故意将几名在夜里巡逻值岗的官兵引到了山南。

  当时正值刘黑目对祥村发起首次袭击,虽然杨通还未率领另一股山贼参入,但祥村那边厮杀交战的声响,在这寂静的夜里还是不难被追赶陈祖的那几名官兵发现。

  这几名官兵立刻就禀告作为捕头的石原。

  “什么?黑虎寨疑似正攻打祥村?”

  得知此事后,石原大感惊讶。

  他与他的同伴许柏、王聘、陈贵三人,早早就因为章靖的关系被调到这边,并不清楚东边的战况,自然不知官兵主营与黑虎寨双方正围绕着祥村做一番佯攻强袭,因此到意识到黑虎寨或在派人攻打祥村时,石原、许柏、王聘、陈贵四人也感觉十分纳闷。

  毕竟他们也知道,祥村暗中屈从于黑虎寨,黑虎寨不太可能袭击祥村。

  “会不会是黑虎寨声东击西?想骗咱们带人支援祥村,他好趁机向西逃离?”许柏压低声音猜测道。

  石原想了想,摇头说道:“不太可能。……别说祥村背地里屈从于黑虎寨,黑虎寨不太可能袭村杀人,就算黑虎寨当真那样做了,祥村又能坚持多久?你等都清楚黑虎寨群寇的实力,这帮人倘若果真袭击祥村的村人,祥村能反抗到这种地步?”

  他指了指夜空下的祥村方向。

  顺着石原手指所指的方向看了一眼,许柏、王聘、陈贵三人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因此从远处传来厮杀交战声判断,祥村那边的厮杀规模非常大,至少是数百人的混战,祥村哪有这个实力?肯定是他们一方的官兵在跟黑虎寨厮杀嘛。

  沉思片刻后,石原与许柏、王聘、陈贵三人商议道:“这样,我与许柏带一半人去看看情况,倘若果真是我方的人手在祥村与黑虎寨群寇厮杀,咱们便帮那边的弟兄一把,杀那伙山贼一个措手不及。”

  许柏、王聘、陈贵三人皆点了点头。

  就这样,石原留下王聘、陈贵与一半的官兵,带着许柏与剩下一半的官兵,直奔祥村。

  但遗憾的是,他们所在的地方距离祥村实在不近,等到石原等人赶到祥村一带时,驻守在祥村的叶县县尉高纯,以及他麾下五百名县卒,已然被刘黑目、杨通前后两股人马杀得败退,损失惨重,不得不撤出祥村。

  眼瞅着远处的祥村再次恢复平静,许柏问石原道:“似乎结束了,还要去么?”

  石原当然也猜到祥村那边的厮杀已经结束,但来都来了,总不能半道而返吧?

  他想了想说道:“去祥村看看情况,倘若是我方得胜,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倘若是贼寇得胜,他们趁机杀他们一波……”

  “行。”许柏点点头。

  在石原的坚持下,他们继续往祥村而行,结果正好就撞到杨通、刘黑目、张奉、吴胜、马弘、冯兴等人击败祥村的官兵,兴高采烈地返回山寨。

  双方照了个正面。

  别说杨通、刘黑目、张奉等黑虎寨群寇惊呆了,就连石原、许柏二人都愣住了。

  在片刻的愣神后,双方这才反应过来,指着对方大声呼喊。

  “官兵!官兵!”

  “是应山贼!是黑虎寨的人!”

  在呼喊声中,石原仔细观望迎面撞上的黑虎寨群寇,见他们虽然人数超过己方,但似乎大多数人都负了伤,他立刻就意识到,这群黑虎寨群寇方才肯定在祥村这边遭遇了一场恶战——这并不难判断,毕竟祥村那边传来的厮杀交战声,足足持续了大半个时辰,若非黑虎寨群寇与当地驻守的官兵经历了一场恶战,怎么可能持续那么久?

  意识到对方已经历了一番恶战,石原怎么可能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

  当即他大呼一声:“杀!”

  可怜杨通、刘黑目、张奉、吴胜、马弘、冯兴这些人率领的黑虎寨群寇,之前刚刚与叶县都尉高纯的五百名官兵展开一番恶战,不说几乎个个带伤,光是气势上就弱了几分,一时间竟被人数少于他们的石原一伙杀得节节败退。

  一见这种情况,石原心中大喜,他更加断定这群黑虎寨群寇方才经历了一番恶战,无力与他再战,因此他决定一口气将这股山贼除掉。

  他当即就拉住一名官兵,吩咐他道:“立刻回驻地,叫王聘、陈贵二人率人围堵,告诉他们,我与许柏会尽可能拖住这些贼子。”

  “是!”

