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赵氏虎子 第213章:笼络【二合一】

  ps:感觉打字的速度变慢了……

  ————以下正文————

  当赵虞在聚义堂内劝说郭达时,褚角已带着义子褚燕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向义子解释了他之所以率先摆明立场支持赵虞的原因。

  在听完褚角的讲述后,褚燕万般震惊,难以置信地问道:“义父怀疑是那小子陷害了杨通等人?”

  褚角压低声音说道:“昨晚的夜袭,无论是佯攻官兵主寨也好,袭击祥村也罢,都是那小子提出来的策略,谁敢保证他不是露出破绽让杨通去送死?你看平日里与他关系不错的郭达与牛横,再比如他欣赏的陈陌与王庆,昨晚无惊无险,而杨通、刘黑目、张奉等人,昨晚确实险些全部覆灭,可想而知此子的厉害……”

  “可是……”褚燕狐疑问道:“咱们不是……”

  仿佛猜到了褚燕的心思,褚角笑着说道:“是故为父才支持那小子呀。……他事先将咱们从危险中摘出来,这无疑是在表现善意,意味着他对我父子二人有着另外的期待,既然如此,为父何必与他作对?”

  说到这里,他摇摇头说道:“刘黑目当不成大寨主的,郭达、牛横二人首先就不会答应。就连王庆都比刘黑目有可能,但周虎站出来那一会儿,我就知道刘黑目与王庆都没机会了。……这周虎年纪虽小,但你别忘了这一年来,这寨里大大小小的事几乎都有他参与,相比较杨通,这小子只是缺了一个大寨主的名分而已,而如今,他算是名正言顺了。”

  说到这里,他捋了捋胡须,沉声说道:“假如我所料不差,这周虎绝非是一时心血来潮想夺寨主之位,他是蓄谋已久,倘若果真如此,那这小子的眼界、手段与谋略,就远不是杨通这等可比了……刘黑目斗不过他的。”

  听着义父的讲述,褚燕一脸惊疑不定,皱着眉头说道:“话虽如此,可是……可是他的年纪也太……”

  褚角闻言,微笑着点了点头。

  的确,在他看来,赵虞的能力完全有资格接替杨通,唯独这小子的年纪很尴尬,不过话说回来,也正是因为这小子的年纪误导了众人,以至于在这小子站出来夺位之前,谁都没有去怀疑这小子居然有那么大的野心。

  这可真是败也萧何、成也萧何。

  父子二人正聊着,忽见屋外有人入内,禀告道:“老大,郭达出来了,与那周虎一起出来的。”

  “……”

  褚角一听,立刻起身走到门外,看向聚义堂方向。

  只见在聚义堂前,赵虞与郭达谈笑风声地走出聚义堂,看得守在外面的陈才一愣一愣的。

  要知道一刻辰前,郭达还是一脸暗怒的模样,甚至于陈才守在外面时,还曾听到聚义堂内传来郭达的咆哮,只不过他是郭达的手下,是故没有冲进去查看究竟罢了。

  可眼下……

  看着满脸笑容的郭达,陈才小心翼翼地试探道:“老大,你没事吧?”

  看着陈才等人小心翼翼的模样,郭达咳嗽一声,不动声色地岔开话题:“我方才只是与阿虎……不,与咱们的新寨主商量一下退敌之策,你等都不许胡思乱想,对了,牛横呢?那蛮牛不是要庆贺么?跑哪去了?”

  在旁,赵虞笑着说道:“郭达大哥折煞我咯……”

  “哈哈。”郭达哈哈大笑。

  鲁阳乡侯二子赵虞……

  郭达此前从未敢想象,他这位小老弟居然有着如此了不得的身份,要知道鲁阳乡侯二公子这个身份就已经非常尊贵了,更不可思议的是此‘二公子’就是彼‘二公子’。

  二公子赵虞!

  这个名字郭达岂会没听说过?

