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07 第307章:七月上旬【二合一】

  赵氏虎子正文卷第307章:七月上旬【二合一】截止当日傍晚,昆阳县衙从城外的难民中征募了九百余名青壮,几乎将当前这批难民中的青壮年全部挑了去。

  若不出意外,这九百余名青壮将加入昆阳的县军,协助昆阳县衙守卫城池,以获得‘允许家眷入城居住’的资格名额。

  而作为交换条件,与这九百余名青壮年相关的约三千余名难民,被允许进入城内居住,虽然这些人未必能在城内分配到房屋,大多只能居住在临时搭建的窝棚里,但再怎么说也是在城墙内,安全问题得到了保障。

  然而,剩下的人怎么办?

  刨除掉九百余名青壮与其家属,当日昆阳城外尚还有两三千名难民,这些大多都是孤儿寡母、老弱病残,无法达到‘获许进城’的资格。

  这是一件很残酷的事,因为像石原、陈贵等县衙的捕头与县卒都知道,这些被挑剩下的难民,实际上已经被他昆阳县所舍弃了,哪怕他昆阳县出于道义精神,或多或少会给这些人发放一些口粮,但大抵上还是得让这些人自生自灭。

  这一点,连石原都不能指责那周虎残酷,因为他也明白,他昆阳城内既无足够的空间,亦无足够的粮食,除非是能帮助他昆阳县抵抗叛乱军,否则,每多容纳一名难民,就相当于让城内的百姓少了一人份的口粮——昆阳县,终归还是要以保护本地人为主。

  在绝望之下,一些孤单无依的女子,在明知将付出身体作为代价的情况下,亦只能投靠黑虎众。

  对此,石原、陈贵等人既不支持,亦不阻拦。

  因为他们也明白,他们帮不了那些女子,那些女子想要得到一个安全的容身之处,甚至想要得到食物,‘委身于贼’或许是她们唯一的选择。

  否则,她们就只能继续在城外忍饥挨饿,等待昆阳县衙接纳她们,但残酷的是,昆阳必须优先考虑对自身有利的人,这就意味着这些女子最终也无法得到庇护。

  而这,也正是石原、陈贵等人并未向黑虎贼首领周虎禀告乐贵等人行为的原因——这些事他们县衙人员不可以做,但黑虎贼可以。

  然而,即便石原、陈贵等县卒一个个缄口不言,但赵虞还是很快就知道了乐贵等人的行为,得知这帮黑虎众,出于私心接纳了一批孤苦无依的女人。

  当晚,乐贵被招到赵虞面前,就此事作出解释。

  别看乐贵白昼里在城外时嘻嘻哈哈,此时他在赵虞面前,多久也有些紧张——他甚至都忽略了他也见过赵虞的真身,心知那只不过一名才十六岁的少年。

  这也难怪,毕竟赵虞如今在黑虎寨的威信那是越来越高了,更别说在此次‘联合抗击叛乱军’这件事上,赵虞强势凌驾于昆阳之上,成为了昆阳县的‘主将’,无论是县尉马盖,还是石原等捕头,包括县令刘毗,都要暂时听从赵虞的指示。

  这是一般山贼能够办到的么?

  就凭赵虞能够让他们黑虎贼堂而皇之地行动于昆阳大街小巷,似乐贵等人就已经对这位大首领佩服地五体投地了。

  用请求的眼神看了一眼在旁的老大王庆,乐贵一脸诚恳地对赵虞解释道:“大首领,我今日所为确实有欠考虑,但我也是为寨里的兄弟们考虑……寨里的弟兄大多一个人,碍于寨规又不敢下山抢掠女人,但弟兄们还是有那方面的……需求,正好那些女子孤苦无依,若是大首领能应允此事,我想众弟兄们都乐意拿出他们各自的口粮去接济那些女子,绝不会影响到首领的大计……”

