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52 第352章:夜袭之策

  赵氏虎子正文卷第352章:夜袭之策继慰问过南阳军的伤员后,赵虞又带着孙秀前后前往东城与西城的‘伤兵处’,慰问了在两侧城墙上负重伤的县卒与黑虎贼。

  这件事本来与孙秀没什么关系,他不必跟着赵虞前往慰问,但他还是去了,用他的话说:不管是县军也好、黑虎众也罢,亦或是他南阳军,在坚守昆阳这件事上,彼此是一致的。

  见此,赵虞也就任由他去了。

  相比较今日南阳军‘死三百余、重伤二百余,轻伤七百余’的状况,西城墙的县卒,伤亡也不小,前前后后总共有五百余人阵亡,其余重伤、轻伤,大概各占二百余左右。

  乍一看,县军的伤亡似乎不比南阳军多多少?难道县军的实力竟能与南阳军相匹敌?

  当然不是,归根到底还是因为有黑虎贼分摊了西城墙的伤亡,他们在今日亦付出了死百余人、伤二百余、重伤七十余人的代价。

  得知黑虎贼的伤亡数字,赵虞的心情不自觉变得十分糟糕。

  毕竟被王庆派上城墙的黑虎贼,那都是旅贲营的旅狼,也就是前段时间在城外活动的群狼,虽说今日战死的黑虎贼,大多都是前一阵子征募的新卒,可那也是他黑虎寨的骨干啊——只要再给他们一些时间,这些已逐渐适应厮杀的黑虎众,势必会成为他黑虎寨的精锐老卒。

  不过没办法,相比较这些经受过一定锻炼的旅狼,县卒的素质普遍更差,因为他们非但只经过短暂的训练,而且大部分都没有杀人的磨砺机会,不像前一阵子在夜里出没的旅狼,在队伍里老卒的‘照顾’下,几乎都有了杀人的经历,至少在杀人这件事上,他们已经迈过了心里那道坎。

  至于西城墙那边的伤亡,就像马盖所说的,可以说是微乎其微,此事再次证实叛军在西城墙的攻势不过是佯攻而已,其主要进攻方向,还是南城墙与东城墙。

  当晚戌时前后,因慰问伤卒而耽误了用饭的赵虞几人,饥肠辘辘地回到了南城墙的城门楼。

  此时,孙秀、陈陌、王庆、马盖几人很识趣地到城门附近的‘露天食堂’用饭去了,而赵虞与静女则因为要掩饰身份,随带着牛横到城门楼内用饭。

  就当三人正在用饭时,被赵虞委派为北城门守官的乐贵,亲自来到了南城门楼。

  待得到赵虞的允许后,乐贵大步走入城门楼内,看着已重新戴上面具的赵虞与静女面前尚有没有吃完的饭菜,他赶紧抱拳谢罪道:“打搅大首领用饭,罪该万死……”

  赵虞当然能猜到乐贵为什么而来,挥挥手问道:“不必。……叛军的行踪,打探到了么?”

  “是。”

  乐贵点点头,神色凝重地说道:“按照大首领的意思,我派出三支队伍分别打探白昼进攻东、西、南三侧城墙的叛军,据派出去的兄弟回来禀告,这三股叛军并未撤退至沙河南岸的营寨,而是各自退后五里安营扎寨。”

  赵虞皱了皱眉,当即吩咐静女命人将饭菜撤下,同时立刻派人招来陈陌、王庆、马盖、孙秀四人,将乐贵打探到的结果告诉几人。

  果不其然,当得知三股叛军分别在距离昆阳仅五里的地方安营扎寨时,陈陌、王庆、马盖、孙秀四人亦露出了惊愕的神色。

  毕竟一般来说,距敌二十里下寨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而仅仅五里……实在是把昆阳给看扁了。

  “莫非是故意引诱我等派人夜袭?”

  孙秀作为南阳军的偏将,战场经验不差,当即就提出了一个可能发生的猜测。

  但赵虞在思忖了一下后,还是摇头否决了孙秀的猜测:“应该不会。……倘若我是那关朔,想要引诱昆阳派兵夜袭,将计就计,我绝不会兵分三股……兵分三股我还要猜对面究竟会袭击哪一股,这不是自误么?因此我觉得,他是打算围困我昆阳,就地驻营,就地打造攻城器械,以便来日复攻城池。”

  听到这话,王庆冷笑着说道:“那家伙,还真是不把我等放在眼里……”

  说着,他转头看向赵虞,问道:“你召集众人前来商议,可是打算发动夜袭?算我一个。”

  “别急。”

  赵虞抬手劝阻了王庆,正色说道:“没错,我召集四位前来,确实有意夜袭叛军,但如何夜袭,我等却要从长计议。……那关朔率领叛军从江夏郡一路打到颍川郡,期间攻破县城无数,可莫要小看了他。我觉得他肯定也会防着咱们夜间偷袭,是故咱们要先骗过他。”

