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294 第294章:改变【二合一】

  『ps:是不是分两章会比较好?老说我是一更兽。』

  ————以下正文————

  天色已深,但静女却无心睡眠,躺在榻上看着枕边的赵虞,安静地倾听着他的呼吸。

  那是她的少主,也是她的男人。

  这几日,赵虞满腹忧虑,连带着她亦心情不佳,论其中原因,无非就是那新任的叶县县令杨定对他黑虎寨的围剿。

  本来,那杨定组织五县联军就已让他黑虎寨如临大敌,却不曾想,那杨定还请来号称五千人的颍川郡军——尽管今日大统领陈陌断定这支颍川郡军充其量就只有三千人,但这依然是一股难以战胜的敌人。

  在逼不得已的情况下,枕边的他派出了王庆与褚燕二人,叫二人分别前往汝南与襄城,掳走刘仪、王雍两位县令,且放火焚烧衙门。

  连她都知道掳走县令、放火焚烧衙门究竟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但枕边的他,却终究还是铤而走险。

  只因为,他们已经被那杨定逼到了绝境,唯有向那山下的杨定表现出一种‘我逼急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故作疯狂,才有可能使得那杨定投鼠忌器,继而他们才能获取宝贵的拖延时间,直至拖延到大江以南的叛乱军大规模反攻北方。

  然而,叛乱军真的会在今年大举反攻么?

  即便是大举反攻,又真的能突破大江北岸沿岸的驻军么?要知道大江北岸驻守的,那可是都是王尚德、韩晫那等级别的大将,晋国数一数二的少壮派将军。

  然而这一切,即便是在她看来睿智聪慧的少主人,亦丝毫没有把握。

  他只是在赌,在这样的绝境下,尽一切手段争取那仅有一丝的赢面。

  “静女,山寨守不住了,快,跟我走。”

  枕边的他忽然梦呓道。

  “……”

  静女愣了愣,脸上不觉露出又甜又苦的笑容。

  甜的是,她家少主纵使在做梦时也惦记着她的安危。

  而苦的是,仅通过这句梦呓,她就知道她家少主其实也没有几分把握。

  朦胧的月光,透过后边的窗户渗透入屋内,稍稍照亮了床榻。

  借助这一缕月光,她看到她的少主在睡梦中紧皱着眉头。

  看得心疼的她,从被窝里伸出手,用温软的手掌轻轻抚着他的额头,希望能够抚平他皱起的眉。

  “不管怎样,我都不会离开你的……”

  她小声地说道,声音轻地仿佛就只有她自己才能听到。

  仿佛冥冥中,枕边的他也听到了这句低语,眉宇间的皱起逐渐平复。

  静女微微一笑,将温软的**朝他靠了靠。

  就当她闭上眼睛,准备偎依着心爱的人入睡时,她忽然听到屋外传来‘踏踏踏’的凌乱脚步声,仿佛有一队人从屋外飞奔而过。

  她睁开眼睛,用手肘支撑起身体,狐疑地看了一眼靠门那一侧的窗户。

  她猜测,方才从他们屋前跑过的,应该是寨里巡夜的卫士,因为今日郭达对寨里下了‘宵禁’的命令,除了值夜巡逻的寨卫,否则山寨内任何人都不允许在夜里走出自己的屋子。

  但是为什么那些寨卫匆忙奔走?

  莫非是山寨里发生了什么变故么?

