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262 第262章:郡里干预【二合一】

  “岂有此理!”

  在看完昆阳县县令刘毗呈上的公文后,颍川郡守李昮勃然大怒,愤怒地一拍桌案。

  或有身边近吏惊疑问道:“郡守为何发怒?”

  只见李昮将刘县令的公文拍在桌案上,面色愠怒地说道:“近日,王尚德派出一名叫做纪荣的偏将,率两千军卒抵达昆阳,在毫无根据的情况下,查封了昆阳县的一间义舍与十处工坊,迫使千余百姓失去稳定的差事,致使昆阳民怨四起、治安大坏……”

  身边近吏听到后也是目瞪口呆。

  他当然知道王尚德将军,知道后者是驻军南阳郡的将军,一定程度上起到南阳郡府的作用,可即便如此,你驻军南阳的将军,派军队干预他颍川郡的县政,这算什么意思?你王尚德可曾将他李昮放在眼里?

  想到心怒处,李郡守也顾不得维持自己一贯的儒雅,大骂王尚德,听得廨房内的官吏们都不敢抬头,唯恐惹祸上身。

  在足足发泄了一刻时后,李昮这才逐渐冷静下来,着手思考对策。

  正如赵虞所预测的那样,李昮坐在颍川郡守的位子上,他对王尚德的这次举措必然无法做到视若无睹,毕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王尚德这是在挑战他对颍川郡的掌控,在挑战他在颍川郡的权威,倘若他置之不理,任由南阳的军卒在昆阳县胡来,那他日后还有何颜面管辖颍川郡?

  想到这里,李郡守立刻写了封公文,准备向朝廷举报王尚德的越权之举。

  但正当他准备派人将这份公文送至朝廷时,他难免也有些犹豫,毕竟王尚德与其背后的王氏一族,在朝廷皆有不小的能量,若不是情非得已,李昮也不想得罪王尚德与王氏一族。

  在反复权衡利弊后,李昮暂时扣下了这份向朝廷举报的公文,转而给王尚德写了一封信,旋即召来了西部督邮吴孚。

  片刻后,待西部督邮吴孚来到跟前,李昮沉声说道:“据昆阳县令刘毗上书郡里,现如今有王尚德麾下的南阳军卒以剿贼为名,于昆阳行破坏之事,严重影响昆阳县的治安,致使民怨四起,我命你携这封书信立刻前往昆阳,查证事实,倘若确实有南阳军卒为祸昆阳,我着你以我名义令其立刻停止干预昆阳县政,随后再前往宛城,将我这封书信当面交给王尚德……”

  西部督邮吴孚听得冷汗直冒。

  前面半段还好,可后面半段,眼前这位郡守大人竟要求他前往宛城,当面将那封他怎么看都像是指责王尚德的书信当面交给后者,那可是手握十万兵权的将军啊……

  说得难听点,王尚德当面斩了他,都不晓得有没有会为他伸冤。

  想到这里,吴孚面色惨白地对李昮说道:“大人,卑职……”

  李昮岂会猜不到下属的心思,见吴孚表现出对王尚德的畏惧,他心中更为惊怒,怒声质问道:“怎么?你不敢去?”

  “不不,只是……大人恕罪、大人恕罪。”那吴孚连声求饶。

  见此,李昮愈发心怒。

  吴孚作为他颍川郡里的西部督邮,这些年没少私下收受各县的贿赂,对此李昮也并非一无所知,毕竟他也知晓‘水至清则无鱼’的道理,只要属下将他吩咐的事情办成,些许恶习,他是可以容忍的。

  可眼下需用到人,然而这吴孚却畏惧王尚德,不敢应下这项委任,这顿时就引起了李昮的震怒。

  他当即就削了吴孚的官职,毫不理睬后者的求饶,命卫士将其驱离。

  盛怒之余,李昮又召来北部督邮荀异。

  在荀异来到后,李昮将昆阳县的事一说,旋即睁着眼睛问荀异道:“荀异,你可敢去?”

