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410 第410章:初雪

  『终于……终于……』

  待赵虞说完那番话后,陈才、马弘、张奉等人感到由衷的高兴。

  曾几何时,他们从未考虑过‘洗白’身份,甚至觉得做一个山贼更加逍遥,而且来钱也快。

  但自从赵虞与叶县的商贾合作,建立了‘昆叶互利会’之后,这群曾经的山贼头头们,这才意识到曾经的自己究竟有多么愚蠢。

  无本买卖来钱很快么?

  不!真正来钱快的,是商利!

  相比较组织商队行商所得的利益,他们曾经的那些无本买卖,简直赚的就是辛苦钱,甚至于,还要遭到官兵的围剿。

  打那之后,像陈才、马弘、张奉,包括郭达、包括陈祖,就大力支持赵虞尝试与官府接触,想办法洗白身份。

  对于这些人感兴趣的商利,大统领陈陌并不感兴趣,但陈陌同样支持洗白,毕竟无论如何遮掩,当山贼终归是一件有辱家门的事,不被世俗认同。

  一朝为贼,终生是贼,其子其孙皆为贱籍,这是当代的普遍认识。

  就像郑柏、郑松兄弟,就像宁娘,由于他们的生父是应山贼,他们一生下来就是贱籍,男的充军,女的沦为官娼、军娼,毫无将来可言。

  陈陌自己倒还不在意,但他需要为他那些旧日兄弟的遗孀、遗孤考虑。

  而这,也是他支持赵虞上位的一个原因,因为赵虞向他承诺过,他们这些人,可以做出一些改变。

  当时陈陌还有些不信,毕竟世俗规矩历来如此,而现如今,赵虞终于办到了。

  对此,陈陌心中颇感欣慰。

  而就在众人欣喜之际,却忽然冒出一个不和谐的声音:“这么说,你现在跟马盖平起平坐了?”

  毫无疑问,会在这时候泼冷水的,也就只有向来我行我素的王庆了。

  然而这次,不止处处护着赵虞的牛横发怒,就连陈陌也不高兴了,冷着脸说道:“王庆!”

  见屋内众人皆面色不悦地看着自己,王庆莞尔道:“哥几个别,我就随便一说……”

  说着,他站起身来,走向牛横,伸手去拿牛横托在手中的那份赦书。

  “干什么?”牛横立即将手中的赦书藏在身后,瓮声瓮气地问道,语气中带着几许不快。

  “当然是想看看那份赦书了,还能干什么?”王庆没好气地说道。

  “……”

  牛横转头看向赵虞,见后者点点头,这才不情不愿地将手中的赦书递给王庆,口中叮嘱道:“小心点,别弄坏了。”

  王庆毫不理睬牛横的叮嘱,甚至于,接过后还瞥了一眼牛横,小声嘲讽了一句:“又不识字,那么宝贝做什么?”

  牛横气得攥着拳头在王庆面前挥了两下,但终究是没砸下去。

  毕竟这个嘴巴很欠的家伙,终归也是他们山寨的弟兄。

  在屋内众人颇感无奈的注视下,王庆认认真真地看罢乐那份赦书,旋即转头看向赵虞,问道:“也就是说……那个李郡守给了你一个有名无实的官职,让你继续牵制叛军?除此之外,没有援军,没有援助,什么都没有?”

  赵虞毫不意外王庆一句话就说中了重点,毕竟王庆从来就不是一个只懂得打打杀杀的莽夫,很多时候这家伙还是很靠谱的。

  “对。”

  赵虞点点头,毫无隐瞒。

  “……”

  王庆深深看了一眼赵虞,随手将那份赦书丢还给牛横,也不管后者冲着他瞪眼,看着赵虞若有所思地问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做呢?或者我再问地直白点,日后我黑虎寨,要为官府效力了么?”

  听到这话,屋内众人不约而同地看向赵虞,毕竟王庆问的,也恰恰是他们所关心的。

  哪怕是鞠昻,亦不例外。

  “那也不尽然。”

  环视了一眼屋内众人,赵虞平静说道:“在我看来,这只是一场交易,我等协助昆阳抵挡住了叛军,尽可能阻止了颍川郡的战局朝最不利的方向转变,李郡守则授予我等‘清白’的身份。……此乃那位郡守顺从大势之举,并非赐予我等恩惠,既然如此,咱们也不欠他什么。”

  他看了一眼王庆,轻笑着问道:“你觉得我在意这个县尉的官职?”

  他失笑般摇了摇头,旋即又正色说道:“但我也不会拒绝,蚊子再小也是肉,县尉的官职再小,总归也是‘官家’身份,有利于我等日后,至于日后是否要为官府效力,那就要看我等能否从中得到好处……”

  这话听得屋内众人暗暗点头。

  他们想要洗白身份,可不意味着要听命于官府,更从想过要替官府卖命。

  无论是作为大首领的赵虞,亦或是陈陌、王庆、张奉、马弘、陈才等人,皆是如此。

  就像赵虞所说的,这只是一场交易,并非是颍川郡给他们的恩惠。

  “嘿!”