  『算了,反正屋外有袁付二人守夜,若真有什么事,他二人自会大声呼喊报讯。』

  想到这里,她便重新躺了下来。

  其实她此刻也感觉颇为疲倦,因为她喜欢女上位,而女上位是很消耗体力的。

  然而就待她重新闭上眼睛之后没多久,屋外忽然传来两声‘呜呜’的呜咽声,其中一个声音,似乎就是屋外的袁付传出来的。

  “……”

  静女猛地睁开眼睛,再次用手肘撑着床榻支撑起身体,神色凝重地看向屋门的那一侧。

  旋即,她扯过盖在二人被褥上的一条毯子,一边悄无声息地走向靠门的那扇窗户,一边用手中的毯子裹住自己的身体。

  没走几步,她便来到了窗口,只见她背贴着墙壁,微微转头,无声无息地窥视外边的动静。

  借助屋外的朦胧的月光,她隐约看到有几个黑影正拖着什么物体到一旁,再一看,她却看不到负责今夜值守的袁付二人。

  见此,她的心中涌起强烈的危机感。

  但不知怎么,越是危及,她却越是冷静,只见她率先退到床榻上,用柔嫩的手轻轻捂住赵虞的嘴,旋即重重推他。

  不晓得是不是曾经在夜里遭遇过一次袭击的关系,赵虞也睡得颇为警觉,静女才一推他,他立刻苏醒过来,醒来后,他就立马注意到静女正用手捂着他的嘴——若非特殊情况,静女是绝不会这样做的。

  而静女也察觉到赵虞已经苏醒,压低声音说道:“有几人在屋外鬼鬼祟祟,好似杀掉了袁付二人。”

  听到这话,赵虞心中一惊,原本尚有几分困意的他立刻就清醒过来。

  虽然他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但他自然是相信静女。

  他抬起手,轻轻拍了拍静女捂着他嘴巴的那只手的手背,传达一个意思:我知道了。

  会意的静女抽回手,从榻旁拾起了她的佩剑,旋即赤着脚,仿佛猫一般轻盈无声地走向屋门,在距离屋门五六步远的位置停下,背贴着墙壁埋伏着。

  而这边,仅穿着一条单裤的赵虞,亦悄悄翻身下了榻,从床榻旁摸过自己的佩剑。

  就在这时,只听吱得一声,屋门缓缓打开了一线,旋即开缝越来越大。

  见此,非但静女证实了自己的猜测,赵虞也更加肯定了,因为这个时候,没有任何人会不告而入——哪怕是与他关系最亲近的郭达、牛横二人,最起码也要在屋外喊一声。

  有人想要行刺!

  赵虞与静女二人心中不约而同地闪过一个判断,几乎在同时,悄无声息地抽出了鞘内的利剑。

  此时,屋门继续缓缓打开,旋即,有一个黑影小心翼翼地侧身挪了进来。

  随后,又有一个人影进了屋。

  这两个黑影,正是前来行刺黑虎寨大首领周虎的蔡间与张広二人。

  大概是因为屋内比屋外要昏暗地多,蔡间、张広二人的视力一时未能适应,因此他俩既没有看到紧贴着墙壁站着的静女,也没有注意到猫身在屋内桌后埋伏的赵虞,正眯着眼睛小心翼翼地朝前摸索。

  眼看着其中一人逐渐走近,静女率先动手,只见她算准距离,迅速挥动她原本故意藏在身后的利剑,估算着来人的咽喉一剑挥了过去。

  看她瞄准的位置不难猜测,她丝毫没有留情的意思。

  但遗憾的人,那个黑影,即蔡间,在来自暗处的威胁下本能地将头往后一仰,险而又险地躲过了静女这一剑。

  “嘁!”

  见自己一击不中,静女不快地啐了一声。

  而此时,蔡间、张広二人也终于看清了伏击他俩的人,一个用薄毯裹着身体的美丽女子。

  女人?

  她是谁?

  这里不是周虎的住处么?难不成那周虎居然是一个女人?

  一时间,蔡间、张広二人也有些失神。

  他二人走神,静女可没有走神,在一击不中的仅仅一息之后,她便再次抢攻,手中的利剑朝着蔡间的面门刺了过去。

  蔡间一惊,锵地一声弹开静女刺来的利剑,整个人顺势而旁边一闪,刚好背对着赵虞。

  赵虞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只听噗得一声,赵虞手中的利剑刺穿了蔡间的右腰,后入前出。

  蔡间万万没有想到屋内竟然还有一人埋伏,被赵虞偷袭得手,顿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周……虎……”

  嘴角淌血的他转过头,看向身背后那个还没有他高的人影。

  此时的他,心中暗骂自己愚蠢。

  毕竟他曾听过周虎的声音,那声音根本不像是一个女人能发出来的,既然这间屋子是周虎的住处,而那女人又不是周虎,那么答案就只剩下一个:屋内还有一人!

