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10 第310章:昆阳特产(三)【二合一】

  『ps:感谢“维他奶cc”大佬打赏一万币!~感谢“冷月寒冰魄”大佬打赏一万币!~』

  ————以下正文————

  在村内一间较大的民宅内,这伙绿林贼的首领晁豹搂着两名强掳来的年轻村女,正做着飞黄腾达的美梦。

  他梦到自己取代了拜认的大哥张泰,成为了绿林义军的首领,带着手底下几十万弟兄,协助新楚军队推翻了残暴的晋国皇帝,因功而被封为新楚王朝的大贵族。

  虽然他狭隘的见识无法想象出晋国皇帝所在的宫廷究竟是何等的繁华,亦想象不出新楚军队除了长沙郡的将军关朔还有哪些重权人物,但这并不妨碍他的这个美梦,即便是在沉睡中,他亦嘿嘿地笑出了声。

  而就当梦中的他享尽荣华富贵,正带着成群的妻妾拜祭祖宗,一声不知从何而来的急呼打破了他的梦境:“大哥,不好了,有县军杀过来了!”

  被突然惊醒的晁豹,神色懵懂地在榻上坐起,一脸茫然且愕然地看着四周那破旧的屋内摆设,心中闪过一丝恍悟:啊,原来我方才是在做梦。

  然而,即便明知是在做梦,晁豹依旧对自己被惊醒感觉有点不快,毕竟,他是真的很向往梦中的荣华富贵——哪怕是在梦中先尝尝滋味也好。

  见晁豹浑浑噩噩尚未彻底惊醒过来,闯入屋内的绿林贼全寿急了,一脸急切地重复道:“大哥、大哥?县军杀进来了!”

  听到这话,晁豹这才逐渐恢复清醒,皱着眉头看向榻旁急得满头大汗的心腹手下,狐疑问道:“谁?你说谁杀进来了?”

  这话刚问出口,已恢复清醒的他便听到屋外传来震天震地般的喊杀声。

  他终于意识到究竟发生了什么,从榻上撤过自己的裤子,一边穿一边奔向门口,等到他踉踉跄跄地将裤子穿上时,他也已来到了屋门处,只见他跨出门槛,看向屋外传来喊杀声的方向。

  仅仅只是看了一眼,他眼中瞳孔便猛地一缩,因为他看到了一伙头裹黑巾的家伙,正好似虎入羊群般屠戮着他的手下,且朝着他这边而来。

  『怎么会这样?』

  看着自己的手下不断被杀,晁豹又惊又怒,带着急怒质问身边的全寿:“全寿,这他娘的到底怎么回事?那帮人他娘的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啊。”

  全寿擦了擦额头的汗水,急切地解释道:“我……我方才正在屋子里睡觉,就听到屋外村里响起喊杀声,我急忙跑出来一瞧,就看到这些头裹黑巾的家伙杀入了村子,弟兄们纷纷说那是县军……”

  “县军?”晁豹惊疑不定地看向远处。

  平心而论,远处那帮头裹黑巾的家伙,他实在看不出有半点县军的模样——县军不应该是穿戴整齐服饰的么?哪里会像那帮人那般乱糟糟的?

  但眼瞅着那些‘黑巾之卒’将他手下弟兄杀地节节败退,哭爹喊娘,晁豹亦认同了对方多半是县军的观点——除此之外,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可能。

  就在晁豹深思之际,他的心腹全寿一脸惊恐地劝道:“大哥,咱们跑吧。”

  “跑?”

  晁豹眼中闪过一丝怒色,反手给了手下一巴掌,怒声骂道:“县军又怎么样?咱们有四百个弟兄……”

  全寿捂着脸急声道:“大哥,有半数的弟兄已经被他们宰了啊!”

  “什么?”晁豹心跳猛地加快,眼皮子亦跳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向远处的厮杀之地。

  说是厮杀之地,那事实上,那只是他手下弟兄单方面遭到那股黑巾卒的屠杀而已——这是一场有预谋的突袭!

