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49 第349章:守城间歇


  『黑巾贼……那就是昆阳的黑巾贼么?』

  在昆阳的东郊,叛军大将徐宝目视着远处城墙上那些头裹黑巾的守卒,心中既惊讶又意外。

  约一个时辰前,就当他下令猛攻东城墙时,他忽然收到了刘德派人送来的消息:鉴于昆阳有意将那三千南阳军全部投入南城墙,我不得不放缓攻势,力求消耗这股精锐,以便来日。

  徐宝与刘德相识多年,且之前又在召陵县有过出色的合作,他当即就猜到了刘德的打算。

  他当时心想:既然刘德被迫放缓攻势,力图消耗守城的南阳军,我当加紧进攻。

  他倒不是为了与刘德争攻,而是有意加紧击溃他对面的那支守军,即那些打着昆阳城旗的本地县军。

  昆阳的县军强悍么?

  在徐宝看来也就那么回事,就看对面在他发动第一波攻势时就出现手忙脚乱的景象,显然也强不到哪里去,哪怕是仗着城墙之便,充其量也就是与他麾下士卒杀个五五之数罢了。

  然而就在他加紧对城墙施压,试图在昆阳县派遣援军之前尽力杀死对面更多的士卒时,对面忽然有一伙头裹黑巾的士卒登上了城墙。

  这伙人……怎么说呢?对,没有章法,但却是真的强悍。

  据他麾下曲将派人禀告,那是一股有着凶狠气势的守军,与看上去软绵绵的昆阳县军相比,简直就是狼与羊的区别。

  然而起初徐宝并不在意,哪怕他当时就已经认出那些头裹黑巾的守卒,便是令他同僚黄康吃了大亏的昆阳黑巾贼,毕竟在他看来,那些黑巾贼仅数百人而已,又如何挡得住他麾下一万军卒呢?只要他付出三倍的伤亡,足以让那数百人称为一具尸体。

  不可否认,他的想法是没错,可他没有想到的是,那数百名黑巾贼却带动了同在城墙上的那群县军的士气,使得那群看起来软绵绵的昆阳县军,也逐渐适应了厮杀,迅速朝着老卒蜕变。

  这……这就有点麻烦了。

  果不其然,鏖战了一个上午,确切地说是鏖战了两个时辰,起初自信满满的徐宝,逐渐发现对面城墙上的防守越来越严密,他麾下的士卒渐渐地竟然无法摸到城墙的边……

  “传我命令,暂时休战,重整旗鼓。”

  看了一眼已在自己头顶的太阳,徐宝下令前方士卒暂时撤退,退后一两里进行协整。

  在他的命令下,城外的叛军士卒如退潮般迅速撤离,就连完好的长梯也被带走,只留下一些被淋上火油点燃、此刻仍在熊熊燃烧的长梯,以及城墙底下那遍地的尸体。

  “撤退了!叛军撤退了!”

  “万岁!万岁!”

  昆阳城墙上响起一阵欢呼声,不止县军高举双手兴奋地欢呼,就连黑虎贼们也加入到了其中。

  但石原却明白,叛军只是暂时后退,重振旗鼓罢了。

  他找到了昔日的同伴许柏,对后者说道:“叛军只是暂时后撤,重整阵势,咱们抓紧时间让底下的人歇息。”

  许柏的才能不亚于石原,点点头说道:“我方才已提醒左统领,让他联系兄弟会,叫他们尽快派人送上水、米,让弟兄们充饥。”

  他之所以提到兄弟会,那是因为主要由陈才负责的兄弟会,眼下负责为全县守卒的后勤,像什么烧水、做饭,搬运伤员,维持城内治安等等,如今都是由兄弟会负责,考虑到陈才从未同时负责过诸多方面的事,赵虞才请县丞李煦来监督与指挥,同时也是给足了县衙面子。

  石原点点头,不自觉地转头看了一眼远处似乎正在发号施令的王庆。

  头一回,他并非是在县尉马盖的率领下作战,而是在那个叫做王庆的黑虎贼头目手下,这让他着实有些不适应。

  不过他必须承认,那王庆确实很猛,那家伙一旦杀红眼就奋不顾身的凶狠气势,很大程度上鼓舞了城墙上的县军。

  “哟。”

  不远处,陈贵朝着这边走来,向石原、许柏二人打了个招呼。

  石原点点头,立刻问陈贵道:“阿贵,你那边伤亡统计出来了么?”

  “没呢。”

  陈贵在石原、许柏二人身边坐了下来,靠着城墙内侧坐着,一副慵懒、疲倦模样地说道:“急什么?先让我歇口气再说。”

  大概是因为好不容易得到喘口气的机会,石原与许柏也盘腿坐了下来。

  若在以往,三人毫不容易得到空闲,自然会立刻聊上几句,然而如今,许柏坐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摸了摸怀中的那个布囊,旋即脑海中浮现山寨里那个已改口喊他夫君的小妻子。

  『哦,对了,这事还没跟他俩说……』

  许柏瞥了一眼正头枕双手靠坐在城墙内侧的陈贵,以及正低头用一块布擦拭剑身的石原,心中琢磨着该怎么提这桩事。

  没想到石原却率先开了口:“最近……怎么样?”

  “哦,还行。”

  许柏心里琢磨着,淡然地说道:“寨里对我还是比较看重的,前几日刘屠老大私底下跟我说,说我旅狼日后要扩大,叫我与王聘加把劲,弄个‘督百’……”

  听到这话,正在闭目养神的陈贵睁开眼睛,好奇问道:“那是什么?”

