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93 第393章:巷战(五)

  “正前方,百二十步,放箭!”

  “嗖嗖嗖——”

  在南街上,百余名叛军弩手整齐列阵,隔着己方步卒的阵线,朝对面昆阳卒的阵地展开齐射。

  曲将曹戊站在阵地前,凝视注视着前方,看着对面那群昆阳卒不慌不忙地举起盾牌,挡下了侵袭而来的箭雨。

  『昆阳人越来越有经验了……』

  曹戊忧心忡忡地想道。

  在他的印象中,昆阳卒一开始是很弱的,除了三千南阳军以外,就只有约不到千名黑巾卒实力较强,可以独当一面。

  可现如今呢?就连那群戴黄巾的家伙都能抵挡住他义师将士的攻势了。

  这些戴黄头巾的,那只是昆阳的民兵啊!

  曹戊有种感觉,他义师的士卒,正在不断死去,而对方的民兵,则在不断变强。

  长此以往……曹戊不敢再想象下去。

  “曲将,要再攻一阵么?”或有一名伯长询问曹戊。

  曹戊看了看对面相隔仅十丈的昆阳卒阵地,再转头看看自己身边那些负伤且疲惫的士卒们,思忖道:“等……周厚、王矛二人拿下两边的楼屋再说。”

  说话间,他的目光转向了街道两旁的楼屋。

  在攻破了对面昆阳卒两道土墙防御后,曹戊也渐渐总结出了一些巷战的经验。

  其中有很关键的一点是,在制高点尚在敌军手中的时候,尽量莫要采取强攻。

  而这个‘制高点’,在这里就是指街道两旁的楼屋。

  毫不夸张地说,那群在街道两旁楼屋里放箭的昆阳混蛋,他们所造成的伤害,比对面鞠昻麾下那群昆阳卒只多不少,原因就在于他义师将士在朝前方进攻的时候,很难防范来自两侧的攻击,尤其对方还是居高临下。

  而与此同时,在与曹戊相距仅十丈远的地方,鞠昻伏身在土墙后,举着盾牌窥视着对面。

  曹戊率下的步卒,鞠昻并不是很在意。

  因为整个白昼的攻防已充分说明某位黑虎贼首领的猜测是正确的:在这种狭隘的地形内,他们确实可以用少量的兵力抵挡住数倍乃至十倍的叛军。

  此刻唯二让鞠昻感到担忧的,一个是街道两旁楼屋内的‘战场’,还有一个就是对面的弩手。

  『义师开始将建制的弩手分成小股队伍使用,这会成为一个巨大的威胁。』

  与曹戊类似,在经过近一个白昼的攻防后,鞠昻也渐渐摸索出了一些巷战的经验。

  没错,如今作为昆阳一方的鞠昻,实际上也不懂得如何巷战,他今日所做的一切安排,都是某位黑虎贼首领授意的。

  可即便如此,鞠昻依旧丢掉了两道防线,被迫后撤了将近二十丈。

  好在他身背后还有十几道防线,也好在周虎非但没有责怪他,反而派人表扬了他。

  『……主街上的胜败,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两旁楼屋内的战场啊。』

  与曹戊一样,鞠昻也敏锐地把握到了这一点。

  但很可惜的是,他很难帮助在街道两旁楼屋内作战的己方士卒。

  毕竟在那里作战的,都是黑虎贼的精锐,而他手底下率领的,则是黑虎贼一般卒与兄弟会的民兵队,能守好防线就不错了,实在没必要去给那些黑虎贼精锐添乱。

  『都快入夜了,可别让我再丢掉一道防线啊……』

  看了一眼被夕阳余晖照拂的街道两旁的楼屋,鞠昻暗自祈祷着。

  而此时,在街道两旁靠东的一幢楼屋内,旅狼督百许柏正率领着麾下黑虎贼,与叛军伯长周厚率领的士卒激烈厮杀。

  许柏与周厚,经过今日可谓是老相识了,因为在这个白昼里,他二人交手了整整十几回,周厚硬生生地从许柏手中夺占了八九幢楼屋。

  相比较最开始的茫然无措,周厚也逐渐掌握了夺取这些楼屋的要领:拆!

  楼梯什么的就不要想了,敌人扼守二楼就拆楼板,敌人扼守墙壁就拆墙,总之就是要对面的黑巾贼没有可以扼守的掩体,至于此举是否会遭到上头的训斥,周厚并不担心,毕竟只要房屋的框架还在,待击退黑巾贼后修补一番,他们还是可以居住的,度过这个冬季的。

  唯一的问题是,这种方式进展很慢,而且己方伤亡较大,这也是周厚憋着一股火的原因。

  然而,对面许柏的火气也不小,毕竟许柏一口气连续丢了八九幢楼屋,虽说撤退是为了避免与叛军正面交锋,减少己方的伤亡,但连续丢掉八九幢楼屋,他亦面上无光。

  毕竟他可是旅狼的督百!

  旅狼最大的官就是督百!

  他可不想被郝顺、徐饶、乐兴等人嘲笑或揶揄。

  『这次一定要干掉这个家伙!』

  抱着相同的念头,许柏与周厚杀到了一起,而他们所带领的黑虎贼与叛军,亦在这间狭隘而遍地都是破物的楼内展开了混战。

  “铛铛!”

