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87 第387章:弃守城墙


  片刻后,西城墙守将马盖与东城墙守将王庆便急匆匆地来到了南城门楼,在南城门楼前的瞭望台看到了正在那谈论什么的孙秀与陈陌二人。

  王庆性格桀骜,一见孙秀与陈陌便毫无顾忌地问道:“怎么回事?突然将我召至这边?”

  陈陌摇摇头说道:“孙将军已入内见过大首领,大首领表示等你二人来了,再做解释……”

  “那还等什么?”王庆皱着眉头大步走入了城门楼内,其余三人亦紧跟其后。

  此时在城门楼内,赵虞正站在一张桌旁,身后站着静女与牛横二人。

  瞧见孙秀、陈陌、王庆、马盖四人联袂而来,赵虞招招手,示意四人站到桌旁。

  “什么事急着将我等召来?老子在东城墙那边忙得很……”

  在看到赵虞后,王庆不高兴地说道。

  也难怪他不高兴,毕竟他所在的东城墙,虽然比不上南城墙这边惊险,但叛军的攻势依旧凶猛,至此关头突然被赵虞一道命令,召至此地,王庆自然会感到不快。

  不过待看到赵虞、静女、牛横三人身上的血迹时,他愣了一下。

  一看三人模样就知道,这两位亦亲自上阵杀敌过。

  『……局势如此严峻么?』

  王庆皱皱眉,不说话了。

  而在他身旁,马盖亦是满脸惊讶。

  相比之下,孙秀与陈陌倒是不觉得惊讶,因为他们早前就得到了消息。

  不夸张地说,南城墙上的黑虎贼们能坚守到此时此刻,这位黑虎贼大首领亲自上阵,着实是鼓舞了许多人的士气,当时就连孙秀与陈陌二人知情后也感到十分庆幸。

  没有理会王庆的抱怨,赵虞双手撑在桌子的两个边角,目视着面前四人,沉声说道:“诸位,我不得已召四位前来,是有要事相告。……眼下的局势十分紧迫,东、西两侧城墙还好,但南城墙这边,参与守城的弟兄们体力消耗严重,不少旅狼的弟兄浑身脱力,连兵器都握不稳。……虽然城外那六架云梯车已被尽数摧毁,但事实上叛军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他们借助云梯车,借助人海战术,成功地令我方的精锐精疲力尽,如今在南城墙上坚守的,几乎已清一色是从民兵队调来未久的新卒了,而城外的叛军却依旧攻势凶猛,城墙的横纵面太长,若继续采取死守,待今日黄昏之前,城墙很有可能陷落……”

  “……”

  孙秀、陈陌二人默然不语。

  毕竟他俩都在南城墙这边,自然最清楚南城墙的状况,与赵虞所言一般无二。

  陈陌抱拳问道:“大首领召我等至此,想来是已有了对策?”

  “唔。”

  赵虞点点头,沉声说道:“既然南城墙注定守不住,那就弃守,退至城内……”

  还没等他说完,就见就见孙秀震惊地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问道:“周首领莫非要向叛军投降?”

  “等我说完。”赵虞压压手示意孙秀稍安勿躁,旋即解释道:“我说放弃南城墙,并不意味着要向叛军投降,只是我决定要与叛军巷战……”

  “那跟向叛军投降有何区别?”

  孙秀顿时就恼怒起来。

  也难怪,毕竟当世并没有‘巷战’这个概念,绝大多数的攻城,都是在攻城方攻破城墙的那一刻就结束了,然后就是守将出逃、战死,以及攻城方屠戮城内军民。

  大概是因为孙秀这段日子的功绩有目共睹,即便他此刻恼怒地质疑赵虞,其余众人倒也没有喝斥。

  在恶狠狠地吐了口气后,孙秀用不理解的目光看向赵虞,抱拳说道:“周首领,或末将此前与你有所误会,但自那之后,末将对周首领颇为敬佩,可今日周首领的决定,末将不敢苟同。……城墙一破,我等皆为叛军阶下囚,岂还能复战?倘若周首领是不忍黑虎众伤亡过多,孙某恳请派我南阳军守城!”

  不错,孙秀麾下尚有数百名南阳军卒,只不过伤势与士气都很不乐观。

  看着有些意气用事的孙秀,赵虞摇摇头说道:“我不会答应,孙将军与孙将军摔下所剩无几的南阳卒,周某并未是为外人,不会允许让你们做无畏的牺牲……”

  “……”

  赵虞的回答让孙秀心中一暖,但他依旧无法接受前者的决定。

  就在这时,只见陈陌拍了拍孙秀的肩膀,劝道:“孙将军切莫着急,不如先听首领解释一下那个‘巷战’……”

  说着,他转头看向赵虞。

  见此,赵虞解释道:“所谓巷战,顾名思义,即借城内街巷的复杂地形,与叛军作战。我方才说过,南城墙横纵面太广,东西两端加起来有两里多地,因此城墙上必须时刻部署千名守卒,才能勉强挡住叛军的攻势,而这些守卒所对面的,往往是几倍、十几倍的敌军。……一旦其中一段被叛军攻上,整片城墙都会陷入危机。况且眼下,随着叛军持续的攻城,我方守卒精疲力尽,已几乎没有精力充沛的士卒可以派上城墙,因此南城墙的陷落,已是注定。……为长远考虑,此时我等当推入城内,在街巷与叛军作战,城内大街、小巷,宽则数丈、窄则不到一丈,我等只需部署少量军队,就能堵死各处要道,叫叛军纵使攻破城墙,亦不得寸进。”

