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51 第351章:慰问伤卒

  鉴于南城门已被堵死,在靠近城门洞的那片空地上,兄弟会的成员们索性摆上了一张张的长桌与矮凳,改成了专门给城上守卒用饭的露天场所。

  一名名南阳军士卒在这边用完了饭,随后在偏将孙秀的命令下,旋即登上城墙与上面的袍泽轮换,代替他们负责当晚的值守。

  期间,赵虞带着静女、牛横、孙秀三人巡视了一番,视察了士卒们的伙食。

  城内守卒的伙食,是兄弟会负责的,相比较中午的盐饭团,晚上的伙食有所改善,只见一名名南阳军士卒在发放食物的长桌前排着队,分别领到了一大碗夹杂着腌肉与不知名蔬菜的饭,还有一个小碗的肉汤。

  顺便一提,这些盛饭、盛汤的碗,一部分是城内的百姓援助的,另一部分则是兄弟会工坊刨出来的木碗。

  赵虞带着静女、孙秀几人在这片‘露天食堂’转了一圈,见没什么问题,便朝着安置伤员的地方而去。

  军中有专门安置、照顾伤员的地方,称之为伤兵帐,而昆阳县,亦提前在城南、城西、城东三个方向附近,规划了一片区域作为安置伤员的场所,城南是征用了兄弟会名下的一个仓库,而城西与城东,则是临时拆迁了一些城内百姓的民宅,仓促搭建了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大棚。

  而此时赵虞、孙秀等人率先来到的,便是城南那座已改为伤兵处的旧仓库。

  这间旧仓库,就坐落于兄弟会工坊的隔壁,前一阵子这里堆满了用来制作木盾的板料,但眼下仓库内的杂物都已经搬空了,且搭建了一张张草铺,今日在城墙上负了重伤的南阳军卒,此刻就躺在这些草铺上养伤。

  据孙秀在战后统计伤亡,今日他麾下南阳军卒总共有三百三十一人战死,近千人负伤,伤亡人数接近一半,好在那近千伤卒中,大多数人都是被城外的叛军射中了不怎么紧要的部位,这种伤势只要拔除箭矢,再包扎一下就足以,不必呆在这间仓库里养伤,否则这间仓库,还真容纳不了近千名士卒。

  真正身负重伤的,只占那近千名伤员的两成,大概两百余左右。

  这个伤亡,孙秀勉强还可以接受,毕竟他们今日最起码给叛军造成了五千人的伤亡——虽说伤亡不等于阵亡。

  “偏将。”

  在这间旧仓库的外头,有一队南阳军卒守卫着,为首一名伯长的肩膀与左手手臂处缠着绷带,隐隐有鲜血渗出,在看到赵虞与孙秀后,这位伯长立刻与从旁的士卒行礼招呼。

  “唔。”

  孙秀点点头作为回礼,旋即问那名伯长道:“伤势如何?”

  那名伯长用并未受伤的右手摸了摸左手受创的位置,带着几分受宠若惊回答道:“只是皮外伤而已,多谢偏将关切。”

  孙秀微微点点头,在轻轻拍了拍那位伯长的右手臂膀作为勉励后,温声说道:“周首领与我来看望受伤的弟兄们……兄弟们情况还好么?”

  那名伯长看了一眼站在孙秀身侧的赵虞,不知为何朝着后者抱了抱拳,旋即这才对孙秀说道:“受伤的弟兄们已经城内的医师包扎,眼下正在用饭,士气……”他停顿了一下,似乎在琢磨,最后说了一个词:“不坏。”

  『士气不坏?』

  孙秀眼中闪过几许狐疑,不明所以。

  在他看来,伤卒哪有士气不坏的道理?在大多数情况下,人只要受伤,意志就会消沉,孙秀就在军中,对这方面看得太多太多。

  与赵虞对视一眼,孙秀不明所以地走入了伤兵帐。

  在他的印象中,伤兵帐堪称是军中最打击人士气的地方,想当年他南阳军进攻荆楚的叛军时,他也曾带人巡视伤兵帐,当时伤兵帐内,一片哀嚎,那些饱受伤痛折磨的士卒,躺在草铺上无助呻吟,甚至痛哭出声,待等这些人熬不过了,咽了气,那些早已对此麻木的、负责照顾伤员的士卒们,就会将尸体抬出去,找个地方掩埋。

  因伤而逝的士卒影响到了那些尚活着的伤卒,而伤卒那颓废、低迷的士气,又会严重影响到看到他们痛苦、无助模样的士卒,这种恶性循环将直接摧毁一支军队的士气。

  因此军中历来只能采取‘隔离’的办法,禁止一般未受伤士卒靠近伤兵帐。

  然而此时此刻,孙秀却并未在感受到伤卒‘特有’的颓废与士气低迷的现象,他惊讶地发现,仓库内的气氛非但不坏,而且似乎有些快乐,一部分躺在榻上行动不便的士卒,正在几名妙龄少女的帮助下用饭,即便是隔得老远,孙秀也能看出那几名士卒的心思并不在那些饭菜上,而是在给他们喂饭的那几名妙龄少女身上。

  不过大碍是因为人手不足,这些被委派来照顾伤卒的少女们,并不能同时帮助在场每一名伤卒用饭,必然会有个前后。

  于是乎,享受到被喂饭待遇的伤卒们,故意延长时间,甚至于中途还与那些少女说说话,而那些没轮到的伤卒们,就开始骂娘了——倒不是骂那十几名少女,而是骂那群心思根本不在用饭上的同泽。

  “喂,育阳崽,就几口饭的事,你咽下去不就完了?磨磨蹭蹭的,老子还饿着呢!”

