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253 第253章:宛城消息

  『ps:太倦了,脑袋不灵了,干脆我先打个盹,睡两三个小时再码第二章,省得我又半途睡着了。』

  ————以下正文————

  七月初三,就当近乎大半个昆阳都在为昆叶互利会的建立而欣喜雀跃时,吕匡也已带领随从抵达了宛城。

  别看吕匡在叶县等地也是一位风光的人物,但在宛城,他却没多少人脉,哪怕他过去也曾向军中的将领们赠送酒水,借此讨好他们。

  颇为讽刺地,与他关系最好的,反而还是那位军市主簿,孔俭、孔文举。

  每每想到此事,纵使是吕匡本人都忍不住要叹一口气。

  鲁叶共济会内部无人不知,孔俭此人,最开始便是鲁叶共济会的‘仇人’,因为鲁叶共济会是赵二公子创建的商会,而孔俭此前最恨的,便是鲁阳乡侯与赵二公子父子。

  但恨归恨,那位赵二公子还活着的时候,那孔俭却不敢有任何造次,在赵二公子面前恭恭敬敬,直到赵家蒙难,赵二公子不幸身故,此时孔俭终于开始逐步将他对赵家的恨意,发泄在鲁叶共济会身上。

  出于恨意,孔俭起初屡屡针对鲁叶共济会,在此情况下,无法像赵二公子那样震慑孔俭的吕匡,只能选择讨好孔俭,这一来二去的,倒也逐渐淡化了孔俭对鲁叶共济会的迁怒,甚至于,孔俭还与吕匡产生了一段不浅的交情。

  当然,这份交情终究还是以吕匡时不时地献上贿赂孝敬作为前提。

  这不,今日吕匡便带着一份价值不菲的礼单前往拜见这位孔俭、孔主簿。

  吕匡的到来,孔俭并不意外,毕竟吕匡除逢年过节意外,偶尔时不时地也会前来宛城,主要还是以献礼为主。

  孔俭并不反感吕匡,毕竟跟某个狂妄、嚣张的赵二公子相比,如今这位鲁叶共济会的会长,那可是会做人多了。

  “吕老贾,今日怎么得空来我宛城呀?”

  在见到吕匡时,孔俭笑呵呵地与其打着招呼。

  吕匡丝毫不敢疏忽礼节,恭恭敬敬地回了一记大礼:“孔主簿。”

  不得不说,如今的宛城军市,可已不再像两三年前那样,当年王尚德命孔俭草创军市时,孔俭手下只有小猫两三只,但眼下,这位孔主簿手下却有百余名官吏与数百名役卒,就连他在宛城军中的地位,亦日渐提升。

  当然,那些曾经看不起孔俭的军中将领们,比如王尚德的爱将彭勇,依旧看不起孔俭,他们仍然对孔俭呼来喝去,随意使唤,而孔俭也不敢得罪这些位将军,每每笑脸相迎,但对于其他人,不可否认孔俭的地位已明显提升。

  待一番寒暄过后,吕匡带着几分讨好之意,悄悄献上了那份礼单。

  “这怎么好意思呢?”

  仅仅只是嘴上推辞着,但孔俭的手却立刻就接过了那份礼单,甚至还当着吕匡的面瞄了一眼。

  大概是吕匡的这份礼单价值不菲,孔俭挑了挑眉,看似颇为满意。

  此时,吕匡这才敢道出来意:“孔主簿,在下今日前来,乃是希望孔主簿能帮在下一个忙。”

  对此孔俭毫不意外,既然收了吕匡的好处,他自然也要帮吕匡解决问题,这即所谓钱权交易。

  他笑着问道:“不知吕老贾有什么烦恼?”

  吕匡回答道:“在昆阳县的北部,与汝南、襄城两县交界附近,有一伙贼子号为‘黑虎’,占山为王,屡屡抢掠我鲁叶共济会的商队,在下几次催促昆阳县剿贼皆未能如愿,如今贼子气焰日渐高涨,在下有意恳请王将军相助,却也明白区区贼患辱没了王将军,希望孔主簿能指点我一二。”

  “我以为昆阳的黑虎贼已经被剿灭了?”孔俭捋着胡须困惑地问道。

  尽管他身在宛城,但因为时常有鲁叶共济会的商队来到宛城做交易,因此他倒也知道昆阳黑虎贼的事。

  吕匡解释道:“曾经被剿退过一回,但今年年初时,这拨贼子卷土重来,重新回到了昆阳……”

  说着,他将大致的情况与孔俭说了一边,恳求道:“孔主簿,您看您能不能想想办法?”

  “这个……不好办呐。”

  孔俭捋着胡须沉吟道。

  他倒不是觉得宛城军无力围剿一股山贼,关键在于他不敢代吕匡向王尚德去提啊。

  因为就像吕匡所说,王尚德堂堂的将军,执掌十万军队的将军,怎么可能屈身带兵去围剿一群山贼?

  这是莫大的羞辱!

  别说王尚德了,哪怕是诸如彭勇等将领们,都不屑于带兵与围剿一群山贼。

  考虑到王将军当前的精力主要还是放在‘攻陷荆地’的目标上,饶是孔俭近两年因为军市的原因多次受到王尚德的嘉奖,他也不敢贸然拿这件小事去打扰那位王将军。

  更何况王尚德当前并不在宛城,而是在南郡的樊城视察前线驻军。

  见孔俭面露难色,吕匡心中大为着急,恳求道:“孔主簿,孔公,请务必想想办法。”

  听到这话,孔俭压了压手说道:“你别急,这件事问题不大,就看能否说动王将军。……王将军现如今身在樊城,视察前线驻军,犒赏前线的将士,你且安心等上一段时间,等王将军返回,我找个时机替你说说这件事。”

  说罢,他又补充道:“没有王将军的命令,军中谁也不敢擅离,你找谁都没用。”

  吕匡听罢又喜又忧,忍不住问道:“王将军几时会返回宛城?”

