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256 第256章:要挟

  『ps:上章发布后觉得有处描述不合适,稍微有所改动。』

  ————以下正文————

  次日,黄绍在魏氏共济会的商行歇足精力,又沐浴更衣,随后这才带着几名随从,带上昨晚准备好的礼单,前往求见孔俭。

  当年军市草创时,前前后后都需要孔俭张罗,而现如今随着军市的逐渐发展,孔俭孔主簿也逐渐有了官老爷的做派,非但有了自己的府邸,还有了专门办公的廨署,每日安坐于他处理军市事物的廨房内,大抵上只负责审视军市收支的账簿,至于其他琐碎事,通通都交给了手下的官吏。

  可以说相比较两三年前,着实清闲了许多。

  今日,正当孔俭捧着茶水在廨房里观阅账簿时,忽然有军卒入内禀告道:“启禀主簿,有叶县商贾黄绍求见。”

  听到这话,孔俭双眉一挑。

  对此他丝毫不感到惊讶,他甚至反而惊讶于,那黄绍昨日居然没有来拜见他。

  『……还挺沉得住气的。』

  孔俭心下暗哼着。

  不过沉得住气又如何呢?今日还不是得乖乖地来求他?

  暗自得意之余,孔俭慢条斯理地说道:“请他进来吧。”

  “是。”那名军卒抱拳而退。

  不得不说,其实孔俭也未必是真心相助吕匡——他有什么理由定要偏帮吕匡呢?

  帮吕匡,无非就是因为吕匡识相,不惹事,且又时不时赠送厚礼来讨好他,但倘若那个黄绍也愿意对他示好,他也不是不能做个和事老。

  说白了,他对待昆叶互利会的态度,并不是取决于吕匡,而是取决于黄绍的态度,看看这位黄家二公子会不会做人。

  片刻后,黄绍便跟着那名军市来到了孔俭的廨房。

  待进屋后,瞧见坐在书桌后的孔俭,黄绍立刻拱手行礼:“孔主簿。”

  孔俭故作惊讶地说道:“黄家二公子?……二公子今日怎得有空来孔某的廨房?”

  见孔俭明知故问,黄绍心中暗骂,但表面上却装作恭敬的样子,说道:“在下特来恳请孔主簿批一份通商凭证。”

  孔俭捋着胡须,装模作样地说道:“找孔某批凭证?你共济会不是有王将军特批的凭证么?”

  心中暗骂着这个装蒜的老东西,黄绍忍着不快奉承道:“孔主簿,您就莫要开在下的玩笑了,这宛城的事,哪能瞒得过您啊?我猜您早已得知,我黄家已与吕匡分道扬镳,如今我与一批同样对吕匡不满的叶县同好,与昆阳的兄弟会合作,联合建立了昆叶互利会,希望能与军市通商,还请孔主簿给个方便。”

  “唔……”

  见黄绍将话挑明,孔俭捋着胡须思忖着,权衡着利弊。

  他其实是很厌恶鲁叶共济会的,毕竟鲁叶共济会是当初赵二公子创建的,因此每当看到这个名字,孔俭就难免会联想到赵二公子,联想到他当初在后者面前的卑躬屈膝。

  但对于那什么昆叶互利会,他倒没有这种复杂的感情,因此,由昆叶互利会取代鲁叶共济会,他在主观上其实是不排斥的,关键在于眼前那黄绍对此愿意付出什么代价。

  想到这里,他故作沉吟地说道:“黄公子想要通商凭证,也不是不可,不过……”

  黄绍顿时就明白了,当即将怀中的那份礼单取出,恭恭敬敬地放在书桌上。

  然而出乎他意外的是,孔俭仅仅只是瞥了一眼那份礼单,连拿起来的兴趣也没有,摇着头说道:“不不不,黄公子误会孔某的意思了。……孔某并非是借机向黄公子索要好处。”

  顿了顿,他又说道:“这样吧,我也不瞒黄公子,昨日在黄公子抵达我宛城后,吕老贾确实来拜访过孔某,希望孔某能针对你等一二……虽说孔某向来是一视同仁,但也架不住吕老贾苦苦相劝,故而……呵呵呵。”

  『果然是吕匡从中作梗。』

  黄绍对此毫不意外,拱拱手故作几分歉意说道:“在下明白。……让孔主簿为难了。”

  孔俭摆摆手,故作感慨说道:“其实吕老贾也好,黄公子也好,在孔某看来都不是外人,孔某自是希望你们双方能化干戈为玉帛,自然而然,孔某其实也不想为难黄公子,只是吕老贾那边不好交代。”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黄绍,忽然变了口风:“不过,倘若黄公子愿意在价格上稍微……暗中让几分利,孔某倒是也不能冒着被吕老贾记恨的风险,帮黄公子一把。”

  『……』

  孔俭都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黄绍哪里还会不明白?

  此时他终于明白孔俭方才为何瞧不上那份礼单,原因是这厮想要得到更多。

  也对,那份礼单固然价值不菲,但相比较他昆叶互利会与军市的长期通商,又能值几个钱?只要孔俭在这方面压了压价,暗中吃些回扣,别说一份礼单,就算是一百份礼单的厚礼,也及不上。

  微微吸了口气,黄绍不动声色地问道:“不知孔主簿希望让利……几分?”