  但此刻懊悔已经晚了,如何保命才是当务之急!

  在性命攸关之际,蔡间深吸一口气,忍着剧痛挥动手臂,用手肘狠狠撞向身后那人。

  察觉到风声,赵虞抬手挡了一下,顺势退后,连带着将捅穿了蔡间右腰的剑也抽了出来。

  蔡间惨叫一声,左手拄剑,用右手捂着伤口,踉踉跄跄,艰难地朝屋门走了几步。

  赵虞、静女二人哪能让行刺他们的人跑了,当即挺身上前。

  “大哥!”

  张広惊呼一声,赶忙几步冲到蔡间身旁,奋力挥剑逼退赵虞与静女二人,同时急切问道:“大哥,你没事吧?”

  “还死不了。”蔡间嘴角淌着血回答了一句。

  此刻他的心情,恐怕也是日了狗了,明明是来行刺周虎的,结果却被周虎一剑捅穿了一个腰子。

  『这对狗男女!』

  心中暗骂一句,蔡间从窗口喊道:“阿柄、阿尝,进来,咱们合力宰了他们!”

  屋外的阿柄、阿尝两名同伴听到大哥蔡间的呼声,毫不迟疑,立刻就持剑冲入屋内。

  算上重伤在身的蔡间,他们四人对上赵虞、静女二人,在屋内叮叮当当打成一团。

  按理来说,四个人对两个人,肯定是占据绝对优势,哪怕四个人当中有一个身负重伤。

  但谁能想到,仅仅只是几招之间,静女便一剑捅穿了那个阿尝的心口。

  “好……快……”

  那名叫做阿尝的前黑虎贼,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那个让他无比心动的美丽女子,头一歪便断了气。

  “唰——”

  利剑抽离,尸体倒地。

  不说蔡间、张広、阿柄三人愣住了,就连赵虞都愣住了。

  纵使赵虞也没有想到,静女如今的剑技是这等的精湛,而且……下手极狠!

  “……”

  他转头看向静女,却意外地看到静女的双眸中闪着冷芒。

  而此时,静女再度出手,手中的利剑斩向离她最近的张広,后者慌忙提剑抵挡,却不曾想静女挥剑的动作只是虚招,待骗过张広后,只见她手中的利剑划过一道仿佛弯曲银蛇般的弧度,平平在张広的腰间割了一道。

  顿时间,张広就感觉腰腹一凉,旋即传来阵阵刺痛。

  『这女人的动作真的好快!』

  张広心惊胆颤。

  他从来没有遇到过有这等精湛剑术的女人,更别说那个女子在杀了他的同伴阿尝后,连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铛、铛、铛。”

  静女连连挥剑,每一剑之间的间隔极其短促,以至于张広根本来不及做出反击,只能被动地用剑挡下,试图借反震之力使面前的那个女人变得虚弱——毕竟女人的力气始终是不如男人的,况且面对那女人看上去十分年轻,应该年纪不大。

  不得不说,张広这思路还是没错的,但他低估了静女在剑术方面的智慧。

  眼见张広提剑防守身体上段,静女忽然改劈为挑,剑尖挑着张広的剑一挑。

  张広自然不会放任手中的剑被静女挑飞,下意识握紧剑柄,而这个举动,就难以避免让他的右手抬高了许多,致使中门大开。

  而此时,静女的手亦将剑高举着,倘若她收剑再攻,那么张広也未必来不及收手抵挡,意识到这一点,静女丝毫不给对方收招的机会,赤着的双脚在地上一踩,整个人抽身上前,一记膝撞狠狠撞在张広的下体。

  “啊!”

