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73 第373章:夜袭昆阳(三)


  『PS:早一点了吧?』

  ————以下正文————

  『昆阳……有防备?』

  江夏义师渠帅陈勖的眼眸中闪过几丝惊讶。

  尽管此刻前方还未送来消息,但听着远处城墙附近厮杀的动静,陈勖还是敏锐地察觉到发生了变故。

  正如赵虞猜测的那般,陈勖作为江夏郡的渠帅,自然不会将夺取昆阳的希望全部放在伍挚的倒戈身上,他真正的计策是‘双管齐下’:一方面叫关朔麾下的刘德配合伍挚从昆阳北城门进入,里应外合夺取城池;另一方面,他与关朔伺机速攻,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取南城墙。

  在他看来,当昆阳军民的注意力被城北的‘里应外合’吸引时,他们有极大机会趁机夺取南城墙。

  而为了保险起见,他不止建议速攻南城墙,还建议速攻东、西两侧城墙来扩大赢面。

  说白了,伍挚等人在他的策略中更多起到‘诱饵’的作用,包括被刘德派去接应伍挚等人的区将鞠昇。

  然而这个计策,似乎被昆阳看穿了?

  『……真的看穿了么?』

  就在陈勖暗自惊讶之际,前方的传令兵终于赶来传递战讯:“渠帅,昆阳人好似早有防备,在我军将士潜近城墙时,城上的守卒立刻就发现了踪迹,且在短短数十息内,数百名衣甲齐备的县卒便登上了城墙。……田曲将的偷袭失败了,他已下令改为强攻。目前我军正在采取强攻。”

  他口中的田曲将,乃是陈勖身边大将朱峁麾下的曲将,田甲。

  “数十息……么?”

  陈勖嘴里低喃着。

  事情已经很明白了,昆阳县确实有人看破了他的计策——因为就算昆阳夜里再是警戒,寻常情况也不可能在短短几十息内立刻就有数百名县卒登上城墙增援,除非对面早有预料,就等着他们出现。

  “看来我的计策被识破了……”

  陈勖转头看向站在身边的关朔,无奈地摊了摊手。

  在说这番话时,他亦有些尴尬,毕竟他此前对这招计策还是蛮有信心的,想到昆阳竟有人能识破他的计策。

  “……”

  关朔一言不发,皱着眉头盯着远处的厮杀。

  良久,他带着几许惆怅的口吻说道:“看破你计策的,恐怕就是那周虎……”

  看了眼,陈勖忽然有些明白关朔为何总对昆阳采取强攻了。

  在犹豫一下后,陈勖低声说道:“若不能有什么进展,今夜怕是只能到此为止了……”

  关朔当然能听懂陈勖的言外之意,微微点了点头。

  他对陈勖此刻的‘退缩’并无恶感,一来陈勖是好意帮他,二来此刻对昆阳采取夜间强攻,的确是一件不明智的行为——别的不说,单单掩护、协助攻城的弓弩手就没有到位,这意味着他义军的将士要付出比白昼间更大的伤亡,还未必会有什么成绩。

  权衡利弊,确实没什么好打的。

  “回去从长计议吧。”

  随着关朔叹了口气,陈勖亦当即下达了撤退的命令。

  片刻之后,南城墙外的叛军就撤了个干干净净,紧接着,东城墙与西城墙外的叛军也撤退了。

  由于这场夜袭过程十分短促,伤亡并不大,击退了叛军的县卒与黑虎贼们士气高涨,看着迅速撤离的叛军,朝着他们大声嘲讽。

  “哈哈,还想来偷袭?”

  “快点滚回去吧!”

  “老子要射你们的屁股了……”

  “哈哈哈。”

  在守卒们对叛军士卒的嘲笑与奚落声中,孙秀快步来到站在城门楼附近的赵虞面前,抱拳覆命:“周首领,叛军已经撤退。”

  顺便一提,尽管孙秀麾下三千南阳卒只剩下不到三成,且其中还有一半身负重伤,但有感于孙秀等人此前坚守城墙的功劳,赵虞依旧任命孙秀为南城墙守将,派刘屠协助他。

  对此孙秀也是十分感激,认为此举赵虞对他、对他麾下牺牲将士的尊重与敬意,因此他对赵虞也是格外的敬重。

  “嗯。”

  赵虞点点头,笑着说道:“多亏了孙将军与诸位的奋勇。”

  “哪里的话。”孙秀由衷说道:“功劳在于周首领才对,若非周首领猜到叛军声东击西,恐怕今晚很难守住城墙……”

  “诶。”

  赵虞笑着摆了摆手,旋即,他叮嘱孙秀道:“叛军虽退,可未能保证他们不会佯败再攻,反正弟兄们也在城墙上了,今晚索性就守一夜吧。”

  说着,他朝附近城墙上的县卒、黑虎贼与若干南阳卒喊道:“今夜参与击退叛军的人,除击杀敌人以外,额外记五点功勋,守至天明,再额外记五点功勋。……可有异议?”

  “无有异议!”

