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赵氏虎子 第248章:两名督邮(四)【二合一】

  『ps:昨晚家里有点事,鸽了,一时忘了请假,对不起等更的书友们。』

  ————以下正文————

  “……周虎!”

  荀异怀着满腔的愤怒,咬牙切齿地说道。

  见对方仅只有孤身一人,并无那名魁梧的壮汉护卫在旁,他恨不得立刻冲到那该死的家伙面前,用自己从未动过粗的拳头狠狠印在对方那张可笑的虎面面具上,甚至将对方制服。

  但遗憾的是,他办不到,因为他此刻全身绵软无力,非但抓着被子的双手无力地颤抖着,双腿也完全使不上力,才刚站起就因为失去平衡而重新跌坐回床榻。

  “呵。”

  看到这一幕,赵虞的面具后传来一声轻笑。

  这声轻笑,使得荀异更为羞怒,整张脸亦憋地涨红。

  恼羞成怒的他,再次咬牙切齿地骂道:“卑鄙之徒,你竟敢用那等恶毒的伎俩来羞辱我!”

  “恶毒么?”

  赵虞给自己斟了一小碗茶水,似笑非笑地说道:“周某亏了钱财,使督邮在一晚上享受了多名妙龄女子的细心服侍,此等艳事,在许多人看来可是梦寐以求呢。……督邮反而觉得自己吃亏了?”

  “……”

  荀异张了张嘴,颇有些无言以对。

  即便他此刻心中万分愤怒,却也不好意思厚着脸皮说他吃了什么亏。

  可承认占了便宜、得了好处,荀异又觉得憋屈地很。

  就在他左右为难之际,赵虞取过茶壶给荀异斟了一小碗茶,笑着说道:“先来喝口茶润润喉吧。……我猜从昨晚起督邮就没喝过水。”

  听到这话,荀异这才意识到自己口中干渴地很,然而他并没有第一时间理会赵虞的邀请,而是转头看向床榻,旋即又看看床榻附近,想寻找自己的衣物。

  然而,无论是床榻还是床榻周围,皆瞧不见他的衣物。

  荀异的面色顿时就变了,瞪着赵虞质问道:“我……我的衣物呢?!”

  “不知道啊。”

  赵虞十分坦率地回答道:“会不会是周某的手下昨晚丢窗外了?”

  “什么?”

  荀异又惊又怒,在咬着牙思忖了片刻后,索性裹着被子匆匆走到了窗口,一手提着被子,一手推开了窗户。

  窗户一开,窗外的嘈杂声顿时传到了屋内。

  探头往外一瞧,荀异这才发现窗外是一条还算澄清的河渠,而河渠的对过,则是人来人往的热闹街道,也不晓得是否是心虚,荀异赶紧又将那两扇窗户合掩,仿佛是害怕有人注意到他光身裹着被子的窘态。

  “我的衣物呢?!”

  荀异转过身来,一脸愠怒地质问赵虞道。

  然而,赵虞却不回答,只是抬手指着他方才倒满的茶碗,以不容反驳的语气淡淡说道:“先坐下喝茶。”

  听到这话,荀异顿时大怒,咬牙切齿地说道:“你让我这样……这样喝茶?”

  “我不介意。”赵虞慢条斯理地说道。

  “可我介意!”荀异气得简直快将牙齿咬碎了。

  然而赵虞却还是那副慢条斯理的态度,摊摊手说道:“那……请自便。”

  “……”