  『该死!是昨日那两个人!』

  晁豹立刻就想起了昨日的事,他还记得,昨日当他与全寿等心腹手下在屋内喝酒作乐时,有手下前来禀报,有说两个骑马的男人鬼鬼祟祟在村外窥视。

  虽然当时他也意思到那两个人多半是冲着他们来的,但他依旧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敢袭击他们,毕竟她们一路杀来,从未碰到过主动出城突袭他们的县军,那些家伙只敢躲在坚实的城墙上抵抗,直到城池沦陷。

  见晁豹还在迟疑,全寿低声劝道:“大哥,好汉不吃眼前亏,咱们先撤了吧……等回头打听清楚这伙‘黑巾卒’的底细,咱们再慢慢跟他们算账!”

  “……”

  晁豹有些惊怒于手下的丧气话,但眼瞅着那伙头裹黑巾的家伙正迅速朝这边杀来,他手下的弟兄们根本抵挡不住,他心中亦有些慌了。

  咬了咬牙,他嘴里艰难地蹦出几个字:“撤!叫弟兄们撤!”

  “是!”

  在晁豹的命令下,他手下尚存活的绿林贼们,纷纷后撤,四散逃离,唯独那些伪贼被强行命令继续抵抗那些头裹黑巾的‘县卒’——很显然,晁豹是打算让那些强掳强迫而来的壮丁代替他真正的弟兄去死。

  但他却没想过,既然那些懦弱的伪贼当初能屈服于他,又怎么可能敢抵抗更加凶狠的‘黑巾之卒’呢?

  这不,在绿林贼纷纷逃离的当下,那些脱离了掌控的伪贼们,就立刻丢下了手中的兵器,噗通噗通跪倒在地,在那伙凶神恶煞的‘黑巾之卒’面前瑟瑟发抖,哀求饶命。

  “唔?”

  冲杀在最前方的王庆,第一时间便注意到了这一大批丢下兵器跪地求饶的伪贼,微微泛红的一双虎目扫视了他们一眼,吓得那些伪贼们纷纷磕头求饶。

  “县卒老爷饶命!县卒老爷饶命!我们投降了,我们投降了……”

  “县卒老爷,我们都是被晁豹胁迫的,不敢犯做什么恶,祈求县卒老爷饶命啊。”

  就像晁豹、全寿等绿林贼,这些伪贼,亦将王庆等黑虎贼,视为了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县卒——大概在他们的认知中,只有县卒、军卒,才会如此厉害。

  这些伪贼的求饶之词,让王庆亦了解了这些人的底细,他招呼身后的弟兄道:“这些只是依附于绿林贼的伪贼,把他们留给后面的弟兄,咱们去逮这伙绿林贼的头头!……谁要是抓到这伙绿林贼的头头,我出面向大首领说,赏他一个女人做婆娘!”

  任何鼓舞都及不上他最后一句话,在‘婆娘’的刺激下,跟随王庆一路屠戮而来的黑虎贼们,一个个被刺激地嗷嗷叫,就连双目仿佛也泛起了几丝绿光。

  “追!追!”

  “杀!”

  “杀!”

  这伙杀人如麻的暴徒,看也不看旁边那些已丢掉兵器的伪贼们,嗷嗷叫着,跟随王庆追击前方远处试图逃离的绿林贼,仿佛一阵飓风般在那些瑟瑟发抖的伪贼身边刮过。

  看着这群残暴的大爷从自己等人身边经过,伪贼们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他们甚至不敢起身,也不敢逃窜,因为,陈陌领着大批的黑虎贼到了。

  不同于此刻追随王庆的寨众,那都是黑虎寨的老弟兄,大统领陈陌的身后,大多都是刚加入的新人,这些新人心惊胆颤地沿着左统领王庆走过的路来到这边,目瞪口呆地看到了遍地的尸体。

  他们难以置信,就方才那种激烈的厮杀,寨里的那些‘老前辈’们,居然没有一人阵亡。

  黑虎贼……

  众多新人再一次地认识到,他们所加入的这伙山贼,究竟有多么厉害。

  当然,这是一件好事,毕竟自己加入的势力越厉害,自己活命的机会也就越大,至于山贼不山贼的,不都是在保卫昆阳县,不都是在对抗残暴的绿林贼么?

