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34 第334章:八月中旬

  绿林贼再次被黑虎贼击退至沙河南岸,这件事意义重大。

  而其中最主要的成果,还是在于那些旅狼崽子们磨砺了爪牙,并且变得越发狡猾。

  郝顺就是其中之一。

  在时,他尚被许柏暗中评价为‘过于莽撞’、‘不懂带队’,而他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在八月初四的晚上,郝顺与他率领的旅狼们,在偷袭一伙绿林贼时遭到了伏击,最终付出了伤二十八人、死十六人的沉重代价。

  一支仅五十人的队伍,竟然遭到如此巨大的损失,当时郝顺万念俱灰。

  他那会儿甚至想过逃回山寨,带着家里那口子远走高飞,因为他不知寨里会如何处置他,大首领又会如何惩罚他。

  但最终,他还是没敢逃走,老老实实带着所剩无几的手下回到了昆阳县,心惊胆颤地求见了大首领周虎,表示自己愿意接受处罚,同时愿意被撤销队正的职位。

  然而,赵虞并没有撤销郝顺的职位。

  在赵虞看来,像这种‘交学费’的事,是在所难免的,毕竟这些队正们,大多都只是普通人,根本没有涉及过什么兵书,丝毫不懂得谋略,就算换了其他人,也未必会比郝顺做得好——像许柏、王聘、乐兴等人之所以损失较小,那是因为这些人有过带队的经验,不像郝顺,是直接从寨卒被提拔起来的。

  为了表现大首领的威严,同时也是为了激励、鼓励郝顺,赵虞故意恐吓了一番:“你让寨内损失了如此多弟兄,你以为仅仅撤销你的队正职位就可以揭过了?”

  听到这话,当时就连郝顺亦是满心惊恐,心中不由想起了身在山寨的那口子,暗想不爱说话的那口子,估计要当寡妇了……

  可没想到,赵虞话锋一转,故意挟怒说道:“没那么便宜!你立刻给我补足人数,滚回你该去的地方!……期间给我好好想一想,为何会有如此损失!”

  当时郝顺简直懵了,一脸难以置信地看向赵虞,却也不敢当面问什么‘您不罚我?’这种蠢话,低着头灰溜溜地告退了。

  得知此事,陈陌、王庆二人也感觉十分意外,在一次空闲时,陈陌向赵虞问起了此事,问赵虞为何不罚郝顺。

  赵虞笑着解释道:“寨里的弟兄大多不识字,不识兵书、不懂谋略,倘若因为这郝顺一次失败就将他换掉,谁能保证接替他的人就不会犯同样的错呢?与其如此,还不如继续叫这郝顺担任队正,至少他已经品尝过一次被伏击的滋味,日后必然会更为谨慎,不会轻易再犯类似的错误……”

  “原来如此。”

  陈陌与王庆这才恍然大悟。

  不错,在实行‘群狼战术’时,赵虞就已经做好了承受损失的准备。

  别看世人都推崇那些百战百胜的名将,但世上大部分的将领,都必然要在一次次的失败中一点点地吸取经验,败地越多,相关经验就越丰富,日后就更不会再犯类似的错误。

  总而言之,一名经验丰富的将领,是靠许许多多因他犯错而牺牲的士卒喂出来的。

  倘若因为犯一次错误就将带兵的将领杀掉,那天底下就没几个将领了。

  旅贲营的那些队正也是这个道理,既然赵虞要培养这些队正自主判断能力,那就要做好承受损失的准备。

  虽然对不住那些被坑死的寨众,但这是为了日后能减少更大、更多的伤亡。

  正是考虑到这一点,赵虞容忍了郝顺这次贸进行为的损失,寄希望于他能在失败中汲取经验,迅速成长为合格狡猾的头狼。

  不单单郝顺,对于其他几名损失巨大的队正,赵虞同样也都宽容对待,待好生鼓励,叫他们各自补充满人数后,便再次出城与那些绿林贼较量,莫要错过继续磨砺爪牙的机会。

  就事实就像赵虞所认为的那样,在经历过几次失利后,那些队正变得越来越狡猾,也渐渐摸索出了类似战术的东西——虽说这些人倘若识字的话,就能通过观阅兵法学到这些经验,但赵虞还是很满意。

  绿林贼,被黑虎贼打回了沙河南岸,就轮到那些叛军士卒来常常群狼战术的滋味了。

  八月十三日前后,十几支狼群,近乎千名黑虎贼,再次越过沙河,虎视眈眈地窥视叛军将领黄康的营寨。

  然而这一次,就没有绿林贼为黄康分担压力了,毕竟以张泰为首的绿林贼,已经在前几日付出了沉重的伤亡,原本就只有一千五百余人的他们,只剩下寥寥三五百人,就连张泰本人,亦在前几日负了伤。

