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04 第304章:迫近的威胁【二合一】

  ps:地图记错了,上章结尾要修改下。

  ————以下正文————

  六月二十八日的清晨,当东边的太阳升起时,昆阳县的守城县卒们便看到了黑压压仿佛潮水般的难民潮。

  “天呐……”

  由于看到了难民潮的规模,守城的县卒面面相觑,慌忙向县衙禀告。

  不多时,昆阳县令刘毗便带着县尉马盖、县丞李煦以及一干县卒,急急忙忙登上了城墙,眺望城外。

  此时,昆阳县南郊已人满为患,黑压压的难民潮挤在城下,哭声、叹息声连绵不断,其中亦充斥着对昆阳县的哀求——有许多难民涌到城墙上,仰着头哀求昆阳县开放城门,使他们能进城躲避。

  “这……怕不是有三四千人?”

  县丞李煦面色凝重地喃喃道。

  平心而论,接纳三四千名难民对于昆阳县不算什么,但问题是今日才只是难民出现在他昆阳县的首日,后面还会有源源不断的难民涌向这边。

  从旁,县令刘毗皱着眉头看着城外,沉声问道:“可有谁看到叛乱军的踪迹?”

  听到这话,马盖手下的捕头石原抱拳说道:“刘公,叛乱军并不会立即就出现。”

  “哦?”刘毗看了一眼石原,旋即便想起石原与其同伴曾经在江夏郡有过与叛乱军厮杀的经验,便问道:“你对叛乱军颇为了解?”

  “谈不上了解,大致知晓一些。”石原抱拳解释道。

  见此,刘毗点点头说道:“好,说一说你了解的情况,这边其余人都没有与叛乱军打过交道。”

  “是。”

  石原抱了抱拳,旋即对刘毗、马盖、李煦以及杨敢、贺丰等人讲述道:“诸位所认为的叛乱军,其实可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真正的叛军,他们与真正的军队无异,纪律比较严明,打仗的能力也较强,是我县最大的威胁;还有一部分则是由草莽游侠、山贼、强盗组成的所谓‘绿林义军’,这些少则几十人,多则数百数千人,大多各自为战,与真正的叛乱军相比,这些人就好比是豺狼,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会协助叛乱军攻击一些后者看不上的地方,或者不想花费太大力气的地方,比如乡村。……倘若说真正的叛乱军还算有纪律,那么这些‘绿林义军’,其危害其实更大,刨除一部分尚有良知的绿林义军,其余人杀烧抢掠、奸**子,无恶不作,其凶残,与贼寇无异……”

  听到这话,县丞李煦忍不住问道:“与黑虎贼相比如何?”

  石原沉默了片刻,总算是如实地说出了他的评价:“论凶残,‘绿林贼’比黑虎贼更甚……更甚地多,至少黑虎贼还不至于视杀人为玩乐……”

  视杀人为玩乐?

  刘毗、马盖、李煦等皆露出几许愕然,心中到底是有多凶残的人,才会将杀人视为玩乐?

  仿佛是猜到了这些人的想法,陈贵沉声补充道:“三位大人,我可以保证石原所言非需,我与石原当年在江夏郡时,曾亲眼看到那些所谓绿林义军滥杀无辜……我可以向诸位保证,其中有一些人,品行连畜生都不如。”

  众人面面相觑。

  此时,马盖咳嗽一声问道:“也就是说,在遭遇真正的叛乱军前,咱们得先跟那些绿林贼打交道?”

  “是的。”石原点头说道:“叛乱军与绿林贼相互勾结、相互利用,绿林贼要借助叛乱军的声势,无论是抢掠、施暴,亦或是抓壮丁壮大自身;而叛乱军则利用绿林贼替他们扫除沿途的威胁,使他们能一门心思攻城略地……县尉可以理解为,绿林贼就是叛乱军的先锋部队,一般而言,叛乱军会落后绿林贼大概半个月到一个月的路程。……考虑到定陵县刚刚沦陷,我想叛乱军应该还驻扎在定陵,以增固他们对定陵的控制,只有那些如豺狼般贪婪凶残的绿林贼,才会继续向前,抢先残害沿途的乡村,奸**子,抢掠钱财。”

  马盖默然地点了点头,旋即又问道:“那么这些绿林贼……你可知他们现今身在何处?”