  在赵虞的评价中,荀异是一位迂腐而正直的官员,他当然不惧王尚德,待李昮吩咐下来后,他拱手一拜,正色说道:“既是郡守吩咐,荀某愿意前往。”

  听到这话,李昮很是欣慰。

  不得不说,李郡守也了解荀异的性格,反过来叮嘱道:“你见到王尚德时,只需出示我的书信,莫要激怒他,只要王尚德看到我的书信,他自然会明白我的态度。”

  “是!”荀异拱手而拜。

  从李昮的手中接过交付王尚德的书信,荀异告辞离去。

  当日,荀异便在郡府两名卫士的保护下,乘坐马车前往昆阳。

  而此时在昆阳县,偏将纪荣正一边拷问他抓捕归案的那二百余名黑虎贼疑犯,一边要求昆阳县为他麾下的军队供给粮食与辎重,以便他来日前往县北的应山,围剿黑虎贼的老巢。

  然而,拷问黑虎贼疑犯一事,进展却非常不顺。

  一来,像马弘、陈才等人拒不承认自己是黑虎贼,二来,这几日县衙外几乎时刻都有当地的百姓聚众抗议,要求县衙释放无罪的马弘、陈才等人,并约束南阳军卒。

  甚至于,这些民众当中还有人喊出了‘南阳军滚出昆阳’的口号。

  且不说这件事背后是否有黑虎贼在推波助澜,喊出这种口号,无疑会得罪以偏将纪荣为首的南阳军卒,一怒之下,纪荣便以‘必是黑虎贼同党’的罪名抓捕了一干无辜的百姓,这再次刺激了昆阳人对这支南阳军的愤怒与厌恶。

  而当昆阳民意与南阳军卒的矛盾越发激化时,却有一些人对此冷眼旁观,比如赵虞,再比如以黄绍为首的叶县商贾,甚至是昆阳县衙与昆阳当地世家。

  倒不是说这些人都站在赵虞这边,站在黑虎众这边,说到底不过是纪荣的做法太过于激进,毫无防备地就掉入了赵虞了陷阱,以至于落到如今这种被动的局面。

  昆阳县内的兄弟会,是那么容易拔除的么?

  要知道自兄弟会创建之初,赵虞便十分注重兄弟会的口碑,用推荐差事以及提供无偿的钱贷在拉拢民意,这些确实有利于当地百姓的善举,自然而然吸引了无数百姓加入兄弟会,成为其中的一员。

  现如今,至少半个昆阳县城与兄弟会脱不开关系,然而纪荣却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强行查封了与兄弟会相关的工坊,让无数百姓因此失去了赖以生存的差事,这可谓是捅了马蜂窝,一下子就激起了民怨。

  大概那纪荣也意识到了局面不对,眼见昆阳县城的民怨一发不可收拾,他立刻求见县令刘毗,要求刘毗出面安抚民意,或者说镇压民怨。

  然而刘毗却又哪里会理睬他?

  不说刘毗乃是黑虎贼的内应之一,就算不是,他也不会去做这吃力不讨好的事——明明是南阳军惹出来的乱子,凭什么让他来擦屁股?

  更何况看当前的局势,无论谁出面替南阳军摆平局面,就势必会得罪县内的百姓,他刘毗还想当个受百姓拥护的好县令呢。

  于是乎,这位县令干脆就佯装抱病,拒不接见纪荣,任凭县内的局面一日比一日严峻。

  反正他已经将此事告知郡里了,郡里自然会派人前来查证。

  等到郡里派来的人到了昆阳,他再出面不迟。

  或有人会问,现如今昆阳的局面如此严峻,难道刘毗就一点都不担心发生百姓暴动么?