  听到赵虞喊话的县卒与黑虎贼们皆大声回答,一个个神情激动。

  因为按照赵虞颁布的条令,一点功勋比价十个铜钱,这意味着他们一晚上就赚到了一百个铜钱——这相当于过去一般平民半个月的收入了。

  至于杀敌,这项另算:每杀死一名敌卒,可以获得三点功勋,黑虎贼与县卒都是如此。

  看着那些举手欢呼的县卒们,县丞李煦不由得眼角一阵抽搐,原本因为击退叛军而露出的笑容,也变得有些僵硬。

  原因很简单,因为赵虞这一句话,他县衙‘失去了’几万钱——虽说他县衙不必为黑虎贼的功勋负责,但却需要对县卒的功勋负责啊,赵虞一句话就对城墙上数百名县卒‘许’下了总共几千点功勋,那岂不是就是相当于几万钱么?

  而在旁的刘毗,亦笑得有些僵硬。

  见此,赵虞笑着劝这两位说道:“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我昆阳守城如此艰难,唯有重赏,才能鼓舞士气……”

  李煦苦笑着说道:“话虽如此,可欠下如此巨债……”

  他所说的巨债,可不是指今晚的这点,要知道距赵虞说服县衙提高县卒待遇以来,昆阳与城外叛军大战两三回,小战七八回,县衙早就为此欠下让人感到头皮发麻的巨债。

  当然,也正是因为这样,县卒的士气越打越猛,实力也越来越强,逐渐地拉近了与叛军的差距,以至于取代伤亡惨重的南阳卒,与黑虎贼一同成为守卫昆阳的两支主力。

  “慢慢还就是了。”赵虞拍了拍李煦的臂膀,笑着打趣道:“总比被叛军攻陷城池要好。实在不行,日后县衙可以找周某借贷一笔钱,我会给一个优惠的钱息。”

  李煦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

  哪里的县衙会惨到向一个山贼头子借钱啊?——他这话并无恶意。

  南城墙、东城墙、西城墙三侧的叛军陆续撤退,北城墙外的叛军,也撤退了,就只剩下那群被诱入城内的叛军。

  只要杀光这帮人,今夜也就圆满了。

  至少陈陌是这么认为的。

  “报!”

  两名县卒在沿途一些黑虎贼的指引下,急匆匆地找到了陈陌,抱拳禀告道:“启禀陈大统领,周首领派小的前来传讯,危机已经解除,叛军速夺城墙的诡计失败,已率众撤离。”

  “唔。”

  陈陌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虽然赵虞提前向他,还有向刘毗、李煦、马盖、王庆等人解释过‘叛军有可能声东击西’的猜测,但方才听到南、东、西三侧的城墙相继响起警钟,他仍旧吓了一跳,当即催促所率的县军加紧围杀那群被诱入城内的那群叛军。

  没想到还没等他腾出手来,城外的叛军就撤退了。

  “请回禀大首领,陈某这边也快结束了……”

  说话间,陈陌转头看向前方的主街。

  只见在那条主街上,不计其数的叛军士卒丢弃了手中的兵器,双手抱头跪在地上,一脸惊恐地看着手持火把在他们身边走来走去的县卒与黑虎贼。

  “这些人,真的是叛军么?”

  曾在城墙上受到刘屠赏识的县卒唐洪,如今已升为县军重的伯长,此刻正一脸怀疑地审视着那些跪地投降的叛军士卒。

  将他昆阳逼到眼下这种处境的叛军,哪有这么弱?

  处于怀疑,他一脚将一名叛军士卒踹倒,喝问道:“你们有什么诡计?”

  被踹倒的叛军士卒哭求道:“什、什么诡计?小人不知啊,小人本是定陵县人士,加入长沙军才一个多月……”

  “是叛军!”附近一名县卒喝斥道,同时不屑地吐了口唾沫。

  “是是。”那名士卒连声哀求:“饶命,饶命啊。”

  这个现象并非个例,事实上,在意识后路被断的情况下,叛军曲将鞠昇手下绝大多数的士卒都投降了。

  这也难怪,毕竟鞠昇所率的这些士卒,大多都是新征募来的新卒,还有一部分徐宝的溃兵,前者根本没有誓死抵抗的斗志,而后者,在看到那些‘戴黑巾’的黑虎贼时,就已被吓破了胆,哪还敢反抗。

  当然,也并非所有的士卒都选择了投降,鞠昇麾下的老卒,那些曾在召陵战役中存活下来的老卒,此刻还是坚定地围在自家曲将身边,朝着北城门奋力突围。在北城门已被装满泥土的口袋封堵道路的情况下,这些兵卒在鞠昇的率领下,正试图冲击用以登上城墙的阶梯,似乎是打算从城墙上跳出去逃亡。

  但遗憾的是,从西面八方而来的县卒与黑虎贼们已将他们彻底包围。

  “做最后的警告:如若再不投降,全部射死!”

  在城墙上,北城门守将乐贵大声喊着话。

  当他喊这番话时,一队县军弩手已被调来此地,手举弩具,对准了鞠昇与他身边仅剩的百余名叛军老卒。

  看看城墙上以及四周那密密麻麻的县卒与黑虎贼,鞠昇回头看看身边已被对面挤到一堆的百余名老卒,看着他们不自觉流露出的惊慌、绝望之色。

  “哼,冥顽不灵。”

  乐贵冷哼一声,沉声下令道:“放箭!”

  已瞄准鞠昇等人的县军弩手们,毫不犹豫地扣下了弩具的扳机。

  “嗖嗖嗖——”


  (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