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14 第314章:羸弱的先锋【二合一】

  “放箭!”

  随着石原等县衙的捕头们高声下令,约三百余名县军弓弩手齐刷刷地朝着城外射箭。

  仅仅几个眨眼的工夫,这些箭矢便落在了城外的伪贼头上,射得那些伪军抱头鼠窜,甚至有人为了躲避箭矢,竟然将抗在肩上的长梯都给丢了。

  而事实上,那些箭矢给城外伪贼造成的伤亡极为有限,毕竟城上的县军弓弩手才三百余人,并且这些人只经过短暂的训练,至少以石原的标准来看,自己这边的弓弩手,还应当继续加强训练。

  不过幸运的是,虽然县军目前还很弱,但此刻攻城的伪贼更弱。

  在区区三百余弓弩手的远射下,那两千余名伪军竟然出现了混乱,看得绿林贼大首领张泰麾下的头目张锦大为光火。

  只见他扬起马鞭抽在附近一名伪贼身上,怒声骂道:“这么点箭矢,就吓得你等一个个抱头鼠窜?一群废物!……进攻!给我进攻!否则就地格杀!”

  许锦作为张泰手下的头目,积威已久,在听到他的喝骂后,大部分的伪贼们还是咬紧牙关,扛着长梯继续朝城墙冲锋。

  至于其中小部分人,他们倒是想趁乱逃离,奈何有晁豹、刘赖两名小股绿林贼的首领率手下核心兄弟在后方督战,只要是看到有人逃跑,不问缘由当即杀死。

  甚至于,这群‘督战队’中还有几十名骑着马的绿林贼,在战场的侧面来回活动,专门用来震慑试图逃离的伪贼。

  在逃跑无望的情况下,这些伪贼们就只能按照绿林贼的意思,扛着长梯继续攻城。

  而此时,昆阳城墙上已经射出了第二拨箭矢。

  这也是极限了,毕竟冲在最前头的伪贼们,此刻已狂奔到了城墙底下,将肩上的长梯安架在墙旁。

  昆阳的城墙,大抵在两丈半到三丈余之间,说低不低,说高也不高,只能说是普通县级的城墙,比不上那些有数丈高城墙的坚城,而这也就意味着昆阳县军一刻也不能松懈,否则便是灭顶般的灾难。

  “长矛手,接敌!”

  在城墙上,马盖神色肃穆地高声喝令。

  在他的指挥下,五百名早已准备就绪的县卒,皆手持长矛站到了城墙的前沿。

  而此时在他们的身后,那是手持利剑与盾牌的百余名黑虎贼精锐,以及那三百名弓弩手——昆阳南城墙上的这条防线,目前就由这么不到千人组成。

  五百名县军长矛手是主要防守力量,百余名黑虎贼精锐负责补防以及击毙突上城墙的敌卒,而那三百名弓弩手则负责朝城下射击,竭尽全力射杀底下的敌军,直到失去射击角度,他们将立刻被换下,换上后备的近战县军或者黑虎贼。

  三者分工明确,互不干扰。

  “乓乓乓。”

  一架架攻城长梯,陆续架在城墙底下,旋即,那些面带惶恐的伪贼们,便踩着梯子试图攀爬上来。

  守城的县卒中有心急的,竟然试图用双手去推这些长梯,试图将它们推翻,让攀爬上来的伪贼摔下去,然而还没等他们将那沉重的梯子推翻,那些伪贼就已经爬了上来,用手中的兵器攻击那些县卒的手。

  不得不说,这些心急的县卒确实欠缺战场经验,像这种横档上面至少踩着几个人的长梯,那里是城墙上的县卒仅凭双手就能将其推翻的?

  这不,眼见这种愚蠢的行为导致了几名伤员的出现,石原立刻喝止道:“禁止徒手去推长梯!长矛手只顾杀敌即可!”