  事实上,刘毗还真不担心,因为在他看来,只要解决了纪荣等南阳军的事,凭着兄弟会与他县衙的威望,安抚暴乱的民意是绰绰有余的。

  纪荣哪晓得这位刘县令就是黑虎贼的内应,误以为当初他的傲慢激怒了这位县令,才使得那位刘县令今日不肯相助。

  因此他决定先率军前往县北的应山,将黑虎贼的老巢剿灭,至于昆阳县内的兄弟会,等过段时间民意冷静下来再说。

  因此在见不到县令刘毗的情况下,他求见县丞李煦与县尉马盖。

  说起来,县丞李煦倒没有什么把柄在黑虎众手中,也并非黑虎众的内应,但是他对纪荣却同样没有什么好印象,因为他是主张招安黑虎众的,然而纪荣不顾情况、不分青红皂白查封兄弟会相关工坊的举措,却着实是影响到了他昆阳对黑虎众的招安。

  当然,尽管心中厌恶纪荣,但考虑到县令刘毗曾下令事事顺从那位纪偏将,李煦倒也没在这件事上故意刁难。

  然而,虽然李煦没有刁难,但这不代表别人不会刁难。

  这不,南阳军需要粮草的事,不知怎么很快就传遍了全城,以至于愤慨地百姓围住了县仓,挤得人山人海,就是故意不让运粮的队伍通过,纵使纪荣派军队维持治安,这几日内也没有多少粮食运到城外的军营,反而发生了一桩桩当地百姓与南阳军卒的冲突。

  说起这两者的冲突,县衙的县卒一开始充当和事老,但渐渐地,也不知遭到了当地百姓的声讨,亦或是南阳军卒强行驱散人群的做法太过于激进,县卒们也看不下去,以至于县卒们亦渐渐站到了南阳军卒的对立面。

  包括对黑虎贼万般厌恶的石原。

  九月二十六日,就当昆阳县的局势变得越发严峻之时,北部督邮荀日夜兼程抵达了昆阳县。

  抵达昆阳县,瞧见城内混乱的局面,荀异着实吓了一跳。

  因为他瞧见无数当地百姓站在街头,声讨南阳军的恶行、声讨县衙的不作为,群情激愤,他在颍川郡里为官十几年,着实罕见遇到这种严峻的情况。

  他下了马车,亲自向街上的百姓询问了事情经过。

  当得知事情经过后,荀异又惊又怒。

  在他看来,昆阳县的民怨虽说固然是那名叫做纪荣的偏将引起,但这件事的背后,显然有人在推波助澜。

  而这个幕后黑手不是别人,必然就是黑虎贼的首领,周虎!

  他有心立刻去见周虎,要求周虎停止挑拨民意,但遗憾的是,黑虎义舍与城南兄弟会工坊都被纪荣查封了,像马弘、陈才等黑虎贼的骨干,通通都被关到了县衙的监牢。

  没有这些人代为安排,荀异也没有办法立刻就见到黑虎贼的首领周虎。

  想来想去,他立刻驱车来到了县衙,求见县令刘毗。

  此时,刘毗正在后衙佯装抱病,但这主要是为了针对纪荣,当然不会拒绝与荀异相见。

  毕竟荀异一方面是颍川郡里派来的人,另一方面,还是‘自己人’。

  然而,刘毗知道荀异是自己人,荀异可不知刘毗的身份,在见到刘毗后,荀异一脸微怒地责怪道:“刘公,你身为昆阳县令,岂能因一己之怒,坐视县内局势落到今日这种地步?暂且不论南阳军卒的行为,你身为县令,理当安抚民意,否则一旦百姓暴动,后果不堪设想。”

  不得不说,荀异对刘毗是有怨怒的,原因就是县衙的不作为。

  刘毗可不想跟这个迂腐的督邮争论,好言解释道:“那纪荣初到我昆阳之日,刘某与李县丞便曾对他讲过,一来兄弟会是否是黑虎贼的同党,此事并无确切证据;二来兄弟会在我昆阳口碑极好,又牵扯到无数百姓的务工,不可轻举妄动。然那纪荣狂妄傲慢,不顾民情,不顾我等劝阻,终究酿成民怨,县衙对此又有什么办法?”

