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09 第309章:昆阳特产(二)【二合一】

  在昆阳与定陵的交界,有一个村子名为‘九户村’,在大概半个月前,一伙从南而来的绿林贼,攻占了村子。

  这伙绿林贼的首领名叫晁豹,出身长沙益阳,曾经是当地颇有名的山贼头子,后来被长沙郡境内的‘新楚军队’——即大江以北晋人普遍称呼的‘叛乱军’——招安,摇身一变成为了绿林出身的义军将领,率手下贼众协助新楚军队反攻晋国。

  就像当初石原向赵虞等人所透露的,包括晁豹在内的这些‘绿林义军’,实力良莠不齐,个人品德也有着显著的差别,有的绿林贼是真心为了协助志在‘推翻暴晋’的新楚军队,他们尽量做到不伤平民,甚至会与新楚军队的将领交涉,避免这场战火波及到无辜之人,但大多数的‘绿林义军’,实为绿林贼,杀人放火、奸**子,无恶不作,就好比这晁豹一伙。

  自大概半个月前,晁豹一伙占据这座名为‘九户村’的乡村后,这乡村就遭了秧,村内的青壮在当日就因为反抗这些‘义士’遭到屠戮,只剩下一群老弱,以及个别几个不敢反抗的懦弱村民。

  而村内的女子,那更是饱受凌辱,每日遭到晁豹一伙的奸淫,求生不得,求死亦不能。

  就像赵虞所认为的那样,晁豹那近四百名手下,其实并非个个都是真心追随他,其中至少有三百人左右是所谓的‘伪贼’,即晁豹一行人沿途陆陆续续拉壮丁强行逼迫入伍的。

  这些人屈服于晁豹的淫威之下,虽然可怜九户村的乡民,但也不敢为他们出声,更不敢反抗晁豹,只能麻木地听命于晁豹,以换取食物与存活的机会。

  甚至于,他们也会迫于晁豹的命令而对无辜之人下手。

  久而久之,一旦这些‘伪贼’逐渐意识到自己无法再回头,抱着破罐破摔的情绪将良知彻底泯灭,这些人就会成为真正的乱贼、贼寇。

  鉴于将快活建立在九户村的灾难之上,晁豹这伙绿林贼,近段日子过得颇为快活,每日喝酒淫乐,等待着后方送来‘继续向前’的命令。

  命令自然是新楚军队下达的,打个难听点的比方,绿林贼就是新楚军队身边的鹰犬,一旦主人下令,他们就必须凶猛扑向猎物。

  这乍一看绿林贼地位低下,但事实上,绿林贼也能得到好处,比如说抢掠财物,再比如拉壮丁。

  鉴于新楚军队对他们的默许与纵容,晁豹从打出江夏郡时的二百人不到,逐渐扩张到了今日的四百人上下——这还不包括沿途的损失。

  至于抢到的粮食、财物,那更是堆满了几十辆拉车,可谓是收获颇丰。

  七月十八日傍晚,晁豹一如既往,在九户村内一间较大的民宅内,与一干心腹手下喝酒作乐。

  从旁,几名衣不遮体的村女忍着心中的悲苦伺候着。

  突然间,一名绿林贼淫心大起,拉过一名为他舀酒的村女便将其压在身下,吓得那女子惊慌失措地大声呼救。

  然而,以晁豹为首的绿林贼头目们却在大笑,而此时在一旁伺候这些恶人的其余几名女子,亦不敢上前搭救,她们畏惧地缩在一起,眼睁睁看着那名同村的女子被再次玷污,不忍地转开了视线。

  她们,早已绝望了,不知几时才能脱离这些恶人的掌控。

  “老大。”

  此时,屋外闯入一人,看向炕上搂着一名村女喝酒的晁豹。

  “什么事?”

