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286 第286章:攻心

  『ps:丈母娘来了,今天码字晚了,字数少了些,请别见怪。』

  ————以下正文————

  二月二十七日清晨,叶县县令杨定再次于军帐中醒来。

  他醒来后的第一件事便是询问卫士:“黑虎贼可曾有所异动?”

  卫士的回答让杨定陷入了沉思:“回禀大人,黑虎贼未曾有任何异动。”

  没有异动?

  杨定皱起了眉头,走出帐外,远远眺望西侧那座被黑虎贼占据的山丘——那里原是应山东部群山中普普通通的一座山丘,但因为黑虎贼在上面建了主寨,故而有越来越多的人将其称作‘黑虎山’。

  『黑虎贼,居然不派人夜袭?』

  杨定微微吐了口气。

  正如赵虞所猜测的那样,他之所以没有将五县官兵聚拢在一起,而是分作五个营分布,其实主要就是卖了黑虎贼一个破绽,想要引诱黑虎贼下山袭击他。

  要知道山中的猛虎是很可怕的,黑虎贼亦是如此——这伙山贼常年在应山东部的群山中活动,对当地地形十分熟悉,反观他五县官兵,对附近群山的地形却不甚了解,一旦选择强攻,杨定不难猜测会是什么样一个结果。

  因此在思量一番后,他决定故意露出破绽,令五县官兵各自建一座营寨,形成‘w’状分布,彼此既不近、亦不远,试图引诱黑虎贼下山偷袭他。

  一旦黑虎贼下山偷袭,那么他就会启动后续计划,设法将袭击他官兵的黑虎贼引诱至包围处,然后伺机将其包围,一举铲除。

  然而事实证明,他此前的想法太过于乐观了,尽管他已故意卖了一个破绽,但山上的黑虎贼却始终无动于衷。

  说实话,黑虎贼的无动于衷,是颇为反常的现象。

  因为他研究过黑虎贼的战术。

  截止当前,黑虎贼总共遭到四次讨伐,前三次都与昆阳县有关,最后一次则是南阳军偏将纪荣率两千兵卒单独围剿,他杨定组织五县官兵围剿,这是第五次。

  而在那前四次围剿当中,黑虎贼曾发动过两次偷袭,一次是对马盖所率领的昆阳官兵,成功迫使马盖撤兵;而另一次则是针对南阳军偏将激动,一场偷袭就使南阳军出现了近五百人的阵亡。

  可见,黑虎贼还是很喜欢用偷袭战术的。

  但这次,他苦苦等了两日两宿,也不见黑虎贼做出夜袭他的行为,杨定立刻就意识到,他故意分兵卖破绽、引诱黑虎贼夜袭的意图,恐怕早已被对面的黑虎贼看穿了,或者说,是被黑虎贼的首领周虎看穿了。

  『纸上谈兵呐……』

  杨定摇摇头。

  此刻的他深刻意识到,带兵打仗并非那么简单,尽管他也曾看过许多兵书,但那终归只是纸上谈兵罢了,碰到黑虎贼这等历经多次围剿的山贼,未必管用。

  “来啊,请高县尉到我帐中议事。”

  他对身后的几名护卫吩咐道。

  片刻后,叶县县尉高纯便来到了杨定的帐篷,同时被杨定邀请而来的,还有他的家将魏栋、魏驰父子。

  四人针对当前的情况,做了一番商议。

  待等三人到齐后,杨定苦笑着说道:“黑虎贼原本惯用偷袭,然这次两天两夜未见丝毫动静,可见他们已识破了我方的意图……”

  听到这话,高纯、魏栋、魏驰三人皆在那皱着眉头运气。

  因为在此之前,三人都觉得杨定这招诱敌的计策很不错,很有成功的机会。

  但事实证明,他们也太过于乐观了。

  当然,尽管有些遗憾,但三人并不气馁,甚至魏栋还捋着胡须笑着称赞对面的黑虎贼:“不愧是让两千南阳军碰壁的悍寇啊……”

  父亲称赞黑虎贼的话,让年轻的魏驰有点不服,他抱拳对杨定说道:“少主,未必是黑虎贼识破了我方的意图,也有可能是他们惧不敢出。既然他们不肯下山,那咱们就攻上去……干耗在此终归不是办法。”

  魏驰的话,让杨定、魏栋、高纯三人陷入了深思。

  平心而论,这三人并不倾向于强攻贼山,原因很简单,因为南阳军在这条路上碰过壁。

  连正规军都碰过壁,他们五县官兵又何来自信?