  荀异气得满脸涨红。

  忽然,他提着被子快步走向门口,赵虞瞥了他一眼,也不阻拦。

  吱嘎一声,荀异吃力地用颤抖的右手打开了房门。

  只见此刻在屋外,有三名男子环抱双臂倚立在外头,两个分别在房门的左右站着,另一个则正面着房门,靠着一段木质的栏杆倚立着。

  其中就包括那个身材非常魁梧的男人。

  待注意到荀异裹着被子打开了屋门,那三名男子下意识转头看向荀异,待他们看到荀异的扮相后,三人脸上都露出了莫名的笑容。

  荀异赶紧又把房门关上。

  倒不是顾忌那三名男子,他是顾忌外头,因为他方才仅仅只是扫了一眼,他便注意到在身在二楼,而底下的一楼大堂,来来往往有许多人,有男有女。

  看那些男男女女的衣着打扮,显然这不是什么正经地方,至少不是他堂堂郡府督邮应该来的地方。

  在权衡利弊后,荀异忍着怒气回到桌旁,坐到了赵虞示意他坐的位子。

  只见他狠狠瞪了一眼赵虞,旋即端着那碗茶水,咕嘟咕嘟地一饮而尽。

  他真的是渴坏了。

  见此,赵虞轻笑两声,又端起茶壶替荀异倒满。

  荀异咕嘟咕嘟又喝了大半碗,这才满足地放下茶碗,旋即转头目视着赵虞,沉声说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向你屈服!”

  赵虞也不生气,看着荀异轻笑着说道:“督邮好不容易活下来,何必无故挑衅呢?”

  “好不容易活下来?”荀异愣了愣,起初并不明白赵虞的话,直到他回忆起昨晚的事,他这才明白。

  他咬牙切齿地对赵虞说道:“你想我死在这里,死在……死在那些女子的身上?”

  “对啊。”

  赵虞耸耸肩,比划着手势笑着说道:“郡里所派的督邮,夜御十女亡于烟花之楼,这等奇事,我想顷刻间便会传遍昆阳,介时,我想郡里应该也不会多花力气去追查这等丑闻吧?”

  “你!”

  荀异闻言大怒,不顾自己全身无力便伸手向赵虞抓来。

  只听啪地一声,赵虞抢先抓住荀异的手腕,将其扣在桌案上。

  倒不是说赵虞近两年坚持习武,已经完全有了反制荀异这等成人的实力,只能说此刻的荀异实在是太虚了,以至于赵虞单凭一只手就能将其制服。

  而这,也是他今日并没有让牛横在旁的原因。

  因为不需要。

  大概是赵虞用力有点猛了,荀异顿时吃痛地叫喊起来,只见他下意识地抬起左手捂住了吃痛了右手,然后就听啪嗒一声,裹在他身上的被子就掉落在地……

  『这可真是……』

  赵虞也没想到会发生这一茬,下意识地瞄了一眼便立刻转过了头。

  荀异亦是尴尬,顾不得其他,慌忙又将滑落在地的被子又捡了起来,裹在身上。

  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尴尬起来。

  半晌,赵虞咳嗽一声,强行打破了屋内的沉闷:“……督邮也莫要怪周某卑鄙,你回郡里如何上禀,与我等数百人性命攸关,我虽不想加害督邮,却也不会督邮这般简单的离开。”

  说到这里,他从怀中取出一个纸团,放在桌上,目视着荀异正色说道:“签下它,一切就当没有发生过,否则,督邮逃得过昨晚,逃不过今晚。”

  『……还来?』

  听到‘今晚’二字,荀异心中莫名地一慌。

  他才不管他昨晚经历的艳事是否是有些人梦寐以求,他只知道昨晚从第三名女子开始,他就在经历痛苦的折磨……那是一种无法言喻的痛苦折磨。

  他尝听闻有些荒淫之人,被酒色掏空了身体,最终死在女人的身上,他原本鄙夷这种人,可没想到现如今,他竟然要步这些人的后尘?

  『倘若如此,那我还不如……』

  心中一发狠,荀异当即四下观望,想看看有没有能够寻短见的东西。

  然而并没有。

  『……那我就撞死在这里!』

  看了一眼桌角,荀异深吸一口气,正要一头撞过去,却突然半途止住。

  因为他忽然意识到,他此刻还光着身子,仅仅只有一条被子裹着。

  正所谓君子死而冠不免,君子可以一死,死得堂堂正正,可怎么能光着身子去寻死呢?

  想到这里,他沉着脸对赵虞说道:“把我的衣物还给我!”

  摇了摇头,赵虞笑着说道:“还你衣物,让你能伺机寻死?”