  在石原等捕头的指挥下,那些大多毫无战场经验的县卒们终于停止了这种愚蠢的行为,专心击杀敌人。

  守城士卒用长矛抵抗试图顺着长梯攀爬上来的敌卒,其实是非常有利的,因为县卒们只要用手中的长矛朝着梯子方向狠狠刺下去即可,哪怕有时会被对方手中的盾牌抵住,或者被对方躲开,但只要多刺几下,肯定是会有一下刺中的。

  而对于那些试图攀爬上城墙的攻城士卒而言,这一下就非常要命,极有可能会夺走他们的性命。

  这也正是历来攻城之战,攻城方伤亡远远超过守城方的原因。

  这不,在五百名长矛县军的防守下,负责首轮进攻的两千名伪贼根本攻不上来,一个个还未爬上城墙,就被上面的县军用长矛捅穿了身躯。

  可怜这些纯粹被绿林贼当做牺牲品的伪贼,他们全身上下几乎没有任何防具,别说县军手中的长矛可以轻易捅穿他们单薄的外衣与身躯,就连城墙上的弓弩手们,也能借一支小小的弩箭夺走他们的性命。

  尽管这是一场‘比谁更弱’的攻城战,但缺乏防具的因素,使得这两千伪贼在第一拨攻势时便损失惨重,眨眼工夫就有四五百具尸体堆在了城墙下。

  “很好!很好!就这样杀敌!”

  石原高声鼓舞着附近县卒的士气。

  事实上他对这些县卒并不满意,在他看来,那些县卒好比就闭着眼睛在胡乱地刺,但凡有经验的老卒,绝对不会像这样浪费体力。

  但考虑这些县卒曾经大多都是扛着锄头的农民,只经过短暂的操练且从未有过战场经验,这种表现已经让石原感到很欣慰了。

  当然,得感谢城外的伪贼与绿林贼——感谢那些伪贼这么弱,也感谢那些绿林贼并没有用武器防具来武装那些伪贼。

  当然,此刻在城墙上的县卒,也并非全部那么不堪,因为其中还有一部分‘老卒’。

  这些‘老卒’,都是汝南郡或者颍川郡南部诸县被叛乱军攻占后逃难至昆阳的县卒,虽然他们的素质与战斗力未必比得上正规军,但由于已经有过恶战的经历,这些人的表现自然而然要比纯粹的新卒强得多。

  在赵虞的授意下,这些其他县的老卒,基本上也在县军中担任伍长或什长,甚至是伯长,在一面杀敌的同时,他们也有责任将自己的经验告诉新卒——当然,他们也乐意这么做,毕竟眼下的昆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只有当占大多数的新卒逐渐变强,昆阳县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甚至于,就连黑虎贼的那些精锐,都会提点那些新卒。

  “啊!”

  随着一名年轻县卒的惊呼声,一名伪贼翻身跃上了城墙,带着惊恐的神色举起手中的刀,朝着那名年轻县卒砍了过来。

  眼瞅着那把刀即将落到自己身上,那名年轻县卒吓得呆若木鸡,一动也不能动弹。

  而就当他下意识闭上眼睛准备等死时,就听到身前传来砰地一声。

  再一想,咦,我没事?

  他惊喜地睁开眼睛,旋即就看到一名头裹黑巾的老卒用盾牌替他挡下了那一刀。

  『黑巾……是黑虎贼……』

  年轻的县卒咽了咽唾沫,亲眼看着那名头裹黑巾的老卒三下两下就将那名伪贼杀死在地,旋即转头身来看向他。

  “小子!”

  脸上带着几分不悦之色,黑虎贼什长王聘皱着眉头喝斥道:“有刀剑砍来,你却吓得闭上双目,那你不是白白等死么?”

  “……是。”

  年轻的县卒也不知该如何与这群‘旧日之敌’、‘今日同伴’的黑虎贼交流,考虑到对方救了自己的性命,他还是带着感激之心道了一声谢:“多谢救命。”

  “……”

  王聘微皱的眉头稍稍舒展,只见他伸手推在这名年轻的县卒的肩膀,叫其面朝城墙,旋即,他沉声说道:“目视前方,莫心有旁骛,哪怕有伪贼跳上城墙也莫要惊慌,你等身背后,还有我黑虎众!”

  “是……是!”

  年轻的县卒提了提神,连声应道。

  我等身背后有他们黑虎贼?

  从旁,附近的县卒也听到了王聘的话,纷纷侧目看来,脸上露出了诡异的神色。

  虽然他们大多都不是本地人,但在城内住了一阵,他们也听说了一些关于黑虎贼的往事,知道这股山贼曾经是昆阳县衙与昆阳县军的心腹之患。

  可现如今,他们作为昆阳县军的一员,身背后却要交给这群黑虎贼?

  就在这些人走神之际,忽然又有两名伪贼趁机跳上了城墙,可还未等两名伪贼站稳脚跟,就被王聘与另外一名黑虎贼瞬间杀死在地。

  “你们在搞什么鬼?!”