  别的不说,在此地赫赫有名的鲁叶共济会,便是这位二公子创建的。

  这等原本高不可攀的人物,如今竟称呼他为郭达大哥,还将这世上只有两个人知晓的秘密告诉他,用以换取他的信任,郭达忽然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有点飘飘然了。

  此时此刻,郭达俨然有种对寨内众人的俯视感,只以为山寨内除了静女以外,所有人都被蒙在鼓里,不知山寨里居然还藏着‘二公子赵虞’这等人物,唯有他郭达,唯独他郭达,知道这个秘密。

  这份成就感,让郭达飘飘然。

  “老大?你……你没事吧?”陈才表情古怪地再次询问道。

  “我能有什么事?”郭达畅笑着摆摆手。

  陈才等人面面相觑,都十分纳闷赵虞给郭达究竟灌了什么**汤,怎么才一会儿工夫,郭达前后的态度就判若两人呢?

  当然,奇怪归奇怪,既然这两位没事了,陈才等人心中自然也是高兴,毕竟他们与赵虞相处久了,也有几分感情在,倘若赵虞果真与郭达闹得不愉快,他们自然也为难。

  皆大欢喜最好。

  就当郭达与陈才聊着的时候,包括褚角、褚燕父子在内,似陈祖、陈陌、张奉、马弘几人,皆远远观望着此事。

  其中最惊讶的莫过于陈祖。

  可能是因为胜券在握,赵虞都没有刻意掩盖他涉及铲除杨通的事迹,比如昨日,这小子光明正大地将他陈祖带出了主寨。

  当时陈祖就在想这小子会如何收场,因为郭达一定会起疑的。

  哪怕郭达一时或许会被赵虞的谎言欺骗,但只要赵虞站出来夺位,那么郭达必然就会将他陈祖被释放这件事,与杨通之死联系起来,从而对赵虞产生怀疑。

  因此方才郭达提出要与赵虞单独谈话时,陈祖心中也有那么一些担忧——他对赵虞这小子很感兴趣,可不希望赵虞因为过于自负出现什么不测。

  但事实证明,这小子确实有自负的资格,陈祖也不知这小子究竟用了什么办法,居然还真‘策反’了郭达。

  “有意思了。”陈祖嘴角扬起几许笑意。

  此时,牛横已经听到了郭达的喊声,叫嚷着要庆贺一番。

  赵虞与郭达二人也很配合这个耿直的汉子,当即宣布今日设宴,此事传开后,寨内众人都为之一愣:官兵步步紧逼,居然还有心情庆贺?

  庆贺就庆贺吧,饱死鬼总比饿死鬼强。

  在赵虞、郭达的命令下,伙房立刻将为数不多的家禽宰杀,又煮肉、煮酒,鼓捣了一些酒菜。

  而在此期间,陈祖故意走近郭达,笑着问道:“聊了挺久呀,是在商量如何为旧寨主报仇么?”

  像这种哪壶不开提哪壶的话,明摆着就是在试探,甚至可以说是在挑衅,已得知全部内情的郭达又岂会听不出来?

  他斜睨了一眼陈祖,淡淡说道:“管好你自己的事,陈祖。……话说我也很纳闷,你居然未曾趁机逃走。”

  趁机逃走……

  一听这话,陈祖也明白了几分,耸耸肩笑道:“一日是贼,终生是贼啊。汝南、昆阳各县皆有陈祖的通缉令,陈某又能去哪躲藏呢?只有投靠贵寨了,郭兄弟不会不欢迎在下吧?”

  郭达斜睨了陈祖一眼,毫不在意地哼哼两声。

  此时,郭达忽然瞥见陈陌从远处走向赵虞,皱皱眉,他立刻就走了上前。

  只见那陈陌从远处走到赵虞面前,说道:“与陈某聊几句,如何?”

  赵虞还未说话,就见郭达站出来质问陈陌道:“陈陌,你想做什么?”