  孔俭笑着抬起右手,竖起两根手指:“两成。”

  明明说是让利几分,结果孔俭一开口是两成,黄绍顿时色变,下意识地就拒绝道:“这不可能!”

  他的断然拒绝,让孔俭眼中闪过几分不快,好在孔俭也知道自己的要价确实有些过分,遂笑着说道:“凡事可以商量么?……那,一成呢?”

  听到这话,黄绍脸上的苦笑之色更浓,他恳求道:“孔主簿何必借机为难在下呢?我昆叶互利会与鲁叶共济会一样,会内事务,并非一人可以做主……”

  “但黄公子却是会长不是么?”

  孔俭似笑非笑地说道:“同样是会长,为何吕老贾当年能做主,黄公子却不能呢?我看不是黄公子不是办不到,只是不想让利罢了……”

  说到这里,他的神色越发冷淡,端起茶碗来淡淡说道:“既然黄公子这般不识趣,那孔某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黄公子且回吧。”

  “……”

  黄绍张了张嘴,却也不知该说什么,只好拱手告辞。

  离开了孔俭的廨署,黄绍回到了魏氏共济会的商行,将此番随同来一起前来的几名商贾召集到一起,商议对策。

  当黄绍将事情经过一说,当即就有一名商贾愤慨地说道:“那个混账,明摆着就是狠宰咱们一笔……就像当年一样。”

  听到这话,众人皆沉下脸来。

  当年,他鲁叶共济会最初与宛城军市交易通商的时候,托某位赵二公子的福,他们鲁叶共济会名下的商贾,能够以超过市价两成的价格与军市交易,这在当时是独一无二的特殊待遇。

  后来赵家蒙难,赵二公子的那份通商凭证毁于鲁阳乡侯府的大火,孔俭趁机在这件事上卡了一下鲁叶共济会。

  最后在王尚德的默许下,孔俭向鲁叶共济会收回了‘溢价两成’的特殊待遇,重新颁发了一份通商凭证,即如今吕匡手中的那份。

  毫不夸张地说,鲁叶共济会当年被孔俭狠狠宰了一刀,虽然孔俭借此得到了王尚德私下的赞赏,但鲁叶共济会却是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而现如今,那孔俭准备再次落井下石,这让黄绍等众人都感到十分愤怒。

  在众人愤慨之际,便听黄绍沉声说道:“我来时,‘周首领’曾教我一招,倘若孔俭偏帮吕匡,故意为难我等,我等可以散播流言,质责孔俭恶意操纵军市……”

  听到这话,诸商贾面色微变。

  他们都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招是个不错的办法,可问题是,散播流言之罪可大可小,万一惹恼了王尚德,那可就是灭顶之灾——近些年,谁不知王尚德最为看紧的就是军市与军屯田这两项?

  想到这里,当即就有一名商贾劝说黄绍道:“我觉得,非到危机关头,还是莫要用这招了吧?万一捅出篓子,王将军必然大怒,倒时候众人恐怕有杀身之祸……”

  从旁,另有商贾也连声劝道:“不如再与那孔俭交涉看看……事实上,让利一成勉强也可以接受,总好过回共济会那边被黑虎贼抢掠两成吧?”

  听到他的话,除黄绍以外,众人纷纷点头,这些人谁也不想将事情闹得不可收拾。

  然而,黄绍却叹了口气:“让利一成,就算我等可以承受,那位周首领却未必会答应。……在场都是自己人,有些话索性就挑明了说吧,那位周首领如今不抢咱们了,他缺钱,咱们的利益受损,他的利益自然也受损。咱们可以答应这个条件,可他却未必……”

  诸商贾面面相觑,问道:“那怎么办?”

  黄绍想了想说道:“明日我再去见见那孔俭,看看是否有什么转机,倘若依旧如此……请诸位在此看管商队,我立刻返回昆阳,去寻求那位周首领的意见。”

  “也只能这样了……”

  诸商贾无可奈何地点了点头。

  他们也明白,虽然黄绍是昆叶互利会的会长,但在有些事上,他却未必能做这个主。

  次日,黄绍再次求见孔俭。

  在见到孔俭后,黄绍拱手恳求道:“孔主簿,让利一成,着实有些为难我等了。……不过在下也明白孔主簿为难之处,这样,在下愿意让利三分,让孔主簿能有个交代。”

  让利三分,对于一个月就动辄几百万钱大宗货物交易的双方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但显然孔俭对此并不满意。

  孔俭当即端着架子淡淡说道:“我觉得让利一成十分公平,无需在做商议,黄公子回去再考虑考虑吧,几时黄公子改变主意了,几时再来见我吧。”

  几次受到孔俭变相威胁,黄绍亦是心中不快,他深深看了一眼孔俭,一言不发地离开。

  “哼。”孔俭瞧着黄绍离去的背影轻哼一声。

  在他看来,黄绍终究还是会屈服的,就如同当年他迫使吕匡屈服时那样。

  当日,黄绍愤愤地离开了孔俭的廨署,立刻乘坐马车返回昆阳,当面向赵虞禀告此事。

  『孔……俭?』

  在听完黄绍的讲述后,赵虞摸了摸下巴,脑海中浮现当初在他面前低声下气的那个孔俭、孔主簿。

  平心而论,赵虞根本不在意孔俭那个色厉内荏、欺软怕硬的小人物。

  如何在不激怒王尚德的情况下把这件事办成,这才是他所考虑的。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