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483 第483章:周虎与项宣【补更18/22】

  『ps:继续拼老命补更。另,本书由起点,请支持正版阅读。我打赌,dao版绝对不会比我这边更新地快。』

  ————以下正文————

  相传,项氏子弟多为英杰,其中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楚汉争霸时的西楚霸王项籍,可惜过于刚愎自负,最终兵败,自刎于乌江,着实令人嗟叹。

  鉴于此,赵虞对据说自称项氏之后的项宣亦有几分好奇,只可惜一直无缘得见,直到今日,他这才得以亲眼见到项宣,见到这位关朔麾下,凭一己之力将颍川郡军打地落花流水的猛将。

  据赵虞目测,这项宣顶多也不过三十五岁上下,看他虎背熊腰、跨坐于战马之上,不得不说,确实有几分威武霸气,但离赵虞所认知的‘霸王项籍’,那还远远不足——当然了,项籍这个传世人物,早已在一定程度上被神话了,哪怕他是末路的豪杰。

  “周虎,出来见我!”

  就当赵虞在暗自观察那项宣时,那项宣忽然于城外大喝一声。

  『咦?他怎么知道我在许昌?』

  赵虞心下闪过一个疑问。

  不过转念一想,他到许昌已有足足六天,或许那项宣从别的什么地方得知了他的行踪也说不定。

  想到这里,赵虞摊开双手,示意两旁的人退开,旋即朝着城下的项宣笑着喊道:“项将军如何得知周某在许昌呢?……话说,项将军竟知晓周某之名?这让周某有些意外啊,若是我没有记错的话,我应该不曾见过项将军才对。”

  『果然是周虎……』

  在听到赵虞的回覆后,项宣不觉皱了皱眉。

  他轻笑着说道:“项某虽未见过周首领,却也知晓周首领的名气……怎么,曹索见对付不了我,遂将你请到许昌了么?曹索?曹索?为何不敢出来见我?”

  『曹索这个都尉,当得确实有够憋屈,怪不得郡军一听叛军就提心吊胆……』

  赵虞瞥了一眼田钦、廖广二人,见二人面色尴尬,敢怒不敢言,心下暗暗摇头。

  “咳。”

  他咳嗽一声,朝城下的项宣说道:“曹都尉旧伤复发,回家养伤去了,如今由我作为都尉!”

  『什么?』

  城下的项宣面色微变。

  他原以为那周虎是被调到许昌协助曹索的,没想到,那周虎竟取代了曹索。

  这可麻烦了。

  项宣当然明白两者的区别。

  倘若那周虎只是来协助曹索的,那么凡事还是要以曹索为主,就算那周虎再善于用兵,最后还得看曹索是否采用前者的计策,依项宣对曹索的了解来看,周虎那些比较险的计策,曹索应该是不敢采用的,这就变相地助项宣排除掉了一些可能性。

  更要紧的是,在必要之时,他项宣还可以用离间计,去离间周虎、曹索二人的关系,令那周虎无法取得曹索的信任。

  可若是那周虎取代曹索成为了颍川郡的都尉,那就是最最不利的局面。

  非但离间计使不上了,更要命的是,那周虎用兵‘正奇相辅’,为了取胜,连巷战这种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计策都用得出来,实在不好预测。

  『不行,不可叫周虎在许昌立稳。』

  心中暗想着,项宣转念一想,忽然哈哈大笑道:“哈哈,许昌莫非无人可用了么?竟让周首领当了都尉……我虽未见过周首领,却也知晓周首领与我长沙义师的渠帅关朔关渠帅交好,这才保了昆阳的太平。今周首领入主许昌作为都尉,何不趁机献了许昌,项某定当在关帅面前为周首领表功。”

  听到这番话,城墙上的郡卒们顿时哗然,而田钦、廖广、王伉等人,甚至于包括长史陈朗在内,下意识看向赵虞的脸上亦露出了几分骇色。

  唯独荀异面色如常,对众人斥道:“休要听贼将胡言乱语挑拨,周都尉岂会勾结叛军?!”

  不得不说,也亏得赵虞这几日手段狠辣,一言不合就撸掉了好些人的官职,震慑住了田钦、廖广等人,否则,看田钦、廖广二人欲言又止的模样,怕不是会当场提出质疑。

  『这项宣……想做什么?』

  而就在城上众人神色各异之时,赵虞则颇感意外地看着城下的项宣。

  不可否认,其实他早预料到他会与项宣等人打上一仗,但他着实没有想到,项宣竟会抛出他与关朔私下相约的那一番事。

  转念一想,赵虞就明白了,他笑着冲城外的项宣道:“想不到项将军如此忌惮周某,这真是让周某感到荣幸。”

  “什么?我忌惮周首领?”项宣似笑非笑。

  “不是么?”

  赵虞摊手指了指城上,笑着说道:“你污蔑我勾结你叛军,无非就是让这些兵将对我产生怀疑,甚至于,让我失去都尉的职位,以便于你来日攻打许昌。……若不是污蔑之词,倘若周某果真是你叛军的内应,你又何必在此刻提起呢?”

  听到这话,田钦、廖广、王伉、陈朗几人的面色这才逐渐回复正常。

  也对,倘若这位周都尉果真与叛军存在什么私下的勾结,那项宣何必自己暴露出来呢?