  陈陌莫名其妙地看了一眼郭达,平静说道:“如陈某方才所言,我只是想与……周虎,聊聊。”

  “没事的,郭达大哥。”赵虞低声对郭达说道。

  见赵虞这么说,郭达这才作罢,不过他也不忘低声提醒赵虞:“多一个人得知,多一分泄密的可能,有褚角、张奉、马弘、陈祖几人站在咱们这边,拉不拉拢陈陌都无所谓。……王庆与刘黑目折腾不出什么花样。”

  看到郭达一脸严肃的样子,赵虞努力憋住笑。

  明明是对他性命攸关的秘密,然而却感觉郭达比他还要上心。

  他轻笑着点了点头,转头对陈陌说道:“到我屋内一谈,如何?”

  “可以。”

  陈陌点点头,跟着赵虞走向后者的屋子。

  看着赵虞与陈陌二人背影,郭达眼中闪过几许忧虑,转身吩咐陈才道:“陈才,你去看着点,防止那陈陌耍什么花样。”

  “诶。”陈才立刻跟了上去。

  此时,陈祖凑近郭达,低声问道:“郭达,你方才跟周虎那小子说什么?”

  “关你什么事?”

  郭达皱眉瞥了一眼陈祖,旋即好似意识到了什么,又皱着眉头说道:“什么那小子那小子,说话放尊重点,他可是……可是咱们的新寨主。”

  “……”

  陈祖张了张嘴,表情古怪地看着郭达。

  他此刻很怀疑这郭达是不是脑子坏了。

  而与此同时,赵虞已将陈陌带到了他与静女的屋子。

  此时静女闲着没事,已经去伙房那边帮忙了,屋内空无一人。

  “请坐。”赵虞抬手请道。

  陈陌点点头,在桌旁的凳子上坐下,旋即看着坐在对过的赵虞,问道:“今日,你与王庆、刘黑目几人争夺大寨主之位,恐怕不是你一时心血来潮吧?”

  不得不说,看出这一点的人着实不少,郭达看出来了,褚角看出来,陈陌也看出来了。

  也不知是否考虑到这一点,赵虞点了点头,索性就承认了:“不错,我准备多时了。”

  “准备多时?”

  陈陌眼眸中闪过几许惊讶,问道:“从几时开始准备的?”

  赵虞笑了笑,如实说道:“从……二寨主将我带上山的那会。”

  “……”

  跟郭达得知此事的神色一样,陈陌亦是大为震撼。

  他怎么也没想到,当日他将赵虞跟静女二人带上山寨,竟然是‘引狼入室’?

  等等。

  好似想到了什么,陈陌皱着眉头问道:“既然是准备多时,那昨晚杨通等人遭遇官兵,也是你的准备么?”

  赵虞笑了一下,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旋即,他看似岔开话题地提醒道:“二寨主还记得么?当初我投奔杨通时,刘屠曾质问我,明明二寨主你对我有恩,我却不肯投奔二寨主,当时我不好解释,现在我可以说了,因为……我不想恩将仇报。”

  “……”

  陈陌愣了愣,心中顿时就明白了。

  赵虞这番话,让他终于明白了当初百思不得其解的一个疑问,他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原来是那会儿就想着取代杨通了……”

  赵虞摊了摊手,说道:“二寨主对我兄弟有恩,我如今也不瞒着二寨主,当初二寨主将我带上山的那会儿,我便想过收服这座山寨,但当时我人微言轻,因此我只能投奔杨通,暗中积蓄力量,一边逐步提高我在寨内的地位,一边静等时机。”

  与郭达最初得知真相的反应不同,陈陌在得知这一切后倒颇为平静。

  这也难怪,毕竟在赵虞雌伏夺位的这段时间内,他并没有利用陈陌——确切地说没有机会利用陈陌,二来,陈陌也无所谓杨通的死活,在这两个前提下,陈陌自然不像郭达那样有过激的反应。

