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442 第442章:郡东战况

  关朔麾下的长沙义师,并非是新春后率先开始行动的,真正率先开始行动的,乃是他麾下大将项宣。

  去年入冬前,项宣就前后攻占了颍阴与颍阳二县。

  颍阴是汉朝时建立的县城,曾作为颍川郡的郡治,后至汉末年间,曹操势力先入驻颍阴,于颍阴东部建立‘许县’,迎汉天子入许,这才有了‘定都许县’。

  自那之后,颍阴逐渐式微而许县逐渐繁荣。

  后来,相传‘汉亡于许、魏基昌于许’,魏文帝改许县为许昌,成为颍川郡的郡城。

  换而言之,颍阴是距离许昌相当近的一座古城,虽然建造年代久远,城池规模亦远不如曾经作为‘魏五都之一’的许昌,但项宣攻陷了这座县城,对许昌威胁极大,堪称是‘卧榻之侧’,足以让颍川郡守李昮寝食难安。

  除了威胁许昌,项宣驻军颍阴,也等于切断了许昌与‘西部’的联系,这里的‘西部’,主要指的就是颍阳、阳翟、襄城三地。

  其中,阳翟位于颍水上游,而颍阳位于颍水下段,刚好就卡在颍阴、许昌与襄城之间,其县域地跨颍水两岸。

  从纸面战略上来看,项宣攻占颍阳,一方面‘堵死’了襄城援助许昌的要道,另一方面亦可威胁阳翟——只要阳翟县敢派兵援助许昌,驻扎在颍阳的叛军就能立刻顺着颍水逆流而上,切断阳翟军队的归路,甚至趁机攻陷阳翟。

  此举让襄城、阳翟二县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固守县域,眼睁睁看着项宣威胁许昌。

  二月中旬,驻占颍阴的叛军,在安分了两三个月后,开始在城外的雪地上做操练准备。

  许昌的斥候发现此事,立刻禀告郡守李昮:“启禀大人,颖阴叛军忽然于城外操练,或将准备进犯许昌。”

  得知这个消息,李昮大为紧张,毕竟就像去年西部督邮荀异透露给赵虞的那样,当前许昌县的处境非常不妙。

  西边,长沙叛军的项宣攻占颖阴与颍阳,南边,江夏叛军的大将周贡、严脩、钟费驻军临颍,这些已被叛军所占据的城池,与关朔当前退守的召陵连成一线,压制地颍川郡喘不过气来。

  看这布局,很明显叛军打算‘东西并进’,即向西攻打昆阳、襄城、汝南、叶县,向东攻占许昌、鄢陵、长社,好在昆阳县‘一鸣惊人’,联合叶县击溃了关朔的‘西进’军队,狠狠挫了叛军的气焰。

  然而,叛军‘西进’的势头被削弱了,可‘东进’的势头却丝毫无损。

  二月十九日,江夏叛军大将严脩率军至颍阴,与项宣汇兵一处,而另一位大将周贡则率领军队直奔许昌县东边的鄢陵县。

  得知叛军的进兵路线,郡尉曹索连忙向李郡守指出:“必是叛军去年见强攻许昌不下,欲先取鄢陵,包围许昌。倘若鄢陵陷落,则许昌危矣!”

  听到这话,李郡守又惊又气。

  惊的是他与曹索看法一致,而气的是,虽然曹索好几次都能看穿叛军的意图,但真正交手起来,这家伙却不是项宣的对手,屡屡被后者击败,最终只能困守城池。

  就在李郡守愠怒之际,或有官员提醒道:“可命部都尉周虎东击叛军!”

  此时李郡守才想起,他颍川郡还有一位擅战的将领,那就是去年他招安的前黑虎贼首领周虎。

  于是,李郡守立刻派人前往昆阳。

  鉴于周虎去年就答应支援许昌,因此这次下令,就无需西部督邮荀异亲自跑一趟了,李郡守仅派了一小队郡卒。

  大概五六日后,这一小队郡卒辛苦越过了被叛军攻占的区域,先行抵达了襄城,随后又来到昆阳县。

  此时赵虞正忙着准备春耕之事,收到许昌县的求援,他亦颇为头疼。

  从主观出发,他并没有想过要支援许昌,一来他私底下已与张翟、关朔、陈勖几人达成了协议,贸然率军增援许昌,就意味他‘公然毁约’,必然会打破叛军与昆阳好不容易达成的‘默契’;二来嘛,他昆阳确实也不具备增援许昌的能力。

  至于第三点嘛,那便是他对颍川郡守李昮抱有成见,他认为后者不是一个‘开明’的郡守,因此他也要防着李昮过河拆桥,卸磨杀驴。

  不得不说,在颍川郡里与叛军两边左右逢源,以当前的局势来看着实是一个挑战,赵虞既不能让叛军过于强势,也不能以‘损己利人’的方式去援助颍川郡里,如何把握这个尺度,就需要赵虞仔细权衡、反复思忖。

