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220 第220章:吓唬与线索【二合一】

  『ps:每隔段时期,总会有这种精神不振、啥也不想干的咸鱼期,感觉好没意思。』

  ————以下正文————

  赵虞猜地没错,此刻鬼鬼祟祟跟在他们一行人背后的,正是鲁阳县尉丁武以及几名县卒,赵虞等人离开郑乡时,守株待兔等候在屯外的丁武便注意到了。

  隔着老远看,丁武等人当时便看到有十几二十个人在丁鲁几人的相送下离开了屯子,朝北面而去。

  其中有六人头戴斗笠,其余十几个则不曾戴。

  尽管丁武已经看过王庆的通缉令,但隔着那么远,他也看不清对面到底谁才是王庆,不过他可以肯定,王庆肯定就在这些人当中——至于其他人,那无疑就是王庆的同伙。

  “县尉,咱们怎么办?”有县卒小心问丁武道。

  丁武皱着眉头思忖了一下。

  此时他身边仅四五名县卒跟随,而对面却有十几二十几人,倘若是寻常的小毛贼,丁武到还不至于如此慎重,但据叶县县尉高纯所言,黑虎寨群寇那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山贼,那可是胆敢正面对抗官兵的悍寇。

  甚至于,这群悍寇中还有诸如陈陌那种连章靖都不能在短时间内击败的厉害人物。

  倘若万一发生冲突,他倒是不惧,就是担心身边四五名手下。

  想到这里,丁武低声说道:“先……跟随一阵,倘若果真是黑虎寨的余党,先找到他们如今的巢穴,再做打算。”

  “是。”从旁县卒心领神会。

  可没想到仅仅只走出一里地,前面那群人忽然停止继续朝北,转而朝东面而去。

  『被发现了……』

  皱了皱眉,丁武当即就意识到他们一行人被对方发现了,对方突然改变方向,肯定是为了对付他们。

  可就这么离开,丁武又觉得心中不甘。

  在思忖了一下后,他对一名年轻的县卒说道:“小三儿,你立刻回县衙叫人,我再盯一阵。”

  “是,县尉。”那名年轻县卒点头而去。

  旋即,丁武又对剩余的四名县卒说道:“对面肯定已经注意到咱们了,你们几个都保持警惕。”

  “是。”

  在一番安排后,丁武继续带着那四名县卒朝前,

  似这般整整跟了近一个时辰,丁武渐渐感觉有点不对劲。

  前面那群人明明已经察觉到他们的跟踪,但为何不来质问?

  倘若换做他遇到这种情况,他肯定会出面质问跟踪的人:“你们跟着我做什么?”

  但对方却没有,就好像……对方很清楚他丁武的身份。

  这一点不难猜测,极有可能就是丁鲁向这群人透露的。

  但问题是,前面这群人为何表现地如此‘和善’呢?

  要知道在他带人跟踪的这一个时辰里,尽管他小心提防对方伏击,但对方似乎并没有那个意思,只是带着他们在几个沿途路过的林子里绕圈,试图甩掉他们。

  作为一群在昆阳县对抗官兵,前前后后杀掉千余官兵的应山悍寇而言,这种做法未免太过于和善了。

  唯一的解释是,这群人当中有人认得他,不想动手害他。

  『……是谁?』

  联想到丁鲁‘包庇’王庆的反常举动,丁武严重怀疑前面那群人当中,绝对有人认识他。

  就在暗自猜测之际,忽听他身边有一名县卒小声说道:“该死的,这群人怎么来到这儿了?这地方闹鬼啊……”

  听到这话,丁武这才注意到四周,朝着四周瞧了瞧。

  此时他才发现,他们被前面那群人来到了鲁阳乡侯府北侧的田林。

  鲁阳乡侯府的北侧、东侧,都有着相当广阔的田地与林子,其中那些田地有的是乡侯府自家耕种,有的则是租给县内乡里的农民,但自打前几年鲁阳乡侯一家遭难之后,因被扣上了‘勾结叛军、图谋造反’的罪名,这些原本属于赵家的田林,就被鲁阳县衙接管了。