  他更多的则是恍然大悟。

  他原以为眼前这小子果真如刘屠所言,是一个趋炎附势的小人,可之前赵虞在聚义堂内却道出了其曾暗保他陈陌与王庆二人的事,这让陈陌感觉十分意外。

  而眼下,他彻底明白了。

  眼前这小子当初不投奔他,既不是趋炎附势,也不是恩将仇报,反而是不想害他,不希望他陈陌日后成为其在收服这座山寨道路上的绊脚石。

  恍然归恍然,释然归释然,陈陌亦感觉很不可思议,毕竟寻常十来岁的孩童,哪有可能会在被带上山贼窝的那会儿,便产生想要收服这座山寨的想法?

  “你兄弟二人,恐怕并非宛南人,对么?”陈陌正色问道。

  赵虞沉默了片刻,摇摇头说道:“不是。……很抱歉当初欺骗了二寨主。”

  陈陌也顾不得计较赵虞曾经骗过他,好奇问道:“那你兄弟究竟是什么人?”

  赵虞想了想,正色对陈陌说道:“二寨主,此事干系甚大,请允许我暂时隐瞒,待等日后时机合适,我定会向二寨主当面解释。……二寨主只需记得,我周虎绝非不记恩的人,当年是二寨主将我二人带上了山寨,无论如何,我也不会害二寨主。”

  “……”

  陈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毕竟迄今为止,赵虞确实没有害过他,反而一次又一次地暗保他,昨晚就是一个例子。

  “你接下来有何打算?”他问道。

  赵虞想了想,回答道:“先带领弟兄们逃过官兵的围剿吧,然后设法重建山寨。二寨主可以放心,我与杨通不同,不会去做伤天害理的事。”

  这一点,陈陌倒是相信。

  毕竟近一年他黑虎寨收服祥村、丰村,又与过往的商队缔结了‘约定’,几乎没有再滥杀无辜了。

  他微微点点头,正要说话,却见赵虞又笑着说道:“……甚至于,日后我会想办法让弟兄们慢慢改行,光靠抢掠为生,这着实不是长久之计。”

  “改行?”

  陈陌脸上露出几许古怪之色,忍不住问道:“办得到么?”

  这年头,农夫、商贾能转行,这做山贼的还能改行?

  “事在人为嘛。”

  赵虞笑着宽慰道:“大致的办法,我在谋杨通的这一年半里也想的差不多了,等到这次逃过官兵的围剿后,我便会着实实施。”

  看着赵虞胸有成竹地模样,陈陌微微点了点头。

  此时,就见赵虞诚恳地看着陈陌说道:“可以的话,我由衷希望二寨主能助我一臂之力。我周虎可以在此承诺,日后绝不会亏待二寨主。”

  陈陌凝视着赵虞的双目,半晌微微点了点头。

  片刻后,赵虞亲自将陈陌送出了屋子,旋即二人便看到郭达与陈才站在不远处。

  见此,陈陌忍不住问道:“你给郭达灌了什么**汤?”

  赵虞笑而不语。

  陈陌与郭达二人的关系,也就那样,点点头打个招呼就算完事了。

  待等陈陌走远后,郭达立刻就走到赵虞身边,问道:“阿虎,他没对你不利吧?”

  “没有。”赵虞忍着笑摇摇头:“相反,我还劝服了他,不出意外的话,二寨主也会站在咱们这边。”

  一听这话,郭达面色就有些不自然,左瞧右瞧见四下无人,压低声音问道:“阿虎,你不会……告诉他了吧?”

