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463 第463章:长史陈朗

  三日后,即五月二十八日,西部督邮荀异与郡守府长史陈朗,并几名沿途保护的军卒,乘马抵达了昆阳县。

  在经过北汝河的东段时,荀异与陈朗见到了河对岸的‘北屯田’,尽管此时春耕已过,原本忙碌在这边的万余隶垦卒已经被调到了他处,仅留下千余驻卒,但‘北屯田’这一带广阔的农田,还是吸引了荀异与陈朗的注意。

  远远瞅见河对岸的田邑竖着‘昆阳’字样的县旗,陈朗不解问道:“这里不是襄城县的县域么?为何会有昆阳人在此开垦荒田?”

  荀异不动声色地说道:“这里原本就是荒芜的滩涂,如今昆阳县将其开垦为田地,有什么不好?”

  他心中很清楚,如今的襄城与汝南二县,皆以昆阳马首是瞻,昆阳越界开垦一处田地又算得了什么。

  陈朗不知其中缘由,听了荀异的解释倒也没怎么在意,只是纯粹不快的冷哼道:“我许昌岌岌可危,这周虎竟还有心开辟新田,岂有此理!”

  这就属于没事找茬了,荀异不快地皱起了眉头,但碍于陈朗乃是郡守府的长史,他忍着没有发作。

  半个时辰后,荀异带着陈朗一行人来到了昆阳的东城门外。

  此时的昆阳,虽然因为某些原因还未解除‘战时管制’,但城门的禁令已经解除,只不过守备依旧森严,光是城内城外,就有至少几十名士卒站岗,而且一个个兵甲齐全,相比较正规军几无逊色。

  瞧见这些士卒,陈朗的脸再一次地沉了下来,微怒道:“昆阳有如此雄壮的兵卒,那周虎竟屡屡推脱救援之事,怕是居心叵测之辈。”

  “……”

  荀异看了几眼陈朗,劝说道:“陈长史,昆阳有昆阳的难处,此事荀某当初已在郡守大人前做过解释,我也不想多说。出于好意,我提醒陈长史一句,待会见到那位周首领,你千万莫要激怒他……你也知道,周首领曾误入歧途,虽如今弃暗投明,身上或仍留有些江湖匪气,若惹恼了他,恐陈长史……”

  听到这话,陈朗脸上露出几许愕然,不快说道:“我乃郡使,那周虎安敢对我不利?!”

  “……”

  城门口的县卒们纷纷看向陈朗,神色中带着几许不善,冷眼看着这位郡使走入城内。

  『这家伙肯定要倒霉……』

  看着扬长而去的陈朗,荀异微微摇了摇头。

  看着那陈朗,他仿佛看到了当初的自己——他当年亦丝毫未曾将那周虎放在眼里,直到吃了一次大亏……

  “咳。”

  不觉感到脸上有些灼热,荀异咳嗽一声,带着随行的士卒进入了城内。

  在荀异的带领下,一行人来到了县衙外。

  此时县衙外,亦立着几名县卒,见此陈朗便走上前,带着几分盛气问道:“周虎可在衙内?叫他出来相迎。”

  那几名县卒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陈朗,冷冷问道:“你是何人?县衙重地,闲杂人等不得靠近!”

  陈朗当即就斥道:“睁大你们的眼睛好好看看,我乃李郡守派来的使者!”

  正所谓县官不如现管,这几名县卒,可未必知道什么李郡守,这不,他们在听到这话后神色丝毫不变。

  荀异摇摇头,赶紧上前说道:“几位,可认得荀某?”

  “荀督邮?”其中一名县卒认出了荀异,对几名同伴说道:“这位乃是荀督邮,周首领的贵客。”

  说罢,他笑容满面地对荀异说道:“荀督邮几时回来我昆阳?”

  荀异笑着说道:“方才刚到……周首领在衙内么?”

  那名县卒笑着说道:“您来得不凑巧,周首领视察城内新建成的工坊去了。”

  “刘公与李县丞在么?”荀异又问道。

  那名县卒苦笑道:“刘公慰问已故县卒的家属了,而李县丞则去了城外的屯田视察……”

  荀异想了想,说道:“既然如此,我等可否先到周首领的廨房等候?顺便劳烦你帮我通报一声?”

  “当然。周首领曾吩咐过,荀督邮不必通报。”

  说着,那名县卒抬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不得不说,这份待遇让荀异感觉倍有面子,他转身对陈朗说道:“陈长史,我等先进衙吧。”

  陈朗皱了皱眉,不过最终还是跟着荀异前往了赵虞的廨房。

  大概小半个时辰后,赵虞带着静女、何顺并几名黑虎贼回到了县衙,在自己的廨房内见到了等待已久的荀异与陈朗二人。

  待见到荀异时,赵虞歉意说道:“城内的工坊重新开工,周某前去视察了一番,让荀督邮久等了。”

  “哪里哪里。”

  荀异笑着摆摆手,旋即介绍在旁神色冷淡的陈朗道:“这位是陈朗、陈长史。”

  他怕眼前这位周首领不知‘长史’的官职,又通俗地补充了一句:“乃李郡守的属官,郡守府众吏之长也。”

  “原来是陈长史。”赵虞笑着朝陈朗抱了抱拳。

  “唔。”陈朗态度倨傲地点点头,敷衍般地拱了拱手作为回礼。

  也难怪,毕竟‘郡守长史’可是一个不小的官职,乃是郡府的文官之长,刨除郡守、郡丞、都尉,差不多就要数长史官职最高,至少要比荀异这个督邮高出许多,因此倒也不奇怪这陈朗一脸的倨傲。

  赵虞自然不会因为陈朗的倨傲就心生不快,他笑着邀请荀异、陈朗二人入座,旋即对荀异说道:“今日什么风把督邮吹来了?”