  从旁,王庆也为心腹手下帮腔道:“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

  赵虞闻言思忖了片刻。

  平心而论,他倒也不反对乐贵等人的做法,毕竟就像王庆所说,那本就是你情我愿的‘交换’,他黑虎寨庇护那些女子,而那些女子则默许用身体作为支付,虽然在道义上站不住脚,但在世俗方面,还是可以说得通的,至少那些女人以及她们的小孩得到了活命的希望——这也是石原、陈贵等人并未向他提出抗议与反对的原因。

  倘若赵虞能默许这件事,相信他黑虎寨的寨众们会越发拥护他,唯一的问题就是,这样一来,他就必须额外去考虑黑虎寨的安危情况,再不能轻易放弃山寨。

  “大统领,你怎么看?”赵虞转头询问陈陌道。

  听到赵虞的询问,陈陌想了想说道:“关键在于山寨能否守得住,又是否能在不依靠县城的情况下,得到足够的食物。……只要能做到这两点,县丞这边应该不会有人说闲话。”

  陈陌不愧是陈陌,一眼就看出了关键。

  看了一眼在自己面前恭恭敬敬地乐贵与其余几名黑虎众,赵虞平静说道:“你等先下去,我考虑一下。”

  “是。”

  乐贵几人小心翼翼地走出了房间,沿着楼梯走下。

  见到他们几人下来,等候在黑虎义舍一楼的黑虎众们纷纷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询问。

  “怎么样,怎么样?”

  “首领答应了没有?”

  乐贵回头看了一眼二楼,压低声音说道:“首领说,他考虑一下。”

  听到这话,围在他们四周的黑虎众们脸上露出惊喜之色,举起双手大声欢呼:“万岁!”

  乐贵一惊,连忙示意众人:“小声,小声点。”

  赵虞、陈陌、王庆等人自然清楚无误地听到了楼下的欢呼声。

  摇了摇头,赵虞知道自己是不能反对了,否则手下的寨众就会对他这位首领产生怨念,不利于他的威望。

  想了想,他对陈陌说道:“派人联系山寨,让郭达大哥明日来见我,我有事交代他。”

  “好。”

  次日,郭达便急匆匆地从县北的黑虎山赶到了县城,来到黑虎义舍与赵虞商议对策。

  这家伙也不笨,一见到赵虞便笑着说道:“阿虎,你叫我来,是因为昨日到山寨的那些女子吧?”

  “是啊。”赵虞苦笑说道:“我叫他们去难民中收人,结果他们收了一群女人。”

  “哈哈。”郭达哈哈大笑。

  笑过之后,赵虞正色对郭达说道:“我知道寨里弟兄们有那方面的需求,但平日里我不允许他们下山抢掠女子,想来他们对此也有怨念,这次恰逢其会,我不好阻拦,不过,这样一来,咱们就不能轻易舍弃山寨了……”

  郭达听懂了赵虞的意思,立刻做出保证:“只要人手足够,我立刻就组织他们修缮南坡与东坡的蛛网狭道,只要这两坡的山道修成,纵使叛乱军或绿林贼有千千万万,也未必能攻破咱们的大寨……”

  赵虞当然知道郭达的保证带着诸般水分,毕竟蛛网狭道虽然有用,但还不至于夸张到那种地步,倘若果真有一万叛乱军强攻黑虎山,单凭寨里那点人,怎么守?

  沉思片刻后,赵虞正色对郭达说道:“除了修缮蛛网狭道以外,我认为当在西侧的群山中再建几座山寨,作为退路,万一主寨被攻陷,咱们可以退守二寨、三寨,在深山中抗拒叛军与绿林贼,至于粮食,不妨去汝南见一见县令刘仪,叫他从县仓里拨一部分给山寨,你可以告诉他,倘若他希望日后危及时,能得到昆阳以及我黑虎寨的支援,他最好拨一部分粮食给咱们。……让褚角去,你坐镇主寨。”

  郭达点点头,旋即带着几许担忧说道:“就怕汝南县粮草亦不足……”

  赵虞毫不犹豫地说道:“叫刘仪派人去阳城、汝阳、汝上几县借粮,此次叛乱军大抵由东南而来,昆阳、襄城、汝南三县首当其冲,相比而言,汝水诸县受到的冲击不算大,你叫刘仪转告汝水诸县的县令,若几县希望汝南挡住叛军,就提供足够的钱粮!……其他几县姑且不论,阳城县令郑州、郑子象,他是一个聪明人,他一定会支持汝南的。”

  “好!”

