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1 第三十一章:愤怒

  『PS:四千字章节求票~』

  ————以下正文————

  “王管事。”

  就当那王直还在朝着那些难民骂骂咧咧时,赵虞已走到他跟前。

  那王直起初并没有在意,见有个十岁左右的孩童走到自己面前,下意识笑道:“谁家……”

  刚说两个字,他忽然注意到了站在赵虞身旁的张季与郑罗二人。

  张季他不认得,但郑罗他可是认得的,此刻见郑罗亦站在赵虞身旁,态度仿佛下属、随从一般,那王直立刻就意识到,眼前这个小孩,身份并不简单。

  “你是……”他狐疑问道。

  赵虞拱了拱手,说道:“在下乃鲁阳乡侯次子,赵虞。”

  自我介绍时,他忽然从对面的王直身上嗅到了刺鼻的酒味,这让他不禁皱了皱眉头。

  “鲁阳乡侯次子?”

  王直眉梢一挑,旋即脸上露出了几许笑容,亦拱手道:“原来是赵乡侯的二公子,失礼失礼,在下王直,乃是汝阳侯府上的管事。”

  当说道“汝阳侯府”四个字时,他的脸上满是倨傲之色,显然他很是为这个身份而感到自豪与骄傲。

  彼此介绍完毕,那王直率先问赵虞道:“二公子怎地会来这种地方,恕王某直言,这里可不是二公子这样尊贵的人应该来的地方。”说话间,他用鄙夷的目光扫了一眼周边的那些难民。

  不得不说,事实上这王直对赵虞还是比较客气、比较尊重的,但即便如此,赵虞仍然对此人没有任何好感。

  没有理会王直的话,赵虞淡笑着问道:“王管事,你喝酒了?”

  “呃?”王直愣了愣,旋即毫不在意地说道:“方才喝了点酒,让二公子见笑了。”

  赵虞微微一笑,说道:“在下感觉地出来,王管事方才似乎喝了不少,不如这样,王管事先去郑乡村内歇歇,解一解酒意,你看怎么样?”

  那王直显然也不傻,当然听得出这是赵虞委婉地表达让他滚蛋的意思,态度顿时就冷淡了下来,面色阴晴不定地看重赵虞,似乎是在权衡着什么。

  半晌后,他正色对赵虞说道:“王某……不明白二公子的意思。”

  说着这话,他眼眸中闪过几许不满之色。

  但面对赵虞,他确实有几分顾忌,毕竟赵虞的身份不简单,但就这么三言两语被赵虞这个十岁的孩童赶走,他心中亦有不甘。

  不甘之余,他也觉得纳闷不解,因为他自忖与这位赵乡侯的次子素未谋面,更别说得罪对方,方才见面也是客客气气,不曾落下礼数,何以对方一见面就这般不客气?

  见对方不识趣,故作不曾听懂自己的暗示,赵虞皱皱眉,索性就把话挑明了说:“既然如此,索性我就说得直白点。……我方才在旁,听到王管事无端羞辱此间的难民,我觉得此举并不合适,倘若王管事不能纠正你的行为,那我希望你离开这里,莫要影响到放粮。”

  听到赵虞出面为自己等人说话,附近的难民们皆用吃惊且意外的目光看向赵虞,原本因为王直的羞辱而气愤填膺的情绪,也稍稍得以缓解。

  而此时,王直也明白了赵虞不满的原因,恍然道:“原来如此,原来二公子是可怜这些贱民,我还以为哪里得罪了二公子……”

  说罢,他摇摇头,又对赵虞说道:“王某不知二公子为何偏袒这些贱民,但王某以为,二公子实在不必可怜他们。这些贱民,原是荆水、宛城一带的人,因家乡闹了天灾,便不顾国家的法令,擅自逃到相邻郡县,有如蝗虫过境,把相邻郡县一抢而空,相信贵县也是这个情况吧?……我昨日跟郑罗谈过几句,贵府上的田地,这几个月也是遭到了这些难民的偷窃与哄抢吧?”

  “……”

  赵虞回头看了一眼郑罗,郑罗哭丧着脸说道:“二公子,卑职只是随口一说……”

  王直笑了笑,又继续对赵虞说道:“总而言之,二公子您实在无需可怜这些贱民,虽然这些贱民是受天灾所害,但按照国法,他们应当呆在故乡,等待朝廷赈济,然而这些人却擅自逃离故乡,跑来祸害其他郡县,害得其他郡县粮食紧缺,进一步扩大了灾情,你说他们是不是死不足惜?”