  王聘怒声骂道。

  几名走神的县卒缩了缩脖子,再不敢走神,赶紧一门心思地抵御底下仍在源源不断攀爬上来的伪贼。

  虽然说是不敢走神,但方才王聘与那另外一名黑虎贼精锐三两下就杀死两名伪贼的身手,还是让他们牢牢地记在了心中。

  『真是一群厉害的悍寇,怪不得昆阳县屡次围剿都无功而返……』

  他们心下暗暗想道。

  一想到有这群黑虎贼在旁侧应,不知怎么的,他们提心吊胆的心情,稍稍有所缓解。

  事实上,不仅仅只有这边的县卒这么想,因为在这段城墙上,那百余名黑虎贼精锐已或多或少地加入了厮杀。

  比如黑虎贼伯长刘屠,他可不管什么‘黑虎众负责在旁侧应’的命令,由于看不惯他附近的县卒们带着恐慌的情绪胡乱去刺,他干脆夺过一名县卒手中的长矛,一边亲自抵抗底下的伪贼,一边教导从旁的县卒:“慌个屁啊,一个个的?……梯上的伪贼想要伤到你们,他们得先抬头,且只能用一只手来挥舞兵器,你们居高临下,抢在对方前头将他刺死就完事了,有什么好怕的?……底下的伪贼甚至连一件皮甲都没有,你等好歹还穿着皮甲,看你们一个个吓地……”

  随后就是一通乱骂,骂地附近那些县卒都不敢抬头。

  在刘屠的强行命令下,这些县卒只能按照他的指示,等从梯上攀爬上来的伪贼进入攻击范围,再狠狠地刺出一矛,力图将对方的身躯捅穿。

  当他们壮着胆子尝试了一番后,他们忽然发现,那名头裹黑巾的黑虎贼头目是正确的,只要他们不惊慌失措,底下的伪贼几乎是伤不到他们的。

  “果然,他们伤不到我……”

  “哈哈,这傻子,他在梯上居然敢用双手攻击我,结果自己掉下去了……”

  渐渐地,附近的县卒们开始变得镇定而从容。

  见此,刘屠满意地点点头,将自己的位置让给一名县卒,而他则在旁指挥:“很好,很好,就这样,放大胆子,底下的伪贼伤不到你等,你等唯一需要防范的,就是敌人射上来的箭,但我方才仔细看过了,这群伪贼基本上就没有弓弩,你等放大胆子即可,有什么变故,我会提醒你们!……若有伪贼侥幸跳上城墙,莫要惊慌失措,自有我黑虎众将其击毙,你等目光,要牢牢直视下方……”

  此时,负责这段城墙防务的捕头贺丰,从远处巡视归来,旋即就瞧见头裹黑巾的刘屠正在代他指挥这边的县军。

  挑了挑眉头,这位贺捕头装作没看到,继续朝前巡视去了。

  也是,刘屠作为黑虎贼的小头目,却享受黑虎贼大头目级别的待遇上了昆阳县的通缉令,可见这是一个相当凶猛的悍寇,杀敌经验丰富,比他强多了,既然如此,让刘屠代他指挥也不算什么。

  什么?身为县衙捕头的荣誉?

  拜托,全县的指挥权都交给了黑虎贼的大首领周虎,这点程度又算得上什么?

  甚至于,在离开时贺丰还在暗自嘀咕,嘀咕自己是不是也得弄个‘兄弟会’的身份,毕竟那周虎入主昆阳已成定局,他想要继续做这个捕头,那就必须与周虎、与黑虎贼打好关系——虽然他不好加入黑虎贼,但他可以加入兄弟会呀。

  两者其实没太大区别。

  贺丰离开后没过多久,就有三名县军搬着一根粗大的撬杆,沿着城墙内侧的阶梯跑了上来,便跑便叫嚷:“让一让、让一让。”

  “怎么才来?”刘屠骂道。

  “呃……”

  那两三名县卒表情古怪地看了一眼刘屠头上的黑巾,正犹豫着想要解释一番,却见刘屠又不耐烦地说道:“行了行了,不用解释了,赶紧。”

  “是!”

