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42 第四十二章:归府

  待赵虞一行人回到乡侯府时,已是深夜。

  由于并未提前得知消息,在府门处值守的护卫张应几人很是意外。

  他对赵虞说道:“乡侯与夫人不知二公子今晚归来,早已歇下,要在下去告知乡侯与夫人么?”

  赵虞摆摆手说道:“不必了,张叔,其实就是回来洗浴一下,换身衣物,虽然有些事确实要找父亲,但明日再说也不迟。”

  “那就好。”

  张应点点头,暗自松了口气,毕竟他也不想深更半夜的去惊扰鲁阳乡侯与夫人周氏。

  带着张季、马成、静女、曹安几人来到东院,赵虞便将前三人打发了,嘱咐他们各自回屋歇息:“明日上午,我要父亲谈谈一些事……唔,大概午后吧,最迟黄昏前,咱们再去郑乡,好好歇歇。”

  “是,二公子(少主)。”

  打发走张季、马成、曹安三人,赵虞带着静女进了自己的屋子。

  此时静女便问道:“少主,我去叫人烧水给你洗浴?”

  “太晚了。”

  赵虞走到床榻旁,一头趴在床榻上。

  别看这几日他似乎没做什么,每日只是巡视、观察着难民们挖渠的作业,但事实上,他也没怎么歇过,几乎大部分时间都站在工地上。

  纵使是赵虞前世的岁数,恐怕都会感觉腿酸,更何况是眼下他这副仅仅十岁的身躯呢?

  别的不说,光是脚底便生疼不已。

  “少主,我帮你捏捏脚吧?”

  “咦?”

  趴在床榻上侧头看了一眼静女,赵虞很惊讶于静女居然能猜到。

  但旋即他就明白了:这几日静女几乎也是跟在他左右,以己度人,自己觉得腿酸的静女,自然能够猜到。

  “别了,早点……”

  赵虞刚要拒绝,那边静女的双手已经轻轻地在他腿脚上捏了起来。

  赵虞轻轻哼哼了两声,愣是没再拒绝静女。

  『我真的是堕落了,居然叫一个十岁的小女孩给我捏脚……不过真的舒服啊。』

  自我检讨了一阵,还没来得及产生纠正这个错误的念头,强烈的困意便侵袭了他,使赵虞就这样趴在床榻上睡着了。

  听到微弱的鼾声,静女惊讶地看向赵虞,这才发现赵虞已经睡着了,她忍俊不禁地抿了抿嘴唇,忍住了笑,但旋即,脸上便浮现几许心疼。

  『少主这几日真的累着了……』

  有些吃力地使赵虞在床榻上躺好,静女一边想着,一边替前者盖上了被褥。

  旋即,她亦躺在身边,静静地看着这位少主。

  迷迷糊糊地,她也睡着了。

  也是,她这几日也太累了。

  这一觉,就睡到次日日上三竿,别说赵虞,就连以往每日都很早起来的静女都误了时辰,最后还是曹安迟迟不见赵虞起身,不顾张季与马成二人的劝阻,冒昧地进屋看了看情况,结果就看到赵虞与静女二人各自裹着被褥,头对头、面对面地躺在床榻上,皆发出微弱的鼾声。

  还别说,确实挺喜人的,就连曹安都忍不住笑了下。

  十五六岁的曹安,已懂得礼数,哪怕他要唤醒静女,也不会随意去触碰后者,毕竟他知道,此刻床榻上这个一向看不惯他的小丫头,日后或许会是他半个女主人。

  “静女!静女!”

  在离床榻半丈的位置,曹安压低声音轻唤着静女。

  静女是很容易惊醒的人,曹安仅交唤了没几声,她便幽幽地睁开了眼睛。

  睁开双目,看到赵虞那近在咫尺的面庞,小女孩微微脸红了一下,旋即,她困惑地转头看向另外一侧:既不是少主,谁在唤我?

  这一看,就看到了曹安。

  “别叫。”眼瞅着静女双目中流露出惊慌与羞怒之色,曹安立刻就小声提醒道:“莫惊扰到少主。”

  这句话显然还是有分量的,听到这话,静女下意识闭了嘴,旋即紧紧裹着被褥,一脸羞怒,咬着牙小声说道:“曹安,你进来做什么?”

  “我来叫你。”曹安解释道:“乡侯与夫人得知少主昨晚归府,今早便派人吩咐我,叫少主到北宅用饭,可左等右等不见少主起来,连你都还睡着,我有什么办法?”

  “那你也不该随意闯进来!”静女咬着牙羞怒道。

  一听这话,曹安心底就不舒服了。

  想当初静女还没来的时候,他曹安才是少主最亲密的仆从,这屋他进进出出,少主几时怪他过?

  现在倒好,他曹安连这屋都进不来了?

  不过考虑到静女的身份以及岁数,他终究还是忍住了:“不跟你一般见识!……时辰不早了,快唤醒少主。”

  “出去!”静女依旧裹着被褥,眼眸带着浓浓的羞怒。

  “行行行。”

  曹安识趣地走出了屋子,不过嘴里仍不忘提醒静女:“不过快点唤醒少主,别忘了,乡侯与夫人还干等着少主呢。”

  静女也不回应,气鼓鼓地看着曹安退出屋子。

  此时,她这才和颜悦色地轻轻推着身旁的赵虞,轻声唤道:“少主,少主?日上三竿了。”

  睡梦中的赵虞吸了口气,也不睁眼,迷迷糊糊地说道:“上三竿是谁?为什么要日他?”