  当日,在与赵虞一番详谈后,郭达立刻返回山寨,派褚角前往汝南县。

  此时,汝南县亦出现了难民的冲击,只不过情况较昆阳县要好地多,而汝南县县尉黄贲亦在尝试与难民中招收青壮扩充县军,以对抗叛乱军的入侵。

  而就在这情况下,褚角明明白白打出了黑虎寨的旗号,要求进城求见县令刘仪。

  不得不说,县尉黄贲简直惊呆了。

  他心说,你黑虎贼刚在我汝南县犯下‘劫官’、‘烧衙’的恶行,居然还敢大摇大摆地来求见?

  但气愤归气愤,黄贲却不敢擅作主张,毕竟他现如今的处境并不乐观。

  自当初他支持叶县县令杨定夜袭黑虎山之后,县令刘仪就对他有了看法,虽说谈不上百般刁难,但黄贲明显感觉出他已不受这位县令的信赖,若非此次叛乱军入境,县内缺少人手,黄贲都不敢保证他是否还能坐在县尉的位子上。

  也正因为这,他这段时间小心翼翼,一切唯县令刘仪马首是瞻,希望能够在这次的危机中,重新获得县令的信赖。

  因此,他并不敢擅作主张驱逐褚角,而是派人将此事禀告了县令刘仪。

  半个时辰后,汝南县令刘仪便得知了此事,怀着惊讶接见了褚角。

  没办法,他还有把柄在黑虎贼手中,怎么敢抗拒黑虎贼呢?

  在刘仪的允许下,褚角顺利进了城,然后来到了县衙。

  此时,汝南的县衙还未经过整修,前衙被烧得面目全非,饶是褚角看到这一幕都感觉有点尴尬,毕竟这一切都是他黑虎寨的所作所为。

  片刻后,褚角在刘仪的廨房内,见到了这位汝南县县令。

  继王庆之后,第二位黑虎贼的头目来到自己的廨房,不得不说刘仪心中也有些芥蒂,毕竟上回王庆来的时候,那可是让他颜面大损——他堂堂汝南县的县令,竟被人从书桌底下拽了出去,简直是奇耻大辱!

  但恨归恨,由于有把柄在黑虎贼手中,刘仪亦不敢造次,还得和颜悦色地接见褚角,起身与后者打招呼,毕竟褚角也是黑虎寨有头有脸的大头目之一,不给他面子,那就是不给周虎面子。

  “这不是褚寨副么?褚寨副怎么来了?”

  “刘公。”

  褚角亦笑吟吟地与刘仪打着招呼,就仿佛有些事从未发生过似的,他笑着对刘仪说道:“褚某此番前来,乃是有求于刘公。”

  “哦?”

  刘仪上下打量着褚角,心下暗暗叫苦。

  他勉强挤出几分笑容,问道:“不知……所为何事?”

  见此,褚角便道出了来意:“此番首领派我来,希望能从贵县的县仓中,借一批粮食。”

  借粮?

  见褚角的来意只是借粮,刘仪心下暗自松了口气。

  但这并不代表他会一口答应——不可否认,他心中最恨的是叶县县令杨定,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对黑虎贼的首领周虎会有什么好感,别忘了,当日掳走他的王庆,就是周虎派来的。

  要不要拒绝呢?

  手指敲击着桌案,刘仪暗自盘算着。

  平心而论,他落入黑虎贼的那份把柄,倒也并不算关键,毕竟那是黑虎贼逼他签的,想来郡里与朝廷也不至于不接受他的解释,关键在于周虎的反应……

  那可是一个疯起来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悍寇!

  劫官、烧衙,究竟是什么样的疯子才敢做出这种恶行来?