  话音刚落,还没等赵虞开口,便听队伍中有难民忍不住喊道:“朝廷根本就不曾派人赈灾!”

  旋即,难民群纷纷有人开口。

  “我等了足足两个月,将家中能吃的都吃了,然而朝廷根本不曾派人放粮。”

  “你是希望我等呆在故乡等着饿死么!”

  “要是朝廷派人赈灾,你以为我等愿意逃难至此?请我来我都不会来!”

  “住口!”

  王直怒声骂道:“我与二公子说话,你们这群贱民有什么资格在旁插话?”

  说罢,他又对赵虞说道:“二公子你看,这群难民毫无礼仪教养可言,为了活命,他们可以目无国法,不顾一切,跟蝗虫有什么区别?二公子实在不必可怜他们,给他们些吃食,让他们能得以活命,这群贱民就应当感恩戴德了!”

  听完王直的话,赵虞正色说道:“我不否认,迄今为止涌入我鲁阳县的难民,为了活命确实做过一些不好的事,比如偷偷跑到我乡侯府的田地,偷窃、抢掠田地里尚未成熟的作物,甚至聚众围攻我家的谷仓,扬言若不放粮就要放火焚烧谷仓……”

  听到赵虞的话,王直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而那些难民则面色越发难看——他们面色难看,并非全然是因为气愤,或许只是因为羞愧,毕竟他们也知道,赵虞所说的这一切都是实情。

  甚至于在他们当中,或许也有人做过那样的事。

  而就在这时,却见赵虞话风一转,继续说道:“……但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以往难民们没有活路,看不到活下去的希望,所以才会做出那样的行为。而眼下,我鲁阳县实施了以工代赈的举措,此举既让难民们有活下去的希望,也能让他们改过自新。”

  他伸手一指身后的难民们,正色说道:“我并没有可怜他们,他们以付出自己的辛劳作为交换,换取果腹的食物,此乃两厢情愿的举措,他们不需要我,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可怜。”

  说到这里,他抬头看向王直,沉声说道:“王管事所言,或许有几分道理,但我并不认同。在此地务工的难民,至少是那些勤勉踏实、安安分分以工换食的难民,我并不认为王管事应当轻视他们、甚至羞辱他们。……这些人,不应当被歧视!”

  待等赵虞把话说完,周围鸦雀无声。

  在场的,无论是郑乡的青壮,还是排队等着领食的难民,皆目不转睛地看着赵虞。

  下一刻,四周忽然响起了抚掌声,稀稀拉拉。

  那是那些不曾偷奸耍滑的难民,见赵虞为他们辩护而发自内心地高兴,忍不住以抚掌来感激这位二公子,感激他能正视他们。

  旋即,抚掌声越来越响,想来是那些有过偷懒举动的难民,亦带着或多或少的羞愧而加入了其中,甚至是郑乡的青壮们。

  掌声持续了好一会儿,王直看看四周,面色有些难看,他轻哼一声说道:“真是让在下意外,二公子小小年纪,居然如此善于笼络人心……”

  “这并非笼络人心,而是就事论事。”赵虞摇摇头说道:“那些卖力作业换取吃食的人,理当得到尊重。……我等不欠他,他也不欠我等,两者是平等的。”

  看着赵虞面色淡然的模样,王直虽然愤懑于自己居然被一个十岁大的孩童给说教了,但此时也不知该说什么。

  而就在这时,忽然有个声音弱弱问道:“那个……王管事,二公子,能、能先给贱妇舀一碗粥吗,贱妇在此等了许久了……”

  有些熟悉的声音,让赵虞下意识地转头过去,此时他方才注意到,那名带着两个孩童的妇女,此时已经站在队伍的前头,神色满是不安。

  王直心中本来就有气,闻言怒声骂道:“没教养,没见我在与二公子说话么?”

  听到骂声,那妇人整个人都抖索了一下,她身旁那个半大的孩童,亦紧紧抱住了母亲的腰,用畏惧的目光看向王直。

  『一时间没注意到,她母子还未领到粥么?』

  心中暗想着,赵虞抬手示意放粮的一名郑乡青壮,平静吩咐道:“给她。”

  那名郑乡青壮点点头,当即就舀了一碗粥给那名妇人。

  然而那名妇人接过盛满粥的木碗后却不离开,只见她看了眼绑在胸前的幼儿,又看了身边的半大孩童,旋即咬了咬嘴唇,忍着羞愧说道:“能,能再给贱妇一些么,贱妇有两个儿子,且大儿正在长身体的时候……”

  王直闻言当即就开骂道:“每人一碗,凭什么你能多要?”

