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289 第289章:颍川郡军【二合一】

  三月初,在叶县县令杨定的请援下,颍川郡守李昮决定派郡尉曹索率领两千兵卒,协助前者围剿黑虎贼。

  初五,郡尉曹索率领两千兵卒抵达昆阳,于县北与杨定以及五县联军汇合。

  提前得知消息的杨定,遂带着丁武、马盖、黄贲等五位县尉出营十里,前往迎接。

  当看到这支高举‘颍川郡’、‘许昌’字样旗帜的郡军时,丁武、马盖、黄贲等五位县尉颇感震惊,因为他们怎么也没想到,杨定居然会请来颍川郡的郡军。

  其中最为震撼,或者说莫名心慌的,无疑便是丁武、马盖二人,好在这二人都沉得住气,并未将慌张表现出来。

  “郡尉。”

  “郡尉。”

  在杨定的带领下,丁武、马盖、黄贲、高纯、邹布这五位县尉纷纷率先将那曹索见礼,其中马盖、黄贲、邹布三人表现地最是恭敬,这也难怪,毕竟他们三县都隶属于颍川郡。

  郡尉曹索此人,乍一看就知道是一个颇为高傲的人,但对于丁武等这五名县尉,他表现出来的态度还算是蛮和蔼的,然而这份和蔼却不包括对待杨定。

  片刻后,待杨定将曹索叶县县军营寨内的军帐内时,曹索当着众人面无表情地对杨定说道:“我颍川郡,常备有二千郡兵,今日我将其中一半旧部带来,还有一半则是征募不久的新卒,总计二千人,尽数在此。曹某还有急事要返回郡里,不便久留,杨县令有什么事,可与我部下商量……田钦!”

  “在!”

  话音刚落,便有一名体魄魁梧的将官从曹索身后走出,抱拳而立。

  曹索指着此人又对杨定说道:“此乃我部下田钦,于军中担任士史一职,剿贼之事,杨县令可与他商量。”

  说完,他又嘱咐田钦道:“田钦,我不在时,你且听从杨县令的调遣,不得违抗!”

  “遵令。”田钦抱拳应道。

  交代完毕后,曹索竟不再停留,当即起身告辞。

  虽然杨定出面挽留,也未能挽留住曹索,只得再与众人出营送别曹索。

  片刻后,曹素仅带着几名随从乘马离开,众人便返回营地。

  趁着这空档,马盖凑近田钦,与后者打了声招呼。

  莫要觉得田钦的职位是‘士史’就小看了他,按照晋国的郡制,士史乃是郡尉直属的部下,平日里负责执掌军队,论官秩高低比执掌五百人的侯长——即军侯、曲侯——还要高,与郡尉另外一类直属官员‘尉史’平起平坐。

  士史与尉史的区别,在于前者常在郡军当中,直接统率郡军;而郡史则大多时候在郡守府,直接听从郡尉的调遣。

  但凡有什么大事,郡尉一般都是派遣尉史到军中,将命令传达给士史,然后士史、郡史二人通力合作,完成种种任务。

  因为知道这一点,因此马盖对待田钦十分客气,待恭敬地打完招呼后,他趁机问田钦道:“管曹郡尉的言行,似乎他并不喜欢杨县令?”

  马盖是昆阳县县尉,隶属于颍川郡,因此田钦倒也不把马盖当外人,只见他在看了一眼走在前方的杨定后,低声说道:“最近这段时间,因叛乱军的关系,郡尉正急着征募新卒扩充郡军,还要训练那些新卒,哪有工夫来抽出兵力来对付一群危害不大的山贼?只不过郡守大人下了令,郡尉也没有办法……”

  “哦。”马盖恍然大悟。

  的确,在非战乱年代,纵使是郡里,也不会保留大量的郡军,一般都是看该郡的面积而保留一定数量的兵卒,少则七八百人,多则二三千人,颍川郡辖下的乡县不少,但也就只保留了二千常驻郡军。