  这种甩锅的解释,荀异勉强倒也能接受,不过他亦对刘毗提出了要求:“不管怎样,县衙需立刻着手安抚民意、制止骚乱,不能继续任由县内乱下去。”

  刘毗当然也乐得如此,点头说道:“督邮莫急,尽管事态严峻,但县衙亦早有安排。……前几日被纪荣抓捕的兄弟会等人,县衙与那纪荣据理力争,最终确保那些兄弟会的人暂时关押于县内的监牢里,而不至于被他带到城外的军营拷问,县衙已暗中与那些兄弟会的人取得默契,只要他们能够被释放,他们会配合县衙,安抚民意。……问题是,释放这些人需得到那位纪偏将的同意,否则不好交代。”

  荀异思忖了一下,说道:“不必,荀某此番前来,带来了郡守大人的命令,郡守大人要求昆阳想尽一切办法尽快安抚民意。……请刘公立刻释放那些兄弟会的人,命他们出面安抚民意。”

  刘毗乐得如此,顺水推舟道:“既如此,刘某立刻下令。”

  “等等。”

  荀异叫住了刘毗,说道:“事态紧急,荀某希望见一见那些兄弟会的人,当面提出要求。”

  刘毗愣了一下,好似想到了什么,故作不知真相地说道:“当然。”

  随后,在刘毗的带领下,荀异跟着他来到了县衙的地牢。

  只见在昏暗而潮湿的地牢内,每一间牢房内都关满了人。

  在这些人当中,但凡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一看就知道是寻常百姓的,大多面带惊慌;而另外一拨长相看起来有些凶恶的,或者说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好人的,则反应平静,有的倚着牢房站着,互相谈笑,有的则干脆躺在潮湿的干草上,若无其事地打着盹。

  显然,前者是被误抓的寻常百姓,而后者,则要么是黑虎贼,要么是兄弟会的骨干——反正两者也没太大的区别。

  有意思的是,那些不知是黑虎贼还是兄弟会骨干的人,还反过来安慰那些被误抓的寻常百姓:“莫要惊慌,县衙肯定会帮我等洗脱罪名,还我等清白,在此之前,我等静心等候便是。”

  这些家伙的话,让刘毗与荀异都听得有种莫名的尴尬。

  或许是注意到刘毗、荀异二人的到来,监牢内顿时热闹起来,无论是被误抓的寻常百姓,或是黑虎贼以及兄弟会的骨干,纷纷喊起了冤枉。

  在这阵动静下,躺在各自牢房内打盹的马弘、陈才二人,这两名黑虎贼的大头目之一,亦睁开了眼睛,好奇地打量着刘毗身边的荀异。

  倘若说马弘对荀异的身份还不是很清楚,而陈才却认得这位北部督邮,毕竟当初那十名女子,还是他替那位荀督邮挑的呢。

  『北部督邮荀异?他怎么会来昆阳?莫非他就是颍川郡里派来的人么?』

  躺在一堆干草上翘着腿,陈才暗自猜测着。

  “咳,安静。”

  在与荀异对视了一眼后,刘毗开口制止了众人的叫嚷,旋即问道:“陈财,荀督邮要见一见你。”

  听到这话,陈才配合地起身来到了牢房,似笑非笑地看着荀异。

  可能是想到了这位荀督邮当日光着身子被他绑在青楼里的闺榻上,陈才忍不住嘿嘿笑出了声,笑地荀异浑身不自在。

  “打开。”

  刘毗示意狱卒打开了牢门。

  片刻后,刘毗与荀异将陈才带到了拷问的邢房,倒不是要对陈才用刑,只不过当下监牢内人满为患,只有刑房里空着。

  只见在刑房里,刘毗故作不知地向陈才介绍起荀异:“这位乃是郡里派来的荀督邮……”

  “我知道。”

  陈才轻笑着说道:“前一阵子荀督邮来过我昆阳……”

  荀异可不知在场的其实都是自己人,生怕刘毗起疑,咳嗽一声打断了的话,沉声说道:“陈才,此番因纪荣查封你兄弟会的工坊,导致城内无数百姓失去工作,民怨四起,我奉郡守大人之命前来稳定事态……我不管你等对此有什么怨言,亦或有什么别的打算,县里不可再继续乱下去!”