  “??”

  静女歪了歪头,显然是没有听懂,见少主眼瞅着又要睡过去,她连忙又轻轻推了几下,小声说道:“少主,不能再睡了,方才曹安过来传话,说乡侯与夫人在北屋等着少主呢。”

  听到这话,赵虞这才渐渐转醒,只见仍满脸困意的他吃力地在床榻上坐起,揉揉眼问道:“什么时辰了?”

  “……”静女脸上露出了窘迫的表情,小脸憋地通红,含糊地说道:“具体什么时辰,奴眼下也不知,大抵是很晚了……”

  听闻此言,赵虞转头看了一眼窗户,果然见窗外天色早已大亮,甚至于从日光的程度来判断,或许已经临近中午。

  再转头看了一眼静女,赵虞顿时就乐了,毕竟这会儿静女还穿着褒衣,头发也是乱糟糟的,一副刚刚睡醒的模样。

  说实话,来到这个家这么久,赵虞第一次见到静女这么晚起来。

  聪慧的静女当然能猜到赵虞因何发笑,满脸羞红地说道:“对不起,少主,奴错了,奴也不知为何昨晚睡得那么沉……”

  赵虞当然不会因为这事就责怪静女,笑着说道:“行了行了,睡过头就睡过头,赶紧起来吧,刚才你说,我爹跟我娘还在北屋等着咱们吧?”

  “嗯。”静女点点头,立刻下榻给赵虞找了身新的衣物,而她自己也换了身干净的衣物。

  待急急忙忙地穿衣洗漱后,赵虞这才带着静女走出屋子。

  刚走出屋子,便看到曹安站在屋外的空地里,满脸笑容地跟赵虞打招呼:“少主,你起来了?”

  在从旁静女对曹安不满的注视下,赵虞与曹安打了声招呼。

  曹安也不在意静女眼中的敌意,委婉地催促赵虞道:“少主,你快些去北屋吧,乡侯与夫人还等着您呢。”

  听到这话,赵虞也不再与曹安多说什么,领着静女便前往北屋。

  片刻之后,待赵虞与静女二人来到北屋,他俩果然看到鲁阳乡侯与周氏夫妇二人坐在堂中。

  见到赵虞后,鲁阳乡侯平静地说道:“得知你昨晚回府,我跟你娘原本今日等你一同用饭,等了你半个多时辰,见你迟迟不来,我跟你娘便先用了……”

  尽管鲁阳乡侯的话是对赵虞说的,且语气也是很平静,但静女还是吓得连大气都不敢喘,因为她觉得那是她的失职。

  从旁,周氏看出了几分端倪,对丈夫嗔道:“好了,少说两句,看把孩子吓的……”

  『这小子会吓着?郑乡几百个难民都没把这小子吓到……』

  暗自嘀咕着,鲁阳乡侯忽然将目光从二子赵虞处转到静女身上,见平日里都打扮地很仔细的小姑娘今日只是随意地扎着发束,且垂着头一声不吭,他这才意识到妻子口中的‘孩子’其实指的是静女。

  见此,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随后,周氏唤人将重新热过的早饭端了上来。

  在赵虞与静女二人用饭的时候,周氏转头对一名年纪比静女大不了几岁的侍女说道:“小雨,取一柄梳子来。”

  “是,夫人。”名为雨(书友小雨客串)的侍女盈盈行了一礼,从隔壁屋取来一柄木梳,递给了周氏。

  周氏接过木梳,替坐在身边的静女梳理起了头发。

  “夫人……”静女受宠若惊,端着碗不知所措。

  “这几日累着了吧?你接着吃饭,妾身帮你理一理,女儿家可要更加注意仪态呀……”周氏温柔地摸了摸静女的头发,这份仿佛母亲般的温柔,让静女眼眶都有些微红。

  而在桌的另外一侧,鲁阳乡侯与赵虞这对父子俩,就没有这般温馨了,鲁阳乡侯只是淡淡看着在身旁用饭的儿子,而赵虞这会儿也不敢多说话,低着头扒饭,期间并无任何交流。

  直到赵虞用完饭,放下筷子,又用桌上的手绢抹了抹嘴,鲁阳乡侯这才开口道:“我以为你还会在郑乡多待几日,昨晚回来,是有什么事要与为父商量么?”

  “是的,爹。”

  赵虞点点头,旋即正色说道:“昨日,刘公造访郑乡,孩儿有幸与刘公聊了片刻,刘公告诉孩儿,宛南如今仍是一片战火,而宛北,也因为那位王将军不顾民生的举措而陷入了动荡,眼下我南阳郡,唯有叶城、鲁阳寥寥几县尚能苟安,由此可见,日后……”

  他看了一眼在旁伺候的几名侍女,换了个较为委婉的说法:“还会有不少难民涌入我鲁阳县寻求庇护,孩儿想知道父亲对此是何态度,另外,父亲对此又有无长远的考虑?再者,县内的粮食又能维持多久?”

  听到这话,不止周氏与静女看向父子二人,就连在旁伺候的几名侍女,都看了过来。

  毕竟难民的事态,与他们鲁阳乡侯府息息相关。

  “跟我到书房再说。”

  鲁阳乡侯起身走了出去。

  见此,赵虞紧随其后。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