  那名官兵立刻朝来路狂奔,向王聘、陈贵二人报信去了。

  而石原则与许柏一同,联合手下的一百二十余名官兵,奋力击杀此地的黑虎寨群寇。

  不得不说,起初见石原、许柏手下官兵人数不多,杨通倒也没想着逃跑,毕竟单从人数上看,他们一方仍有两百余人,而对面石原、许柏这群官兵才百来人,仔细想想也未必会输对不对?

  可没想到真打起来后,光一个照面,他们就损失了二十几人。

  该死的周虎,他怎么就算漏了这股官兵呢?

  心中暗骂着赵虞,杨通大声鼓舞麾下的山贼:“只不过是寥寥百来人而已,咱们方才击溃了数百名官兵,难道还怕这区区百来人么?”

  听到杨通的鼓舞,他手下群寇慌乱的心神,终于得以稍微安定下来。

  但这,也暴露了杨通的存在。

  当时听到杨通的喊声,石原只是下意识地转头看向了杨通的方向,但这一看,他的双目顿时就瞪直了。

  杨通?!

  黑虎寨贼首?!

  此时此刻的他,总算是体会到了何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居然会在这个时候撞到杨通。

  阿昌,今日为你报仇雪恨!

  回想起同伴阿昌临死前吐口血沫、一脸留恋人世的无助模样,石原心中便涌起滔天之怒。

  “杨通!”

  他大吼一声,手持利剑直奔杨通而去。

  在混战之际,从旁山贼也没想到石原会直奔杨通而来,一时间竟没挡住石原,好在杨通自己也有一身还算不错的武艺,勉强倒还是能够抵挡。

  平心而论,石原同伴阿昌的死,其实跟杨通没什么关系,杨通甚至都不知有这么个人,倘若硬要有人负责的话,其实赵虞得负起这个责任,但石原却不管这些,他只知道杨通是黑虎寨的贼首,既然黑虎寨的人杀了他的同伴,那么杨通自然而然就得负起这个责任。

  与石原持相同意见的,还有他的同伴许柏。

  “什么?杨通?”

  听到石原的喊声,许柏也是莫名惊喜,当即就指着杨通的方向大叫道:“擒杀贼首杨通者,可得一万钱赏金!”

  一听这话,石原、许柏二人手下的官兵立刻就红了眼。

  那可是一万钱的悬赏啊,倘若按照叶县、昆阳一带人均每月二百钱收入来算——实际还不到这个数目——这就是整整五十个月的月收,超过四年的收入!

  一颗人头抵得上四五年的收入,这是什么概念?

  于是乎,官兵们士气暴增,一个个奋不顾身地杀向杨通。

  杨通当即就慌了神,连忙招呼刘黑目、张奉、吴胜、马弘、冯兴几个带人保护自己。

  没想到一声惨叫,冯兴却先被官兵们砍翻在地,乱刀砍死,惊得刘黑目、张奉、吴胜、马弘几人眼皮直跳。

  “撤!撤!”张奉当即就叫喊声。

  远远听到张奉喊撤,杨通真恨不得冲过去给他一巴掌:你们几个倒是能逃,老子怎么办?!老子被这群官兵死死盯住了啊!

  他强忍着怒骂的冲动,大声唤道:“黑目?黑目?”

  身在不远处的刘黑目听到杨通的呼唤,眼珠微转。

  这段时间,杨通固然待他不薄,他也信誓旦旦地表示效忠杨通,与杨通称兄道弟,但看当前这个情况,倘若他跟着杨通一起,那肯定是要给杨通陪葬啊。

  与其给杨通陪葬,那还不如留着有用身,说不定杨通一死,他还能坐上黑虎寨大寨主的位子。

  想到这里,刘黑目故作义正言辞地大喊:“刘黑目在此,休伤我大寨主!”

  刘黑目?

  听到刘黑目大喊的官兵们,脑海中立刻盘算了起来。

  杨通,一万钱赏金……

  刘黑目,三千钱赏金……

  仅片刻的停顿后,大部分的人还是继续围攻杨通,唯有那些自忖抢不过同泽的官兵们,才决定退而求其次,去追击刘黑目。

  毕竟三千钱也不算少,怎么说也值一年的收入。

  而就趁着这个机会,刘黑目一边大喊大叫,一边呆着自己手下的人朝外突围。

  他自己先逃了。

  不得不说这厮确实狡猾,直到他逃远了,杨通、张奉、吴胜几人这才反应过来。

  有了先例,那就一发不可收拾了,正所谓树倒猢狲散,张奉、吴胜、马弘三人也相继带着自己的手下逃命,对杨通那边的求救视若罔闻。

  这也难怪,毕竟山贼世界里的好兄弟,大多都是喝酒吃肉一起、送死你去的那种兄弟,有几人会真正为了同寨弟兄两肋插刀?——否则当日赵虞救回那数十名山贼,寨里的山贼也不会对赵虞刮目相看。