  顿了顿,他又解释道:“今日看到叛军队伍内的那些云梯车时,我就感觉南城墙多半是守不住了,故而我已命陈才率领兄弟会民兵,与城内大街小巷上设置土墙,每隔十丈便设一面墙……”

  听到赵虞的讲述,孙秀、陈陌、马盖、王庆四人面面相觑。

  饶是孙秀此刻仍不能理解赵虞的决定,但他不可否认,眼前这位黑虎贼首领的眼光当真长远。

  “能赢么?”

  在片刻的寂静后,王庆开口问道:“你的那些战术,我从来都听不懂,我只在乎一点,是否能赢?”

  而这,也是陈陌、孙秀、马盖三人最最在意,故而在王庆问出口后,三人便不约而同地看向赵虞。

  “能!”

  赵虞点点头,郑重其事地说道:“天时地利人和皆在我方,如何不能赢?”

  见面前四位怎么不怎么相信,他正色解释道:“眼下已十月初七,天气已在迅速转冷,只要再过十几日,便会开始降雪,相比较我等,事实上叛军方更加着急,倘若他们不能在月底天降大雪前彻底攻陷我昆阳,他们就会有麻烦,此乃天时;城内街巷错综复杂,既有大街小巷,亦有高楼平房,叛军对此一无所知,但我方的将士却熟悉城内,他们可以在街上堵死叛军前进,可以在高楼,从窗口用弩具射杀叛军,甚至可以在入黑后偷袭叛军的驻兵点,我军退守城内,并非是我方失去了城防,而是叛军失去了营防,他们将无法阻止我方无孔不入的偷袭,此乃地利;至于人和,我已让刘公亲自出面鼓舞城内百姓斗志,说服他们协助我等,为了保卫昆阳而共同作战……天时地利人和皆在我方,如何不能赢?!”

  “……”

  孙秀、陈陌、王庆、马盖四人听得若有所思。

  良久,陈陌点点头说道:“或许是眼下唯一的办法了。”

  继他之后,王庆与马盖二人也表示的赞同,因为就像赵虞所说的,今日南城墙已注定无法保全,纵使继续派人死守,也只不过延缓城墙被攻破的时间罢了,与其如此,还不如尝试看看赵虞所说的巷战。

  唯独孙秀仍在犹豫。

  这也难怪,毕竟他是南阳军的将领,有着一定的战场经验,可他从来没听说什么‘巷战’。

  见此,赵虞正色说道:“孙将军,请给予周某信任,且给予周某帮助。”

  “……”

  孙秀深深地看了一眼赵虞脸上那块依旧沾着几丝鲜血的面具,脑海中闪过周虎历来的言行举止,似乎在通过周虎的品行来确认这件事。

  良久,他长叹一声,苦笑着说道:“王将军若得知我临阵后撤,多半会视为耻辱……”

  “不!”

  赵虞摇头说道:“这并非是临阵后撤,而是以退为进、伺机反击……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得!为将者,不以一城一地得失论成败,只要击溃叛军,我等便是最终胜者!”

  “……”

  孙秀、陈陌、王庆、马盖皆惊讶地看着赵虞。

  半个时辰后,随着赵虞一道命令,南城墙上的黑虎贼全面弃守城墙,有的从城墙内侧的阶梯撤往城内,而有的,则从城墙通道,撤至西城墙与东城墙。

  昆阳的南城墙,终于被叛军攻破!

  “万岁!”

  “万岁!”

  鏖战了数个时辰的叛军士卒,在攻陷南城墙的那一刻振臂欢呼,在他们看来,这场旷日之战终于要结束了。

  等得知前方的禀告后,长沙义师渠帅关朔心情亦是激动,当即带着江夏义师陈勖前往昆阳,待麾下清理完南城门洞内的堵塞之物后,这两位义师渠帅终于进入了城内。

  而此时,有士卒前来禀告的状况,令二人心中一愣:“报!……昆阳守卒在城内街巷设置土墙,依靠土墙阻挡我军前进……”

  “什么?”

  关朔愣了愣,当即与陈勖一同登上南城门楼,居高眺望城内。

  此时二人才发现,视线范围内的城内街巷,每隔十丈就有一道土墙,不计其数的昆阳守卒藏身在土墙后,严阵以待。

  而附近的高楼上、民房上,亦或站或蹲有无数的弓弩手。

  微微皱了皱眉,陈勖转头看了一眼面露愕然之色的关朔,说道:“看来我方还未取胜,只是那周虎……换了一片战场。”

  “……”

  关朔一言不发,攥紧拳头狠狠砸了一下面前的墙垛。

  而与此同时,在昆阳西侧的柱山上,有几名做难民打扮的男子看到昆阳城外无数叛军一边欢呼,一边涌入城内,无声地对视了一眼。

  良久,其中一人叹了口气。

  “回去禀告县令大人吧,昆阳……完了。”

  


  (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