  石原看了一眼城外,解释道:“或还在沿途的乡村以奸**子为乐,或潜伏在这些难民之中,哄骗我县打开城门,以便他们伺机发难……”

  听到这话,别说刘毗与李煦面色大变,就连马盖亦是皱起了眉头,问道:“你是说,城外的这些难民当中,有那些绿林贼?”

  “我只是猜测。”石原摇摇头解释道:“我当年在江夏郡时,曾听江夏的军卒言及,说有绿林贼假扮成逃难而来的难民,混入城内,待叛乱军攻城时,他们于城内发难,里应外合协助叛乱军攻破城池。……这段日子,汝南郡的县城频频失陷,有的甚至连三日都守不住,卑职怀疑必然有绿林贼假扮成难民,协助叛乱军里应外合夺取城池。”

  “唔……”

  县令刘毗微微点了点头。

  不可否认,叛乱军进兵的速度远远超乎了众人的预计,因此他也觉得,汝南郡那些县城的快速沦陷,很有可能就是像石原所说,被假扮成难民的绿林贼混入了城内。

  想到这里,他皱着眉头说道:“能否想办法将这些难民驱赶至其他县?比如叶县?”

  听到这话,马盖、李煦等人就知道这位县令的老毛病又犯了。

  还记得七八年前,当南阳郡的难民涌向他昆阳时,这位县令也是这么干的,最终,鲁阳、叶县两地吸纳了近乎六成以上的难民,其余难民要么是死了,要么就是上应山落草为寇——最初应山上的十四个山贼窝,其中有大半就是吸纳流民壮大的,包括现如今唯一剩下的黑虎贼在内。

  大概石原也听说过这位县令大人曾经的‘劣绩’,连忙劝说道:“刘公切莫强行驱赶,绿林贼虽作战能力远不如叛乱军,但他们大多卑鄙狡猾,擅自挑唆民意……倘若城外这帮难民当中果真有绿林贼,那么一旦刘公强行驱赶,这些绿林贼肯定会挑唆难民引发暴动,到时候那些绿林贼就会利用难民冲击县城,甚至于攻打县城……”

  “攻打县城?”

  刘毗愕然地睁大了眼睛,心说这帮难民还敢攻打县城?

  不过仔细想想,他觉得石原的劝说倒也无不道理,毕竟难民也想活命,一旦处于绝望,失去了理智,谁能保证他们不会铤而走险?

  要知道这次的难民潮不同于当年南阳郡的难民,这次的难民潮当中,或许混杂着那些绿林贼,这些人恨不得能挑唆难民攻击县城,好让他们有机会攻入县城,杀人抢掠。

  一想到这里,刘毗就下意识地攥紧了拳头。

  虽然他自认为谈不上什么爱民如子、高风亮节的县令,但最起码他不会让一群杀人不眨眼的亡命之徒攻破县城,肆意屠杀、迫害他治下的县民。

  微吐一口气,他沉声问道:“马盖,你有退敌的把握么?”

  马盖沉默了片刻,故作犹豫地说道:“刘公,我认为当联合黑虎贼……”

  听到这话,城墙上的众人都沉默了,有的是真沉默,比如县丞李煦,再比如石原、陈贵几名捕头;至于其他人,像刘毗、马盖,更多的是在观察其余人的反应。

  不多时,此刻还暂留在昆阳的西部督邮荀异,他亦收到了刘毗派人送去的消息,急急忙忙来到城墙上,眺望城外难民的状况,同时与刘毗一行人商议应对之策。

  然而应对之策的首重,却不在于该如何处理城外的难民,而是是否要联合黑虎贼。

  “诸位表决一下吧。”