  但很可惜,也不是人人都那么幸运,比如吴胜,他就走了霉运,被许柏截下,眨眼之间就被官兵砍成肉泥。

  吴胜手下的山贼顾不得给自家老大报仇,立刻就做鸟兽散。

  顷刻之间,刘黑目、张奉、吴胜、马弘、冯兴五位寨主,三个逃走,两个阵亡,只剩下杨通一人,带着他手下的山贼苦苦支撑,一边支撑一边心中大骂,骂刘黑目、张奉、马弘这三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不过就事实而言,刘黑目、张奉、马弘三人逃走,对于杨通倒也并非全无贡献,至少他们三人引走了不少官兵,变相地也算是给杨通强行突围创造了一定的机会。

  “你们几个,给我挡住!给我挡住!”

  杨通叫骂着手下的山贼,逼迫他们上前抵挡住官兵,而他则趁机逃走。

  可惜事到如今,纵使是杨通手下的山贼,也不想白白死在这里,他们不顾杨通的命令,纷纷逃亡。

  好在杨通身边还有那么些忠心的手下,他们拼死保护杨通杀出重围。

  见此,石原与许柏态度一致:“休要管余众,擒杀杨通!”

  不得不说,一百余名官兵碰到两百余名负伤的山贼,其实严格来说是势均力敌的,毕竟他们此前杀溃了叶县县尉高纯手下五百名县卒,当然是有实力的,只要杨通、刘黑目、张奉等人能团结一致,同进同退,未见得不能杀退石原,全身而退。

  但很可惜,这些人一个个心思不纯、各怀鬼胎,以至于短短片刻工夫就被石原击破。

  而这,也正是赵虞最终选择石原做那把刀的原因——虽然石原手下的官兵,放在平日里可能不算太大的威胁,但作为压垮杨通、刘黑目、张奉等人的最后一根稻草,却是绰绰有余。

  倘若杨通就此死在石原的追杀下,那一切就尘埃落定,但似乎上苍也愿意看杨通多挣扎片刻。

  大概寅时二刻前后,杨通在石原、许柏等官兵的追杀下,拼死杀出重围,逃入了应山群山。

  他扶着路边的一棵树,大口喘着气,目光警惕地扫视四周。

  尽管逃入了山中,但他却丝毫未敢松懈,一来沿途保护他拼死杀出重围的忠心手下,一个个死的死、逃的逃,只剩下他孤寡一人;二来,他身后不远处,还有石原、许柏等人锲而不舍地追杀他。

  忽然,正前方的山上出现了不少火把的光亮,隐约还有声音传来。

  “在哪?”

  “我看到似乎往这边来了。”

  “你真的看到了?”

  “我真的看到有人从这边逃入山里,肯定就是杨通。”

  听到那些人声,杨通面色顿变,没想到后头有官兵,他前面也有官兵。

  此刻心慌意乱的他并不知道,他正前方的官兵,正是王聘、陈贵二人率领的官兵,他们在收到了石原送来的消息后,就在应山东南一带的山坡巡视,明摆着就是要截住试图逃回山寨的杨通。

  回头再看看身背后,石原、许柏率领的官兵也追上来了。

  前有官兵,后亦有官兵,杨通恨恨地举拳锤向身边那棵树。

  他应山虎杨通,堂堂黑虎寨的大寨主,今日竟沦落到这种地步?!

  该死的刘黑目!还有张奉、马弘,看我回去后怎么收拾你们!

  暗自咬牙切齿着,此时杨通心中最恨的,早已不再是‘算漏’了石原这伙官兵的赵虞,而是刘黑目、张奉、马弘这三个丢下他顾自逃生的混账。

  在前后上下疑似有数百名官兵的搜寻下,杨通一边暗骂着刘黑目几人,一边屏着气,小心翼翼地在树林中穿行,唯恐惊动附近一带的官兵。

  此时他忽然想到了郭达与牛横二人,心中万分后悔。

  虽然近段时间杨通与郭达关系日渐僵冷,但杨通知道,郭达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哪怕被他削去了许多职权,郭达也没有像陈陌、王庆那样,拿马盖的事来威胁他。

  而牛横,虽然那头蛮牛鲁莽又容易坏事,但胜在性格直,为人忠心。

  杨通坚信,假如他被官兵砍去了双脚,牛横绝对会背着他一起逃亡,绝不会像刘黑目、张奉、马弘那帮混账那样独自逃生,哪怕最后他二人无法突围,一起被官兵所杀。

  可惜如今想这一些都已经晚了……

  不,还不算晚!

