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39 第三十九章:整顿难民(三)

  『PS:耐心点,这些都是以后起事的班底。』

  ————以下正文————

  田和、于培以及丁鲁,便是协助监工们督促难民的三名屯副。

  田和即那户田姓人家的老父亲,平时作业便卖力,脾气也谦和,又因为受到了赵虞的嘉奖,因此被推荐为屯副;于培的情况也类似,不过他是一个乡族的族长之子,单单其同乡的族人便有不下二三十人,以往就是丁鲁等难民中的赖子们也不敢去轻易招惹;至于丁鲁,他则是难民当中唯一一个由赵虞指定的屯副。

  在难民们排队用饭时,赵虞派人将这三名屯副召集到面前。

  当看到丁鲁时,田和与于培二人的神色明显有些古怪,毕竟他俩都很清楚丁鲁是个什么货色。

  而丁鲁也清楚这一点,

  完成对难民的重新整顿后,下一步就是教会他们分工合作,简单地说,就是要求田和、于培、丁鲁三人合理地安排他们辖下的难民,尽可能地让健壮的年轻人去渠坑挖土,其余老弱病残、包括妇孺,则负责装土、搬土,将从渠坑内挖掘出来的土搬运到远处。

  这事说起来并不难,尤其是像田和、于培那样的,他们原本就懂得与家人、族人分工合作,因此当赵虞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后,二人立刻就明白了这位二公子的意思,至于丁鲁,有样学样就是了。

  于是下午的作业,明显可以看到难民们的作业秩序了许多,不过因此尚在磨合期,效率倒并非提升很明显,不过赵虞却很看好。

  值得一提的是,在此期间,当赵虞在远处巡视难民们作业时,有张季向他禀告,说是乡侯府的卫长张纯带着一帮乡侯府的卫士在远处窥视。

  赵虞一瞧,还真是如此。

  他带着张季、曹安等人找到了张纯,与后者聊了片刻。

  “张卫长为何会在这边?”

  “二公子,张某等人只是路过……”

  “路过?”

  赵虞有些怀疑地看着张纯,他很难相信主要负责保卫乡侯府以及他家几处谷仓的张纯,却莫名其妙会路过到郑乡。

  这不,在赵虞怀疑的目光下,张纯终于编不下去了,无奈笑着道出了真相。

  原来是鲁阳乡侯担心赵虞无法控制局面,今日一清早地便叫张纯带着一群府上的卫士前来暗中相助,倘若赵虞果真无法控制局面,便由张纯出面干涉。

  但事实证明鲁阳乡侯多虑了,赵虞对郑乡工点的改制实行地非常顺利,虽然过程却是稍有惊险,但从始至终赵虞都拿捏地很好,并未引起什么乱子。

  “父亲还真是操心……”

  “哈,二公子莫怪,相比较担忧工点这边出现乱子,其实乡侯更加在意二公子的安危。”张纯哈哈大笑着维护着鲁阳乡侯,旋即他又笑着说道:“既然这边无事的话,张某便暂且告辞了,谷仓那边仍有些不安分的家伙在,况且秋收将即,张某也要组织人手准备秋收事宜……虽然田里的作物被这帮家伙糟蹋了不少,但,姑且还是能收成一些。”

  又聊了几句,张纯便带着那一队乡侯卫士离去了。

  接下来的两日,赵虞依旧暂助在郑乡,每日观察着那些难民的施工作业。

  不得不说,在经过了两日的磨合后,可以看到难民们的作业效率明显有所提升,并且,因为彼此监督的关系,几乎看不到有偷懒的人。

  哪怕是丁鲁所在的那一屯,亦是如此。

  与田和、于培二人所管辖的两个屯不同,丁鲁那一屯当中主要的劳力,便是曾经一贯偷懒耍滑的那帮赖子,这帮赖子不是没有力气,而是以往监工方面人手的不足,让这帮人钻了空子。

  可现如今嘛,别说郑罗等监工,就连丁鲁都会着重盯着这帮混蛋,只要这帮人稍有偷懒的迹象,丁鲁便会在远处大骂,甚至于上前亲自教训。

  这不,短短两日,丁鲁与他那两个兄弟,就跟同一屯的赖子们发生了好几次殴斗,每次都是郑罗带着人前往制止。

  俗话说,恶人就要恶人治,在丁鲁修理了两三回后,他屯里那些赖子们对他是服服帖帖,叫其向东不敢向西。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是,谁让丁鲁是赵虞指定的屯副呢,别看郑罗对丁鲁说话也不客气,但当丁鲁与那群赖子出现摩擦时,郑罗还是会站在丁鲁那边,久而久之,那群赖子自然不敢再违背丁鲁的命令。

  当然,单靠拳头教训,那丁鲁自然也无法令队伍中的赖子心悦诚服,更主要的,还是丁鲁以身作则,谁能想到,这个曾经一贯偷懒耍滑的老赖子,在当上屯副后,却表现出一副洗心革面的样子。

  又一次,当赵虞在巡视时经过丁鲁那一屯人时,他看到丁鲁赤着上身、满身泥灰地站在渠坑里,一边奋力掘土一边催促同渠坑那帮曾经的赖子:“卖力些!你们这帮混账东西,前一阵子还没歇够么?”