  荀异回头看向刘毗、马盖、李煦三人。

  在眼下的昆阳县内,对黑虎贼一事有表决权的,也就只有他们四人了。

  而在这四人当中,刘毗与马盖是黑虎贼的内应,荀异是周虎的好友,只剩下一个县丞李煦,曾经还是支持招安黑虎贼的……

  这么一看,似乎昆阳县联合黑虎贼一事,已经是板上钉钉,哪怕石原、陈贵等少数县卒抱有成见,亦无法扭转局势。

  不过在这个大势之下,有表决权的荀异、刘毗、马盖、李煦四人也有顾虑。

  其中,县丞李煦的顾虑是针对周虎本身,毕竟才刚刚发生过‘五县剿贼’一事,他很怀疑他昆阳县是否还能维系过去与黑虎贼的默契;而其余三人,则是顾虑颍川郡里的态度,顾虑郡守李昮的态度。

  在一番商议后,荀异拍案做出了决定:“绿林贼也好,叛乱军也罢,二者的威胁比黑虎贼更甚,倘若黑虎贼愿意与昆阳共进退,我个人支持与黑虎贼联合,至于李郡守那边,日后我会向他当面解释……倘若有什么责任,荀某愿意一并承担。”

  听到这话,刘毗与马盖二人就再没有犹豫——他们当然不敢阻扰黑虎贼‘入主’昆阳,只是怕为此事承担责任,因违背了李郡守的意愿而丢了官职罢了。

  既然荀异愿意承担责任,他二人自然乐意。

  唯独县丞李煦还有些犹豫:“如何确保黑虎贼愿意与我昆阳共进退?”

  见此,荀异正色说道:“我当亲自游说周虎!”

  不错,他之所以留在昆阳,就是为了确保周虎站在昆阳一边,站在颍川郡一边,倘若真像那杨定所说,周虎暗中已投靠了叛乱军,那他恐怕就只有以死谢罪了——当然,在死之前,他肯定会与周虎反目,然后揭穿后者的虚伪面具。

  “那就拜托督邮了。”

  刘毗点点头同意了荀异的主张,正色说道:“既然如此,马盖,你立刻派人护送督邮前往黑虎山,与那周虎交涉。其余人等,继续戒严。”

  “是!”众人纷纷领命。

  待刘毗吩咐完毕之后,马盖便将石原、陈贵二人招到面前,嘱咐道:“大敌当前,刘公决定尝试与黑虎贼联手抗敌,请荀督邮代为游说,你二人待若干县卒保护督邮从北城门出城,小心难民。”

  “与黑虎贼联合?”

  石原、陈贵二人面面相觑。

  自打几年前他们因缘巧合来到昆阳县至今,他们前前后后与黑虎贼打过好几场围剿战,双方一直都是敌人,直到后来黑虎贼使了个‘盘外招’,在县城内创立了兄弟会,双方的敌对才稍稍缓解,变成了井水不犯河水。

  可现如今,居然要与黑虎贼联手了?

  马盖看穿了二人的想法,正色解释道:“眼下正值用人之际,黑虎贼虽是山贼,但对我昆阳威胁不大,况且黑虎贼个个勇悍,其贼首周虎更是谋略过人,倘若能得到黑虎贼的相助,我等才更有把握抵抗绿林贼与叛乱军……黑虎贼,绿林贼,叛乱军,三者谁的威胁最大,你二人最是清楚。”

  “……”

  石原、陈贵二人面面相觑。

  虽然不情愿,但他们必须承认,黑虎贼确实要比绿林贼好的多,至少黑虎贼不滥杀,属于尚有良知的山贼。

  点点头,石原正色说道:“县尉放心,我二人定会保护好督邮。”

  片刻后,在石原、陈贵以及其余四名县卒的保护下,荀异乘坐马车从北城门出城,径直前往黑虎山,在大概行驶了两个多时辰后,他们便来到了黑虎山下。

  将马车停留在山下,派了两名县卒看守,荀异便带着石原、陈贵一行人上了山。

  上山的路,东南坡因为有蛛网狭道的关系显得最长,而南坡、东坡最短,当然也更费力。

  而荀异此时急着上山得到周虎的承诺,自然选择了最近也是最费力的南坡。

  不出意外,他们很快就遇到了巡逻守山的黑虎贼。

  不过鉴于近几个月来荀异曾多次往返黑虎寨,山上的黑虎贼们对这位督邮也不陌生,再加上他们听说首领周虎似乎对这位督邮颇为恭敬,是故对待荀异也是非常客气。

  “荀督邮来见首领?”