  “他娘的,还没死透?”

  在一干新人的目视下,刘屠将地上一名尚未咽气的绿林贼拽了起来,带着狞笑,将手中的利剑刺入了对方的咽喉。

  旋即,只见他剑柄一转,只听咔咔两声碎骨之响,那名绿林贼的首级,竟被他割了下来。

  『……』

  一干新人当中,有些人扶着墙干呕起来,大多数人面带不适之色,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带狞笑的刘屠,微微咽了咽唾沫。

  怎么感觉……他们这位寨内的前辈,比绿林贼还要残暴呢?

  然而让新人震惊的是,并不止一位‘前辈’做出割首的举动,事实上,大多数的‘前辈’都在这么干。

  倒不是他们有什么特殊的癖好,而是他们准备拿这些绿林贼的首级去领赏——左统领王庆不是说了么,只要杀敌立功,就能分一个投奔他山寨的女人当婆娘,考虑到寨里眼下僧多粥少,谁还不惦记着这事?

  这不,像刘屠这个重义气的,还偷偷点关照许柏与王聘二人:“叫那些小崽子将绿林贼的首级割下来,算在你俩身上,回头我帮你们物色两个年轻好看的……”

  许柏、王聘二人听得哭笑不得。

  平心而论,他们原本并未想过成家立业,主要就是因为他们觉得自己‘不安稳’,前几年走南闯北、居无定所,后来定居于昆阳后,又与这伙黑虎贼结了怨,倘若娶了媳妇,万一自己惨遭不测,那岂不是害了那无辜的女子?

  当然,其中也考虑到黑虎贼的报复——许柏、王聘从不认为黑虎贼是可以任意揉捏的货色。

  可现如今……

  情况渐渐变得奇怪起来,他们原本想要铲除的黑虎贼,里面的头目刘屠居然要关照他们娶一门婚事……

  自己一行四人与这伙黑虎贼,何以关系会变得像眼下这般复杂奇怪呢?

  见许柏、王聘一脸讪然,呆站着不动,刘屠会错了意,瞪了二人一眼,低声说道:“还傻站着做什么?赶紧去啊!……我跟你俩说,投奔山寨的那些女人,年轻好看的没几个,到时候被寨内其他弟兄抢了先,你俩可别说老大我没关照你们。……赶紧。”

  许柏、王聘二人啼笑皆非,终究没有弗了这位拜认老大的好意,各自吩咐手下的新人:“你们几个,把这些尸体的首级割下来。”

  对于割下敌人首级的事,许柏、王聘二人并不排斥,毕竟当年他们在江夏郡时,就经常拿绿林贼的首级去换赏金,哪怕是后来到了昆阳县,也曾拿黑虎贼的首级去领赏——在这个年代,凭人头领赏这种事,还是很常见的。

  至于为何让那些刚加入的新人去做,原因无非也就是锻炼他们的承受能力而已。

  毕竟,虽然这次对绿林贼的突袭,有好些新人都尝到了初次杀人的滋味,迈过了道德抵触的第一关,但仍然存在心理上的抵触这一考验,要达到像刘屠这种杀人、割首面色自若的程度,就需要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经历这种事,直到最终将其克服。

