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92 第392章:巷战(四)

  s求月票、求订阅、求支持正版阅读。

  以下正文

  与街道上那紧张激烈的攻防不同,叛军伯长周厚此刻所在的地方,透露着一丝诡异。

  好多的瓦罐啊

  在撞破门户后,周厚率领一队士卒闯入了屋内,却惊讶地发现屋内并无昆阳卒的踪迹,只有满地的破瓦罐与瓦罐碎片。

  从屋内的木柜与遍地的瓦罐不难看出,此前这应该是一间做瓦罐、瓷器生意的店铺。

  “笃。”

  “笃笃。”

  头顶的楼板,传来了响声,似乎二楼有人在来回走动。

  周厚知道,二楼有昆阳的守卒,只是不知究竟是黑巾卒、青巾卒,还是黄巾卒。

  这是义师将士对昆阳守卒的惯用称呼,分别指代黑虎贼、县军以及兄弟会民兵。

  “上。”

  挥挥手下了一道命令,周厚带着士卒们小心地走向不远处的楼梯。

  期间,一名士卒探头瞧了一眼楼梯上方,旋即,只听嗖地一声,一支箭矢正中那名士卒的右眼。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名叛军士卒捂着眼睛向后瘫倒,痛地来回在地上乱滚,看的周厚与在旁的士卒们心中一阵发毛。

  仅仅数息,那名眼睛中箭的士卒就失去了生气。

  这就损失了一名士卒

  连敌人长什么模样都没看见

  周厚暗自叹了口气,旋即对其余士卒小声吩咐道“昆阳卒在二楼埋伏我等,咱们举着盾牌冲上去,一鼓作气。”

  众士卒点点头,紧张地看着周厚,等着他发号施令。

  只见周厚长长吐了口气,活动了一下攥着盾牌与利剑的双手,旋即沉声喝道“上”

  一声令下,他率先举着盾冲上楼梯,在他身后的士卒们,紧跟其后。

  “嗖嗖”

  “笃笃笃”

  如周厚所料,楼上果然有昆阳卒埋伏,待周厚等人冲上楼梯的那一瞬间,楼梯上方就射下几支弩矢,好在周厚等人早有防备,那些弩矢基本上都射中了盾牌,只有一名士卒的肩膀中箭,但也咬牙坚持了下来。

  然而让周厚等人目瞪口呆的是,楼梯的尽头,竟然是一堆障碍物卑鄙的昆阳人将桌椅、家具等物堵在楼梯口,彻底堵死了他们冲上二楼的通道。

  “哈哈哈,这帮傻子想冲上来。”

  在楼梯口附近,有三名戴黑巾的黑虎贼正在哈哈大笑,似乎是在嘲笑周厚等人想地太过于轻松。

  而从旁,有几名戴黄头巾的兄弟会民兵,则在迅速装填弩矢。

  见此,周厚大声喊道“推开这群障碍”

  在他命令下,三名叛军士卒当即上前,举着盾牌试图推开那些障碍物。

  然而只听一声惨叫,一名黑虎贼手持长矛,将长矛障碍的缝隙中刺出,刺穿了一名士卒的腹部。

  旋即,又有两名黑虎贼效仿,好在那几名叛军士卒及时退后。

  这怎么办

  周厚手足无措。

  有一说一,周厚也是义师的老卒了,跟着大军从江夏郡一路杀到这颍川郡,可谓是经验丰富,但即使经验丰富,他也从未遇到过这种战斗。

  只不过三个黑巾卒、四个黄巾卒,仅七人就扼守住了这个楼梯口,让他与麾下百名士卒难以寸进。

  而在他犹豫之际,那四名兄弟会民兵的弩手们已装填好箭矢,将弩具对准了他们。

  见此,周厚一阵心惊,举着盾牌赶紧喊道“先撤先撤”

  在几声箭矢射出的破空之响中,在那三名黑虎贼的嘲笑声中,周厚等人灰头土脸地撤回了一楼。

  此时,他不禁感到脸上一阵灼热。

  他,一个伯长,带着一百名义师士卒,竟被七个敌卒给吓得退了回来

  可话说回来,不撤退又能怎样呢在那种狭隘的楼梯上与对面厮杀他们连对方的衣角都摸不到

  或有一名士卒提出了建议“伯长,要不放火烧了这座楼”

  “不可。”

  周厚摇头否决了这个建议。

  他终归是伯长,知道一些事情。

  他摇头解释道“上头有命,不得在城内放火,咱们要抢了这座城过冬。”

  “那怎么办”有士卒抱怨道“那群卑鄙的家伙堵死了楼梯,咱们根本冲不上去。”

  “”

  周厚皱着眉头想了想,旋即抬头看向上方,果断地说道“拆楼板你们几个去搬两把梯子来,咱们拆了楼板,用梯子爬上去”

  这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在听到周厚的命令后,他麾下的士卒们立刻忙碌起来,从外头搬来两把梯子,旋即,其余人扶正梯子,由两名士卒爬上去,用刀剑戳刺楼板,试图将其弄断。

  这种阵仗,自然会惊动二楼的昆阳守卒。

  这不,除了仍站在窗口朝街上叛军士卒射箭的弩手外,其余守卒们渐渐围到了一起,皱着眉头看向地板上冒出来的刀尖。

  或有一名兄弟会民兵小声问道“许督百,怎么办”