  这点兵力,自然是无法抵抗叛乱军的,因此在得到‘叛乱军或将大举反攻’的消息后,颍川郡守李昮便下令征募新卒扩充军队,差不多要扩充到万余兵马,直到叛乱军的危机解除再遣散大部分的郡卒。

  训练新卒,最快最便捷的方式无疑就是老卒带新卒,可就在颍川郡正忙着扩充郡军的情况下,叶县县令杨定却向颍川郡请援借兵,偏偏郡守李昮还出于某些原因不好驳了杨定的面子,只能抽出一半的老卒协助杨定围剿黑虎贼,这件事让负责征募、训练新卒的郡尉曹索十分火大,也难怪他今日与杨定等人汇合后,甚至没有过多停留,便留下军队沉着脸返回了郡里。

  马盖有意无意地对田钦感叹道:“我曾多次对那位杨县令言及,称黑虎贼不过是癣疥之疾,今年叛乱军的大举反攻才是当务之急,奈何那位杨县令坚持剿贼,不肯听劝。”

  田钦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不过没有做出什么回应。

  片刻后,一行人回到了营寨附近,此时杨定朝着田钦走来,抱拳说道:“田士史,贵军新到,不如先结营立寨,修整一番。”

  “好。”田钦也不推辞,待向杨定抱拳行礼后,便转身走向了远处正在原地歇息的两千郡军。

  看着田钦以及远处的两千郡军,杨定身边的魏驰笑着说道:“得两千郡军相助,这下击破黑虎贼再无败相。”

  听到这话,杨定淡淡笑了一下。

  二千二百名五县联军,再加上两千颍川郡的郡军,倘若这总共四千人还不足以剿灭一伙仅仅只有数百人的山贼,那他杨定也再无脸面继续担任叶县县令一职。

  不过话虽如此,他其实并不打算直接让这些郡军参与剿贼之事,更不会让这支郡军作为主攻手。

  他吩咐魏驰道:“魏驰,你率一队县卒到贼寨山下喊话,就说我方今日新得五千名郡军相助,劝山上贼子早早投降。……此时投降,我尚可以不予追究,但倘若冥顽不灵,继续助那周虎为虐,则罪同周虎,不得赦免!”

  “五千?”

  魏驰愣了愣,但很快就反应过来,脸上露出几许不怀好意地笑容,抱拳说道:“明白,我这就去。”

  看着魏驰快步离开,老家将魏栋捋了捋胡须,轻笑着对杨定说道:“原来如此。……少主所说的‘借兵’,其实只是想借势罢了。”

  杨定微微点了点头。

  正如魏栋所猜测的那样,杨定从来没想过靠颍川郡的郡军来围剿黑虎贼,他只是想营造一个‘讨贼官兵人数众多’的声势,用以吓唬山上的黑虎贼,以便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

  他毫不怀疑,待得知颍川郡里派来剿贼的援军后,那帮黑虎贼必然会人人自危,各自思忖退路,如此一来,他就有更大的机会将其击破,甚至将其劝降。

  片刻工夫后,魏驰便带着十几名县卒来到了山脚下,朝着山上大喊:“山上的黑虎贼听着,今日颍川郡里派来五千援军相助我等剿贼,尔等已再无任何胜算,识相的就速速投降,我县杨县令承诺不追究一干从犯的罪行;但倘若有人冥顽不灵,继续助周虎为虐,则罪同周虎!”

  这一番话,他一连喊了三遍,但山上却是鸦雀无声。

  是山上的黑虎贼没有听到么?

  当然不是,事实上在魏驰第一遍喊话时,蹲坐在蛛网狭道一端的刘屠、许柏、王聘等人,便清楚听到了喊话的内容,并被这段内容惊得目瞪口呆。

  事实上,占据高处的他们,方才也确实看到有一股援军抵达了五县县军的联营,但他们谁也没有想到,颍川郡里派来的援军,竟然有足足五千人?!

  在这种情况下,纵使是刘屠身边的老人们也出现了惊慌,更别说那些新人,一个个吓地面色发白,连连询问:“这可如何是好?”

