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275 第275章:猜测与混入

  “这……怎么能……这样……”

  当从赵虞的手,在看到其中的内容后,静女一脸难以置信地喃喃着。

  此刻她的心情亦如赵虞那般复杂,说不清这究竟是一个好消息,还是一个坏消息。

  此时,赵虞则站起身来,负背双手缓缓在屋内踱步。

  临漳赵氏……

  片刻前,当他在那份公文上初次扫到‘临漳赵氏’时,他的第一反应是呆懵——这门亲戚哪冒出来的?

  但在仔细回想之后,赵虞忽然隐约记起,这似乎还真的他们家的亲戚。

  『有四年……不,将近五年了……』

  缓缓走到窗户口,赵虞负背双手站着,看着窗外那逐渐变暗的天色,脑海中逐渐闪过一段回忆。

  在大概五年前,当时他鲁阳赵氏还未遭受那场浩劫。

  当时,有一个自称童谚的人前往他乡侯府,拜见他父亲鲁阳乡侯。

  赵虞还记得,当时父亲所说,那童谚当时口称要抓捕一名叫做‘赵隅’的要犯,怀疑与他鲁阳赵氏有关。

  于是那晚,赵虞便跟着父亲鲁阳乡侯来到了府内供奉赵氏历代先祖的偏屋,翻看他鲁阳赵氏一脉的祖谱。

  当时赵虞就在那份祖谱上看到,看到他祖父原来还有两个兄弟,甚至于,他的父亲鲁阳乡侯还在其父那两位兄长的名字上添加了备注,一个是‘临漳’,一个是‘下邳’。

  “……”

  赵虞瞥了一眼还被静女拿在手。

  若是他没有猜错的话,此临漳赵氏,大概就是他祖父的长兄所分家出去的临漳赵氏,论辈分,他恐怕得喊一声‘伯祖父’,更确切点,应该叫‘长伯祖’。

  按照这个思路,他祖父那位标注有‘下邳’二字的二兄,也就是赵虞的‘二伯祖’,其所在的家族,即‘下邳赵氏’。

  下邳赵氏……

  一想到这个下邳赵氏,赵虞便下意识地联想了现如今风头正盛的江东叛军大将,赵璋。

  据赵虞所知,那赵璋原本是下邳县的县尉,原本未曾听说有劣迹,但忽然有一日,算算日子大概也是在四五年前,这赵璋忽然就反叛了朝廷,不但杀了下邳县的县令,还将下邳城献给了原本羸弱的江东叛军,而他自己也就此投奔了江东叛军。

  自赵璋倒戈投奔江东叛军后,江东叛军声势大增,于是才有朝廷‘驻江夏将军韩晫’率军赴江东平叛一事——这个韩晫,即与章靖一般被陈仲陈太师所收养的义子,赫赫有名的陈门五虎之一。

  可谁曾想到,陈门五虎之一的韩晫,今年五六月居然败在了那赵璋手中,折损数万兵马,以至于现如今大江以南的叛军普遍士气高涨,种种迹象表明他们准备在最迟明年的时候联合对晋国发动反攻。

  好吧,有点扯远了。

  问题是,那个前下邳县尉赵璋,莫非就是他家祖谱上所记录的‘下邳赵氏’子弟?

  仔细想想,赵虞也觉得这个猜测无不道理。

  毕竟据他所知,那赵璋原本在下邳县好端端地当着县尉,可突然不知怎么他就反叛了,按正常想来着实有点蹊跷,但倘若那赵璋果真就是他鲁阳赵氏的分家——下邳赵氏之子弟,那么一切似乎就说得通了。

  在当日他家遭难后,他家有人向下邳赵氏通风报信,于是赵璋立刻就反了。

  那么问题就来了:是谁给下邳赵氏通风报信?