  “砰砰!”

  只见在这间狭隘的屋内,刀光四射,瓶瓶罐罐的东西皆在混战中被打碎,留下遍地的碎片。

  忽然,有黑虎贼急呼道:“督百,叛军越来越多了……”

  许柏在混战之际瞥了一眼,赫然看到一名名叛军士卒从墙壁的破空涌入,他心下暗骂一声,下令道:“撤!撤!”

  在他的命令下,黑虎贼且战且撤,终于从另一侧的墙壁,从其中的破洞,踩着作为桥梁的梯子,撤到了另一幢楼内。

  见此,周厚急声催促士卒道:“追!追上去!”

  听到周厚的命令,几名叛军士卒紧跟黑虎贼身后,可没想到的是,待许柏等人撤入那幢楼的墙洞后,那墙洞后骇然出现几名举着弩具的弩手。

  “嗖嗖嗖——”

  还没等那几名叛军士卒反应过来,那几名弩手便扣下了扳机。

  但听几声惨叫,那几名站在梯桥上的叛军士卒应声摔落,而对面的黑虎贼们,也趁机将梯子抽了回去,断了周厚等人追击的路。

  “……”

  周厚懊恼地站在墙洞,看着仅几丈相隔的对面,看着那许柏冲着他做了一个割喉的威胁手势。

  “呵。”

  咬牙切齿之余,他气得笑了出来。

  此时,有他手下的士卒来禀告伤亡情况:“伯长,死了十四个弟兄,伤了七个……”

  周厚回头看了一眼,看了一眼躺在楼板上的尸体,暗自叹了口气。

  就像他此前猜测的那样,与对面那群熟悉附近环境的黑巾贼抢夺楼屋,那简直就是在拿士卒的性命去堆砌胜利,虽然他今日的成果着实不小,但代价……

  代价太沉重了,别的不说,就说他麾下的百人队,已完完全全地换了两拨,以至于此刻站在他面前的那群士卒,他没几个能叫出名字来。

  在沉思片刻后,周厚吩咐一名士卒道:“立刻禀告曹曲将,就说我等已占领这座楼屋,但士卒们非常疲倦,已不能复战……”

  “是!”

  一名士卒急匆匆地原路返回,来到了曲将曹戊跟前,转达了周厚的原话。

  “拿下了么?”

  曹戊精神大振,他甚至没有在意周厚所传达的‘伤亡巨大’。

  因为曹戊已经麻木了,要知道此刻的昆阳城内,不断有他义师的将士在死去,虽然只是几名、几十名的小损伤,但问题是战场多啊。

  据他所知,在整个城南,他们与昆阳卒的厮杀点多达二十几处,可想而知伤亡总数。

  就周厚今日损失的二百余人来说,实在不足以让曹戊有什么反应。

  这不,曹戊点点头说道:“回去告诉周厚,做得很好,我允许他就地歇息,另外,他损失的人手,我会立刻给他补充,叫他养足精力,明日继续与黑巾卒厮杀。”

  说罢,他转头又对另一名士卒说道:“去催促王矛,叫他尽快占领那幢楼屋。”

  “是!”

  “是!”两名传令兵应声而去。

  而与此同时,鞠昻也得到了许柏等人发出的讯号,意识到前方两侧的楼屋已经被叛军占据。

  “唉。”

  无奈地叹了口气,鞠昻低声下令道:“所有人,撤到下一道防线。”

  为了避免被对面的曹戊趁机追杀,鞠昻已颇为小心,但遗憾的是,他麾下那些弩手后撤的举动,还是引起了曹戊的注意。

  他当即下令道:“对面的昆阳卒要后撤了,杀过去!”

  一番混战,鞠昻失去了七八名士卒,狼狈撤入下一道防线。

  而曹戊,也得以推进了十丈。

  是的,闻者伤心、见者流泪,叛军方付出了百余名士卒的代价,就只是把战线推进了十丈远,然后又回到了最初与鞠昻两军对峙的局面。

  转头看了一眼即将落下的夕阳,曹戊重新将目光投向对面相隔十丈远的昆阳卒阵地上。

  在凝视了数息后,他惆怅地下达了命令:“准备防守。”

  在他的命令下,他麾下的士卒开始改善那堵土墙,他们闯入街道两侧的楼屋内,取出各种杂物填塞于土墙南侧的那条沟中,又搬出了一些沉重的木柜,堆放在土墙的旁边作为掩体,将这道防线改为面向北方,面向举他们十丈远的昆阳卒。

  为何曹戊突然要转攻为守呢?

  原因很简单,因为一旦入夜,昆阳城内的战场,就会变成另外一个完全不同的战场。

  “呜呜——”

  就在太阳下山的那一刻,昆阳城内不知什么地方,响起了一阵狼嚎。

  旋即,城内西面八方皆响起狼嚎声。

  “……”

  饶是曹戊,亦不觉带着警惕与紧张,扫了几眼附近楼屋及屋顶。

  县城内,自然是没有狼的。

  那几声人为的狼嚎,代表着一种讯息。

  从现在起,是黑虎贼旅狼的主场。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