  随后鲁阳县衙便将其中一部分田地租给了本地无田耕种的难民。

  但不知从何时起,这一带就出现了闹鬼的传说。

  这类闹鬼传闻的例子着实不少,有人说曾在半夜看到过死去的乡侯府卫士,有人说曾经看过乡侯府的大管事曹举,甚至还说有人曾经看到过鲁阳乡侯一家四口。

  对于这些闹鬼传闻,现如今住在乡侯乡的人都很害怕,夜晚都不敢随意外出,但也有人并不畏惧,甚至替鬼魂说话,称鲁阳乡侯一家生时是善人,死后亦是善鬼,只会庇护鲁阳人,又岂会加害?

  反正说什么的都有。

  对于这些荒诞的闹鬼传闻,丁武自然是嗤之以鼻。

  他相信人死如灯灭,与其让他相信是乡侯府一门上下死后变成了鬼,他宁可相信是活着的人,比如以郑罗为首的乡侯府卫士——他宁可相信是郑罗等人不满县衙将乡侯府的田地租给他人,扮鬼吓唬这些人。

  当然了,这也只是丁武的猜测,毕竟郑罗等卫士早已下落不明了。

  至于去做什么了,丁武主观上既不想深究,也不想知道。

  此时,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

  好在还有淡淡的月光,丁武等人倒也能勉强看清他们跟踪的对象,不至于因对方在林中拐来拐去而被甩掉。

  忽然,前方传来了一阵惊呼声,其中有人惊叫一声什么:“那是什么?!”

  旋即,林中鸦雀无声。

  就当丁武困惑于前面究竟发生了什么时,他忽然听到一声急呼:“鬼、鬼啊……”

  旋即,乱糟糟的声音就一股脑地传了过来。

  “是鬼……”

  “见鬼了!”

  “快、快走。”

  一阵惊慌的动静之后,前面那群人似乎快步奔远了。

  若有若无地,期间似乎有个女人的幽声。

  见此,丁武等人立刻跟上前去。

  然而没走几十步,他们就突然站住了脚步,他们骇然看到前面树旁的一个坑洞里,有一个白色的身影正费力地从土中爬出来。

  “为何……为何还要打搅我与我的少主?……你们这群可恶的、可恶的……静女好恨,我好恨……”

  带着无尽的幽怨,那女鬼一边地上站起身,一边断断续续地说着。

  “咕——”

  丁武身边的县卒们不约而同地咽了咽唾沫,屏住呼吸,转头看向丁武。

  仿佛在无声地询问:怎么办?

  而此时,丁武亦是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那一幕。

  他睁大眼睛仔细打量面前的女鬼,只见那女鬼披头散发,身上穿着一身又脏又破的衣裙,然而正是这身白绿的衣裙,让丁武不敢相信地睁大了眼睛。

  因为他认出,那白绿的衣裙,正是当年乡侯府里内院侍女的装扮。

  “少主……呜呜……少主……我的少主……”

  女鬼捂着脸哭泣着,哭声在林中回荡,越发让人感觉毛骨悚然。

  “她、她好像没注意到咱们?”

  一名县卒咽了咽唾沫,压低声音询问同伴。

  另一个点点头,旋即小声说道:“她……她是赵二公子的侍女,静女吧?难道这里就是二公子被害的地方?”