  看着荀异面色一僵,仿佛什么心事被拆穿,赵虞忍不住摇了摇头,感慨道:“君子死而冠不免……是这样吧?周某也很意外,督邮竟果真这般迂腐,怪不得会劝我向官府自首。”

  说到这里,他忽然换了语气,看着荀异似笑非笑说道:“不过这样一来,周某倒是更好要挟督邮了……只要不还督邮衣物,督邮连寻死都不敢。”

  “你……卑鄙!”

  荀异恨地咬牙切齿,同时也吃惊于赵虞的学识与聪明。

  聪明姑且不提,单单那句‘君子死而冠不免’,就不是寻常不学无术的粗鄙山贼能说得出来的。

  “为何……为何你要自甘堕落?”

  带着几分气愤,荀异正色说道:“我听你谈吐、观你礼数,便知你出身不低,何以不洁身自好,却自甘堕落,与一群山贼为伍?你就不怕羞辱了家门,令祖宗蒙羞么?!”

  听到荀异的说教,赵虞也不动怒,更不会说什么‘你懂什么’之类的话。

  毕竟荀异只是一个外人,他没必要跟一个外人解释什么。

  他抬手敲了敲桌案,淡淡说道:“其中固然有些缘由,但没必要向督邮解释……签了它,你我就是自己人,否则,周某就只能给督邮一个香艳的死法!……莫要令家门蒙羞,对吧?”

  “你……”

  见赵虞用自己的话来堵自己的嘴,荀异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转头看向桌上那团纸。

  若是他没有猜错的他,这团纸,就是他昨晚拒绝签字画押时随手揉成一团的那份投名状。

  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他取过那团纸将其摊开。

  果不其然,这就是昨晚他揉成一团的那份投名状。

  眼前这个混账,居然原封不动地给他带了过来……

  “今日荀某算是明白,何谓睚眦必报了!”荀异冷笑着嘲讽道。

  赵虞丝毫不为所动。

  没错,他就是故意的。

  不过倒不是为了羞辱荀异,而是为了进一步打击荀异的心里防御,要让后者自己拾起曾经被其不屑抛下的投名状,瓦解其心理防御。

  毕竟这位荀督邮,论意志坚定可比他昆阳的县令刘毗强多了——刘毗只是听了他的恐吓就吓得面如土色,而这位荀督邮,却是在经历过昨晚的‘折磨’后,依旧拒绝屈服。

  若非赵虞提前将其衣物扣了,否则这位督邮未必会像眼下这么配合。

  桌上本就有提前准备的笔墨砚台,赵虞抬手指了指,催促道:“请吧。”

  荀异被逼无奈,一脸愠怒而迟疑地,用颤抖的右手拿起砚台上的笔,皱着眉头看着那份已被他重新铺开却依旧满是褶皱的投名状。

  他当然知道,只要他在这份投名状上签下了名字,按下了手印,他就从此有了污点。

  挣扎良久,他重重将笔掷于桌上,摇头说道:“……恕难从命!”

  见此,赵虞并不心急,因为他看得出来,荀异的心已经有所动摇了,只差最后临门一脚。

  说白了,在他赵虞明言不想加害对方的情况下,这位督邮并没有感受到急迫。

  这很简单,让这位督邮感受到急迫即可。

  “啪啪。”

  赵虞拍了拍手,唤道:“来人。”

  话音刚落,便有一名山贼走入屋内,抱拳行礼:“首领。”

  赵虞招招手,示意这名山贼走近些,旋即,他深深看了一眼荀异,右手扶住面具稍稍留出一丝空隙,以便他附耳对那名山贼低语了几句。

  “明白!”

  那名山贼点点头,转身离去。

  见此,荀异心中莫名地一慌,只见他下意识地裹紧被子,带着几许恐慌质问道:“你……你又想做什么?我不会屈服的,即便你再找来十名女子……”

  “想得美。”

  赵虞似笑非笑地说道:“督邮可知道你昨晚花了我多少钱财?”

  听到那句‘想得美’,荀异莫名羞愤,冷冷说道:“……那关我什么事?”