  在赵虞这边得到了满意的答复,王庆邪邪一笑,微微点了点头,旋即转身走回了座位。

  “我没疑问了。”

  他摊摊手说道。

  “我也没有。”

  陈陌平静说道。

  继二人之后,陈才、张奉、马弘几人也纷纷表态,最后只剩下鞠昻,亦顺了大流。

  敏感的话题过后,剩下的话题就比较轻松了。

  哪怕是方才险些引起众怒的王庆,亦打趣着是否要让‘黑虎众’换一个称呼,毕竟赵虞接受了‘昆阳县尉’的职位,那么他黑虎众,亦可视为昆阳的另一支县军。

  考虑到昆阳已经有一支县军,众人便开始讨论起称呼。

  有的说改称‘黑虎军’、有的说改称‘昆阳黑巾军’,不一而足。

  唯独鞠昻没有参与讨论,只是静静地旁观着。

  此时鞠昻才意识到,原来黑虎寨与颍川郡里的关系亦不和睦。

  『义师当日真不该拒绝周首领啊……』

  大概是在义师待了多年的关系,饶是鞠昻已决定与昔日所在的义师划清界限,此刻亦不免替义师感到惋惜。

  在他看来,义师与周虎首领所率领的黑虎贼,本不该成为敌人。

  但事已至此,再惋惜亦无济于事,鞠昻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紧周虎这颗大树,尽快融入到黑虎寨的团体中。

  而在此之余,鞠昻心中亦闪过一个念头:倘若能说服眼前这位周首领加入‘推翻暴晋’的义事,或许这位周首领会做得比现今的义师更加出色。

  但这件事,鞠昻也只能在心底想想。

  因为他看得出来,黑虎寨的这群人,都是‘利己’之人——并非说他们都是自私自利的小人,而是说这些人只做有利于黑虎寨的事。

  考虑到这些人对晋国并无多少反感,鞠昻理智地认为,很难说服这群投身‘对抗晋国’的义举。

  而最最关键的是,黑虎贼与它的首领周虎,皆不会寄人篱下,

  看看方才屋内所有人的态度,这些人提到颍川郡守时毫无敬意,甚至周虎当面坦言那只是彼此间一场交易——这群人既不肯归顺代表晋国朝廷的颍川郡里,又怎么可能会归顺义师呢?

  『……除非义师奉这位首领为主,那或许还有点机会。』

  鞠昻暗笑着摇了摇头。

  他知道,这也是不可能的。

  毕竟就算是新楚国的那位楚王,也只是在名义上得到了天下各路义师的效忠与支持,更何况是眼前那位此前寂寂无名的周首领呢?

  『暂时就这样吧……至少助昆阳击退义师后,不至于再因黑虎贼的身份而被晋国官府敌视……至于日后,先取得信任再说吧。』

  鞠昻暗暗瞥了一眼赵虞。

  不管日后如何,他知道必须尽快在黑虎寨内部得到足够的地位,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话语权,才能像那个王庆那般,最大程度上影响那位周首领的决定,而不是像今日的他,等同于一个看客。

  片刻后,众人陆续离开,衙堂内只剩下赵虞、静女、牛横、何顺几人。

  此时牛横才气恼地说道:“这个王庆,他日我逮到机会,肯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老大说得是。”

  何顺等几名黑虎贼纷纷附和老大。

  唯独赵虞笑着宽慰牛横。

  他知道,别看王庆嘴巴很欠,做事也我行我素,但他做事终归还是考虑黑虎寨众人利益的,就冲这一点,重视山寨弟兄情义的牛横,就不会对王庆不利,哪怕他再看不惯后者。

  换而言之,这蛮汉也就是在嘴上说说罢了,他若真有心动手,方才王庆背对着他的时候,他一拳头上去那王庆就倒地了,哪还能走出这个衙堂。

  好笑之余,赵虞将牛横递给了那份赦书递给了静女,让细心的静女代为保管。

  看着静女将那份赦书收入怀中,赵虞忽然想到了另外一封书信,即江夏渠帅陈勖给他的书信。

  『有得就有失啊……如今收到了颍川郡里的‘善意’,就不好再与叛军有什么私下的交涉了,否则日后不好解释,但拒绝陈勖的‘善意’……』

  皱皱眉,赵虞站起身走向衙堂的入口,站在堂口负背而立,仰望着漆黑的夜空。

  忽然,他好似看到了什么,伸出右手,用掌心接住了一片雪花。

  “啊,下雪了……”

  他喃喃自语,一边感受着那边雪花在他掌心化为雪水,一边抬头看着夜空,看着那若有若无从天空飘落的雪。

  见此,他的双眉先是松展,但旋即又皱起。

  『……想来你不至于那么无能吧,杨定?给我拿下定陵啊!』

  负背双手站在堂口,赵虞暗暗想道。

  x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