  不过魏驰最后那句话说得倒对:总不能干耗着吧?

  想到这里,杨定便说道:“既然如此,召集五县县尉商议一番,我等尝试攻山。”

  “是。”

  约小半个时辰后,鉴于收到了杨定派人送去的消息,丁武、黄贲、马盖、邹布这四位县尉陆续从各自营寨来到叶县军的营寨,来到了杨定的帐内。

  在这次会议中,杨定并没有提及任何‘诱敌失败’的话,他只是对诸县尉说道:“据当日我五县官兵赴此,已过两日,相信诸县兵卒已得到了充分的歇养,当尝试对黑虎贼用兵。……不知诸位有何看法?”

  听到这话,丁武、黄贲、马盖、邹布四人各有想法。

  这四位县尉,都是有相关剿贼经验的人,对于杨定那足足有两日按兵不动的做法,自然也有所猜测,但杨定不说,他们自然也不好无端猜测。

  在听到杨定询问后,黄贲环视了一眼众人,率先说道:“杨县令有意强攻,黄某不反对,不过,强行攻山风险不小,据我所知,自去年黑虎贼于昆阳卷土重来后,黑虎贼便加紧建造了山上的诸般防御……”

  说着,他转头看了一眼马盖,问道:“马盖,你昆阳可曾派人打探过?”

  一听黄贲的语气,马盖就知道黄贲对他也起了几分疑心,显然是前几日做得有点过火了。

  在略一思忖后,他点头说道:“不错,据我昆阳所知,黑虎贼在山上建造了许多呈蛛网、鼠道般的山路,其中或可通行、或是死路,密密麻麻,号曰‘蛛网狭道’,当初南阳军就是在这里吃了大亏。”

  『咦?』

  杨定很惊讶于马盖竟然会主动透露黑虎贼的秘密,他好奇问道:“马县尉何以如此了解?”

  马盖平静地回答道:“杨县令,正如我当日所言,我昆阳一直在尝试招安周虎,招安黑虎贼,既要招安,自然要派人与其接触。再者,黑虎贼的山间防御,大多都是附近乡村的青壮帮忙修筑,我派人去打探,自然也不难打探道……”

  他的话还未说完,就听杨定参与会议的魏驰皱眉质问道:“马县尉,你明知贵县的乡村协助黑虎贼建设山间防御,却不加以制止?”

  马盖轻笑一声,淡淡说道:“这位小兄弟,其中有诸般原因,不是我勒令禁止,就杜绝附近乡村派青壮为黑虎贼出力。”

  听到这话,魏驰皱着眉头,显然很不满意马盖的解释,但黄贲、邹布、甚至是高纯,却微微点了点头。

  尽管对马盖勾结黑虎贼一事有所怀疑,但此刻高纯还是替马盖做了解释:“魏护卫,马县尉说得没错,此地附近祥村、丰村、岑村、许乡等地,离黑虎贼近而离昆阳县城远,为了避免激怒黑虎贼,这些乡村难免会屈从于黑虎贼,这是无法阻止的。”

  听到这话,黄贲、邹布也是微微点头,唯独丁武摸着下颌的胡须,饶有兴致地看着马盖。

  在现场诸人中,丁武是唯一一个可以确定马盖内通黑虎贼的,一方面是因为杨丁等人对马盖的有力猜忌,另一方面则是因为别的原因。

  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作为黑虎贼的内应的马盖,居然主动透露出了黑虎贼的机密讯息——那称作‘蛛网狭道’的山阵,称得上是黑虎贼的秘密了吧?

  那么问题来了,马盖为何要主动透露这一点,难道他背叛了黑虎贼么?

  在一番思忖后,丁武当即就明白了:马盖此举可能并非是要背叛黑虎贼,而是要令杨定‘知难而退’,放弃强行攻山。

  『……看来,应该是二公子授意马盖这么做。』

  丁武捋着胡须暗自猜测。

  为何要拖延,他亦有自己的判断:很有可能与今年叛乱军的行动有关。

  毕竟去年十月末时,赵虞就曾与刘緈、丁武二人详细谈论过今年叛乱军的威胁,希望二人做好准备,免得鲁阳县被叛军所趁。

  不得不说,丁武猜地很准,马盖之所以主动透露蛛网狭道的存在,就是为了要让杨定‘知难而退’,放弃主动攻山。

  因为他已得知了赵虞这次的御敌方针——拖!拖到叛乱军大举反攻的局势呈现明朗之态。

  既然如此,主动透露黑虎山强有力的防御山阵,令杨定投鼠忌器,这也未尝不是一个策略。

  只要杨定下不了决心强行攻山,那就别谈能剿灭黑虎贼,而如此一来,赵虞与马盖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顺便,还能挽回黄贲、丁武、邹布、高纯几人对他的‘消极讨贼’的不利看法,可谓是一举两得。