  但不管怎么说,派人援助许昌还是要派的,关键在于派什么人,派多少人。

  在权衡了一番利害得失后,赵虞决定先派旅狼到颍阳一带活动。

  旅狼,是挂靠在旅贲营的一支特殊队伍,总共二十支百人队,即两千人的编制。

  然而编制不等于实际人数,昆阳之战后,旅狼就只剩下不到八百人,二十名‘狼弁目’战死了四个,非但大多都受了伤,甚至于,最惨的一支队伍当时只剩下三名‘狼贲士’,其余全部战死,可谓是伤亡惨重。

  正因为伤亡惨重,自去年追击战之后,赵虞就把这些旅狼安排到主寨去了,让这群人能在山寨安心养伤,顺便与新婚未久的妻子团聚。

  在剩下的十六名‘狼弁目’中挑了挑,赵虞选出了许柏、王聘、郝顺、徐饶、乐兴五人。

  这五人,即是旅狼中最出色的五名督百。

  二月二十六日,许柏、王聘、郝顺、徐饶、乐兴从主寨来到昆阳,而当时赵虞在县衙的廨房内面见了这五人。

  他对五人说道:“当前,许昌县正遭到叛军严重威胁,郡守李昮派人向昆阳请援。昆阳势单力薄,我本不想派出援兵,但考虑要与郡里打好关系,不好当面回绝,权衡之下,我有意叫你们五个带人前往支援……”

  “……”

  许柏等五人面面相觑。

  要知道他们手下的旅狼也不满员,加起来可能只有二百五十人,倘若在刨除重伤的弟兄,多半连二百人都不到了,就这点人手去支援许昌?

  或许是猜到了这几人的想法,赵虞笑着说道:“放心,你们甚至都不需要过颍水……那项宣占据颍阳,必然是想阻止襄城、阳翟两个方向支援许昌,一旦他发现你等在颍阳附近出没,肯定会加强守备,并且派兵追捕、驱逐你们,而你们要做的呢,就是在那一带活跃一下,如此,我对颍川郡里也好有所交代……”

  许柏等人当然明白眼前这位大首领所说的‘活跃一下’,那无非就是伏击叛军、猎杀叛军呗,这正是他们旅狼最擅长的。

  “遵令!”

  徐饶率先抱拳领命,旋即试探着说道:“不过大首领,我等手下弟兄并不满员,可否从旅贲营抽调一些?正好带去锻炼锻炼。”

  听到这话,许柏、王聘、郝顺、乐兴几人也是颇为心动。

  别看他们都已经升任‘督百’了,顾名思义可以带领一百个弟兄,但说实话,他们手底下的人迄今为止还未满员过。

  “可以。”

  赵虞略一思忖就点头答应了,反正也不算什么大事。

  在得到了赵虞的授权后,许柏、王聘、郝顺、徐饶、乐兴五人立刻在旅贲营挑选士卒,甚至于还在县军与兄弟会民兵中挑选了些。

  此举让石原颇为不快,但碍于向他县军挖墙脚的人当中也有许柏与王聘二人,他最终是没有发作。

  三日后,许柏、王聘、郝顺、徐饶、乐兴五人就带着近五百名旅狼,带着几辆粮车的粮食,前往了颍阳,并且,很快就跟当地的叛军巡卒交上了手。

  颖阳县的守将叫做郭胜,乃项宣麾下曲将,奉后者之名率三千叛军驻守城池,一方面阻击襄城方向派往许昌的援军,一方面威胁阳翟。

  由于兵卒数量并不宽裕,自去年叛军占据颖阳县后,郭胜便在城内征募了约两千人的新卒。

  倒不是说颖阳县的人不识好歹,甘愿为叛军所用,只不过是颖阳县的穷苦百姓经不住粮食的诱惑,愿意用当兵的方式获取粮食来养活家人——这在历朝历代,都是司空见惯的事。

  二月末至三月初,许柏等人率领的旅狼一到颖阳地界,颍川守将郭胜立刻就得知了。

  他没法不知情,因为当晚他部署在城外颍水南岸的巡逻士卒就遭到了伏击,等天明后其他巡卒找到那些尸体时,这些尸体早已被扒得精光,非但兵器、甲胄被捡走,连身上的衣服裤子都被剥下,只剩下一具具光溜溜、且被冻得硬邦邦的尸体留在那。

  “是谁干的?!”

  郭胜为此大怒。

  大怒之余,他亦感到暗暗惊诧,心说那帮偷袭他巡逻士卒的家伙也忒狠了,带走兵器与甲胄就算了,居然连贴身衣服都不放过。

  惊怒之余,他立刻下令加强戒备,然而即便如此,亦无法阻挡来去自如的旅狼。

  在吃过几次亏之后,郭胜总算是摸清的敌人——一群头裹黑巾的悍寇!

  颍阳的南边,有这等悍寇么?

  有!

  那就是昆阳的‘黑巾贼’!

  自他们长沙义师的渠帅关朔兵败于昆阳之后,‘黑巾贼’的名声就传遍了整个长沙义师,郭胜自然也有所耳闻。

  知道这帮人不好惹的他,立刻就将此事上报将军项宣。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