  说着,他指了指刘毗,再次神色严肃地说道:“我已与刘公商量过,将你等所有人释放,但你等必须配合县衙安抚民意,不得借机滋事!否则,荀某决不轻饶!”

  看了看荀异,又看了看刘毗,陈才点头说道:“当然!……我兄弟会,皆是奉公守法的良民,自当配合县衙。”

  『奉公守法?……呸!』

  听到陈才不要脸的话,刘毗与荀异暗自冷笑了一声,但却都没有说破。

  就当三人达成一致,准备离开刑房时,荀异趁走在前头的刘毗不注意,拉住陈才低声说了句:“今晚我要见周虎,你给我安排。”

  陈才这才明白这位荀督邮为何会来见自己,恍然大悟之余,微微点了点头。

  『果然……』

  走在前面的刘毗微微瞥了一眼身后,但装作什么都没听到。

  随后,在刘毗的命令下,无论是这次被误抓的寻常百姓,亦或是黑虎贼以及兄弟会的骨干,皆得到释放。

  被释放的陈才、马弘等人,倒也没有趁机滋事,非常配合县衙,当即展开对城内百姓的安抚。

  而在此期间,荀异则乘坐马车直奔城外南阳军的临时驻扎地,求见偏将纪荣。

  “颍川郡的督邮?”

  当得知荀异乃是颍川郡守李昮派来的督邮时,纪荣皱了皱眉,在略一思忖后,还是命士卒将荀异请到军帐。

  “纪偏将。”

  “荀督邮。”

  待彼此见面行礼之后,荀异毫不客气地说道:“纪偏将,此番荀某奉李郡守之命来见偏将,传达李郡守的命令。昆阳贼患,乃昆阳县政,王将军乃是南阳驻军将军,无权干预我颍川郡辖下县政,请偏将驱兵离开!”

  这番不客气的话,听得纪荣大怒,他怒声道:“你小小一个督邮,竟然如此对我说话?”

  荀异不亢不卑地说道:“荀某虽官职卑微,却是李郡守派来的使者,传达的乃是李郡守的命令。王将军无权干涉我颍川郡内政却派偏将而来,此乃一过;偏将领兵至昆阳县,不问究竟,肆意妄为、引起民怨,此乃二过。……此事李郡守已上禀朝廷,我劝偏将莫要冥顽不灵,再次引起民怨!否则,纵使王将军也保不住你!”

  听到这话,纪荣怒视荀异,然而荀异却丝毫不为所动。

  争吵良久后,纪荣皱着眉头对荀异说道:“昆阳释放那些黑虎贼的疑犯,纪某没有意见。我也可以约束麾下军卒不进县城,但我要求昆阳尽快交割一笔粮草,供我等讨伐县北的黑虎贼。……至于要我撤军,荀督邮请自行前往宛城与将军协商,没有将军的撤令,纪某万万不敢擅自撤兵。”

  荀异思忖片刻,也觉得这估计是纪荣最后的底线了,他遂点头说道:“好!明日,荀某自会前往宛城与王将军协商,顺便呈上李郡守的书信。纪偏将这边,请偏将严格约束军卒,莫要再引起民怨!”

  “好。”

  由于双方都对对方背后的人心存顾虑,最终二人达成一致,各自退让一步。

  尽管是各自退让一步,但其中意义却是大不相同。

  纪荣的退让,在某种意义上意味着他此次的剿贼未战而先失败了——因为只要无法拔除昆阳县内的兄弟会,也就意味着黑虎贼永远不可能被彻底铲除,最多就是暂时败退避避风头罢了。

  这有什么意义?

  赵虞的目的,达到了。

  当晚,在收到陈才的消息后,赵虞亲自前往了荀异下榻的驿馆,与后者做了一番交谈。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