  晁豹脸上露出几许不快,长满汗毛的右手,使劲捏了捏怀中那名女子胸前的柔软之处,可怜那女子脸上露出明显的痛苦之色,却不敢声张,只能默默忍受。

  『这小娘们真好看……』

  闯进来的贼众,有些羡慕地看着自家老大怀中的那名村女,抱拳回答道:“老大,方才村子外头,来了两个骑马的男人,鬼鬼祟祟在村外窥视……弟兄们本欲出村追赶,但那两个怂人很快就骑马跑了。”

  “哦?骑马的?”

  晁豹脸上露出几许惊讶,问道:“能看出是什么人么?”

  那贼众摇了摇头说道:“那二人穿着寻常平民的服饰,但却骑着马,似乎也带着兵器……”

  听到这话,屋内有晁豹手下的心腹头目猜测道:“大哥,可能是附近县城派出的探子,多半是冲着咱们来的。”

  “唔。”

  晁豹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

  毕竟马匹是相当稀缺的,就连品级最次的驽马,也不是寻常平民能够负担得起的,更别说好一些的马,既然那鬼鬼祟祟的两人骑马而来,可见他们绝对不是寻常的平民,十有**就是前方县城的县卒。

  想到这里,他问那名心腹头目道:“全寿,再往前是什么县?”

  名为全寿的心腹头目回答道:“大哥,此地往西,是一个名叫叶县的县城,听说是个大县;此地往北,过一条河,亦有一个县,叫做昆阳,听说此县虽然不如叶县,但也颇为殷富……”

  晁豹释然地点了点头:“大概就是叶县或者昆阳的县卒来窥探我义军的行踪……”

  说到这里,他好似想到了什么,恍然大悟道:“噢噢,就是这个叶县啊。”

  “老大,什么叶县?”

  屋内的群贼们面面相觑,不明白晁豹的意思。

  见此,晁豹便解释道:“你等不知,前一阵子在定陵县时,张泰大哥私底下关照过我,叫我莫要去叶县……”

  张泰,乃是绿林贼中的巨寇之一,手底下算上伪贼据说有数千人,晁豹与他关系不错,张泰也蛮关照他。

  虽然绿林贼彼此间并没有上下级的关系,也不存在谁指挥谁,但鉴于张泰对自己的关照,晁豹倒也不排斥投身张泰那一帮,毕竟混他们绿林贼的,也得找个实力强大的老大,否则,别说占不到什么便宜,说不定还会被新楚军队派去当牺牲。

  屋内的群贼都知道张泰,见晁豹提起,不解问道:“老大,为何张泰大哥叫你莫要去叶县?”

  晁豹笑着说道:“你等不知。……张泰老大私下告诉我,叶县就是新楚军队下一个准备攻占的县城。你们也知道了,不止江夏、长沙、豫章三地的新楚军队,西边荆州的新楚军队也跨江向南进攻了,不过那支新楚军队的进展不大,被南阳将军王……王什么德给挡住了。那个王什么德,是晋国手握十万军队的将军,张泰大哥私底下告诉我,说关朔下一步准备攻打叶县,因为叶县在南阳郡的东北部,只要这座城打下来,我长沙的新楚军队就能绕到南阳郡的背后,与荆楚的军队一起,对那王什么德的晋军发起前后夹击。”

  说到这里,他长吐一口气,压低声音说道:“但叶县可不是一个容易打下的地方,那个‘王十万’将军肯定会派他手下的军队支援叶县,那可都是晋国的正规军队,咱们这点人过去只能白白送死……这叶县,还得靠关朔的长沙军……”

  屋内群贼这才恍然大悟。

  旋即,有一人便问道:“大哥,不去叶县,那咱们去哪?”

  “不是还有昆阳么?”晁豹摸着下巴笑了笑,旋即转头问全寿道:“全寿,有派人去打探过么?”

  全寿点点头说道:“已分别派弟兄去打探了,前两日有弟兄送回消息,那叶县也好、昆阳也罢,最近都在急着征募难民,我都派了人准备混进去,再来个里应外合……”说到这里,他请示晁豹道:“那……我派往叶县的弟兄,我立刻让他们撤回来?”