  杨通伸手摸了摸脸上的汗水与血水。

  只要他能逃回主寨,他发誓他会重惩刘黑目、张奉、马弘三人,重新启用郭达与牛横,努力将三人的关系恢复至以往那般……

  “咔嚓。”

  不远处传来咔嚓一声,疑似有谁踩到了地上的枯枝或落叶。

  “谁?”

  杨通立刻警觉起来,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声音传来的方向。

  旋即,不远处那棵树的背后,徐徐走出一个人。

  杨通眯着眼睛看向对方,借助朦胧的月光,他逐渐看清了对方的面孔,惊得双目逐渐睁大。

  “陈祖……”

  面色微变的他,低声念出了对方的名字。

  不错,来人正是陈祖。

  事实上在石原等人赶去祥村支援的时候,陈祖就远远跟在后面,包括后来石原等人与杨通等人厮杀,陈祖也在远处暗中观望着。

  跟石原的态度差不多,刘黑目、张奉、马弘几人逃走,陈祖连看都不看一眼,他就盯着杨通。

  运气还不错,在石原、许柏等人找到杨通之前,他先找到了杨通的踪迹。

  “杨寨主,好久不见。”

  考虑到远处有官兵在,陈祖压低了几许声音,但这并不影响他此刻的心情。

  尤其是借助月光,他隐约看到杨通的脸上露出惊恐之色,他心中别提有多畅快。

  “你……你不是关在地牢里?你怎么逃出来的?”杨通惊疑不定地问道。

  陈祖笑而不语,转头看了一眼西侧漫山遍野的火光。

  他知道,那是数百名手持火把的官兵,正在四下搜寻眼前的杨通,他笑着说道:“想要找到你,可真不容易啊,好在这些官兵帮了我一点小忙,让我只需在你回寨的必经之路上候着你。”

  听到对方语气有异,杨通咽了咽唾沫,心惊肉跳地问道:“你、你想做什么?”

  “杨寨主不知么?”

  陈祖挑了一下眉,缓缓抽出了赵虞暂借他的那柄剑,抽出了明晃晃的剑刃。

  见此,杨通下意识退后一步。

  要知道他在石原等人的追杀下一路逃亡至山中,全身多处负伤,哪有余力与陈祖搏杀?

  此时的他,也顾不得仔细思忖陈祖是如何逃出来的,当即说道:“陈祖,我知道你恨我袭你山寨,但此刻你杀了我,必然引来附近的官兵,你也是山贼,你以为官兵会放过你么?……这样,我让你当二寨主,以往的恩怨一笔勾销,日后你我就是兄弟,倘若杨通做出对不住你的事,必遭天谴。”

  “当真?”陈祖脸上露出几许犹豫。

  见此,杨通攥着剑走向陈祖,满脸堆笑道:“千真万确,回到山寨后我就让你当二寨主……”

  说着这话,他在路过陈祖时猛然挥剑斩向陈祖,然而陈祖早就防备,整个人往下一蹲便避过了杨通这一挥砍,旋即在起身时,顺势将手中的利剑捅入了杨通的胸部,贯穿背部。

  “我就知道。”

  凑近杨通几分,陈祖脸上露出了狡猾的笑容。

  “噗。”

  杨通嘴里吐出一口鲜血,恨恨地看着陈祖,艰难地咒骂道:“你、你也不会有好下场的,我一死,寨里必然……大乱,官兵……官兵会将你……还有刘黑目、张奉、马弘等人,通通……杀光!”

  听到这话,陈祖脸上浮现几许嘲讽的笑容。

  他一把按住杨通的口鼻,将他整个人按在一棵树上,右手手中利剑连捅几下。

  杨通睁大着眼睛,怨恨地死死盯着陈祖,旋即逐渐失去了生气。

  任凭杨通的尸体噗通一声倒在地上,陈祖怜悯地摇了摇头:“临死前,连究竟是谁要杀你都不知,可悲啊,杨通。……说到底,你也只是个小毛贼而已。”

  说罢,他蹲下身,一剑剁下了杨通的首级。

  吴进,老大给你报仇了,你在九泉之下可以瞑目了……

  提着杨通的首级,看着杨通死不瞑目的惨状,陈祖微微叹了口气。

  而此时,附近一带的官兵也注意到了这边的响动,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

  bq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