  听到这话,另外几名县卒不由自主地打量起四周,仿佛生怕从哪里冒出什么来。

  其中有一人赶紧双手合拢,念念有词地拜道:“二公子在天有灵,我叫何五,我可不是害你的人啊……”

  “啊——”

  忽然,前面那女鬼提高了声音,惊得那叫做何五的县卒亦惊叫一声,蹦起数尺高。

  只见在丁武等人的注视下,那白衣女鬼看向林中深处,用带着惊喜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我听到了……静女听到了,少主在呼唤我……少主……”

  在丁武等人难以置信的注视下,只见白衣女鬼不见有什么明显的动作,然而整个人却‘飘’向了林中深处的方向,看得众县卒头皮发麻,倒抽一口冷气。

  就连丁武也被唬地说不出话来,看着那白衣女鬼消失的方向,愕然地张着嘴。

  眼下他哪里还顾不上跟踪前面那拨人,满脑子都是方才那个白衣的女鬼。

  此时,林中隐约有若有若无的呜呜声,也不知是风声,还是……

  众县卒不敢深究,其中一人压低声音对丁武说道:“县尉,这地方太邪乎了,咱们最好还是绕一绕吧?万一这里真是赵二公子遇害之地,咱们惊扰了他,也是不好……”

  饶是丁武,在看到方才那骇人的一幕后也失了方寸,点了点头。

  于是乎,几个人蹑手蹑脚地,沿着来路小心翼翼地退了回去。

  待等他们退出这片林子后,从一棵树的背后,赵虞缓缓走了出来,目视着丁武等人离去的背影。

  “走了吗?”

  随着一个轻声的询问,在另一个树的背后,那个披头散发的白衣女鬼将头伸了出来,撩起额前的乱发询问赵虞。

  仔细一瞧,显然就是静女。

  “走了,被你吓走了。”

  赵虞宠溺地从静女头发上摘下一片枯叶。

  一听这话,静女很是高兴,她也是在灵机一动才想到鲁阳乡侯府北面的某一片林子里,还埋藏着她与赵虞当年换下的衣服——确切是说,是她与曹安的衣服。

  丁武以为赵虞等人在几个林子里七拐八拐是在想办法甩掉他,但事实上,赵虞与静女只是照着记忆在寻找当年的埋衣之地。

  但遗憾的是,等赵虞与静女找到当年换下来的衣衫时,曹安的那身衣物已经被虫蚁啃地面目全非了,就连包裹在内侧的静女的衣服,亦被虫蚁啃地到处是洞。

  这让静女心疼不已,毕竟那是她唯一从乡侯府带出来的一身衣物。

  不过错有错着,正是这身被虫蚁啃出许多破旧的旧衣,才惊退了丁武等人——当然了,最重要的,那还得是静女方才站直双腿只用脚尖垫步走路所营造出来的‘飘’感,当场就将丁武等人吓得面如土色。

  “我这个主意不错吧?”

  “嗯嗯,很不错,记一功。”

  “嘻嘻。”

  在夸奖完静女后,赵虞转头又看向丁武等人离开的方向。

  不可否认,静女的主意确实不错,但赵虞也知道,此事只能短时间唬住丁武,时间一长,丁武仔细回忆今日‘遇鬼’之事,就难免会猜到他是被耍了。

  再仔细想想,丁武甚至会开始怀疑静女是否还存活,甚至怀疑他赵虞。

  不过这也没办法,这位丁县尉实在盯地太紧了,有这个尾巴在,赵虞等人又岂敢返回那个他们暂住的小山村?

  至于丁武是否会因此猜到他赵虞与静女依旧存活的事,赵虞倒也不是很在意,毕竟他曾经与丁武关系相当不错的——也正是因为这,今夜他才不希望由陈陌、牛横等人通过武力的方式甩掉丁武。

  毕竟在丁鲁、冯布、祖兴三人已得知这件事的情况下,注定他赵虞尚未身死的秘密也会逐渐传开,日后终究会传到丁武乃至县令刘緈的耳中。

  既然横竖如此,那么借静女这个‘后患不小’的计策,先试探试探鲁阳县衙的反应,试探试探丁武与刘緈等人的反应,赵虞觉得也不是一件坏事。

  毕竟他黑虎寨余众想要在鲁阳躲藏,单靠丁鲁等人帮衬是远远不够的,还要看鲁阳县衙的态度。

  否则县尉丁武直接带官兵全县搜寻,那迟早会搜到他们的。

  而反过来说,倘若鲁阳县衙能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又有谁能奈何得了他们呢?