  那妇人吓了一跳,带着畏惧说道:“王管事,我儿亦有出力,与贱妇一同装土、背土,不曾偷懒,能否、能否多给半碗……只要半碗……”

  王直仿佛是逮到了机会,在偷偷看了一眼赵虞后,冷笑道:“贪得无厌!……你觉得其他人会答应么?”

  附近的难民本来就看不惯王直,听到这话,排队的难民当即就有人喊道:“我答应!”

  顷刻间,认同的声音此起彼伏。

  “我答应!”

  “我也答应!”

  “别人我不认同,马氏嘛,她那个小崽子确实有出力!”

  『马氏……么?』

  赵虞多看了那妇女两眼,旋即饶有兴致地看向王直,看着王直被那群难民怼地面色难看。

  当即,那王直便怒声骂道:“你们答应有个屁用!你们这群该死的贱民……”

  他的话戛然而止,因为赵虞此刻开口了,只见后者平静地问妇女身边的孩童道:“那小孩,你出力了么?”

  尽管赵虞的岁数看上去比那小孩大不了几岁,但那小孩似乎也知道赵虞身份尊贵,带着几分敬畏点点头说道:“嗯,我也出力了,虽然我的力气比不上大人,但我很努力地帮助我娘一起背土……”

  赵虞微微一笑,点点头说道:“既然出了力,自然就能得到食物,这便是这里的规矩,考虑到你的力气不如成人,就给你半份……”说罢,他转头问那些正在排队的难民:“你们有异议么?”

  “无有异议。”难民们齐声说道。

  见此,赵虞微微一笑,在王直面色难看的注视下,吩咐放粮的郑乡青壮道:“给他半份。”

  “是。”郑乡青壮点点头,舀了半碗给那个小孩。

  那小孩接过碗,陶醉般地嗅了嗅,旋即转头对母亲说道:“娘,我也有了,你不用再分给我了,前几次你都没吃饱……”

  “傻孩子。”

  妇人宠溺而心疼地揉了揉自己儿子的头发,旋即偷偷看了一眼赵虞,轻声说道:“谢谢你,二公子。”

  赵虞平静地回道:“以工换食,是这边的规矩,你儿既然出了力,便能得到食物,你无须感谢。”

  话是这么说,但那妇女还是再次感谢了赵虞,毕竟她也明白,规矩虽然是规矩,但若非赵虞开口,她母子未必有机会得到额外的半份食物。

  “谢谢你,二公子。”那小孩亦向赵虞表达了感谢。

  然而在表达了感谢之后,那小孩忽然冲着王直吐了吐舌头,做了一个明显带有嫌弃、厌恶的鬼脸。

  那王直本就憋着火,此刻忽然见贱民中有个小孩居然敢朝自己吐舌头做鬼脸,他心中的火顿时就冒了出来。

  “小杂种。”

  他当即就抄起面前木桶中的勺子,狠狠朝着那小孩砸了过去。

  砰地一声,木勺砸在了小孩头上,他端不稳手中的木碗,木碗当即就摔在了地上。

  然而王直仍不解气,几步上前冲向那小孩,赵虞下意识伸手去抓王直的衣服,却被后者挣脱。

  只见那王直几步冲上前,一把揪住了那个小孩的衣襟,扇了一个巴掌,旋即怒声骂道:“小杂种,你方才做什么?!”

  那小孩吓得面色发白,哆哆嗦嗦不敢说话。

  “请饶恕他……王管事,我儿还小,倘若他冒犯了您,请……啊。”

  妇人不知发生了什么,连忙上前求饶,却见王直一挥手,正好打在妇人手中的木碗上。

  当即木碗打翻,碗内滚烫的米粥顿时倒在妇人脸上,包括她胸前的婴孩,亦被溅了一脸。

  “哇——”妇人胸前的婴孩当即就被烫哭了。

  看着那妇人脸上、胸前的粥迹,看着她哭求着坐在地上抱着王直的腿哭求,再看看撒了一地的粥,赵虞忽然感觉心底仿佛有一股岩浆冒了上来,直冲脑门。

  他面无表情地抄起矮桌上一碗粥,快步走了上前,口中喊道:“王直。”

  “唔?”

  王直下意识地转过头来。

  下一刻,赵虞手中的木碗,连带着碗内依旧滚烫的粥,结结实实地扣在了王直的脸上。

  一点都没有糟践。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