  刘仪毫不怀疑他‘背叛’周虎后,周虎绝对会派人来暗杀他,包括他的家眷。

  对于这种疯子,刘仪觉得还是不要得罪为好。

  想了想,他对褚角说道:“既是周首领的请求,刘某自当给予方便,不过……贵方的身份多少有些尴尬,我师出无名,不好捐赠粮食啊。”

  褚角有些惊讶于刘仪的配合,笑着说道:“此事不难。……刘公或许不知,值此叛乱军犯境之时,经荀异、荀督邮的劝说,首领已决定协助昆阳县抵抗叛军,现如今,昆阳县正在首领的调度与指挥下,积极备战……”

  “……刘毗、马盖等人居然肯答应?”刘仪听得很不可思议。

  褚角笑着说道:“刘毗刘县令,还有马县尉,终归是深明大义,他们知晓我家首领的本事,只要能守住昆阳县,刘、马二人表示愿意做出牺牲。”

  『牺牲?恐怕刘毗、马盖早就被黑虎贼所控制了吧?』

  刘仪心下暗暗冷笑。

  这件事本来他倒没有想过,但直到他被黑虎贼逼迫签下了投名状,他难免就联想了昆阳县的刘毗与马盖——既然周虎敢逼迫他刘仪降服,又岂会放过刘毗与马盖呢?

  考虑到上次叶县县令杨定组织五县联军讨伐黑虎贼时,昆阳县从头到尾阳奉阴违、拒绝配合,刘仪很怀疑刘毗、马盖二人其实已遭到黑虎贼的控制。

  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测,他既没有证据,也不敢去告发刘毗、马盖二人,毕竟他也有把柄在黑虎贼手中。

  而抛开立场不谈,刘仪亦觉得拉拢周虎对抗叛乱军,着实一个不错的主意,毕竟那周虎确实有几分能力。

  说不定,日后周虎还能拉一把他——周虎冒着风险与他刘仪交了‘朋友’,总不会眼睁睁看着‘朋友’被叛乱军所破吧?那可不符合黑虎贼以及周虎的利益。

  想到这里,他连忙对褚角说道:“好!好!周首领果然深明大义,如此一来,刘某向贵方捐赠粮食,就有了正当名义。褚寨副放心,这件事就包在刘某身上,只不过……在下由宗希望周首领日后能拉我汝南一把。”

  『这是个识时务的聪明人啊!』

  褚角心下暗赞,一口答应,笑着说道:“刘公放心,刘公是我黑虎寨的朋友,黑虎寨不会眼睁睁看着刘公遭叛乱军逼迫,倘若日后汝南有危,我黑虎寨必然会来驰援!这是首领的承诺!”

  “那就好、那就好。”

  刘仪连连点头。

  临告辞前,褚角又对刘仪说道:“刘公深明大义,愿意向我方捐赠粮食,褚某代我家首领感谢刘公。考虑到为此贵县县仓有损,首领来时让我向刘公传达,刘公不妨派人向阳城、汝阳、汝上等汝水诸县寻求帮助,其他几个县姑且不论,阳城县令郑州,此人有远见而明事理,首领认为肯定会支持贵县。”

  『咦?周虎知晓郑子象?』

  刘仪心中很是纳闷,点头道出了真相:“我已派人向汝水诸县寻求帮助。”

  次日,刘仪便派了一队县卒押运粮食,沿着西翼山的东面山谷小路,来到凤首山、黑虎山等群山的西侧,交付予前来接应的黑虎贼褚贲。

  褚贲将这批粮食藏在西翼山南端的一座山上,那座山以黑虎寨二把手郭达的贼号命名,叫做‘墨雕山’,黑虎贼在这里仓促抢建二寨,既作为后方囤粮之地,也视为他们的退路——倘若东面的黑虎山被攻陷,他们就会向墨雕山撤退,撤退至这座二寨。