  『……且看刘緈与丁武作何反应吧。』

  赵虞心下暗暗想道。

  次日凌晨,赵虞一行人回到了于常的小山村。

  而此时县尉丁武等人,也回到了县城。

  天亮之后,昨日跟随丁武的那几名县卒,便将昨晚遇鬼一事在县衙中传开了,而丁武却在仔细回忆昨晚他们遇鬼的前前后后。

  就像赵虞所猜测的,在反复思考过后,丁武就逐渐感觉到不对劲了。

  因为太巧了。

  静女的鬼魂早不出现、晚不出现,恰恰就在他丁武追踪一群应山贼的时候出现?

  这巧合地让丁武实在很难不联想到是刻意的安排。

  “县尉,大人召唤。”

  此时在丁武的班房外,有一名县卒前来禀告。

  “好,我知道了。”

  丁武点点头,迈步走向县衙里刘緈的书房。

  待丁武走进书房时,刘緈正坐在书桌后看着什么类似图纸的东西,在抬头看了一眼走入屋内的丁武后,刘緈不解问道:“丁尉,我听衙里的人说,你昨日带人去郑乡抓那王庆,然而夜里却碰到鬼了,怎么回事?”

  丁武遂将他昨日前往郑乡以及之后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刘緈。

  旋即,他压低声音说道:“刘公,我怀疑二公子还活着,就在那群应山贼当中。”

  听到这话,刘緈立马就抬起头来,惊疑不定地看了一眼丁武。

  他站起身来,将屋子的门窗都关闭了,旋即这才坐会书桌后,压低声音问道:“你说这话,有何依据?”

  丁武显然也知道此事关系甚大,他压低声音说道:“当年乡侯府一家遭难,当时梁城军的军卒直说乡侯夫妇死于乡侯府的大火,大公子自投南面沙河而死,而二公子则投北河,被乱箭射死……沙河湍急,大公子的尸骸捞不着,这还情有可原,但二公子的尸骸也没捞到,更要紧的是,我昨晚见到了静女……”

  顿了顿,他皱着眉头补充道:“我从来不信这世上有鬼,但我昨晚确实被吓了一跳,以至于没上前查看仔细。可我今早仔细回想,我总感觉静女的鬼魂出现地过于巧合了,仿佛就是为了将我惊退。”

  刘緈看了一眼丁武,压低声音说道:“你的意思是,静女还活着,而且与应山贼关系不浅?”

  “不止。”

  丁武摇摇头说道:“万一,我是说万一,倘若说静女还活着,那那二公子……我觉得十有**也应该还活着。刘公你也知道,静女是不会抛弃二公子的。”

  “……”

  刘緈皱着眉头,若有所思。

  他们都知道赵虞与静女的关系,知道静女是赵虞的母亲周氏给儿子安排的侍妾,自打他们当年他们认识那位二公子时,那位二公子便与静女形影不离。

  凭他们曾经对静女的了解,他们宁可相信赵虞遗弃静女,都不相信静女会遗弃赵虞。

  换而言之,赵虞活着,静女不一定活着;但静女活着,赵虞很大可能还活着!

  而这,也解释了丁鲁为何会包庇明明被通缉的王庆——看在那位二公子的面子上。

  想到这里,刘緈立刻从书桌上翻出了叶县县尉送来的通缉令,仔细观阅通缉令上的应山贼头目。

  郭达、牛横、陈陌、王庆、褚角、张奉、马弘、刘黑目……

  然而,并无一人与他印象中的赵二公子相似。

  就在刘緈失望之极,却见丁武低声说道:“刘公,这些通缉令并不能表示什么。卑职与高纯那晚吃酒时,他曾对我提及,提及当日围剿黑虎寨一行,有前一阵子来过咱们鲁阳的章靖、章将军参与,当时章将军指出,黑虎寨内有一个非常厉害的谋者,屡次看破了他的计谋……您知道,章将军乃是陈太师的义子,深受陈太师教导,武艺、兵法皆极为娴熟,然而有人却能与他相争不下,这可不是寻常人能够办到的。”