  下体遭到重击,张広惨叫一声,下意识捂着下体蜷起了身体,而就在这时,静女一剑斩在他的脖颈处。

  “噗——”

  鲜血迸溅,张広惨叫着倒在地上,一手捂着脖颈,一手捂着下体,两处的剧痛使得他暂时丧失了战斗力。

  不过静女亦为此付出了代价,提腿膝撞的动作使得她裹在身上的薄毯滑落下来,尽管她第一时间已经抓住那薄毯,甚至于在抽身后退的空档还顺势在张広的脖颈处砍了一剑,但裸露身体的羞耻,使得她暂时放弃了给张広补上一剑的打算,整个人退后几步,双手捏住薄毯一抖,旋即迅速用将其重新裹在身上。

  前前后后仅二三十息工夫,一人死,一人重伤,自己丝毫无恙。

  正与阿柄缠斗的赵虞注意到静女的战绩,又是惊讶又是尴尬,毕竟他至今为止,只是重创了一个而已。

  显然,注意到这一点的并不只有赵虞,那名叫做阿柄的前黑虎贼也注意到了。

  眼见同伴阿尝被杀,蔡间、张広二人先后身负重伤,只剩下他一人暂时无恙,而对面,与他交手的周虎与那个厉害的女人都好好的……

  “大哥,撤了吧。”

  阿柄心慌意乱地朝蔡间喊道。

  事实上,此刻蔡间心中也着实惊慌,他没想到那个周虎的女人剑术如此厉害,几个眨眼的工夫就废了他两个兄弟。

  但事已至此,他也只能豁出去了。

  逃?

  他与张広拖着重伤的身体,怎么可能活着逃出去?

  为今之计,只有制服周虎,才有活下去的希望!

  想到这里,他咬了咬牙,强撑着重伤的身体,一晃一晃地走到同伴阿柄身边,沉声说道:“张広只剩一口气,而我身负重伤,不可能逃出了,眼下唯有制服周虎,咱们才有活下去的希望!……兄弟,靠你了。”

  “……”

  阿柄听得心惊肉跳,等到他回过神来时,静女已用薄毯裹住了**,缓缓走到了赵虞身边,用那双仿佛看上去冰凉的双眸,杀气腾腾地盯着他。

  “咕。”

  阿柄咽了咽唾沫,退后半步,余光瞥了一眼半掩的屋门。

  他也不傻,明知自己上去不可能是周虎与那女人的对手,又岂会留下来与蔡间、张広二人一同赴死?

  此时,屋外传来了牛横急切的喊声:“阿虎!阿静!你们怎么了?!”

  随着话音,还有一阵杂乱的脚步声传来,显然有许多人正在朝这边奔来。

  “牛大哥,有刺客!”

  静女当即喊道。

  见此,阿柄不再犹豫,低声对蔡间说道:“大哥,兄弟对不住了。”

  说罢,他转身飞快冲向屋门。

  冲出屋门,阿柄当即就看到一群人手持火把朝这边飞奔而来,为首一人,正是体格极其魁梧的牛横。

  “啊!”

  他口中大喊着,奋力挥舞着利剑冲过去,试图强行冲出去。

  然而下一刻,他就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一把掐住了咽喉,整个人都被举了起来。

  “呜、呜。”

  被死死掐着脖子举在半空,阿柄奋力地挣扎,非但双腿乱蹬,而且还用手去抠那只手,然而那只手就仿佛铁箍似的,死死掐着他。

  看着手的主人,看着那牛横阴沉的面孔,阿柄此时明白,牛横被人称作寨里‘第一莽将’,就连大统领陈陌都不想招惹,这不是没有道理的。

  “咔嚓!”