  这座二寨,现如今由褚燕的族弟褚贲负责修建与把守。

  七月初一至初九,汝南县总共派出三支人马向黑虎贼暗中运输粮草,这些粮草都堆积在墨雕山的二寨,这使得黑虎贼囤积暂时不必受粮食所困扰,足够吃用一段日子,哪怕黑虎贼趁着乱局接纳了一批女子。

  而在这段时间内,在昆阳县负责收人的黑虎众们,也陆陆续续招收到了不少人。

  就像当日乐贵所说的,昆阳县衙撑死了,也只能从难民中招收二千名青壮,再多就管不过来了,于是乎,在招满了两千人后,石原就撤掉了募兵处,将精力放在训练县军这方面。

  然而这段时间,陆陆续续还是有源源不断的难民涌向昆阳,昆阳县衙撤掉了募兵点,就意味着这些难民为了生存只能投奔黑虎寨。

  与当日石原等人的征募标准类似,黑虎寨亦优先征募有过抗击叛军经历的人员,比如汝南郡各县的县卒,然后是身强力壮、孔武有力的男子,再然后是死了丈夫的孀妇或者尚未婚娶的年轻女子——前两者可以扩充黑虎众的人数,而后两者,自然是赵虞默许给寨众们的‘福利’了。

  对此,赵虞还特地发了一道命令下去:只要在这次对抗叛乱军的战事中立下功劳,山寨就替他安排一门婚事。

  得知寨里新收纳了一批年轻貌美的女子,那些至今还打光棍的老黑虎贼们,一个个被刺激地嗷嗷叫,恨不得立刻就与叛乱军或绿林贼厮杀。

  哪怕是从难民中刚刚吸收的新人,也被首领周虎的这道命令给调动起了积极性,一时间士气大振。

  对此,昆阳县的捕头贺丰私下对手下说道:“娘的,老子都想去投奔‘隔壁’了!”

  他手下的县卒们一脸羡慕地点点头。

  至于黑虎众与昆阳县军的操练,前者主要集中在祥村、丰村、许乡等几个已搬离的弃村,而昆阳县军则是在县城内,以‘见缝插针’的方式,无论是城内的空地,亦或是城墙上,随处可见正在操练的县军。

  按照周虎当日提出的建议,昆阳县原本的县卒,通通升为伍长或什长,分别管理包括自己在内的五人与十人——其中,能力较弱的县卒为伍长,负责四名新人;而能力较强的县卒则为什长,负责九名新人。

  伍长与什长之间并无上下级关系。

  然后以十个‘伍’为屯,设屯长,由能力较弱的捕头担任,主要负责守卫;再以十个什为百人队,设伯长,由能力较强的捕头担任,日后主要负责直接与叛乱军作战。

  像石原、陈贵、杨敢等自身实力过硬,且作战能力较强的捕头,皆升为伯长,管理手下一个‘什’总共一百名县卒,且这一百名县卒都是经过精挑细选,虽然不一定都有作战经验,但个个健壮有力,一看就知道是非常有潜力的县卒。

  而黑虎寨这边亦是如此,像许柏、王聘等人,皆为什长;像刘屠、乐贵等人,皆为伯长。

  而伯长之上,又设两名大将,即陈陌与王庆,主要负责主动出击。

  截止于七月中旬,昆阳县军与黑虎寨一边筛选吸纳难民,一边操练士卒,积极备战。

  一直到七月十六日,昆阳城外的难民们当中,陆陆续续出现了一些有别于其他人的家伙……

  与普通的难民一样,这些人也穿得破破烂烂,披头散发,但倘若仔细观瞧,就不难发现这些人并不像其他难民那般面黄肌瘦,且眼神亦不想其他难民那般绝望而麻木,他们的眼神贼溜溜地关注着四周,且时不时就靠近城墙,在城墙四周晃荡,似乎在寻找薄弱之处,或者易于攀登的地方。

  甚至时不时地,这些人还会有意挑唆难民,志在挑起难民们对昆阳县的仇视。

  见此,密切关注城外难民动静的马盖,立刻将这些举止诡异的家伙禀告于赵虞。

  “……绿林贼,来了!”

  bq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