  听到这话,刘緈亦是将信将疑。

  在他印象中,那位赵二公子确实很聪明没错,可他并未听说那位二公子精于兵法呀。

  不过,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想法,刘緈决定还是好好打探一番,万一那位二公子当真还活着……

  想到这里,刘緈激动地双手都有些微微颤抖。

  他当即说道:“丁尉,你立刻带人去质问那丁鲁……”

  听到这话,丁武压低声音说道:“质问那丁鲁容易,正巧我也打算教训一下这小子,但问题是……万一二公子确实还活着,而且就在那群应山贼当中,该当如何?”

  “……”

  看了一眼丁武,刘緈激动的心情顿时冷静下来。

  他此时才忽然意识到,这确实是一个问题。

  在沉思了一番后,刘緈低声说道:“你先想办法从丁鲁口中套话,倘若他当日确实见到了二公子……之后我会去见二公子。……拜托了。”

  “卑职遵命。”

  丁武抱拳应道。

  在得到刘緈的嘱托后,丁武好生盘算了一下。

  想要找丁鲁套话,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这厮灌饱酒咯,但昨日他俩刚红过脸,丁武着实拉不下脸去找他丁鲁喝酒。

  『……得想个办法让他来求我,主动请我喝酒。』

  丁武暗自想着。

  于是乎,他立刻派了二十名县卒去郑乡找茬。

  而与此同时在郑乡,丁鲁正在自己屋内向郑勇解释他释放王庆的原因,毕竟这件事他可以隐瞒一般的屯民,但着实不好隐瞒郑勇,因为郑勇乃是郑乡长的长子,日后不出意外将接替其父的乡长之职。

  昨日赵虞拜托丁鲁想办法替他准备一些粮食,丁鲁虽然一口答应下来,但很大程度上还得取得郑勇的相助。

  当从丁鲁口中得知那位赵二公子竟然还在人世的时候,郑勇心下很是震惊。

  毕竟乡侯府惨遭横祸一事已过去两年余,鲁阳县已渐渐接受的这个事实,突然间丁鲁告诉郑勇赵二公子还活着,郑勇自然难以置信。

  在冷静下来之后,郑勇问丁鲁道:“二公子有何打算?”

  丁鲁压低声音说道:“二公子收服了一群山贼,也就是那群应山贼,他大概是想以此作为势力,找仇家报仇。”

  “山贼?”郑勇皱了皱眉。

  见此丁鲁便解释道:“你知道,二公子的仇家乃是官家中人,当年连县衙都抵不住压力,唯有借助于不法之徒。”

  郑勇这才释然地点点头,说道:“乡侯府对鲁阳有恩,虽然我不敢苟同二公子的主张,但我愿意暗助二公子一臂之力,你说的粮食,没问题,回头我让村里匀一些给你,你带去给二公子。……希望二公子能够降服那些山贼,莫要为祸乡里。”

  “这一点你大可放心。”

  丁鲁信誓旦旦地替赵虞承诺下来。

  而就在这会,祖兴急匆匆地走入屋内,对丁鲁说道:“大哥,丁武派了二十个县卒来找茬,这群人啥也不干,只管催促咱们屯的人加紧挖掘河渠,还威胁说若是延误了工期便要削减工钱什么的。”

  “这可真是……”丁鲁摸了摸下颌的胡须,笑着说道:“咱那位本家大人,怎么变得如此小气了?得了,阿兴,你跑一趟县城,请丁武前来喝酒,就说我给他赔罪。”

  于是,当晚丁武如愿被丁鲁请到了家中,设酒款待。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