  无论是杀人不眨眼的贼寇,亦或是英勇善战的军中老卒,都是这个道理。

  许柏、王聘二人手下的新寨众,不敢违抗这两位什长的命令,强忍着干呕的冲动,将被他们所杀的绿林贼的尸体拖到一起,然后一个个地割下了首级。

  从旁,其他一些老黑虎众,也做着类似的事。

  他们哈哈大笑着,看着那些新人一脸难受的闭着眼睛,用捡来的刀剑,割下一具具绿林贼的首级。

  甚至于,他们还会取笑那些因为被溅一脸血而跪在地上干呕的新人们。

  对于这一幕,陈陌并未阻止,他很清楚,这些刚加入的新人必须尽快适应这种刀口舔血的日子,因为下一次厮杀,不一定会像这次一样轻松,且寨里的老兄弟,也未必会照顾这些新人。

  就像绿林贼与伪贼的关系一样,除非新人迅速成长到能令寨里老弟兄接纳的程度,否则,新人永远是新人,不会得到寨内老人的接纳,自然而言,双方也很难建立交情。

  许柏、王聘二人之所以很快就取得了刘屠的信任与友谊,本质上还是因为许柏、王聘自身实力过硬,亦看淡生死——这才是像刘屠等老黑虎众所欢迎的弟兄。

  而交情,无论是在军中,还是在山贼窝,都是很重要的一件事,这关乎到你陷入危难时,会不会有人拉你一把。

  在那种生死一线之时,别人拉你一把你就能活命,否则你就只能等死,就是这么残酷。

  换而言之,刚加入的新人想要活得久,就必须尽快成长,取得寨内那群老前辈的接纳,跟她们打好关系,否则……

  微微摇了摇头,陈陌走向不远处那群仍然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伪贼。

  “大统领。”

  在那群伪贼附近,此时站着十来名黑虎贼,见陈陌走近,他们纷纷抱拳行礼,为首一人上前询问道:“大统领,这些人怎么办?”

  简简单单一句话,这让那些伪贼们慌了神,他们连连朝着陈陌磕头乞求。

  “县卒老爷,我等都是被晁豹强掳来的,您就放过我们吧……”

  “县卒老爷……”

  看着这群跪在地上求饶的伪贼,陈陌微皱着眉头思忖着。

  按照昆阳捕头石原的说法,这些伪贼其实也是绿林贼的受害者,但这些人缺乏勇气,不敢对抗绿林贼,为了活命而助纣为虐,久而久之,手中沾染上许多无辜之人的鲜血,这些人逐渐也就与绿林贼无异了。

  不过,既然这些人还未被绿林贼所接纳,陈陌觉得还有挽回的余地,毕竟这些经绿林贼‘筛选’过的伪贼,基本上也都是身强力壮的年轻男子,倘若全部当绿林贼杀了,实在过于可惜,不如用来充实他黑虎众。

  作为黑虎寨的核心头目之一,陈陌很清楚赵虞的意图,并且他也认为,在这次乱局中,他黑虎寨必须迅速壮大,壮大到令颍川郡投鼠忌器的地步,这样才能迫使颍川郡里默许他们的存在。

  当然,至于对此是否会引起朝廷的关注,引起朝廷对他们的敌意,那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内了——那是作为首领的赵虞应当去考虑的长远之事,他陈陌作为大统领,只需考虑山寨眼前的利益即可。

  想到这里,他沉声对这些伪贼道:“你等本是无辜之民,奈何屈从绿林贼后,却助手为虐、为虎作伥,反过来帮助绿林贼滥杀无辜,我本欲将你等当绿林贼处死,但念你等陷足不深,姑且给你们悔过自新的机会。从即日起,你等归入我率下,听我号令,倘若谁能杀死一名绿林贼,我便赦免你等以往的罪过,如何?”

