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476 第476章:再议

  “在会议开始之前,我有几句话要说。眼下当务之急,我许昌当上下团结,合力击败项宣等人所率的叛军,而不是相互攻讦……”

  在环视了一眼屋内众人后,李郡守神色严肃地做出了一番警告,尽管他并未指名道姓,但谁都知道他指的便是赵虞与都尉曹索。

  对于李郡守的警告,曹索微微低头,仿佛得到了教训,而赵虞在表面上至少也做出的顺从的样子,至于心底嘛,他并不觉得李郡守的警告能有多大的约束。

  李郡守当然不知赵虞与曹索心中所想,见二人闭口不言,并未顶嘴,心下稍稍有些满意,他点点头道:“昨日打断了,曹都尉,再说说你第二条计策。”

  “是。”

  都尉曹索抱了抱拳,神色严肃地说道:“卑职第二条计策,即是以守待攻……”

  以守待攻?

  那不就是死守么?

  别说赵虞忍不住笑了一下,就连李郡守的面色也有些不好看了。

  说起来,昨日他对曹索的第一条计策还算比较满意,只可惜昆阳不具备配合作战的余力,可这第二条计策又算什么?这与之前有什么区别?

  “你是说……死守?”李郡守沉着脸问道。

  曹索也不知在想什么,微皱着眉点了点头:“是。”

  听到这话,李郡守一脸不快地问道:“这与之前有何区别?”

  曹索抱了抱拳,在神色诡异的瞥了一眼赵虞后,低头解释道:“有所区别,卑职以为,我许昌或许效仿昆阳当日的策略……”

  这话一出,屋内众人皆是一愣,包括赵虞在内。

  『他想学我昆阳巷战?』

  赵虞在面具下的脸上,露出几许古怪之色。

  “效仿昆阳……”

  李郡守捋着胡须喃喃自语,转头看向坐在堂中的赵虞。

  当初他封赵虞为部都尉后,赵虞便在荀异的提醒下,作为官职人员,向颍川郡里投送了第一份行文,即昆阳之战的战报。

  当时,荀异希望许昌能从昆阳的得胜中获取一些经验,恳请赵虞在那份战报中详细记载昆阳之战的过程,赵虞出于各种考虑,答应了荀异的要求,颇为详细地将昆阳之战的过程与他所采取的策略通通记载在战报中。

  这份战报送到许昌后,李郡守与曹索等人皆仔细审阅,因此,李郡守倒也知道昆阳究竟用了什么办法击败了叛军。

  只是,昆阳之战的经验,真的可以运用到他许昌么?

  虽说李郡守不擅长军事,可他至少也懂得‘道无恒道’的道理,适用于昆阳的策略,可未必适用于他许昌啊。

  好在昆阳之战的当事人此刻就在屋内,李郡守自然要先问一问。

  “周虎,你认为呢?”他转头看向赵虞。

  赵虞饶有兴致地看着曹索,在思忖了一下后,抱拳说道:“都尉一句‘效仿昆阳’,卑职实在很难判断,还得看都尉的具体安排……”

  见赵虞没有趁机奚落曹索,李郡守暗自满意地点点头,转头对曹索说道:“都尉,说说你的想法。”

  曹索不动声色地瞥了一眼赵虞,硬着头皮说出了他的想法。

  他所讲述的策略,尤其是巷战,只听得屋内众人皆是一愣:这岂不就是照搬了昆阳之战么?

  就连曹索身后的田钦、廖广、韩和几人,此刻亦难免有些无地自容。

  但没有办法,自那周虎到了许昌后,他们私底下商量来、商量去,也没有想到一条可行的策略,唯有参照昆阳之战时所采取过的巷战战术——毕竟那至少是经过验证的。

  因为心中羞愤,当赵虞的目光看向他们时,他们几人只感觉脸上一片灼热,羞于与对方对视。

  然而,为了保住曹索的都尉之职,不被某个前山贼头子取而代之,他们也没有别的办法。

  片刻后,当曹索硬着头皮说完最后一个字,整个屋内鸦雀无声。

  『……』

  李郡守颇感失望。

  他还以为曹索的第二条计策会有什么新意呢,没想到竟是照搬周虎当初在昆阳的计策——倘若如此,那我用你曹索干嘛?用周虎岂不是更好?最起码这条计策是人周虎提出来的,且周虎也凭这条计策击败过叛军。

  但在思忖了一下后,李郡守并未开口斥责什么,而是若无其事地转头询问赵虞:“周虎,你认为可行么?”

  “恐怕很难。”赵虞微微摇了摇头。

  听到这话,曹索与他身后的田钦、廖广、韩和几人脸上便挂不住了。

  要知道,他们迫于无奈,才硬着头皮照搬了昆阳当日迎击叛军的战术,可没想到,提出这条计策的当事人竟直截了当地表示不可行,这让他们愈发羞愤。

  士吏廖广按耐不住,当即带着羞怒说道:“周上部都尉这是故意刁难么?”