  面带怒容的牛横手中发力,直接将阿柄的脊椎捏成了几段碎骨,旋即,他像丢一块麻布似的,将手中的尸体随手丢弃在旁。

  而此时,跟随牛横而来的一干黑虎众已经冲向了屋门,然而屋门却被蔡间给关上了。

  可怜这蔡间,面前有赵虞、静女,背后有牛横与一干黑虎众,想来是插翅难逃。

  见此情形,赵虞觉得危机已经解除,遂从床榻旁的柜子上取出面具戴上,又将柜子上的油灯点亮,垫着油灯走到桌旁坐下,看着缩在屋门那一侧角落进退两难的蔡间,淡淡问道:“你是寨里的人吧?为何来行刺我?我周虎有什么地方亏待了你们么?”

  在他说话时,静女手持利剑,安安静静地立在一旁。

  借助油灯的光亮,她那美艳的脸庞一览无遗,只可惜俏美的容颜上沾着几处鲜血,以至于看起来十分违和。

  听到赵虞的询问,蔡间惨笑一声,他知道自己今日是必死了,与其落到对面的周虎手中遭受折磨,还不如提剑自刎。

  但当他提起剑时,他又犹豫了。

  而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牛横带着几分愠怒与急切的询问:“阿虎?阿静?你们没事吧?”

  还没等赵虞或静女开口,已有抢先一步在窗口窥视屋内的黑虎众发现他们二人安然无恙,抢先回答道:“老大,大首领好似没什么事。”

  “好!”

  牛横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旋即朝着屋内喊道:“阿虎,阿静,你们靠后点。”

  还没等赵虞与静女反应过来,只听砰地一声巨响,那扇木门竟然被牛横整个撞得支离破碎,这股强悍的蛮力,近在咫尺的蔡间当即就傻眼了。

  等他回头神来时,牛横已经走入了屋内,体魄魁梧的他,居高临下俯视着还不到他肩膀高的蔡间,神色不善。

  仿佛食草动物看到了危险的食肉大型猛兽,本能的过激反应,使得蔡间下意识地挥动左手的剑,狠狠斩向牛横。

  然而,只听啪地一声,牛横的大手掌就抓住了蔡间的手腕。

  只见牛横使劲一握,当即就见蔡间的手腕软绵绵地垂了下来。

  “啊——!”

  蔡间惨叫一声,仅一声,惨叫便戛然而止,因为牛横那宽大的手掌,已经抓住了他的面门。

  见此,赵虞连忙喊道:“别杀……”

  话音未落,就见牛横咆哮一声,右臂整个发力,按着蔡间的面门将其整个撞向了墙壁。

  砰地一声,蔡间的后脑勺重重撞在墙壁上,那撞击的力道,竟让蔡间的头颅径直穿过了破碎的木质屋墙。

  这种怪物一样的力道,那人显然是活不成了。

  “……”

  将抬起劝阻的右手放下,赵虞无语地解释了一句:“先问问究竟,再杀也不迟。”

  显然此时牛横已泄了怒火,挑挑眉,伸手挠了挠头:“哦,一时没想到。”

  “……”

  赵虞颇感无语地摇了摇头。

  此时,他忽然注意到了站在身旁的静女。

  回想起方才的种种,他关切地问道:“静女,你没事吧?”

  与赵虞预估的不同,静女微笑着摇了摇头,平静地说道:“少主,我没事。”

  看着静女那平静而美丽的面孔,再看看她脸颊上的鲜血,赵虞忽然感到莫名的违和与不忍,站起身,用手轻轻将静女脸上的鲜血拭去。

  当赵虞手上那从自己脸上拭下的血迹时,静女的眼眸中闪过一丝异色,意味不明地说道:“少主,我……又杀人了……”

  生怕静女为此产生负罪感,赵虞正色说道:“不,你是为了保护我。”

  “是的……”

  静女那依旧沾着一层薄薄血迹的俏美容颜上,浮现出几许甜美的笑容。

  她两年每日苦练剑术,风雨无阻,就是为了防止当年那一晚的凶险再次发生,保护好眼前这位少主。

  为了他,她愿意双手沾染鲜血,将试图危害他的人,还有他的敌人……

  通通杀掉!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