  说一说一,马盖还是颇有见地的,无愧于赵虞对他的看重与欣赏。

  事实证明,在听罢马盖有关于蛛网狭道的描述后,杨定亦陷入了犹豫。

  这份犹豫大致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自然是针对马盖所述的蛛网狭道,而另一部分,则是对于马盖是否是黑虎贼内应的猜忌——毕竟按照常理,马盖作为黑虎贼的内应,着实没有理由透露这种重要的事。

  『马盖的事可以先放一放,首先要对黑虎贼造成逼迫……』

  在沉思了片刻后,杨定沉声说道:“多谢马县尉相告,马县尉这一席话,足可令我五县官兵减少一半伤亡。但,即黑虎贼有固若金汤的防御,我等亦不可惧退,当迎难而上,竭尽全力将其铲除。”

  听到这话,帐内诸县尉陆续点头,包括内心其实对此不屑一顾的马盖。

  忽然,黄贲抱拳说道:“杨县令,在攻山之前,有件事必须告知县令。自去年入冬到今年,陆续有疑似黑虎贼的人在我县出没,引诱县人投奔黑虎贼,尤其是今年正月后,这种现象愈发严重,直到黄某率县卒前来响应杨县令的剿贼一事,我汝南仍然潜伏有黑虎贼的细作……”

  话音未落,襄城县尉邹布亦开口道:“我襄城亦是相同情况。”

  看了一眼邹布,黄贲继续对杨定说道:“因此黄某建议,在杨县令攻山之前,不妨先用计离间黑虎贼。……算算日子,从我汝南,以及从襄城投奔黑虎贼的人,鉴于时日较短,这些人对黑虎贼未必有多忠心,今日得知我五县官兵大举围剿,他们必然惶恐,杨县令在攻山之前派人喊话,以威言恐吓,倘若这些人畏惧而逃,不但能够有效令黑虎贼减少人数,或许还能动摇黑虎贼的士气。”

  “这个主意好。”老家将魏栋捋着胡须称赞,用欣赏的目光看向黄贲。

  杨定也很满意,点点头说道:“好,就这么办!”

  当日,杨定做出决定,先集合五县官兵前往黑虎山山下叫阵,以声势恐吓黑虎贼当中的新人。

  大概巳时前后,五县官兵齐齐出动,列阵于黑虎山山下。

  不得不说,二千二百名官兵一起出动,这声势着实不小,在得知山下官兵的异动后,黑虎寨难免如临大敌,不光陈陌、王庆、褚燕这三位统领立刻率人把守山间要道,留守主寨的郭达、褚角等人,亦下达了‘准备交战’的命令。

  然而出乎黑虎众意料的是,山下的五县官兵并未立刻攻山,而是由叶县县尉高纯在山下大声喊话。

  “山上的黑虎贼听着,此番,我叶县与鲁阳、昆阳、汝南、襄城四县通力合作,组织五县联军围剿尔等,志在缉杀贼首周虎与一般头目,与其余众人无关,倘若想要活命,速速离山,我官兵不予追究。”

  一通喊罢,高纯取出一份‘不予宽恕’的名单,开始念黑虎贼的知名头目,除周虎上榜外,其余郭达、褚角、陈陌、王庆、褚燕、刘黑目、刘屠等等大小头目,皆在名单上。

  在念完以上名单后,高纯仰望着面前黑虎山沉声喊道:“除以上人等,只要立刻与其划清界限,皆可宽恕!”

  然而还没等他说完,就听黑虎山上传来一声喊骂:“去你娘的!”

  话音未落,山下稀稀疏疏地射下一通箭雨。

  原来是王庆听得烦了,下令麾下的山贼射了一拨箭矢,可惜并没有射中高纯。

  不得不说,五县官兵的这次威慑,效果着实不差,面对着二千二百名官兵,黑虎寨内的老寨众固然是无所谓,但那些新投奔而来的,心中难免有所动摇。

  毕竟这个年代,打仗主要还是看人数,而黑虎寨的人数,远远不如山下的官兵。

  “不妙啊……”

  褚角低声对赵虞说道。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目光透过面具上的那两个窟窿眼,凝重地看向山下。

  人心不齐,这还真是他黑虎寨眼下的短板之一。

  『得想个办法稳定人心。』

  他暗暗想道。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