  “啊,不知周首领身在何处?”

  “在主寨呢,我领督邮前去。”

  一番对话后,一名叫做褚飞的山贼便自告奋勇领着荀异一行人上山,期间遇到的暗哨,都被他喝退,以至于荀异等人轻轻松松就来到了山顶的主寨。

  这还是去年黑虎贼卷土重来后,石原、陈贵二人第一次近距离观察黑虎贼的主寨。

  正当石原在观察这座黑虎贼的主寨时,忽然陈贵用肩膀撞了他一下。

  他抬起头来,旋即便看到黑虎贼刘屠带着许柏、王聘两个他的同伴,正从寨内走出来——许柏、王聘二人显然也惊呆了。

  “荀督邮?”

  刘屠也认得荀异,当即就迎上前来。

  荀异微笑着点了点头,问道:“周首领可在?我有要事与他商量。”

  “在、在,就在寨内,我领督邮前去。”

  刘屠笑着点点头,代替褚飞领着荀异一行走向山寨深处。

  期间,他似有深意地看了一眼石原,显然是认出了后者。

  也难怪,毕竟在昆阳县的一干捕头当中,石原属于颇有名气的,就连黑虎贼也知道这个家伙不好惹。

  但有些人,就是越不好惹就越要惹,比如刘屠,此刻他就想着如何给石原一个下马威。

  片刻后,一行人便来到了赵虞的屋前,而赵虞此时也得到了消息,带着静女出屋迎接,邀请荀异进屋详谈。

  石原、陈贵二人原本想跟着荀异进屋,却被刘屠伸手拦下。

  “什么意思?”石原斜睨了一眼刘屠。

  从旁,赵虞的护卫庄平解释道:“石捕头可以放心,我等不会对督邮不利。”说着这话,他小声提醒刘屠道:“刘屠,别惹事,莫坏了首领的大计。”

  然而,庄平呵斥不住刘屠,后者拍拍他肩膀说道:“放心,我只是跟石捕头打声招呼……”

  说着,他上下打量了几眼石原,嘿嘿冷笑道:“石原,过去,你可杀了我们不少人……”

  听到这话,站在刘屠身背后的许柏、王聘二人心中着急。

  要知道在一段时间的解除后,他们很了解刘屠的性格,一听后者的口气,就猜到刘屠要找石原的茬了。

  而尴尬的是,他们也不能帮石原,因为刘屠拿他们当心腹看待。

  另外一边,石原已从庄平的态度中猜到了几分。

  他猜测,黑虎贼这边肯定也收到了叛乱军入境的消息,也不敢与昆阳县闹出不愉快,可见刘屠找茬只是他个人行为。

  既然是个人行为,石原自然不会表现出懦弱,只见他冷笑一声,淡淡说道:“官兵杀贼,这不是天经地义么?若日后你黑虎贼继续作恶,我还是不会留情!”

  “嚯,好大的口气!”

  显然刘屠很不快于石原的态度,闻言冷笑道:“算你走运,当初没碰到老子……”

  “今日这不是碰到了么?”石原挑了挑眉,冷笑道:“要比划一下么?”

  这位石捕头看来也是个暴脾气……

  赵虞的护卫庄平瞧见,连忙劝阻道:“两位、两位,荀督邮来见首领,想必是有大事,莫要打搅到他二人。”

  可惜庄平根本管不住刘屠,后者笑着说道:“庄平,你怎么婆婆妈妈像个娘们般叨扰?既然石捕头开口要比划一下,咱们怎么能示弱于人呢?”说着,他回头看了一眼许柏,努努嘴道:“许柏,替我教训他一下。”

  “……”许柏张了张嘴,尴尬地看了一眼对面的石原,低声说道:“老大,不好吧……回头大统领又要骂你了……”

  “怕什么?”刘屠眼睛一瞪,拉过许柏低声说道:“这个叫石原的家伙,过去杀了咱们不少人,虽然咱们眼下不好动他,但可以让他出出丑……怎么?你怕了?”