  『……赵寅!!』

  赵虞的嘴角,不禁地扬起几分笑容。

  虽然不敢说有完全的把握,但他大概率觉得,他的兄长赵寅应该还活着。

  因为他记得很清楚,当晚他家遭难之时,他父亲鲁阳乡侯将祖谱交给了他的兄长赵寅。

  倘若他没有猜错的话,赵寅在逃出升天后,肯定是按照祖谱中所记载的分家的地址,投奔了下邳赵氏,所以当时担任下邳县县尉的赵璋才会毫无预兆地造反。

  而这个猜测,顺便也解释了另外一个遗留至今的疑惑,即是何人给郾城周家通风报信。

  赵虞还记得丁鲁所说,当日他鲁阳乡侯府遭难后,他家的忠心卫士郑罗次日就跑到郾城,准备给赵虞的外祖父、外祖母通风报信,结果却没想到二老早已人去楼空。

  倘若赵虞没有猜错的话,当日肯定是他的兄长赵寅在逃出生天后,跑到郾城把二老接走了,包括他后来就此失去音信的两个舅舅,大概也是收到了赵寅的警告,赶紧隐姓埋名逃之夭夭。

  当然,这些只是赵虞出于乐观的猜测,但不可否认,这个猜测着实让他振奋。

  虽然说他与静女最亲,但不可否认赵寅与他才是至亲兄弟,当意识到赵寅很有可能还活着的时候,赵虞的心情十分振奋。

  他忍不住将自己的猜测告诉了静女,听着静女睁大眼睛,下意识地捂住了嘴。

  “太好了……太好了,少主……”

  静女趴在赵虞怀中,喜极而泣。

  她由衷地感到高兴:虽然乡侯与夫人都不在了,但大公子与少主都还活着。

  她欢喜地说道:“少主终于不是孤身一人了……”

  赵虞愣了愣,旋即伸手刮了刮静女的鼻子,笑着说道:“我原本就不是孤身一人,我有你。”

  静女羞喜交加,把头埋在赵虞的怀中。

  忽然,她好似想到了什么,抬起头连忙说道:“少主,既然得知大公子还活着,少主当立刻联系他呀。”

  “这可不容易……”

  赵虞皱着眉头说道:“一来这只是我的猜测,二来,下邳太远了……退一步说,下邳那一带如今那么乱,就算我派人过去,也未必能找到赵寅的下落。”

  “那……那怎么办?”静女着急问道:“就不找大公子了?”

  “急什么?”

  赵虞抬起静女的右手,从她手,轻笑着说道:“这不是有个‘饵’么?倘若我那位兄长果真还活着,只要他得知这件事,相信他也不会坐得住,肯定会派人到鲁阳探探究竟,甚至亲自前来,是故……”

  “是故?”静女歪了歪脑袋。

  只见赵虞刮了一下静女的鼻子,笑着说道:“是故,咱们只要派人盯着这个赵炳,说不定我那位兄长就会主动露面。”

  “少主真聪明。”

  大概是出于高兴,素来羞涩的静女,难得主动在赵虞脸上亲了一口,亲得赵虞都愣了一下。

  他拍了拍静女的背,示意道:“好了,我给刘公写封信,请他关注此事,以便那赵炳抵达鲁阳时,我好安插内应。”

  话音刚落,忽听屋外传来了笃笃笃的叩门声,旋即便有一名山贼低声禀告道:“公子,陈才求见。”

  『陈才?』

  赵虞微微一愣,点头道:“请他进来。”

  得到赵虞的允许,陈才推门而入,一眼就瞧见了赵虞与静女二人,朝着二人拱了拱手:“首领。”

  上下打量了几眼陈才,赵虞笑着说道:“陈才,越来越有风范了。”

  听到这话,陈才脸上露出几许笑容,但还是谦逊道:“首领取笑了,我还差得远呢。”

  说着,他走上前几步,抱拳说道:“首领,我方才与马盖、马弘、张奉几人谈了谈,据马盖所说,县衙已经在囤积粮草;我这边,我也跟黄绍谈过了,他承诺他会想办法收集皮革等物,满足我等制做皮甲所需;唯独张奉那边并不是很顺利,县内的那些家族,都不怎么情愿捐出一笔财帛……”

  赵虞皱眉思忖了片刻,问道:“哪几家?”