  “呵呵。”赵虞笑了笑,抬手摸了摸下巴,饶有兴致地问道:“怎么我观督邮……似乎昨晚之事,令督邮有些食髓知味呀?”

  “呸!”

  荀异愤慨地吐了一口唾沫,但面色却有些涨红,也不知是否是羞愤。

  二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着,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有一名山贼在外敲了敲门。

  “进来。”

  在赵虞的示意下,那名山贼走入屋内,抱拳禀告道:“首领,据弟兄禀告,县衙的人已在这条街上了,正朝这边而来……”

  “好,你先下去。”赵虞点了点头。

  此时,荀异在旁也听到了这话。

  只见他眼中闪过几许喜色,怕被赵虞看出来,连忙端起茶碗故作喝茶。

  见此,赵虞冷不防说道:“很高兴么?光着身子在烟花柳巷被马县尉以及县卒们找到?”

  “噗——咳、咳咳。”

  听到这话,措不及防的荀异惊得当即喷出了嘴里的茶水,还被呛地连声咳嗽。

  也是,方才他光顾着高兴了,一时间竟忘了他自己还光着身子,仅裹着一条被子,这要是被县尉马盖与一群县卒找到……

  打了个寒颤,荀异简直不敢想象那会是什么样的后果。

  忽然,他回想起方才赵虞唤来其手下吩咐时,曾颇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哪怕是隔着那层面具,荀异也能感受到当时对方那戏虐的目光。

  “……是你?!”

  他难以置信地看向赵虞。

  他原以为会是救兵的县衙来人,却居然是眼前这个恶棍故意找来他看他笑话的?

  “呵呵呵。”

  赵虞笑着默认了,起身缓缓走向窗口,将窗户推开,目视着窗外河渠对过的那条街。

  忽然,他笑着说道:“来了。”

  “……”

  荀异大惊失色,连忙提着被子来到窗口。

  果然,顺着赵虞所指的方向,荀异骇然看到县尉马盖带着一队县卒从街道的另一端快步走来。

  旋即,马盖等人顺着河渠上的桥梁来到了这边的街道,只要拐过弯,就能到达这座楼。

  此时,赵虞故作沉吟地说道:“唔,周某见不得光,先走一步,祝督邮好运。”

  说罢,他转身就走。

  荀异哪能让这家伙走了,他当即抓住了赵虞的衣袖,急声说道:“你不能走!”

  赵虞也不挣脱,回头看着荀异,故意问道:“怎么?督邮要助县衙将周某抓捕归案?”

  听到这话,荀异脸上闪过几丝青白之色,只见他在一番挣扎后,低声说道:“带……带我一道走……”

  “什么?”赵虞故意做没有听清道。

  荀异当然知道赵虞是在故意耍他,但眼下迫在眉睫,他也只能忍气吞声了。

  要知道他此刻不但光着身子在烟花柳巷,而且身上还有非常浓重的女子的胭脂味,还有一些……特别的味道——但凡是经历过房事的,一闻这味道就知道怎么回事。

  若在这种情况下被马盖带着一群县卒,那他就算是浑身上下张满嘴也说不清了。

  不出半日,整个昆阳县都会知道,他荀异,郡里派来的督邮,在一座烟花柳巷被县尉马盖带着县卒找到,搞不好连昨晚他夜御十女的事都被会捅出来。

  到时候别说他再也没脸见人,他的家门也会因此蒙羞。

  考虑道这一些,纵使是荀异这般有骨气的人,也只能忍气吞声,出声恳求:“莫……莫将我丢在此地,带我、带我一起离开。”

  “呵呵……”

  赵虞的面具后传出了笑声。

  即便是隔着面具,亦不难猜测他此刻想必非常得意。

  对于荀异的恳求,他并没有立刻回应,而是抬手指了指桌上的那份投名状。

  荀异立刻会意,面色涨红,咬牙切齿地咒骂:“……卑鄙!”

