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455 第455章:重返故里的张季

  次日,即四月二十日。

  天明时分,待张季从睡梦中醒来。

  在走出营房时,他发现营内的义师士卒似乎都在谈论昨晚的袭击。

  “那群该死的家伙,义师好心收容他们,想不到他们竟已投靠昆阳,企图烧掉我军的营寨。”

  “我就说那群人不可信。手无寸铁的一群人,居然能从昆阳人手中毫发无损地逃出来,这怎么可能?那可是昆阳卒!”

  张季知道,这些义师士卒所谈论的,正是昨日那群从昆阳逃至义师的隶卒。

  为了那一千套兵器与甲胄,关朔、陈勖二人竟当真将那数百名逃隶给出卖了?

  他颇感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

  当然,这一切与他无关,他此番前来的目的,仅仅只是观察荆楚义师、长沙义师、江夏义师这几支友军是否有同盟的价值,待返回江东义师后向公羊先生禀告。

  顺便不可说是顺便,再前往鲁阳,拜祭已过世的乡侯夫妇与二公子。

  想到乡侯夫妇,想到二公子,张季便忍不住叹了口气。

  好在大公子还在,大公子终能为乡侯、为夫人、为二公子报仇雪恨。

  攥了攥拳头,张季的面庞突然绷紧,眼眸中亦闪过阵阵恨意。

  片刻后,他带着随行两名江东义师的士卒,来到了黄趕居住的兵房前,正巧看到黄趕亦站在兵房前。

  “子美兄。”

  “张季兄弟。”

  在彼此打过招呼后,黄趕将张季请入了他居住的兵房内。

  他隐晦地对张季说道:“张季兄想必也听说昨晚的事了吧?这是长沙义师的事,你我还是莫要干涉为好”

  张季当然明白黄趕指的什么,点头说道:“多谢子美兄提醒。请子美兄放心,张季并非多事之人。”

  “那就好、那就好”

  黄趕点点头,也不知该说什么。

  事实上就连他都十分惊讶,惊讶于关朔与陈勖两位渠帅竟当真会与那周虎达成默契,出卖了那数百名逃回来的士卒。

  针对此事,昨晚黄趕与陈勖聊了许久,当时他才知道,那周虎确实是有能耐的人,至少在当前,关朔与陈勖二人都要尽量争取不激怒那周虎。

  很难想象,一个地方上的山贼势力,居然会让两位义师渠帅如此忌惮。

  就在黄趕感慨之际,张季抱拳问道:“子美兄接下来有何打算?”

  “我?”

  黄趕愣了愣,如实说道:“我会在这边待上一阵子吧,看看长沙义师的进展不知张季兄弟问这话”

  张季微笑着解释道:“子美兄莫要误会,在下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来的时候,公羊先生与伯虎公子另有要事托付于我,要我去拜祭一位已故的尊长,是故,张某要离开几日。”

  “哦。”黄趕恍然大悟,旋即又好奇问道:“不知是哪位已故的尊长?”

  “这个”张季歉意地笑了笑。

  黄趕立刻就明白过来,识趣地说道:“既然如此,张季兄弟自便即可,不知张季兄弟需几日可以返回?”

  张季算了一下,说道:“短则两日,多则三日。”

  “好。”黄趕点了点头。

  他之所以要向张季询问归期,那是因为张季乃江东义师的使者,在某些事上,江东义师的渠帅赵璋,以及军师参将公羊先生,更加信任张季。

  因此,在考察荆楚义师、江中义师是否值得提携的这件事上,黄趕需要张季做出证明,才能影响到江东义师的决定。

  这也是他对张季客客气气的原因。

  告别黄趕,张季随后又去见了关朔与陈勖,向这两位渠帅解释了一番,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上,需要尽到礼数。

  关朔很爽快地点头答应,只是希望张季莫要透露昨晚与周虎相见的秘密。

  而陈勖,他显然看出了点什么,旁敲侧击地询问张季:“莫非张季兄弟是此间人士?”

  但张季缄口不言,陈勖也不好追问。

  离开军营时,张季看到了那些已被绳索捆绑起来的隶卒。

  营内的义师士卒,似乎都已认定昨晚是这帮人在营内放火,对这些隶卒恶言相向,甚至拳打脚踢,看得张季摇头不已,心中暗暗感慨:义师,未见得就代表正义与仁义。

  但还是那句话,这与他无关。

  离开长沙义师的军营后,张季与两名随行的江东义师士卒乔装打扮成一般百姓,朝着叶县方向而去。

  当然,考虑到关朔、陈勖二人正准备攻打叶县,叶县的县城,张季是不敢去的,免得被当成奸细抓起来。

  因此,他只能绕过叶县,贴着北侧的应山,朝着鲁阳方向而去。

  在大概赶了五六个时辰的路后,一行人终于在黄昏前抵达了鲁阳县。

  不得不说,尽管有叶县替鲁阳挡在义师前方,但此时的鲁阳县,依旧防范森严,好在张季曾经在鲁阳居住多年,乡音未改,凭着一嘴的鲁阳口音,总算是蒙混过关,混入了城内。

  时隔近七年,再次回到鲁阳县,张季心中十分感慨。

  曾几何时,他的族叔张纯、张卫,带着他们一干张氏子弟在鲁阳乡侯府当差,而他更是一度被鲁阳乡侯看中,挑选为二公子的贴身护卫

  “张大哥,咱们来这里做什么呀?”