  听闻此言,陈才从怀中取出一张纸,递给赵虞道:“张奉已经列出了名单。”

  赵虞接过名单扫了两眼,旋即递还给陈才,平静地说道:“时日还宽裕,让张奉继续劝说,倘若等到来年,等到叛军果真攻到昆阳一带,这些人还是一毛不拔,到时候就叫这些人滚出昆阳。”

  “明白了。”陈才点了点头。

  旋即,他想到了马盖的托付,抱拳又说道:“首领,还有一件事。……据马盖所说,石原那小子有意派他两名同伴许柏、王聘二人,混入我黑虎寨,打探首领你的底细。”

  “哦?”

  赵虞一听就乐了。

  亏得石原几人居然还能想出这么一招,可问题是,他大多数时候都不在主寨啊。

  “马盖什么意思?”

  赵虞笑着说道:“我记得他也很欣赏石原,怎么就把那几人给出卖了?”

  “他反而觉得他机灵。”

  陈才笑着说道:“他隐瞒不报,才是害了那几人。不过我觉得他所说倒也有几分道理,石原等人曾经在江夏与叛军交过手,留着这些人明年对付叛军,这似乎也不是坏主意。”

  赵虞略带惊讶地上下打量了几眼陈才,笑问道:“你这算是在给石原那几人求情么?”

  陈才也不反驳,笑了笑解释道:“前一阵子纪荣率军查封我城南工坊时,石原那小子曾阻止南阳军卒殴打我工坊内几名年轻人,事后他也没有在纪荣面前指认我,我对他印象不坏。……再加上他们几个都颇有本事,若能收服,日后定能为首领效力……”

  “呵。”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你派人给主寨送个信,叫陈陌、王庆等人别为难这二人,就按照一般寨众对待。”

  他也不认为石原那几人能折腾出什么风浪来,就凭石原对马盖的信赖,他就吃定这几人了。

  “是。”

  陈才拱了拱手,准备告退。

  且见赵虞又喊道:“等下,你稍等片刻,我有一封信,你代为送到主寨,交给郭达大哥。”

  “是。”

  当晚,赵虞提笔给鲁阳县令刘毗写了封信,托陈才一柄送到主寨,交给郭达。

  不用猜也知道郭达在看到这封信后,立刻就会意识到这是给鲁阳县令刘毗的信,然后派心腹送往鲁阳。

  次日,石原与陈贵在家中送别许柏、王聘二人。

  他叮嘱二人道:“兄弟,你二人此去黑虎寨,一定要小心谨慎,稍有暴露身份的迹象,立刻想办法逃回县城,黑虎贼在县城虽然亦有实力,但再怎么样相信也不敢当众行凶。”

  “你放心,我等会小心的。”

  许柏、王聘二人笑着说道。

  告别石原、陈贵,乔装打扮成一般游侠的许柏与王聘,便启程离开县城,前往县北投奔黑虎寨。

  要说完全不紧张,这当然是假的,毕竟黑虎贼凶名在外,据说前一阵子还杀了数百名南阳军卒——连正规军卒都吃了亏,你说这伙山贼有多厉害?

  在赶了两三个时辰的路后,许柏与王聘二人终于来到了县北的应山。

  二人又再次相互打量了一番。

  唔,蓬头散发,衣服脏乱,十足的贼痞打扮!

  装扮没问题,二人便上了山。

  好巧不巧,他们走的正是黑虎主寨东南坡的蛛网狭道。

  虽然道路还算平整,但这条路蜿蜒绵长,让许柏与王聘走得都有点怀疑人生——走在大半天,居然还在半山腰。

  不同于一般人,许柏与王聘二人立刻就察觉到这条路的不对劲。

  许柏私底下对王聘说道:“这恐怕就是黑虎贼用来御敌而造的……”

  “唔。”

  王聘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二人十分怀疑,前一阵子那支两千人的南阳军没能在将近二十日内攻破黑虎寨,就是因为这些诡异的山路。

  一边摸索这些山路,二人一边将正确的道路记了下来,准备事后想办法告知石原,叫石原禀告县衙,告诉县尉马盖。

  就当他们仔细摸索山中道路时,忽然头上有人大喝:“喂,你们两个,干什么的?”