  无奈之下,黄康一边暗骂这些绿林贼的不顶用,一边派麾下士卒去伏击那些黑虎贼。

  此时,之前与绿林贼厮杀的经验就体现出来了,面对叛军的伏击,旅狼的那些头狼们,几乎就没有中计的。

  而其中唯一看似主动跳入陷阱的许柏,更是玩了一出诱敌深入的把戏,以一声狼嚎联络了六个狼群,对追击他们的那数百叛军展开了围杀,令其全军覆没,竟无几人逃生。

  在得知这件事后,黄康气地大骂,大骂绿林贼那群家伙,非但没有解决掉那些黑巾卒,反而喂出了一群更擅长夜间骚扰偷袭的。

  可骂归骂,对当前的状况他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只能下令加强营寨的守卫。

  好在这会儿他已经建好了营寨,至少四周的营栅是建好了,因此倒也不需要太过于担心那些黑虎贼会杀入寨里来。

  可他没有想到,那些游荡在四周的黑虎贼,虽说确实不敢轻易袭击他的营寨,但却开始猎杀他派出去巡逻值夜的士卒。

  许多黑虎贼就埋伏在叛军营寨外面,趁巡逻的叛军士卒无防备,要么暴起发难,要么偷偷放冷箭,以至于短短两个夜晚,黄康手下就损失了三百余名士卒。

  黄康气急败坏,下令麾下将领带兵去清剿那些黑虎贼时,对方早就跑没影了。

  而等到那些将领带兵返回营寨,刚睡下,那群烦人的黑虎贼就又回来了。

  『不行!必须想个办法,除掉这群烦人的家伙!』

  黄康暗想着,与麾下将领商议计策。

  有部将宋赞商议道:“不妨削减营外守卫,诱黑巾贼偷袭营寨,同时我等在营内埋伏重兵,只要黑巾贼杀入营内,咱们就来个关门杀贼,先断他后路,随后四面围杀!”

  “唔。”

  黄康点点头,认为这主意不错。

  于是乎,当日黄康故意放松东面营门的守卫,同时又在营内埋伏了重病。

  可他没有想到,竟然没有一伙黑虎贼上当。

  对此,黑虎贼队正鲍信对手下弟兄解释:“只要咱们发动袭击,就要被叛军伏击的可能;而反过来说,只要咱们不出手,那就没有破绽。”

  的确,对于像鲍信这种带队在叛军营地外溜达一圈,只弄出些响动就跑的黑虎贼,黄康拿他们丝毫没有办法。

  而鲍信也满足于用这种方式骚扰叛军,令叛军士卒们在夜里不得安宁。

  当然,像鲍信这么谨慎到近乎怂的家伙,在黑虎寨当中确实是少有的另类,大多数黑虎贼还是极具进攻性的,其中就包括郝顺。

  但前几日的重大失利,让这个莽撞的家伙多了一个心眼。

  虽然他野心勃勃地偷袭了叛军营地那看似防守薄弱的东营门,但就是不肯深入,只在营门一带厮杀,致力于放火焚烧附近的营栅以及充当兵帐的棚屋。

  埋伏在营地内的叛军将领宋赞实在是憋不住了,率领麾下士卒杀了出来,郝顺二话不说就带着手下弟兄夺门而逃。

  叛将宋赞当然不会轻易放过这群黑虎贼,带着兵卒紧追不舍,结果半途却遭到了许柏、王聘、乐兴等人的伏击,这群卑鄙的家伙,先是躲在暗处远远地放冷箭,等到宋赞麾下的叛军出现混乱时,这群于四面八方杀出,就像狼群狩猎那般,若叛军追击其他队伍的兄弟,他们就趁机绕后袭击;倘若叛军调转方向攻击他们,他们就立刻后退,为其他队伍的兄弟创造机会。

  宋赞亲自率领的数百名用于伏击的叛军士卒,根本不能适应这种战术,进退无度,在那些黑虎贼的协同袭击下,首尾难顾、顾此失彼,最终竟被覆灭,就连黄康麾下的将领宋赞,亦身负重伤,在几名护卫的拼死保护下,这才突围而出,逃回营寨。

  不久之后,叶县县令杨定便得知了这个消息,得知叛军将领黄康竟被近千黑虎贼搅得夜里不得安生。

  前一阵子见昆阳县毫无反应,他还以为周虎是在敷衍他呢,没想到黑虎贼做得比他预想的还要好。

  惊讶之余,他正色与魏栋、魏驰、王彦、高纯几人商议道:“拜黑虎贼所赐,如今黄康龟缩其营寨,每晚被黑虎贼搅得不得安生,想必其麾下士卒大多倦怠,咱们不妨尝试袭营看看……”

  魏驰、王彦、高纯三人纷纷点头支持。

  八月十六日晚上,魏驰、王彦二人率领三千南阳军卒,夜袭黄康叛军营寨。

  虽然当时夜空有一轮明亮的圆月,但黄康麾下的叛军将士都没有提防叶县的这支军队——他们的全部心神,都在那些该死的黑巾贼身上。

  当晚,魏驰、王彦二人大破黄康麾下叛军,在全营混乱之际,黄康根本守不住营寨,唯有弃营突围。

  然而在他弃营途中,又遭到黑虎贼的伏击,损兵折将无数,最终,只能带着所剩无几的军队,黯然败退至定陵县。

  在从黄康口中得知其战败的经过后,长沙军渠帅关朔惊怒不已。

  但最终,他并没有怪罪黄康,而是派人督促正在进攻召陵县的另外一位大将刘德,命其加紧进攻破城在即的召陵。

  八月二十二日,在数万叛军围攻下坚守两月的召陵县沦陷。

  召陵县的沦陷,意味着关朔终于可以毫无顾虑地将战略重点北移到叶县、昆阳一带,也意味着叶县、昆阳二县即将面对迄今为止最严重的威胁。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