  “呵。”

  赵虞轻笑一声,也懒得理睬廖广,转头对李郡守抱拳解释道:“郡守大人,道无恒道、兵无恒法,去年我昆阳采取巷战之策,那是因为我看出关朔有意夺取昆阳,使其军队能安然度过冬季,继而在今年作为他进攻叶县的据点,换而言之,我笃定他不会放火焚城,是故才敢采取巷战。……可许昌这边的情况,却与当初的昆阳截然不同。首先,目前才是夏季,叛军根本无需考虑‘占城过冬’的问题,哪怕夜宿在荒野也没什么问题;其次,项宣等叛军已占据了颍阴、长社、鄢陵、临颍四县,就算一把火将许昌烧个精光,待冬季来临时,他们一样可以在那四县过冬。考虑到这两点,我认为曹都尉等人效仿我昆阳所提出的巷战之策,不过是纸上谈兵的战术,看似可行,实则不可行。……若我是项宣,根本不会与许昌打什么巷战,一把火烧了许昌,旋即在城外堵着,坐等许昌突围时一举追杀即可,何必费心思打什么巷战?更遑论,去年叛军在我昆阳已吃过一次大亏,岂还会上当?”

  “唔。”

  见赵虞条理分明地解释了巷战的不可行,李郡守听得连连点头。

  见此,曹索那几人有些慌了,士吏田钦立刻解释道:“巷战只是最后的无奈手段,既不可行,那便死守城池……”

  听闻此言,李郡守转头看向赵虞。

  赵虞顿时会意,摇摇头说道:“一味死守亦不可取。……或许许昌的粮食尚且足够,那么,柴火呢?全城军民每日烧水煮饭所需的柴火,许昌提前预备了么?”

  田钦、廖广、韩和几人哑口无言。

  自古以来死守城池,不单单只有米、水两项最为关键,还有柴火,没有柴火,城内的军民就只能喝生水、吃生米,短时间还好,时间一长,这肯定是要出问题的。

  对于这一点,事实上曹索、田钦几人也并不是不懂,问题是许昌四周的叛军看得紧,他们实在没有办法大量派人砍伐树木作为柴火,只能偷偷地派点兵卒去做,一旦叛军闻讯而来,便立刻退入城内。

  在这种情况下,他许昌又能积累多少柴火呢?

  “那周上部都尉认为该怎么办?”尉史韩和反问道。

  听闻此言,赵虞哂笑道:“子曰,不在其位,不谋其职。……昨日我只不过是错坐了曹都尉的座位,便遭你等冷言冷语,今日我又岂敢夺了曹都尉的差事呢?”

  曹索、田钦、廖广、韩和几人心中大怒,却又不好说什么。

  不过,赵虞这话也令李郡守有些不快了,他沉声说道:“周虎,我说过,当前我许昌应上下团结,共同对抗叛军,若你有什么计策,速速说来。”

  “是。”

  赵虞还不想与李郡守翻脸,闻言抱拳说道:“郡守,关于卑职的建议,昨日就已向你说过了……”

  听到这话,坐在赵虞下首的陈朗心中一个激灵,连忙转头看向李郡守。

  让他暗暗心惊的是,李郡守脸上果然露出了一种微妙的神色。

  『这周虎不是诓我,他果然已向郡守大人提出了‘弃守许昌’的建议……』

  心中暗暗震惊的陈朗,脑门不由得渗出了一层汗水,让一直在暗中关注他的郡丞宋撰感到十分惊讶。

  “那事……休要再提。”

  在陈朗的暗中观察下,李郡守犹豫了一下,含糊地把话揭过,旋即皱着眉头问赵虞道:“我只问你,你可有把握击败叛军?”

  赵虞摇摇头说道:“许昌所面临的威胁,比之当日昆阳更为恶劣,卑职亦不敢妄下论断。不过,若是李郡守命我统率城内兵卒,卑职愿意尝试一番……”

  听到这番野心昭然的话,曹索几人顿时色变,那廖广更是怒声斥道:“周虎,你岂敢……”

  “都给我住口!”

  还没等廖广说完,就听李郡守怒喝一声,惊得廖广顿时不敢复言。

  只见李郡守看看赵虞,又看看满脸惊慌之色的都尉曹索,伸手揉了揉额头。

  “本府倦了,你等先退下吧。……周虎,你留下。”

  “是!”

  包括赵虞在内,众人起身行礼。

  旋即,除赵虞以外,其余人陆陆续续地离开了屋内。

  刚到屋外,郡丞宋撰便唤住了有些魂不守舍的陈朗:“陈长史,可方便借一步说话?”

  回头看了一眼屋内,陈朗微微点了点头。

  正好,他也有一件要事要与这位郡丞商量。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