  见这位黑虎贼大爷不怪罪,三名县卒如释重负,搬着那根撬杆来到了城墙边。

  这根撬杆,通体由两段粗如手臂的木头以榫卯结构组成,大致呈九十度折角,弯曲部分的前段有一个倒‘v’状的分叉,刚好能卡住城外长梯的横档,是赵虞吩咐城内木匠打造,专门用来对付长梯的守城工具。

  似这根撬杆,只需两名县卒一前一后地支撑,保持平衡,而剩下那名县卒只负责在前段指引。

  “往前一点,再往前一点……好,放下!”

  只见在三人的通力通力合作下,撬杆前段的分叉刚好卡住了长梯上的横档。

  此时就见在前方引导的县卒大声喊道:“推!”

  听到这声音,一前一后两名县卒使劲往前推,当即,城墙外就传来了伪贼们惊恐的喊叫。

  刘屠扭头一瞧,就看到底下那架长梯被推了出去,凌空竖立。

  这个时候,无论是继续推还是突然撤回撬杆,都能让长梯上的伪贼受到巨大的冲击,但那三名操作撬杆的县卒,还是选择了继续往前推。

  只见在刘屠的目视下,城外那架长梯反方向重重摔在地上,虽然当时站在长梯上的伪贼及时跳了下来,且底下的伪贼们也及时逃开了,并没有出现伤亡,但那架长梯却因为倒地而摔断了。

  “好!”

  在附近一干县卒的欢呼声中,刘屠亦是振臂庆贺。

  谁都知道,倘若城外的伪贼失去了长梯,那么他们就对城墙造成威胁。

  “砰。”

  “砰。”

  城墙外,陆陆续续传来了长梯反向倒地的沉闷响声,原来是各段城墙都得到了‘长杆队’的支援,将那一架架长梯都推翻在地。

  尽管并不是每一架倒地的长梯都幸运地被摔断,大部分的长梯还是被那些伪贼们扶起,继续拿来攀登城墙,但这仍不失是一种有效的反制手段,最起码能让城墙上的长矛手喘口气。

  并且,这也是一种可以鼓舞士气的手段。

  这不,只要有一架长梯被推翻,这段城墙上的县卒就会兴奋地欢呼起来——尽管在那些黑虎贼老卒看来,无节制的欢呼也只是白白浪费体力。

  “我方的士气越来越高了,而那些新卒,也越来越得心应手……”

  在城门楼,县尉马盖向赵虞汇报着南城墙上的战况,脸上带着几分笑容。

  而赵虞的回覆,语气中亦带着几分轻松:“城外的叛乱军与绿林贼,应该都是想着减少己方的伤亡,因此才会叫那些伪贼来攻城,试图以这些伪贼的牺牲,攻破我昆阳县……呵,得感谢他们对我等的轻视,同时也得感谢那些伪贼,牺牲性命来帮我昆阳的县卒积累守城杀敌的经验……”

  “哈哈哈。”

  城门楼附近响起了阵阵笑声,就连此前吓得面如土色的县令刘毗与县丞李煦,此时亦恢复如初,谈笑风生。

  这也难怪,毕竟迄今为止,那些攻城的伪贼几乎是毫无作为,别说攻占城墙,他们甚至无法伤到城墙上的县卒,反倒是守城的县卒,就像马盖所说的,在防守与杀敌方面越来越得心应手。

  总而言之,必须感谢城外的敌军,派了一帮比他们县军新卒还要弱的伪贼来攻城,使县军的新卒得到了宝贵的经验,顺便平添了自信。

  然而,城外的叛乱军与绿林贼似乎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见那两千名伪贼近乎死伤殆尽,他们毫不心疼地又派了一支约两千人的伪贼过来。

  见此,赵虞果断下令:“将城墙上的县卒分批换下去,换上后备的县卒,让他们也涨涨经验。”

  “是!”

  在赵虞的命令下,守到此刻仍有四百余人的县军长矛手,还有仅仅只损失了不到五十人的弓弩手,都被分批换了下去,换上了后备的县卒。

  而黑虎贼,则非但没有撤下那百余名精锐,甚至还又多派了两百名新卒。

  此时在远处叛乱军的本阵,长沙新楚军的将领黄康亦注意到了昆阳城上的人员调动,眉头深深皱起。

  『张泰那个混账,居然派一群仆卒攻城,他这是要帮昆阳县练兵么?指望这群卑鄙无耻的杂碎去消耗昆阳县的兵力,我也真是……』

  微微摇了摇头,黄康对身边士卒下令道:“传令下去,叫将士们做好攻城准备。”

  “是!”

  传令兵抱拳而去。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