  许柏与王聘下意识地抬起头,旋即便看到有几名山贼站在他们前上方的山道,神色不善地看着他们。

  等等!

  这些人……是黑虎贼?

  王聘有些难以置信。

  因为他看到那些人都穿着皮甲,而且成色看上去还挺新的样子。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些人的头发都扎在脑后,虽然谈不上整齐,但与许柏与王聘印象中‘蓬头散发’的山贼形象大相庭径。

  “你……你们是什么人?”王聘错愕问道。

  听到这话,上路的山贼们微微一愣,旋即哈哈大笑。

  其中一人指着许柏与王聘嘲笑道:“原来是两个傻子!”

  说着,他一脚踩在路边一块石头上,居高临下、盛气凌人地说道:“你们两个听好了,这里是黑虎山,你家黑虎爷爷们居住在此,要想活命的,速速离开!”

  『果然是黑虎贼!可这些黑虎贼怎么……』

  王聘的心中闪过几分不可思议。

  说实话,他们与黑虎贼那可是老相识了,昆阳县三次围剿黑虎贼,他们几个都有参与,但今年黑虎贼卷土重来之后,他们倒是还未到这边与黑虎贼交过交道。

  没想到将近一年不见,这些黑虎贼的形象出现了巨大的变化,以至于王聘都有点认不出来了。

  “喂,听不懂人话?”

  见许柏、王聘二人毫无反应,上路的几名山贼不快了,踢了几块石头下来。

  许柏率先反应过来,待避开那几块石头后,抱拳说道:“原来诸位就是黑虎寨的义士,我二人是专程来投奔贵寨的。”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两支刻着黑色‘虎’字的竹签。

  “唔?”

  上路那几名山贼眯着眼睛看了半晌,这才招招手道:“上来吧。”

  “好、好。”许柏二人连声答应,随后在那名山贼的指引下,又绕了一大段路,这才终于来到了那几名山贼的面前。

  在绕路时,许柏低声对王聘说道:“认出来了么?那人是刘屠。”

  “唔。”

  王聘微微点了点头。

  ‘屠万万’刘屠,黑虎贼当中的悍寇,‘插翅虎’陈陌手下的心腹,虽然此人的形象有所改变,还穿着皮甲,打扮地跟军卒似的,但许柏与王聘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片刻之后,许柏与王聘绕路来到了刘屠等人面前。

  不得不说,许柏、王聘二人此时还是比较紧张的,毕竟刘屠是黑虎贼里排的上号的悍寇,哪怕是他俩也不敢保证能够杀掉对方,更别说从旁还有几名穿戴皮甲的山贼在。

  幸运的是,刘屠似乎并没有认出乔装打扮后的许柏、王聘二人,待二人走近后,招招手说道:“把信物拿出来我再看看。”

  许柏赶紧交出信物。

  反复确认信物并没有差错,刘屠点点头,将两枚信物递还给许柏、王聘二人,旋即对身边几名山贼道:“你们几个,继续巡山。”

  说罢,他又朝许柏二人招招手:“你们两个,跟我来,我带你们去见大统领。”

  『大统领?』

  许柏与王聘面面相觑。

  大概半个时辰后,在刘屠的带领下,许柏、王聘终于来到了黑虎贼的主寨。

  看着寨门两旁有几名山贼拄矛而立,身体站得笔直,许柏二人心中忽然有种古怪的感觉。

  这……真的是黑虎贼的老窝么?怎么感觉跟军营似的?

  二人不动声色,跟在刘屠身后。

  就在此时,左侧有一群小孩追逐打闹着跑了过来,其中一个小孩砰地一声撞在刘屠的腿上,好在刘屠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那个小孩,后者才没有摔倒。

  只见刘屠故作凶恶状,用手按着那个小孩的脑袋,故作咬牙切齿地骂道:“小兔崽子,又是你?上回我就警告过你了……”

  然而那个小孩似乎并不害怕刘屠,一把拍掉刘屠的手,蹬蹬跑出几步远,还朝着刘屠做了鬼脸。

  刘屠眼睛一瞪,那群小孩就嬉笑着跑没影了。

  “这帮小兔崽子!”