  “就是就是……”

  “你再骂?……若不是我伤了腿,我非起来抽你不可……”

  “有本事你来……”

  “怕你啊?等我伤好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看着两边的南阳军相互对骂,逞口舌之快,那十几名被派来照顾伤卒的少女慌了神,连声劝两边的士卒:“兵卒大哥们,都不要吵了,好好歇养……”

  年轻稚嫩的她们哪知道这种斗嘴在军中是司空见惯的事,一个个急得满头是汗。

  直到靠近门口的士卒瞧见了站在门口的孙秀,压低声音喊了句:“偏将来了!”

  一时间,整个仓库鸦雀无声,所有士卒都老实了下来,其中有几名士卒耷拉着脑袋,或许是担心方才的一幕被那位偏将看到。

  『这帮家伙……』

  孙秀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咳嗽一声,严肃说道:“那个……周首领与我,来看望诸位。”

  说着,他见一名躺在草铺上的士卒挣扎着想要起身,连忙挥挥手说道:“躺着吧,不必行礼。”

  说话间,他带着赵虞率先走到一名正在接受少女喂饭的重伤士卒身边,朝着那名端着木碗手足无措的少女轻声说道:“多谢你照顾我的部下。……都是一群粗鲁的家伙,得罪之处,还请多多见谅。”

  有一说一,以孙秀的身份,自然无需如此向那名少女道谢,不过他知道,这些少女都是城中兄弟会成员的家属,而兄弟会的背后,即是他身边那位黑虎贼的首领周虎。

  因此,就算是看在周虎的面子上,孙秀也得尊重这些少女,更别说他确实挺感激这些少女。

  注意到那名少女手足无措,赵虞身边的静女温声提醒道:“这位是南阳军的孙将军,你若不知该如何回答,点点头就是,他不会在意的。”

  在赵虞的提醒下,那名少女惊讶地看了一眼带着面具的静女,旋即受宠若惊地点点头。

  此时,孙秀正在打量少女手中的木碗,见碗内伙食与外面士卒的伙食一般无二,他微微点点头,旋即似笑非笑地看向那名伤卒,问道:“合口么?”

  鉴于在偏将面前,那名士卒全然没了方才与同泽对骂斗嘴的气势,老老实实地说道:“回偏将话,很合口。”

  “我问的是饭菜。”孙秀面无表情地问道。

  那名士卒愣了愣,不解说道:“小的就是指饭菜呀……”

  听到这话,不但赵虞与静女莞尔笑出了声,就连仓库内那些脑筋活络的伤卒们,亦哄堂大笑起来。

  看着面前那名士卒一脸茫然的模样,孙秀笑着说道:“那就好,好好养伤。……另外,看看还行,别对人家动手动脚的,否则军规处置。”

  那名士卒愣了愣,这才意识到了什么,露出一副讪讪的笑容。

  而他身旁那名少女,此时亦红了脸。

  随后,赵虞便与孙秀慰问了在场的伤卒们,也感谢了那些被兄弟会委派来照顾伤员的少女们。

  托这十几名少女的福,即便是身负重伤的南阳军士卒,意志也未有消沉,至少还有心思与那些少女逗闷子。

  虽然据孙秀查明,仍旧有熬不过的伤卒咽气毙命,但总的来说,大部分伤卒的情绪,比他曾经在军中视察伤兵营时,好得太多太多。

  一个时辰后,在走出这间仓库时,孙秀郑重地向赵虞感谢道:“多谢周首领照顾我的部下。”

  赵虞也不争功,笑着摆摆手说道:“孙将军得感谢李县丞,得感谢兄弟会,周某其实并没有做什么……更何况,贵军士卒为我昆阳做出牺牲,我昆阳理当妥善照顾伤卒。”

  他这话可不是客套,毕竟今日的南城墙,全是孙秀麾下的南阳军在防守,正因为如此,赵虞才能将县军与黑虎贼调往东、西城墙,大大缓解了守卒不足的窘迫。

  “……”

  听到赵虞的话,孙秀深深看着前者,微微点了点头。

  倘若说一开始他对这位黑虎贼首领印象不佳,那么眼下,他对眼前这位黑虎贼首领的看法已大为改变。

  『虽然有王彦将军的默许,但此人与杨定的事,我还是莫要掺和了……不可为了杨定与此人的私怨,致王尚德将军于险地……』

  孙秀暗暗想道。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