  “这个说不好……”

  孔俭摇摇头说道:“不过我打赌在九、十月秋收之前,王将军肯定会返回宛城,亲自督查我南阳军军屯田的收成状况……”

  “九、十月?”吕匡脸上露出几许为难之色。

  毕竟眼下才七月初,倘若王尚德要等到九、十月才返回宛城,那就意味着他要再等上两三个月,这可不是什么短期。

  “能不能……”他委婉地恳求道。

  见此,孔俭轻笑一声,说道:“王将军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在他做正事的时候,谁敢贸然打搅?若你听我的,且暂时回叶县去,安抚你商会内的人心,等到九、十月,待王将军返回宛城时,我试试替你说项。……到时候我也会派人通知你,你也可以亲自求见王将军,我会替你安排。”

  孔俭都已经说到这份上了,吕匡也不好再强求,免得惹恼了孔俭。

  “好吧。”

  他无奈地点了点头。

  当日,吕匡在宛城住了一宿,于次日返回叶县。

  大概三日后,他回到了叶县,按照孔俭所说,召集他鲁叶共济会名下的商贾,安抚他们。

  然而让吕匡感到恼怒的是,他这次召开会议,却居然只有四成的商贾参与,排除掉约一成左右的商贾当前并不在附近诸县,竟有近四成的商贾没有出席,包括明明就在叶县的黄家的大公子,黄馥。

  再派人一打听,吕匡这才知道,原来他不在叶县的这段时间,以黄家二公子黄绍为首的叶县商贾们,居然与昆阳的什么兄弟会联合组建了一支联合商会,叫什么昆叶互利会。

  剽窃!

  这是**裸的对他鲁叶共济会的剽窃!

  简直岂有此理!

  『……好!既然你等不仁,那日后就休怪我不义!待日后我请来宛城的军队围剿黑虎贼,连你等一块剿了!』

  感觉遭到背叛的吕匡心下恨恨地想到。

  而另一方面,黄家大公子黄馥虽然因为与吕匡闹了不和而拒绝出席这场会议,但出席这场会议的商贾中,却也有与他关系不错的人在,因此黄馥很快就知道这场会议的内容。

  当得知吕匡信誓旦旦地表示能请来宛城的军队帮忙剿贼时,黄馥亦不觉有些惊慌。

  他当即亲自前往昆阳,准备找身在昆阳的弟弟黄绍商量此事。

  一日后,即七月初八,黄馥火急火燎地来到昆阳,在城西刚刚建立的昆叶互利会门店,找到了弟弟黄绍。

  目前城西的昆叶互利会门店,还只是一个空壳,许多事情都尚未落实下来,但作为会长,黄绍自然要坐镇在此,并且,他还负责要制定商会的种种规章条例。

  在其忙碌之际,忽然得知兄长造访,黄绍心中也颇感纳闷,因为前几日他商会初建的时候,他兄长就已经特地从叶县赶来祝贺过了,时隔仅三四日,兄长再次前来昆阳,所谓何事?

  带着这样的疑问,黄绍将兄长黄馥请到了二楼详谈。

  在自家弟弟面前,黄馥也不藏掖,立刻就道明了来意:“阿弟,昨日吕匡在叶县召集众人开了一次会议,事后我才得知,他前几日去了宛城,据他自称,他有把握请来宛城的军队对付黑虎贼……”

  听到这话,黄绍亦是面色微变。

  虽说黑虎贼如今在昆阳已经做大,已经到了当地县衙难以根除的地步,但要抵挡南阳的军队,那仍旧是螳臂当车的程度。

  “属实么?会不会只是吕匡稳定人心的说辞?”黄绍狐疑地问道:“据我所知,王尚德现如今并不在宛城。”

  “我也不清楚。”黄馥摇了摇头说道:“你我都知道吕匡在王尚德面前说不上话,且王尚德也不是那种随便就能说动的人,但万一吕匡确实请动了王尚德……”

  他看了一眼弟弟,兄弟俩眼中不约而同地露出几许担忧。

  是啊,倘若此事属实,那就大事不妙了。

  在深思一番后,黄绍沉声说道:“这样,兄长,你且先回叶县,派人密切关注吕匡以及宛城的动向,我立刻想办法去求见黑虎贼的首领周虎,看看他有何对策。”

  可能是没料到弟弟会提及那周虎,黄馥颇感意外地说道:“倘若吕匡果真请动了宛城的军队,周虎又能做什么?”

  “未必。”

  黄绍摇摇头说道:“兄长太小瞧那周虎了。……兄长别忘了,当初吕匡请动陈门五虎之一的章靖将军协助围剿黑虎贼,但最终还是未能除尽,再者,我觉得那个周虎……绝非简单人物。”

  黄馥意外地看了眼弟弟,惊讶于弟弟对那个黑虎贼的首领居然有这么高的评价。

  当日,兄弟俩足足商议了一个下午,随后黄馥这才返回叶县。

  而黄绍,则立刻通过兄弟会的陈才,求见赵虞,将‘吕匡前往宛城搬救兵’的事告诉了后者。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