  赵虞当然知道郭达指的什么,看郭达紧张的模样,摇头笑道:“怎么可能?倘若能随意透露,那还谈得上秘密么?……我告诉郭达大哥,是因为我曾做过对不起郭达大哥的事,遂拿此事作为弥补,对于二寨主,我又没做什么对不起他的事。”

  听到这话,郭达十分受用,转忧为喜,连连点头说道:“对对对……我不是说别的,我只是觉得,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

  看着郭达一脸为他着想的模样,赵虞忍着笑也不去拆穿他。

  当晚大概戌时前后,黑虎寨内为选出了新寨主而庆贺了一番。

  当然,由于大敌当前,这所谓的庆贺,充其量也就是提高了一点伙食而已,就连酒水都有所限制,防止寨众喝得酩酊大醉而被官兵有机可趁。

  而黑虎寨的头目们,则再次聚于聚义堂,一边喝酒吃肉,一边商议对应官兵的策略。

  倘若说劝服郭达,使赵虞真正掌握了基本盘。

  何谓基本盘,即核心班底,真正可以信赖的人。

  别看今日褚角第一个表明态度支持赵虞,但赵虞并不是很信赖褚角,原因就在于他以往与褚角、褚燕父子接触地少——他信赖陈祖都多过信赖褚角、褚燕二人。

  也因此,劝服郭达非常关键,关键到赵虞不惜拿自己的出身秘密作为筹码。

  而如今连陈陌都劝服了,赵虞的位子自然就更稳了,自然而然也有更大的底气去用陈祖、褚角、张奉、马弘几人。

  而反过来说,郭达、牛横、陈陌三人的支持,也越发加强了褚角、陈祖、张奉、马弘几人对赵虞的信心。

  在这种情况下,不管是表面屈服实则心存不甘的刘黑目,还是当面反对的王庆,都已经折腾不出什么花样。

  不过当晚的酒席,刘黑目与王庆二人还是来了。

  当然,来归来,王庆也摆明了态度:“我此次前来,只是听说要商议退敌之策,可不是来庆贺咱们这位小寨主的。”

  听到王庆这话,郭达、牛横大为不悦,旋即,张奉、马弘二人也跟着指责王庆,唯独陈陌、陈祖、褚角没有参与——其中,陈陌视若无睹,陈祖与褚角笑而不语。

  他们三人大概是觉得,赵虞年纪虽小,但器量却远非杨通可比,自然不会跟王庆一般见识。

  果不其然,当时赵虞反过来劝罢乐郭达、牛横几人,笑着对王庆说道:“没错,就是商议退敌之策,三寨主请坐。”

  仅一句话,就揭过了此事。

  就连当时惊疑不定的王庆都必须承认,赵虞的器量确实要比杨通大地多。

  而相比较王庆的光明磊落,刘黑目便虚伪多了,假惺惺地向赵虞表示了祝贺,只可惜他的祝贺别说赵虞不信,其他人都不信。

  尤其是牛横,在刘黑目说完那番祝贺后,仿佛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哈哈大笑。

  赵虞当然不会像杨通那样责怪牛横,一句简单的“请坐”,就将这件事揭过了。

  待等众人入席后,赵虞举起酒碗,笑着做开场白道:“大敌当前,喝酒庆贺,确实有些不妥,但牛横大哥与郭达大哥为我庆贺,我若不喝,那就太伤兄弟和气了。这样吧,咱们喝下这碗酒,权当庆贺过了,接下来咱们好好商议一下退敌之策,等到逃过了这一劫,咱们找个日子,再好好庆贺一番,喝上三天三夜,郭达大哥、牛横大哥,你们说呢?”

  果然,郭达笑着点头,牛横更是哈哈大笑:“好!”

  看到这一幕,陈祖、褚角,包括张奉、马弘等其余几人,此刻心中不约而同的闪过一个念头:这等拉拢人心的手段,杨通实在没得比。

  “干!”

  随着赵虞这句话,包括刘黑目在内,在场众人皆举起碗,将碗中酒水一饮而尽。

  唯独王庆环抱双臂,冷眼旁观,一动不动。

  对此赵虞也不在意,待放下酒碗后,他徐徐收起脸上的笑容,正色说道:“好了,现在我等来商量一下应对官兵的策略。”

  听到这话,堂内众人也旋即露出了凝重之色。

  bq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1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