  被他询问的那人,旅狼督百许柏,将手指竖在嘴上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旋即,他只见他接过从旁一名黑虎贼手中的长矛,将其倒持,猛地朝楼板刺了下去。

  但听一声惨叫,楼下传来重物醉坠地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怒骂。

  “散散散。”

  一击得手的许柏赶紧示意众人闪开。

  果不其然,就在他们散开之后,楼板噗噗噗冒出几个矛尖,要不是许柏几人退得快,恐怕脚板都要被刺穿了。

  “楼上的,有胆量你们就下来”

  “对,下来”

  “躲在上面算什么本事”

  楼下的叛军士卒开始谩骂。

  听到这话,楼上的昆阳卒不怒反笑,就连在窗口朝外头射箭的士卒们都回头看了过来。

  在嘲笑之余,许柏身旁的黑虎贼也开口嘲讽底下的叛军。

  “有本事你们就上来”

  “对,有本事就上来。”

  唯独许柏透过楼板上那几个被长矛刺穿的孔洞,暗暗窥视着底下叛军的数量。

  双方隔着一层楼板对骂了一通,旋即,楼底下的叛军士卒又开始拆楼板,而楼上的黑虎贼们,也学着许柏方才的举措,用长矛偷袭底下的人,一下一个准。

  最终,在叛军付出了七八人的伤亡后,有一块楼板被他们撬开了。

  旋即,第二块、第三块,片刻工夫,叛军就在楼板上开了一个很大的洞,将两把梯子伸了进来。

  见此,许柏手持利剑环视一眼四周,严肃地说道“弟兄们,开干了”

  在他的命令下,弩手们全部被派往窗口附近,继续朝街上的叛军士卒射击,而步卒们,则围在那个巨大的空洞旁,等着底下的叛徒士卒爬上来。

  “上”

  随着楼下周厚的一声令下,一名又一名的叛军士卒顺着梯子试图攀爬上来,但无一例外地被许柏所率的黑虎贼砍杀。

  “守住楼梯口这里他们上不来”许柏镇定地指挥道。

  听到楼上的话,底下的叛军伯长周厚脸上闪过一阵青白之色。

  正如许柏所猜测的,他见这边吸引了楼上的守卒,刚准备派人从楼梯强攻上去呢

  “噔噔噔。”

  一名士卒从屋外奔了进来,朝周厚抱拳说道“伯长,曲将派我前来,问你为何连一座楼屋都还未攻占”

  周厚气得说不出话来。

  那位曹曲将,以为他们在这边与昆阳卒玩耍么

  不过再生气,周厚也不敢冲曹戊派来的传令兵发脾气,更何况曹戊平日里对他们还是不错的。

  在吐了口气后,周厚正色说道“请回禀曲将,我等遭到了昆阳人的拼死反抗,请再给我等一些时间。”

  可能是那名传令兵亲眼看到了周厚等人的攻占二楼的艰难,点点头说道“我会将我所见禀告曲将,但希望伯长加紧,在外面的街道上,我军的弟兄伤亡惨重。”

  “我明白。”周厚点了点头。

  待那名传令兵离开后,他恨恨地抬头看了一眼二楼,发狠地下令道“给我把上头的楼板全部拆了”

  “是”

  于是乎,剩下的六七十名士卒不再急着强攻二楼,而是开始拆楼板,让二楼的昆阳卒没有立足之地。

  见此,许柏果然下令道“撤”

  或有人会感到纳闷,这许柏准备撤到哪

  答案很简单,撤到另外一幢楼。

  叛军士卒可以拆楼板,昆阳卒自然也可以拆墙,把墙拆了,撤到隔壁那幢楼,重新部署障碍就完事了。

  片刻后,见楼上没有了动静,一名叛军士卒小心翼翼地顺着梯子爬上二楼,这才发现上头早已人去楼空。

  “那些卑鄙的家伙呢”

  周厚顺着楼梯爬上二楼,带着恨意困惑问道。

  话音刚落,便有士卒解释了他的疑惑“伯长,这墙有洞,昆阳卒撤到隔壁那幢楼去了。”

  “什么”

  周厚又惊又怒,几步走到一面屋墙,果然看到屋墙有个大洞。

  顺着这大洞往隔壁那座楼屋瞧,他看到昆阳卒正藏身在屋内,将一些木柜、家具作为掩体。

  要一幢楼一幢楼地跟这群昆阳人打么

  周厚简直要绝望了。

  要知道为了攻占这幢楼,他就牺牲了二十几名士卒。

  按这样下去,攻占不到四五幢楼,他麾下的百人队就死伤殆尽了。

  而昆阳的南街有多少房屋最起码几十、甚至近百幢

  这场仗,怎么会变成这样

  周厚有些迷茫了。

  不知是他,包括曲将曹戊,大将朱峁,甚至是此刻站在南城门楼内侧观望战况的渠帅关朔与陈勖二人,此刻心中皆有一股茫然这场仗,怎么会打成这样

  历来攻城略地势如破竹的他义师,居然在昆阳县,与昆阳人为了争夺一幢楼、一条街道而拼死厮杀,并且损失惨重。

  在关朔亦感到茫然的同时,江夏义师渠帅陈勖敏锐地感觉事态脱离了掌控。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场仗,渐渐变成了他们所不熟悉的模样。

  确切地说,是完全陌生。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