  那群赖子们暗自回骂,但又畏惧被丁鲁拳头修理,只好使出吃奶的劲努力作业。

  不过对于屯里那群老弱病残、尤其是孤儿寡母,看得出来丁鲁还有些良知,赵虞亲眼见到,有个小孩背着土筐摔倒在正在土堆旁歇息的丁鲁时,这家伙犹豫了一下,最后骂骂咧咧地上前夺过了土筐,替那个小孩去倒了土。

  当是赵虞就对身上的张季说道:“就像我所说的,这人心肠其实不坏。”

  张季皱着眉头没有回应,似乎仍在考虑。

  然而,其实这会儿丁鲁心中也有火气,这不,在一日下午,只见他不顾其两个兄弟的阻拦,提着一只空筐满身泥灰地快步走到赵虞面前,一脸愤怒地将那只空筐摔在地上,口中怒道:“老子不干了!”

  阻止了当即就要开骂的张季、曹安二人,赵虞故意问道:“怎么了?”

  其实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要知道其余两个屯,即田和与于培管理的两个屯,那都是满编的屯,每屯五十户,按一户至少两三名青壮来算,一屯最起码上百名年轻力壮的年轻人,像掘土、背土这种苦力活,劳力完全足够。

  但丁鲁那屯的年轻劳力,就是那帮曾经偷懒耍滑的赖子,满打满算也就三四十人,光是在渠坑里挖土都嫌人手不足,哪有余力去背土——像背土、倒土这种活,自然而然就落到了屯里那些老弱病残、孤儿寡母身上。

  这些人力气不足,作业效率差,时而赶不上那群赖子的进度,这让那群赖子们有了名正言顺偷懒的机会。

  赵虞不是没看到丁鲁要求那群赖子去帮忙,但那群赖子给出的拒绝理由倒也合理:既然是分工合作,咱们做完了自己的活,凭什么要去帮助那群拖了进度的家伙?

  纵然丁鲁是屯副,也不好强迫这群赖子去帮助同屯的弱小,但他看着那群孤儿寡母慢吞吞地作业又难受——虽然他也知道其实她们已经很努力了,于是好几次,丁鲁牺牲了自己的歇息时间,去帮助那些劳累的妇孺,虽然此举让他逐渐得到了同屯人的尊重,但也增长了他心中的怒气。

  这不,他终于忍不住了。

  “你还问我怎么了?”

  在听到赵虞的话后,丁鲁怒声说道:“其他两个屯,最起码都有百余名力气足的男儿,我这里就只有一群赖子还可以用一用,其余不是病秧子就是孤儿寡母,让她们去倒筐土都能给我摔地上……老子一个人,照顾不了所有人,老子干不下去了!”

  听到这话,赵虞笑着说道:“的确,你们人手不足,挖渠的进度确实不如其他两屯,但工点也并未因此就克扣你们的口粮啊……”

  “我不管。”丁鲁眼珠一转,依旧愤声说道:“除非二公子给我弄点人手来,否则,这个破屯副我不干了!谁爱当谁当去!”

  当即,在赵虞身旁的曹安便骂道:“你怎么跟二公子说话呢?!”

  摆摆手示意曹安莫要插嘴,赵虞微笑着宽慰道:“丁鲁,我知道你想要什么,你想让我从其他两个屯给你弄点人手?但那不成,其他两个屯已经差不多磨合了,我又怎么能随意抽调当中的青壮呢?你也别急,目前仍然有难民涌入我鲁阳县,聚集于县城一带,后续刘公自然会将这些人安排到各个工点,这些人,到时候我就编到你的屯中……”

  听到这话,丁鲁冷笑道:“我知道,又是一帮老弱妇孺对吧?行,我不干了,叫郑罗来管吧,那家伙这几日不是盯着嘛,干脆就叫他管,我不干了。”

  “大哥……”丁鲁的小弟在旁小声劝说,却被丁鲁不耐烦地挥手打断。

  “真不干了?”赵虞笑着问丁鲁道。

  “不干了!”丁鲁环抱着双臂哼声道。

  “那也行,我也不勉强你。”赵虞点点头,旋即惋惜地说道:“不过真可惜啊,我见大家伙这几日卖力,嘱咐郑乡在粥里弄点肉末,又叫他们煮了点肉,虽然数量,不过有职位的人应该能分上几块,屯副的话,大概能独得一小碗吧,可能还会有点酒什么的……”

  话还没说完,就见面前的丁鲁立刻就拾起了地上的竹筐,舔着脸满脸堆笑地说道:“二公子,我忽然觉得我还能再坚持几日……”

  听到这话,别说赵虞身边的人忍不住笑了起来,就连丁鲁身后两名小弟都有些忍俊不禁。

  “不勉强?”赵虞斜睨丁鲁故意问道。

  然而丁鲁这厮却毫不在乎众人脸上的笑意,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看您说的,二公子看得起我,才让我当这个屯副,我丁鲁自然要尽力而为……”

  看着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赵虞本有心再逗他两句,却见远处有一名乡侯府卫匆匆走来,低声对赵虞说道:“二公子,刘公来了。”

  赵虞转头一瞧,果然在远处的高坡上,看到刘緈立于一辆马车旁。

  见此,他立刻打发了丁鲁,朝着刘緈所在的方向走去。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