  然而荀异却没有玩笑的心思,叹息道:“除了叛军刮起的恶风,还能是什么?”

  说着,他亦不隐瞒来意,一五一十地将当前许昌所将面临的处境告诉了赵虞。

  “李蒙要回河南了?”

  赵虞听得十分惊讶。

  最近一直在关注许昌那边的他,当然知道驻军在长社的河南都尉李蒙。

  在他看来,李蒙是当前颍川这边比较能干的晋方将领,至少能挡住项宣,比他颍川郡的都尉曹索出色许多。

  毫不夸张地说,正是因为李蒙的支援,才使得项宣、严脩、钟费、周贡这几路叛军迟迟不能对许昌形成彻底包围。

  “是啊。”

  荀异忧心忡忡地说道:“叛将项宣,派了几支小规模的偏师袭骚河南,河南郡多次派兵围剿不成,反被其击破,不得已只能召回李蒙……”

  他看了一眼赵虞,迟疑说道:“李都尉一旦撤回河南,项宣必然顺势取长社,介时,许昌将彻底被叛军包围,是故,李郡守派陈长史与我前来,看看周首领能否出兵救援……”

  “唔……”

  赵虞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处,陷入了沉思。

  不得不说,是否救援许昌,这对于他而言是一个两难的选择。

  倘若救许昌,他或能因此博得郡守李昮的好感,加官进爵,扩充实力,有助于他‘暂潜于晋国’的目标,但相应的,项宣、严脩、钟费、周贡那几股叛军,也难免会因为他的搅局而实力大损,被迫延后其义师那‘汇兵于梁城’的战略目标——这里的问题就在于,赵虞是希望看到叛军攻陷梁城的,因为他想试试能否浑水摸鱼地抓到那个‘梁城都尉童彦’。

  简而言之,救援许昌,相当于变相救了梁城,让赵虞的‘浑水摸鱼’之计难以施行。

  可倘若不救许昌,那就等于放弃了一个结交李昮、加官进爵的机会。

  再者,待那项宣攻陷许昌后,会不会回头攻打他昆阳三县,这也未知,需赵虞承担一定的风险——他可不会太过于相信关朔的承诺。

  见赵虞迟迟没有做出决定,荀异倒还沉得住气,但陈朗却忍不住了,他面色不渝地斥道:“周虎,郡守大人待你不薄,非但免去你旧日罪行,还提拔你为部都尉,今许昌危在旦夕,李郡守困守无助,你却视若无睹,你简直忘恩负义!”

  『……』

  被打断了思绪的赵虞抬起头,在瞥了一眼神色激动的陈朗后,转头看向荀异,目光中带着几许困惑。——那位李郡守,就派这么个人来求援?

  荀异仿佛看懂了眼前这位周首领的困惑目光,无奈地摊了摊手。

  他咳嗽一声,劝陈朗道:“陈长史息怒,周部都尉绝非忘恩负义之辈,只不过,他要考虑昆阳的伤亡……去年,周部都尉可是击破了叛军数万军队呢!”

  他好意提醒陈朗,为陈朗圆场,但遗憾的是,陈朗丝毫没有领情的意思,用冷漠的口吻沉声说道:“荀督邮,你我今日前来,不是为了听昆阳述苦,而是为了搬救兵解许昌之围!……你是郡里的官,可不是昆阳的官,更不是这位周首领手下的官!为何处处包庇?”

  “……”

  荀异闻言气郁,索性不再理睬陈朗。

  见此,陈朗则面向赵虞,用居高临下般的语气强硬地说道:“周虎,我不想听你任何辩解,我只要你立刻召集军队,前往支援许昌,若你抗命不遵,我便解除你部都尉一职,将你拿下治罪!”

  “嘿。”

  何顺忍俊不禁地笑出声来,直到赵虞转头看了他一眼,他这才讪讪地收起笑容。

  不怪他觉得好笑,因为此刻就连荀异也在叹息摇头。

  可能是被何顺那声轻笑所激怒,那陈朗更为愤懑,怒声斥道:“周虎,你要抗命么?”

  面对着陈朗的怒斥,赵虞的心中毫无波动。

  他知道,这天底下就是有这么一些人,眼高于顶、目空一切,而对付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只需吊起来毒打一顿,叫他们学乖即可。

  学不乖?

  那就再打,打到学乖。

  相比较动怒,赵虞更在意是要不要救援许昌。

  忽然,一个念头涌现于他心底。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