  然而骂归骂,但眼下迫在眉睫,他也没有选择的余地,只见他快步走到桌旁,抄起那支笔。

  但一番挣扎后,他忽然一咬牙,提笔在那份投名状上写下了名字,随后用手指蘸着墨汁按下了手印。

  “你满意了吧?”荀异冲着徐徐走到桌旁的赵虞恨声问道。

  赵虞笑了笑,从怀中又取出一张纸,放在桌上,笑着说道:“还有一份。”

  “什么?”

  荀异微微一愣,仔细观瞧那张纸,旋即才发现这是一张欠据,上面写着他荀异昨日来到这座烟柳楼,为了找那十名女子服侍而向赵虞借的一笔钱。

  “你……”荀异气地快要吐血了。

  赵虞伸手按下荀异指着他的手,笑着说道:“这钱可以不还,算周某孝敬督邮的,但账还是要算算清楚的,对不对?”

  “……卑鄙!”

  荀异咬牙切齿地咒骂道。

  他岂会不知这也是一份把柄?

  只要签下了这张欠据,他日后连‘是黑虎贼挟持我去烟花柳巷之地’都没办法辩解了——至少很难让人相信了。

  “嘘!……你听。”

  赵虞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荀异立刻安静下来,旋即他便听到楼底下传来了打闹声,期间伴随着马盖的怒喝。

  马盖等人……已经到了!

  “你不得好死!”

  咒骂了一句,荀异赶紧将那份欠据也签下了,旋即怒声质问道:“还有么?”

  赵虞摊了摊手,旋即拍拍手招来牛横等人,吩咐道:“叫弟兄们缠住底下的县卒。牛横大哥,你带督邮走。”

  “是!”

  “好。”牛横与几名山贼点了点头。

  见赵虞终于肯带自己离开,荀异暗自松了口气,但旋即他便想到一件事:他娘的他还光着呢!

  “给我衣物!”荀异惊慌失措地说道。

  “来不及了。”

  赵虞快步做到床榻上,将那个荀异昨晚用过的布头套丢给他:“用这个遮住脸,让别人看不到你就是。”

  看看手中的布头套,再看看自己身上裹着的被子,荀异气得哭笑不得。

  但不可否认,这倒也确实是一个办法。

  而此时在这座烟柳楼的大堂,也不知怎么回事,一群兄弟会的人跟马盖等县卒发生了摩擦。

  马盖大怒,揪住其中一人大声吩咐随行的县卒:“全部带走。”

  在混乱之际,他眼角余光瞥见一个带着虎面面具的人,与一个戴着布头套、全身裹着一条被子的人,趁乱从侧门离开。

  『……论恶,杨通亦不及这头‘恶虎’。』

  微微摇了摇头,马盖有些同情那个戴着布头套、全身**仅裸着一条被子的人。

  当日,在赵虞以及众多黑虎贼、兄弟会成员的掩护下,荀异荀督邮终于逃出了那座烟柳楼,忍着羞耻逃入了赵虞事先准备好的马车,换上了赵虞事先准备好的衣物。

  赵虞也信守承诺,用马车将荀异载到驿馆附近的一条小巷。

  待马车停下后,赵虞笑着拱手对荀异道:“日后,还请督邮多多照顾。”

  荀异面无表情地看着赵虞,冷哼一声,一言不发地下了马车。

  在赵虞的目视下,身心疲倦的荀异回到了自己的住处,恰好看到他的卫士正一脸着急地守在方外。

  待瞧见他后,那名卫士喜出望外地迎了上来:“督邮,您没事就好了,醒来一看您不在房内,吓地我等魂都要掉了……您没事吧?您昨晚去哪了?咦?您这身衣物……”

  “……”

  荀异越听越烦,待走入自己房内后,砰地一声关上了房门。

  讨了个没趣,那卫士尴尬地摸了摸鼻子。

  忽然,他好似察觉到了什么,使劲嗅了嗅鼻子。

  “奇怪,督邮身上哪里来的女人胭脂味……不会吧?”

  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那卫士露出了一个男人都懂的笑容,旋即轻轻地给了自己一嘴巴。

  “这破嘴,净问不该问的……”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1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