  在陈陌说话时,刘屠带着一群面向凶恶的黑虎贼,悄无声息地来到了陈陌的身旁,一个个持刀在手,面无表情地看着那群跪在地上的伪贼,仿佛只要有人开口拒绝,这帮人就会将这里所有人屠杀殆尽。

  在刘屠等人的无声的胁迫下,那些伪贼没有任何选择,只能答应。

  可怜这伙伪贼,刚出狼窝又进虎穴,才脱离了绿林贼的控制,却又遭到了黑虎贼的胁迫。

  当然,也不是所有的伪贼都抱以这种悲观的情绪,大部分还是很高兴的,毕竟,相比较被残暴的绿林贼胁迫,显然是加入眼前这支头裹黑巾的‘县卒’,更符合他们的感情。

  然而,当其中有人问起陈陌等人是哪里的县军时,刘屠哈哈大笑的回答却让这些人都傻眼了:“昆阳县黑虎寨!”

  昆阳县黑虎寨?

  这不就是山贼么?!

  这伙头裹黑巾的‘县军’,居然是一伙山贼?!

  投降的伪贼们目瞪口呆,其中大多数人暗暗叫苦,但很遗憾,为了不被这群山贼当做绿林贼屠杀,他们只能老老实实得顺从,就像他们曾经服从绿林贼那样。

  见此,刘屠暗地里对陈陌说道:“老大,这帮人几无血性,恐怕起不到大用。”

  陈陌微微点了点头。

  他也明白,绿林贼在沿途强掳壮丁时,肯定是把不愿屈从的人都杀了,只留下这帮人,而像这些性格懦弱的家伙,那是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潜力了,甚至于,待日后与绿林贼或叛乱军厮杀起来,他可能还要防着这些人临阵倒戈,重新归入绿林贼的麾下。

  想了想,他对刘屠说道:“先看一段时间,日后若抓到绿林贼的活口,就丢给他们,断了他们的退路。倘若这样还不成器……到时候再说。”

  “明白。”

  刘屠微微点了点头,瞥了一眼那些畏畏缩缩的伪贼。

  倘若抓来绿林贼的活口给这些人喂养血性,这帮人还不成器,那就只能找个机会牺牲掉了,免得白白浪费粮食。

  就在陈陌与刘屠商议之际,忽听远处有几名黑虎贼兴奋地朝他们招手呼喊:“大统领,大统领,您来看这边。”

  带着几许困惑,陈陌与刘屠来到了村内的一间大仓屋,只见仓屋内外,停满了两个轱辘与四个轱辘的手拉车,拉车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箱子与木桶。

  这些箱子与木桶内,放满了财帛、首饰、刀剑,还有许多粮食与腌鸡、腌鸭、腌肉等食物。

  刘屠笑着说道:“这群绿林贼,看来沿途抢掠了不少东西啊,可惜现如今都归咱们了……”

  此时,许柏、王聘二人亦闻讯而来,在看到这些拉车上的东西后,他们神色复杂地说道:“看这些零散的铜钱,再看这些首饰的成色,多半是从平民手中抢来的……这帮杂碎。”

  这句充满道德感的话,让陈陌转头看了一眼许柏,但他没有说什么,尽管他知道许柏、王聘二人的底细。

  然而刘屠却不知许柏、王聘二人的底细,在听到许柏的话后,他附和地点点头,笑着说道:“没错,这帮杂碎,就只敢抢手无寸铁的平民……既然如此,咱们就专门抢他们!杀光这群杂碎,抢走他们的财物!也算是给那些平民出个气。”

  听到这话,附近的黑虎贼们哈哈大笑。

  绿林贼杀平民、抢平民,而他们黑虎贼就专门杀绿林贼、抢绿林贼,这很合适。

  就在一众黑虎贼欢笑之时,就见王庆带着一群黑虎贼垂手丧气地回来了。

  陈陌太了解王庆了,一见对方表情,就知道王庆没抓到这伙绿林贼的头头。

  果不其然,只见一身是血的王庆将手中的刀朝地上一插,带着几分郁闷说道:“这伙绿林贼的头头,那个叫什么晁豹的家伙,被这厮逃了……可气的是,这杂种在逃命时还敢口出狂言,说要去借来人手,将咱们通通杀光。”

  “呵。”

  陈陌丝毫不为所动,淡淡一笑。

  “让他们来。”

  x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