  晁豹想了想说道:“倘若好不容易混进去了,撤回来就不必了,派人叫他们自己机灵点吧,莫要被叶县的县卒看出什么破绽……至于咱们,你再派点人去昆阳。”

  他捏了捏身边那名村女的胸部,笑着说道:“这些江北人,怎么也学不乖,一招里应外合,就让他们一次次地栽在咱们手上……”

  全寿笑着说道:“他们有什么办法?就像定陵,那么大一个县,居然连一千名县卒都不到,还得临时征募县卒,那些临时征募的县卒……”

  他摇了摇头,脸上露出几许轻蔑之色,大概是因为那些临时征募的县卒实力不堪一击的关系。

  见此,屋内的群贼们亦发出了会心的笑容。

  当晚,晁豹搂着两名年轻貌美的村女呼呼大睡。

  在梦中,他梦到他追随新楚军队一路打到了晋国的都城邯郸,杀掉了那个看不清长相的晋国暴君,而他也因功被新楚的将军关朔封为将军,荣华富贵、妻妾成群。

  而与此同时,陈陌、王庆率领数百名黑虎众,就潜伏在这九户村村外的荒野,借夜色藏匿着行踪。

  不得不说,新加入黑虎寨的那些新人们,此刻表现地格外紧张,只见他们死死握着手中的竹竿趴在地上,时而紧张地看看东边,看看太阳是否升起;时而又看看远处的那个村子,生怕惊动藏身在村内的绿林贼。

  相比较之下,他们的前辈,黑虎寨的老寨众们就表现地从容多了,有的甚至学王庆那样,躺在地上打起了盹,美其名养精蓄锐。

  有一说一,敢在即将发起突袭的前夕打盹,还能睡着,可见意志力是非常厉害了,毕竟寻常人是根本办不到的。

  当然,大多数的老寨众们,还是暗中观察着自己或四名、或九名新手下,看看这些人的神态,或者,看看这其中是否混有绿林贼。

  也不晓得是幸运,亦或是绿林贼做事拖拉,迄今为止黑虎众招收的这批新人当中,倒也未看出有绿林贼的奸细——当然,就算有奸细,这些奸细也不敢在这个出声,毕竟黑虎贼的老人们盯着他们呢,只要一出声,相信立刻就会被格杀。

  这可是黑虎贼!

  与绿林贼一样是山贼出身的黑虎贼!

  而且这帮人非常凶悍,连官兵、正规军的武器装备都敢抢。

  终于,天边出现了第一丝光亮。

  天,终于要亮了。

  见此,陈陌悄声下了令:慢慢向远处的村子匍匐前进。

  在陈陌的命令下,数百名黑虎众手持兵器,慢慢匍匐向前。

  等到天边旭日的光芒足以照亮大地时,陈陌立即下达了突袭的命令:“上!”

  一声令下,百余名老黑虎众立刻起身,反应速度堪比正规军,相比之下,那些刚加入的新人们,反应何止慢了半拍。

  见此,王庆立刻喝道:“别管他们!……上!”

  不得不说,别看王庆平日里吊儿郎当,没什么正经,但是对于把握战局,他还是相当敏锐的。

  就好比此刻,他很清楚必须尽快抢占先手,威慑前方村子里的绿林贼,如若让对方反应过来,聚众抵抗,那他们就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于是,他根本不管那些落后的新人,带着一帮黑虎贼就冲入了村子。

  此时在那座名为九户村的村子里,也并非所有的绿林贼都在睡梦之中,还有一部分数量不少的伪贼充当着村子的守备。

  然而这些伪贼的警惕心,或者说他们的积极性实在差强人意,或在柴火堆、草堆旁睡觉,或围坐在篝火旁,带着羡慕且复杂的神色,看向那些被绿林贼占住的房屋——当然,大多数人羡慕的,并不只是那些人有屋子居住。

  而就在这个时候,以王庆为首的黑虎贼一窝蜂似的涌入进来。

  不得不说,待看到王庆这群人时,村内的伪贼大多还没反应过来,毕竟黑虎贼们大多也是寻常平民打扮,且皮甲之下乱七八糟穿什么的都有,唯一算整齐的,就是这帮人前额包着一块黑布。

  于是乍一看这帮人冲入村子,大多数伪贼第一时间并没有意识到是前来进犯敌人,他们很都纳闷:这伙人是干什么的?他们来这里做什么?