  见此,刘屠怒声喝斥道:“慌什么?!……纵使山下官兵得到五千援军又如何?有这蛛网狭道在,他们未必攻地上来……”

  但遗憾的是,他的话并没有起到太大的效果,毕竟五千这个数字实在是太大了,超过了在场诸黑虎众的承受范围,尤其是对于那些刚投奔山寨的新人而言。

  看到这一幕,许柏与王聘交换了一个眼色。

  其他人或许会被魏驰的喊话给骗了,但许柏与王聘曾经在江夏时却有与江夏驻军合力打击叛乱军的经历,他们大致能够估算出山下新增援军的数量——撑死不过三千人。

  但这件事,许柏、王聘二人却没有告诉刘屠。

  原因很简单,因为山下喊话的魏驰提到了‘赦免’——除非山寨里的大小头目,否则其余一般山贼只要肯下山投降,都能得到赦免。

  在这种情况下,许柏、王聘二人自然更倾向于黑虎贼不战而溃——反正寻常寨众可以得到赦免。

  唯一让他们有些犹豫的,便是陈陌、刘屠二人……

  曾几何时,‘插翅虎’陈陌名震昆阳一带,许柏等人将其视为仇寇,知道这次他们二人为了打探周虎的情报而混入黑虎寨,他们这才知道,原来凶名在外的陈陌,其实并不是嗜杀的人。

  相反,陈陌的品行举止都很得体,仿佛是一名军队里的将官,虽对待寨众极为严格,但在一些不要紧的地方,这人却颇为宽容。

  其中最最让许柏印象深刻的,就是他前段时间与陈陌的‘对练’。

  为了给其余的新人做示范,当时陈陌常与他交手——虽然许柏也不明白陈陌为何专门找他与王聘,大概是看出他俩实力不弱?

  至于对练的结果嘛,他二人自然一次也没有赢过。

  虽然没有赢过,但那陈陌每次都告诉他们输在什么地方,让许柏与王聘二人受益匪浅。

  自那以后,许柏与王聘二人对陈陌就改变了观点,觉得陈陌屈居于一座贼窝实在是太屈才了,以这位陈统领的实力,完全有能力担任县尉。

  倘若说对于陈陌,许柏、王聘二人更多的还是敬重于此人的实力与不坏的品德,那么对于刘屠这些人,那恐怕就是日久生情了。

  当然,这个情,指的是友情。

  相比较隐隐有点‘高高在上’的大统领陈陌,刘屠是许柏与王聘平日里接触最久的。

  在他们看来,这个刘屠有勇无谋,但对待自己弟兄却颇为义气——确切地说,山寨里的寨众,大多都是讲义气的,尤其是那些老人们,至于新人,则更多的是被寨规所约束。

  而如今麻烦的就在于,叶县县令杨定非但要捉拿贼首周虎,连陈陌、刘屠这批寨里的大小头目也不赦免,这就让许柏、王聘二人有些迟疑。

  趁人不注意,许柏低声对王聘说道:“先观望一阵子,看看寨内的反应,尤其是那周虎的反应。”

  “唔。”王聘微微点头。

  就在他俩商量的工夫,刘屠派出的黑虎众,也已飞快地跑回了主寨,准备将魏驰的那番喊话禀告大首领。

  然而事实上,根本无需等到刘屠派出的黑虎众来传递消息,因为山上早就有人看到了颍川郡派来的援军,然后将这件事传到了赵虞耳中。

  “……”

  在收到这个消息后,赵虞皱着眉头在自己屋内来回踱步,从旁,静女一脸担忧地看着他。

  还记得前几日,大概是二月二十八日、二十九日时,杨定命五县官兵尝试攻山遭遇败退,自那之后,杨定便再无任何动静。

  当时赵虞也感觉十分纳闷,断定那杨定肯定在谋划什么诡计,但他万万没有想到,杨定居然会如此果断地请来颍川郡的援军。

  此举在赵虞看来,着实有些反常,毕竟前一次的试探,那杨定麾下又没有损失太多的人手,依旧有接近二千人的官兵,是他黑虎众的三倍有余。

  在这种情况下,按理来说杨定并不需要请来援军,而这也是赵虞不敢妄动五县县军的原因——正因为担心杨定在局势不妙的情况请来援军,赵虞才决定采取彻底的守势,一方面死守山寨,一方面则尽量不给山下官兵造成太严重的伤亡,希望能以这个局面支撑到叛乱军出场,彻底搅乱局势。