  看着那群小孩的背影,刘屠笑骂了一句,旋即回头朝着许柏与王聘努了努嘴:“跟我来。”

  “……”

  许柏与王聘对视一眼,缓缓跟上刘屠,同时眼睛打量四周。

  据他们所见,这座黑虎主寨不止有山贼,还有不少妇孺,似乎那些妇孺都不害怕那些山贼,相互还会打招呼与说笑。

  整个主寨给许柏与王聘二人的感觉,就仿佛一座山村。

  『山贼……也有家眷么?』

  许柏与王聘暗暗想道。

  山贼有家眷,这其实是一件很正常的事,但许柏与王聘此前却从未想到过,直到他们今日以另外一个身份混入这座山寨。

  『当初被我等杀掉的黑虎贼,他们的妻儿也在其中么?』

  二人忍不住又看了看那些走动的妇人与奔走打闹的孩童。

  忽然,二人失笑摇了摇头。

  而就在这时,他们忽然听到了‘喝喝’的喊声。

  心中一愣,二人抬起头看向前方,看到声音传来的方向,旋即,他们便看到前方不远处的空地上,有大概百余名山贼正整齐地列着队,手持长矛齐刷刷地操练着。

  “喝!”

  “喝!”

  看着那些正在操练的黑虎贼,许柏与王聘愕然地睁大了眼睛。

  他们看到了什么?

  山贼……居然在操练?!

  而且还是按照军队训练的方式操练?!

  “……”

  对视一眼,许柏与王聘皆看到了彼此眼眸中的震撼。

  走在前面的刘屠,显然没有注意到许柏与王聘二人脸上的异色,催促道:“大统领就在前面,跟我来。”

  跟着刘屠,许柏与王聘来到了那名大统领面前。

  此时他们才知道刘屠口中的大统领指的是谁——插翅虎陈陌!

  黑虎贼中最强悍的一个!

  “……”

  许柏、王聘二人下意识地咽了咽唾沫。

  “老大……呃,不是,大统领,这两个小子,是来投奔咱山寨的,有信物。”

  刘屠指了指许柏二人对陈陌说道。

  说罢,他小声问许柏、王聘二人道:“你俩叫什么来着?”

  此时许柏正盯着那些正在操练的黑虎贼,心中的震撼还未得到缓解,冷不丁听到刘屠询问,他下意识说道:“许柏……”

  从旁,王聘亦是目瞪口呆看着那些正在操练的黑虎贼,下意识说道:“王聘。”

  一个呼吸后,二人面色顿变,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脑门亦是冷汗直冒,暗暗祈祷这群黑虎贼别有认得他们名字的。

  “……”

  此时,陈陌正负背双手看着面前正在操练的寨众们,闻言转头瞥了一眼许柏与王聘。

  『陈才所说的,就是这两个吧?』

  他的眼中闪过几许异色,一闪而逝。

  『别啊,老天保佑,千万别认出我俩来,否则真的死无葬身之地了……』

  眼见那陈陌转头看来,许柏与王聘低着头暗暗祈祷。

  而就在这时,便听陈陌淡淡说道:“入队。”

  “什么?”

  许柏愣了愣,好似没有听清。

  见此,陈陌神色平静地说道:“但凡投奔山寨的,每日都要经我训练,合格后方能自由行动……入队,与这些人一起操练。”

  说罢,他从旁边的木架上抽出两柄木杆的长矛,一人一柄丢给许柏与王聘二人。

  接住陈陌抛来的长矛,许柏与王聘赶紧赶紧按照陈陌所说,站到队伍前头。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暗暗祈祷之余,二人学着像其余山贼那样一招一式地操练。

  让他们感到心安的是,当他们操练时的动作出现错误时,陈陌便会纠正他们,且神色非常平静。

  就这样两三回之后,许柏、王聘二人也就逐渐放下了心。

  他们觉得,混进黑虎贼这件事,应该是成了。

  『上天保佑,没想到这么容易……』

  抽暇对视一眼,二人心中暗暗窃喜。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