  甚至于,还有几名伪贼误以为对方是其他绿林贼,走上前几步,远远与王庆打招呼:“诸位兄弟,你们是哪的?这里是咱们晁豹晁老大的……”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因为他看到了王庆等人那狰狞的神色。

  “杀!”

  只听一声令下,王庆率领几十名黑虎贼杀入这些伪贼之中。

  平心而论,村内并未分配到屋子的伪贼,人数绝对在王庆这些人之上,粗略一扫,这附近就有百余名,然而仅仅只是一个照面,就有不下五十人被砍翻在地,惊得那些伪贼军纷纷后退。

  见此,王庆也意识到对面这帮伪贼战斗力不高,当机立断喊道:“先杀屋子里的!”

  话音刚落,他就抬脚踹开旁边一间屋子的门,旋即带着两名黑虎贼闯了进去。

  听到砰的一声响动,屋内的绿林贼被惊醒了,赤着膀子在榻上坐起身来,旋即就看到王庆面色狰狞地快步奔向他,朝他举起了手中的刀。

  “呀——!”

  刷刷两刀,屋内响起一声尖叫。

  哦,那不是那名绿林贼发出来的,因为这厮已经被王庆几刀砍死了,鲜血流了一榻。

  发出尖叫的,是床榻另一侧的女人,浑身**的她,被身边那名绿林贼的鲜血溅了一脸,顾不得身体暴露,捂着眼睛尖叫起来。

  王庆扫了那女人一眼,也不顾她还在尖叫,抬手指了指里屋。

  他身后两名黑虎贼会意,撩起门帘闯入里屋。

  旋即,屋内便传来一名男子心虚的喝问:“你、你们是什么人?”

  只听砰砰几刀仿佛砧板且肉的声音响起,屋内有重物倒地,伴随着另外一名女子的尖叫。

  旋即,那两名黑虎贼提着尚有鲜血滴落的刀大步走了出来。

  见此,王庆正要转身出去,就见榻上那名年轻的女子脸上带着惊喜而畏惧的神色,弱弱问道:“你、你们是县里的县卒么?”

  听到这话,两名黑虎贼哈哈大笑,笑得那名女子满脸困惑。

  而就在这时,只见王庆从地上拾起几件女子的衣服,丢向那名女子,邪笑着说道:“没错,老子姓王,是昆阳的县卒!”

  说罢,他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屋子。

  “王县卒……”

  一听是昆阳的县卒,那名女子脸上的畏惧逐渐退散,只见她将王庆丢给她的衣物抱在胸前,痴痴地看着王庆走去屋子,脸颊上飞起的红晕。

  就如同王庆这般,其余跟随他冲入村内的黑虎贼们,也是第一时间先杀住在屋内的绿林贼,面对这帮如狼似虎般的黑虎贼,那些住在屋子里的绿林贼在仓促之间根本无法抵抗,一个个被乱刀砍死在榻上、炕上,吓得被他们掳来的女子们花容失色,大声尖叫。

  等到陈陌带着刚投奔山寨的新人们杀入村子时,王庆等人已经屠杀了二十几间屋内的绿林贼,甚至于,像杀鸡屠狗般屠杀着试图反击的绿林贼与伪贼,看得那些新人们目瞪口呆。

  这就是黑虎贼?

  这么猛?!

  看了一眼身边那位可以用竹竿投穿树干的大统领陈陌,新人们咽了咽唾沫,终于真正意识到他们加入的黑虎贼,到底是一群什么样的家伙。

  别说他们,就连跟着陈陌等人进入村子的许柏、王聘,亦被王庆所率黑虎贼的杀伤力惊得头皮发麻。

  当然,他们对此并不意外,毕竟那就是黑虎贼的原本实力。

  “绿林贼,不过如此!”

  刘屠高举屠刀鼓舞士气:“小的们,杀过去,助左统领一臂之力!”