  但没想到,那杨定却非常果断地请来了援军。

  就在赵虞沉思之际,忽然屋外有人禀报道:“大首领,官兵有人在山下喊话,刘屠刘老大命我立刻向大首领禀告。”

  听到这话,赵虞戴上那块虎面面具,旋即将那名山贼召入屋内,问道:“喊的什么?”

  于是,那名山贼便将魏驰的喊话,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赵虞。

  在听完这一席喊话后,赵虞顿时就明白了。

  此时他终于明白,那杨定为何会反常地请来援军,原因就在于那杨定希望以最微小的牺牲,来击溃他黑虎众!

  就在此时,屋门附近传来一声急切的问候:“阿虎。”

  赵虞抬起头,旋即便看到郭达领着褚角快步走入屋内。

  待彼此打过招呼后,郭达在桌旁坐下,神色凝重地对赵虞说道:“阿虎,想必你也已经听说了吧?山下的官兵请来了颍川郡里的援军,足足有五千人。……我实在不明白,他们为何会请来援军?明明咱们几乎没做什么。”

  赵虞点点头,旋即开口解释道:“不错,咱们确实没做什么,但那杨定未必这么想。很显然,前几日的那次试探,让杨定意识到强行攻山势必会让他五县官兵伤亡惨重,因此改变了想法,决定采取‘攻心’之计……”

  “也就请来援军?借援军的人数对我等施加压力?”褚角在旁试探道。

  “嗯。”

  赵虞点点头,继续说道:“那五千颍川郡的援军,杨定未必会用,可能他仅仅只需这支援军在场……”说着,他立刻询问二人道:“寨里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郭达、褚角二人对视一眼,前者摇摇头说道:“我估计瞒不住,眼下寨里所有人都在谈论这件事……虽然王庆、褚燕二人的队伍还在东坡与南坡,但我估计他们那边情况亦不会乐观……”

  从旁,褚角亦捋着胡须叹了口气:“五千郡卒啊,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

  三人正商议着,忽然又有黑虎众前来禀告:“大首领,又有官兵在山下喊话。”

  听到这话,赵虞便将那名黑虎众召入屋内,问道:“喊的什么?”

  只见那名黑虎众抬头看了一眼赵虞,欲言又止。

  见此,赵虞立刻就明白了,好言宽慰道:“但说无妨。”

  “是。”

  那名黑虎众抱拳说道:“山下的官兵喊话,若有人杀……杀了大首领您,非但不追究过往的罪行,还可以得到十万钱的悬赏……”

  赵虞了然地点点头,从旁的郭达却是听得勃然大怒,怒拍桌案骂道:“岂有此理!”

  他的话刚说完,就见那名黑虎众咽了咽唾沫,又说道:“除了大首领以外,其余寨内大小头目皆有悬赏,寨丞是七万钱,副寨丞是五万钱,大统领是八万钱……”

  “……”

  郭达与褚角听得面面相觑。

  感情不只是赵虞,他们几个也都被官兵悬赏了,或者说,是被他杨定悬赏了……

  待那名黑虎众退离后,褚角摇摇头说道:“官兵此举,意在用利诱离间我等,寨里必须尽快有所行动,否则,大事休矣。”

  听到这话,郭达亦点头说道:“是啊,阿虎,再这样下去,寨里必然人心涣散,依我之见,当立刻设法联络马盖,找个机会,狠狠杀一杀那杨丁的锐气!”

  “……”

  赵虞皱着眉头思忖着。

  此前,他并不想过度刺激杨定,就是担心杨定请来援军,以至于出现最坏的局面。

  但既然如今已经是最坏的局面了,那还担心什么?

  “呼……”

  赵虞长长吐了口气。

  “那就……索性搅个天翻地覆吧!”

  bq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