  “怎么骗?”孙秀好奇问道。

  只见赵虞抬手摸了摸面具的下颌,深思道:“那关朔不是防着咱们夜袭么?那咱们索性就用疲兵之计来使他打消怀疑……就是说,咱们先派一队人,故意去他三处驻营制造响动,惊扰叛军士卒,叫其夜间不得安宁,如此两回下来,那关朔必定能识破这招‘疲兵之计’,认为咱们并无夜袭之力,介时,咱们再骤然发难,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还能这样?』

  孙秀愕然地看向赵虞。

  在他印象中,倘若敌军夜间已有防备,那己方显然就只能放弃夜袭的打算。

  可眼前这位黑虎贼首领倒好,即便明知对方会有防备,竟也能想到办法,而且这办法还真的不错。

  相比较孙秀的惊愕,陈陌、王庆、马盖三人倒是很镇定,因为他们早已习惯赵虞总能想出一些不错的计策来。

  若非如此,像王庆这种高傲且知晓赵虞真实年纪的人,又岂会屈居于赵虞之下呢?

  “这招不错。”

  王庆摸摸还算光洁的下巴,笑着说道:“不过,佯袭这事别找我,让陈陌或马盖去……”

  相比较马盖摇头苦笑,陈陌则是无语地翻了翻白眼,旋即,陈陌问赵虞道:“佯袭可以三边兼顾,但若真的偷袭,城内并无宽裕的人手可以同时兼顾三处,以大首领看来,我等当袭击何处?”

  听到这话,赵虞抱着双臂沉思起来。

  正如陈陌所言,同时夜袭城外三个方向的叛军,这显然是痴人做梦,一来人手不足,二来容易出现偏差——简单地说,无论夜袭东、南、西哪个方向的叛军,都会惊动至少一股叛军,从而使得这一处的袭击失败。

  因此稳妥起见,还是选择一路袭击为好,并且,按照那三股叛军的方位来看,偷袭南边的关朔、刘德危险最高,而偷袭东侧的徐宝,西侧的徐康,则危险较敌。

  “东边吧!”

  在经过一番沉思后,赵虞沉声说道:“从今日的战况来看,东边的叛将徐宝,显然也受命负责主攻我昆阳,而西边的黄康,仅仅只是佯攻。……倘若今晚咱们能重创徐宝,也就意味着来日东城墙的压力便变得极小,除非关朔分兵于关朔。……至于西边的黄康,他原本都只是佯攻,对西城墙压力不大,袭不袭他,区别不大。”

  “不尝试偷袭关朔么?”王庆兴致勃勃地说道:“只要能重创这一股,昆阳之围可就迎刃而解了。”

  赵虞笑了笑说道:“你说得没错,偷袭关朔回报最大,但风险也最大。一旦关朔立刻做出反应,缠住派去夜袭的弟兄,东、西两侧的徐宝与黄康再闻讯派兵支援,则咱们派出去的弟兄,就被人包里头了。”

  “嘘~”王庆挑挑眉,吹了声口哨,不再说话了,显然被赵虞一番话打消了想法。

  见此,赵虞环视众人,正色说道:“若没有什么异议的话,我来分派一下任务。……佯袭黄康、徐宝二人之事,就交由县军负责;至于佯袭南边的关朔,交由旅狼见机行事。而之后夜袭徐宝一事,亦由旅狼负责。”

  马盖点了点头,对此没有异议,毕竟他也明白,佯袭南边的关朔、刘德大军,这也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只有在夜间活动经验丰富的旅狼可以胜任。

  “行,那我负责之后袭击那徐宝,陈大统领负责坐镇昆阳。”王庆笑嘻嘻地拍了拍陈陌的肩膀,却遭后者毫不领情地伸手拍开。

  看着赵虞果断制定战术、果断分派任务,孙秀一时间失神,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军中。

  『这个周虎……他真是只是一介山寇么?』

  他怀疑地打量着眼前那位黑虎贼首领。

  可能是他的错觉,他感觉这位黑虎贼首领方才发号施令的口吻,酷似一位手握重兵的将军。

  寻常山贼头子,哪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会就做出如此妥善的安排?

  见陈陌、王庆、马盖几人起身准备告辞,孙秀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问道:“那、那我呢?”

  听到这话,赵虞笑着宽慰道:“孙将军今日守城辛苦,还是好好歇息吧。……像孙将军麾下那样的锐士,应当坐镇城墙,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啊。”

  “这……好吧。”

  在思忖一番后,孙秀微微点了点头。

  片刻后,孙秀跟在陈陌、王庆、马盖三人身后,迈步走出了城门楼。

  此时,他脑海中想起了那位黑虎贼首领严厉警告他时的霸道,旋即又想起今日黄昏时,这位周首领带着他一起去慰问伤卒的和善,还有方才,这位周首领在制定计策时的从容与自负……

  他不否认,黑虎贼的首领周虎,进退有度、胸有韬略,有一种很特殊的魅力。

  bq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