  “就是督伯。”许柏简明地解释道。

  “哦。”陈贵恍然地点点头,笑着说道:“我听说了,周虎在‘那边’弄出了一些职位,据说与管家挺像的……那督百往上是什么?”

  “弁目。”许柏耸耸肩说道:“相当于小头目吧,你们所知的刘屠、乐贵,暂时就在这一档,原本陈才也在这一档,不过最近,听说好像要升为大弁目了……也就是大头目。”

  “哈哈哈。”

  陈贵忽然笑了起来,摇摇头说道:“黑虎贼不是自称‘山中恶民’么,怎得效仿官家弄出了这些官职?”

  此时正巧有几名黑虎贼走过,听到陈贵这话,停下脚步,不悦地瞪了过来。

  见此,陈贵摊摊手说道:“别别,兄弟,我这话没恶意。”

  许柏也知道自己这位同伴素来口无遮拦,暗自摇摇头,挥手对那几名黑虎贼道:“没事,他没恶意,去吧。”

  那几名黑虎贼显然都认得许柏,朝后者抱了抱拳,继续往前去了。

  见此,陈贵啧啧笑道:“乖乖,了不得……话说,倘若你能在那边混上大弁目,那就更了不得了。”

  “哪有那么简单。”许柏苦笑说道。

  从旁,石原听着许柏与陈贵二人的对话,也不插嘴,因为他也不知该如何评价许柏、王聘二人在黑虎贼那边受到重用这件事,只能说各有利弊。

  见许柏或有深意地看了一眼自己,石原四下看了看,见无人注意这边,遂由衷地许柏说道:“无论在哪里,我都为你们感到高兴,兄弟。”

  “……”

  许柏愣了愣,旋即脸上露出几许笑容。

  片刻后,便有兄弟会的成员搬着几个箩筐、提着几桶水来到了城墙上,招呼城墙上的守卒们用饭。

  当得知充饥的食物只有被裹入盐的饭团时,县卒们倒是没感觉什么,但黑虎贼们却纷纷抱怨起来。

  “怎么就只有盐饭团?”

  “连口肉汤都没有?”

  在这些大爷的抱怨下,一名兄弟会的干事擦擦额头的冷汗保证道:“晚上,晚上肯定有肉汤,中午这顿就讲究吧,实在是人手不足……”

  黑虎贼们都知道兄弟会也是‘自己人’,虽然不情不愿,甚至于骂骂咧咧,还最终还是老老实实一人一个,拿过那拳头大小的实心饭团,各自找地方啃饭团去了。

  石原、陈贵、许柏三人,也各自去领了一个。

  实心的盐饭团,自然谈不上有什么美味,只能用作充饥,为了忽略那难吃的味道,石原、陈贵、许柏三人便继续聊了起来。

  期间,陈贵问许柏道:“黑虎寨那边,听说近段日子接纳了不少女人吧?”

  “唔。”许柏点了点头:“差不多有接近千人。”

  陈贵嘿嘿一笑,压低声音说道:“我听说黑虎贼接纳那些女子是不安好心,你有没有分到一个‘婆娘’呀……”

  不得不说,婆娘这事,根本瞒不过,毕竟当日黑虎贼们可是拿这个当口号喊了,因此石原与陈贵自然知道这回事。

  “这个……”被问到的许柏露出了尴尬之色。

  “喂喂,真的?”

  原本只是开一句玩笑的陈贵愣住了,睁大眼睛看着许柏。

  在他的目光审视下,许柏尴尬地道出了原委:“有……倒是有,是寨里安排的,虽然事先问过我……最后给我安排的,是一个叫田晴的小丫头,挺能干的……”

  “小、丫、头?”陈贵神色古怪,一字一顿地问道。

  “啊。”许柏伸手挠挠头,避开了两位同伴古怪的目光:“好像……十五岁吧……”

  “……”

  石原转头看着许柏,神色木讷一口一口地啃着饭团,而陈贵则是一脸难以置信,张大着嘴手指许柏,语气古怪地说道:“你……你给人当爹都合适了……”

  “干嘛?”

  许柏听了有些不快,虽然他的年纪确实都快赶上他家中新婚小妻子的父亲了。

  他不满说道:“又不是我强迫的,是山寨安排的,而且她也愿意,见面时还喊我许大哥……”

  说着,他下意识地捋了捋有些凌乱的头发,暗忖自己看起来应该还是蛮年轻的。

  显然陈贵并不在意许柏那点心思,兴致勃勃地说道:“快,快说说。”

  从旁,石原虽然面无表情啃着饭团,但从他时不时转头看向许柏的举动,不难猜测他也对此事也十分好奇。

  见两位同伴如此在意,许柏便简单解释了一遍,顺便简略描述了一下他那位新婚小妻子的样貌,称赞她虽然年纪小,但却很能干,将家里收拾得井井有条。

  “……”

  陈贵听得目瞪口呆,一脸难以置信地张着嘴。

  半响后,他忽然一把抓住了许柏的肩膀,面色异常严肃地问道:“看来多年相识的份上,你帮我去问问,你们‘那边’还缺人么?……我随时可以绑黑巾的。”

  石原没好气地翻了翻白眼。

  他转头问许柏道:“王聘呢?也得便宜了?”

  许柏正努力试图摆脱陈贵的纠缠,闻言说道:“啊,也是个挺好看的小姑娘,也提会做事的,就是有点胆小……陈贵,你这家伙,放手,放手,给我远点。”

  “哦。”

  石原不作声了,闷头啃着手中的饭团。

  他一点也不羡慕……

  真的。


  (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