  “倒也不是怕了……”

  许柏也不知该如何向刘屠解释,被赶架子上架般,站到了石原的面前。

  而对面,石原亦有些傻眼,张张嘴,欲言又止。

  他倒是不介意跟刘屠比划比划,但跟许柏这个旧日同伴比划……

  从旁,陈贵、王聘二人亦是相顾无言。

  “石捕头,那……得罪了?”

  在刘屠得意洋洋的旁观下,许柏带着几许尴尬朝石原抱了抱拳。

  “哦……”

  石原亦是满脸古怪,不知该说什么。

  而与此同时,赵虞已邀请荀异在屋内的桌旁坐下。

  只见荀异在坐下后就带着几分急切对赵虞说道:“今日,已有南边的难民跨过沙河,来到昆阳城下,我与刘毗、马盖、李煦几人商议,提出联合黑虎贼,共同抗击叛乱军……不知周首领是否记得当初的承诺?”

  在说完这番话后,他目不转睛地看着赵虞,绷紧的面庞证明他心中其实也带着几分紧张,生怕这周虎当初对他的承诺只是一番欺骗。

  好在赵虞并没有让荀异久等,当即就笑着说道:“当然!荀督邮是周虎的朋友,周某对朋友的许诺,自然是言出必践。……督邮放心,我周虎会坚定站在昆阳与昆阳的百姓这边,坚决抵抗叛乱军,绝不会容许叛乱军在昆阳肆意妄为!”

  听到赵虞的承诺,荀异绷紧的心神终于得以放松,他欣慰地点点头:“好,总算我没有看错你。……你不必担心李郡守那边,等你到昆阳与刘毗、马盖等人见过面,我便启程去见李郡守,这次我一定会说服李郡守赦免你黑虎贼,使你等脱去‘贼子’恶名。”

  赵虞笑着拱了拱手:“那就仰仗督邮了。”

  正说着,他们忽然听到屋外传来拳脚打斗的声音,还有一阵阵助威。

  误以为发生了什么,赵虞、荀异二人便走出屋外,旋即就看到石原、许柏二人在一群黑虎贼的旁观下切磋拳脚。

  甚至于,不少不明究竟的黑虎众还在为许柏呐喊助威。

  “好,许柏,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家伙!”

  “把这厮干趴下!”

  从快步走来的庄平口中得知了事情经过,赵虞无语地摇了摇头,转头对荀异说道:“事不宜迟,周某这就与督邮前往昆阳。”

  “嗯。”荀异满意地点点头。

  不管别人说什么,至少在他看来,这周虎是明事理的人。

  当然,事实上他也不是不知周虎对昆阳的暗中掌控,甚至他也隐约猜到,昆阳县衙肯定有周虎的人,但这些都不要紧,只要周虎坚定地站在昆阳县衙一方,站在他颍川郡里一方,站在朝廷一方,这些都是可以容忍的。

  毕竟他也不能要求一个山贼循规蹈矩,只要把握住大原则即可。

  至于最坏的结果,那也无非就是由周虎取代刘毗施行县令的权限,这比叛乱军入主昆阳要好地太多太多。

  当日,赵虞就带着陈陌、王庆、刘屠等一干他黑虎寨的悍寇,来到了昆阳县,在昆阳县的县衙,堂而皇之与县令刘毗、县尉马盖、县丞李煦等人商议抗击叛乱军的对策。

  暗中控制昆阳,他早已达成,他如今要做的,就是借此机会彻底洗白他黑虎众,让他黑虎众能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昆阳街头,一边趁机壮大的同时,一边设法成为昆阳的救星。

  当然,倘若有余力的话,他也拉一把汝南、襄城两县,毕竟他也不舍得放弃刘仪、王雍那两个刚结交的朋友。

  bq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