  “喔喔!”

  不说老黑虎贼们,就连刚加入的新人们,亦被那些前辈所鼓舞,一个个手持长竹竿冲了上去。

  包括许柏、王聘二人。

  他二人是能力比较强的一批,手下都带着九名新人,相比较自己厮杀,他俩很清楚今日这场突袭战的目的是为了练兵,是为了激励这些新加入的人。

  因此,许柏指挥手下九名新人道:“不要怕,挑落单的,四五人围住一人,同进同退。”

  正说着,忽然前面的屋子后冲出三名绿林贼。

  许柏手下九名吓了一跳,但还是按照许柏的命令,举着竹竿将那三人通通围住。

  “刺!”

  随着许柏一声令下,那九名新人同时将手中的竹竿一通乱刺,可怜那三名绿林贼根本无法躲避,即便穿着皮甲,亦被那九根竹竿捅出了许多窟窿,惨叫着倒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

  “干掉他们。”

  许柏可不会怜悯这些比黑虎贼还要暴虐残忍的贼寇,当即就面无表情地下令道。

  “……”

  九名手下面面相觑。

  见此,许柏眉头一皱,喝道:“还等什么?动手!”

  被他的命令一吓,三名新人浑身一人,下意识地将手中的竹竿刺向其中一人,只听一声惨叫,那名绿林贼被三根竹竿刺入身体,痛地脖颈处亦憋出了青筋。

  旋即,就没了气息。

  其余两名绿林贼吓了一跳,连声求饶:“饶命、饶命。”

  然而许柏不为所在,对九名手下下令道:“还有两个,动手!”

  “噗噗——”

  几声过后,那两名绿林贼亦被那九名新人乱竿戳死。

  看着地上三具尸体,那九名新人面面相觑。

  曾经老实巴交只会扛着锄头在田地里务农的他们,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们居然会杀人,而且杀的还是他们曾经畏如虎豹般的绿林贼。

  在一阵恍惚后,九人脸上露出了各异的表情,有的露出不适之色,而有的,则露出了仿佛大仇得报般的诡谲笑容。

  见手下这九人并没有过激的不适反应,许柏点了点头。

  他知道,凡事开头难,只要过了这一关,不出几日,这九人就会逐渐习惯杀人,再也不会畏惧曾经迫害过他们的绿林贼。

  只不过……

  『……我这是在培养下一批黑虎贼么?』

  转念一想,许柏心中就忍不住苦笑起来。

  抬头看向不远处的同伴王聘,许柏感觉后者的脸上亦流露着复杂的神色。

  显然,王聘多半与许柏想到了一处。

  但就像某个黑虎贼首领在县衙里公然所说的,在当前的乱局下,昆阳单凭县军是不够的,还需要比绿林贼更凶狠的黑虎贼。

  尽管与黑虎贼斗了好些年,但倘若让许柏与王聘在黑虎贼与绿林贼之间做个选择,那么他们无疑会选择黑虎贼,毕竟黑虎贼有那个周虎管着,至少还有良知,而那些绿林贼,恐怕早已将良知喂了狗。

  由于曾经在江夏协助正规军抵抗叛乱军,许柏很清楚那些所谓的‘绿林义军’到底是什么德行。

  不夸张地说,与那些绿林贼相比,黑虎贼简直就是德艺双馨的山贼。

  “继续前进!”

  面无表情地跨过三具绿林贼是尸体,许柏面无表情地带着九名手下继续朝村子深处而去。

  如他所见,黑虎贼已全面占据优势,在这伙恶寇的围攻下,绿林贼与依附他们的伪贼被杀地节节败退,几乎只要一眨眼,就有几名绿林贼或伪贼被黑虎贼所屠杀。

  回想起当年在江夏郡看到的那些惨状,眼下看着那些绿林贼被黑虎贼所杀戮,许柏忽然感到莫名的畅快,连嘴角亦扬起了几分笑容。

  “……尝尝我昆阳特产,大江以南的杂碎!”

  他喃喃说道。

  x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