  “想不到那项宣如此忌惮周都尉,明明他从未见过周都尉……”

  西城门门侯王伉惊讶的声音,让赵虞暗自给他点了个赞。

  随着王伉的声音响起,城上的兵卒也逐渐安定下来,甚至于,看向赵虞的眼神相比较此前都不同了——这位周都尉能让那项宣都感到忌惮,感到棘手,果然不是寻常人物。

  惊讶之余,城上的士卒们忍不住小声议论起来。

  “想不到这位周都尉,竟如此叫那项宣忌惮……”

  “如此一来,只要有周都尉来,我许昌何惧这项宣?”

  听着从旁众士卒的小声议论,饶是赵虞亦有些啼笑皆非:那项宣本来是想挑拨,没想到反而让这些兵卒对他产生了信心。

  『该死!』

  就在赵虞暗暗好笑之际,城下的项宣却是忍不住暗骂了一句。

  饶是他也没想到,那周虎竟反咬一口,说他项宣忌惮……好吧,确实说中了。

  不过事到如今,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下去了,毕竟,一旦叫那周虎得到了许昌兵卒的信赖,他要攻打许昌就愈发艰难了。

  想到这里,他笑着说道:“项某可没说周首领与我义师存在私通,我义师只是欣赏周首领的才能而已,是故才默许周首领继续占有昆阳、襄城、汝南三县,默许周首领在昆阳境内大肆开垦荒地,耕种粮食……若非我义师的善意,周首领有什么底气在昆阳大肆开垦荒地耕种粮食呢?……我劝周首领献纳许昌,我义师绝不会亏待。”

  听到这话,田钦、廖广几人又忍不住瞥了几眼赵虞,心中再次产生了几许怀疑。

  这也难怪,毕竟在项宣的威胁下,他许昌今年都不敢在城外种粮食,还不晓得城内的粮食吃光后该怎么办。

  然而同样遭到叛军威胁的昆阳,却敢在县域内大肆开垦荒地耕种粮食,就仿佛丝毫不怕叛军的骚扰,要说这其中没有什么蹊跷,田钦、廖广等人怎么也不相信。

  『这个项宣,这是铁了心要把我弄下去啊……』

  心中暗道一句,赵虞笑着说道:“哦?那是贵军的善意么?那么说,去年贵军的渠帅关朔猛攻我昆阳,连打两月不能攻克,最终在我昆阳的反击中狼狈逃窜,被我方抓获了过万俘虏,狼狈逃回召陵,亦是贵军的善意咯?”

  听到这话,城上的兵卒们暗暗咋舌。

  虽然田钦、廖广等人都知道赵虞的具体战绩,但许昌的兵卒却不清楚,他们只知道去年昆阳击退了叛军,却万万没有想到,叛军在昆阳居然败地那么惨。

  也对,曹索、田钦、廖广等人哪有脸面具体宣传赵虞在昆阳的战绩呢?

  此时,不等那项宣回话,赵虞抢先又笑着说道:“项将军,我劝你还是省省力吧,就凭你片言片语,岂能动摇周某的都尉之位?……与其耍这种不入流的小伎俩,还不如多花心思想想攻城的策略。……不过,只要我在许昌,你决计不能得逞就是了。”

  听到赵虞神色自若地说了一番了不得的话,仿佛丝毫不将城外的项宣放在眼里,别说城上的兵卒,就连田钦、廖广、王伉、陈朗等人亦是暗暗惊诧。

  “哈哈哈哈——”

  城外的项宣理所当然也被赵虞这一番话激怒了,哈哈大笑道:“想不到周首领如此自负,项某佩服佩服。……既然周首领如此自负,不知敢不敢率军出城,与项某较量个高下呢?”

  『这个项宣,似乎很喜欢用这种小伎俩呢。』

  赵虞不觉皱起了眉头。

  率领城内的郡军与项宣军交战?就那些听到叛军之名忍不住打哆嗦的郡军士卒?

  说实话,赵虞还真不敢,因为那在他看来跟送死没什么区别。

  见赵虞没了反应,城外的项宣愈发得意,哈哈大笑道:“怎么了?周首领?不敢么?想不到你比那曹索还要胆怯,真是令项某大失所望……就凭你这样,也配让项某忌惮?”

  话音刚落,他身边的士卒们亦纷纷大笑,朝着城门楼嘲笑、辱骂。

  在这些人的嘲笑与辱骂下,城上的兵卒们面面相觑,士气大受影响。

  见此,赵虞淡淡吩咐道:“王伉,开城门。”

  “啊?”门侯王伉愣了愣,简直难以置信相信自己的耳朵:“开、开城门?”

  田钦大惊失色,生怕赵虞中了那项宣的挑拨,率军与其交战,连忙劝说道:“都尉,请……”

  “闭嘴!”

  毫不客气地打断了田钦的话,赵虞瞥了一眼那王伉,喝道:“快去!”

  “是、是……”王伉虽面色有些发白,但还是不敢违抗赵虞的命令,赶忙跑下了城。

  不多时,许昌城的西城门缓缓敞开,让正在嘲笑、辱骂的项宣及他身边那队士卒一愣。

  就在这时,赵虞朝着城外的项宣喊道:“项将军,你隔得那么远嘲笑、辱骂,犹如隔靴搔痒,想必骂地不甚痛快,不如你到城内来骂,当着我周虎的面骂,岂不痛快?”

  “……”

  看看那敞开的城门,再看看城上的赵虞,饶是项宣一时亦有些失神。

  他自认为他的挑拨搦战已经足够卑鄙狡猾了,却没想到,那周虎居然比他还要卑鄙与狡猾。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