  一名江东士卒不解的询问,打断了张季对曾经的回忆。

  “拜祭一位已故的尊长。”

  张季在解释之余,亦不忘提醒这二人,少说话,莫要引起鲁阳人的警惕。

  拜曾经某位二公子所赐,鲁阳人既团结又排外,尤其厌恶汝阳人,一旦听到其他地方的口音,就免不了会被鲁阳人所怀疑。

  当日,张季一行人先在县城内找地方落了脚,然后购置了一些香火、纸钱,以及鸡鸭鱼等祭物,将其通通放置在筐中。

  次日,天蒙蒙亮,张季就带着那两名士卒出了城,朝着他印象中鲁阳乡侯府的方向而去。

  在约一个半时辰后,他们一行人就来到了鲁阳乡侯府的旧址。

  然而此时,这座张季印象中的乡侯府,已然是一片废墟,废墟上长满了青苔与杂草,看得张季心中悲愤不已。

  待平复了一下心情后,他吩咐两名士卒道:“你二人在四周找寻看看,据鲁阳人所言,这附近应该有鲁阳乡侯的坟墓。”

  两名士卒听得很是惊讶,问道:“张大哥所说的已故尊长,莫非就是这位鲁阳乡侯?”

  看着这两名士卒不解的模样,张季点头说道:“鲁阳乡侯亦属赵氏,乃赵渠帅的远亲,特地托我前来拜祭。”

  “哦哦。”

  一听是江东渠帅赵璋的远亲,这两名士卒恍然大悟,当即在四周寻找起来。

  不多时,三人就找到了鲁阳乡侯夫妇二人的坟墓。

  只见在那两名士卒的注视下,张季恭恭敬敬地在鲁阳乡侯夫妇二人的墓前磕头参拜。

  旋即,张季这才站起身来,将目光看向坟墓的两旁。

  只见在鲁阳乡侯夫妇二人的坟墓旁,一左一右还伴有两座小墓,东边那墓,墓碑上刻着赵氏长子字样,而西边那墓,墓碑上刻着赵氏二子字样。

  吩咐两名士卒摆好祭物,张季走到西侧那座小墓前,蹲下身,心情复杂地抚摸着墓碑。

  此时,一名士卒问道:“张大哥,这座墓前需要摆放祭物么?”

  张季转头一眼,当即就看到一名士卒站在东侧的那座小墓前。

  大公子,你可别怪我啊

  张季挑了挑眉,点点头道:“都摆上吧。”

  “是!”

  吩咐罢两名士卒,张季再次将目光投向面前的墓碑,心情复杂。

  忽然,一名士卒沉声喝道:“谁?谁在那里?”

  “”

  张季猛地站起身来。

  此时他这才看到,陵墓前方的林子里,不知何时出现了几个人影。

  再一看背后,从那片乡侯府的废墟附近,亦不知何时出现了几个人。

  难民?流寇?

  张季环视了一眼那些人,抱拳朗声说道:“不知是哪路弟兄与我等开这个玩笑?今日我等只为拜祭,不愿生事,倘若诸位兄弟缺钱使,正好张某还有些余钱,只希望诸位兄弟行个方便。”

  说着,他从怀中取出一个钱袋,主动丢出几丈远。

  “啪嗒。”

  那钱袋掉在地上,发出了不小的响动,可见其中有不少钱。

  但让张季暗暗皱眉的是,这帮人连看都不看地上的那只钱袋,很显然,这帮人是冲着他们来的。

  想到这里,他一边示意那两名士卒向他靠近,一边用左手按住了腰间的佩剑,沉声问道:“你等究竟是什么人?”

  此时,围住张季等人的那群人当中,有一人向前走两步,旋即从怀中取出一块黑巾,裹在头上。

  黑虎贼?!

  张季一眼就看出,这黑巾,正是他前一日晚上在沙河河岸见过的那群黑虎贼的标志。

  就在张季心惊之际,却见那名头戴黑巾的黑虎贼笑着说道:“张季兄弟,不认得在下了么?在下何顺,前一日晚上还见过张季兄弟哩”

  果然是周虎的人周虎的人为何会此地?

  张季心惊之余,镇定问道:“原来是周首领的手下不知有何贵干?”

  何顺抱了抱拳,笑着说道:“无他,大首领想见见张季兄弟。”

  “哦?”

  张季眼眉一挑,心下暗暗想道:那周虎,多半是想从我口中得知江东之事。

  似这般想着,他朝四周看了看,同时左手按住剑柄,悄悄抽出些许。

  可能是注意到他的举动,何顺当即劝阻道:“张季兄弟莫要冲动,无论是我等,还是我家大首领,皆无恶意难道张季兄弟就不想知道,为何我等能猜到你会出现在此么?”

  唔?对啊,周虎这帮人,为何能猜到我会来此?难道

  张季微微一愣,旋即,眼眸中露出几许不可思议之色。

  难道那周虎,竟是他鲁阳乡侯府上的人?

  会是谁呢?

  忽然,张季回想起前一日晚上,那周虎面对关朔、陈勖二人时的姿态,眼中瞳孔不觉微微一缩。

  难道

  一个曾经无比熟悉的身影,浮现于他的脑海,使他整个人都激动地微微颤抖起来。s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