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击滚动屏幕
公告 公告:延期一个月,至于还能坚持多久,只能看缘份了。请点击支援网站    

赵氏虎子 489 第489章:许昌之战(二)

  “都尉大人,这边太危险了。”

  在南城门楼上,新任南城门门侯的徐克好言劝说着赵虞,但赵虞依旧站在城门楼上观战。

  南城门楼,是赵虞选择的‘临时指挥所’。

  原因就在于新任的门侯徐克。

  西城门的王伉也好,东城门的宋预也罢,他们都是曹索在担任都尉时期提拔、任免的门侯,虽说谈不上有多出类拔萃吧,但至少亲身指挥过几次攻城战,抵抗过叛军的攻势,唯独现南城门门侯徐克,是新被提拔的门侯。

  虽说当日田钦举荐此人时赵虞是点头答应的,但这徐克能否承担起抵挡叛军的重责,事实上赵虞也不清楚。

  他只知道,徐克乃是前南城门门侯严升手下的队正,对比其同僚也称得上是勇武果敢,因此才收到了田钦的推荐。

  在这种情况下,赵虞本该加强南城门的指挥力量,比如派田钦或廖广前来这边,协助徐克共同抵御叛军,但考虑到西城墙外的项宣与东城墙外的周贡皆是叛军那方的猛将,赵虞在思索之后,最终决定反其道而行,继续加强东、西两侧城墙的指挥力量。

  那么,指挥力量相对薄弱的南城墙怎么办呢?

  很简单,他亲自坐镇!

  考虑到南城墙介于东、西两侧城墙之间,赵虞坐镇在此,也可以一定程度上兼顾东、西城墙的战事,这倒也不失是一个经过深思熟虑的考量。

  当然了,亲自坐镇,并不代表亲自指挥,毕竟这样起不到锻炼徐克的效果。

  他微笑着宽慰门侯徐克道:“我在此地,并不会妨碍你指挥军卒,你好生指挥作战即可。……如若你这次能击退城外的叛军,你的位子就稳了。”

  也不晓得是否是被赵虞猜中了心事,徐克尴尬地说道:“卑职不是那个意思……”

  然而他的心思赵虞很明白,不就是顶头上司在旁,心中忐忑不安么,人之常情。

  而此时,城外的叛军已开始向城墙推进。

  据赵虞观察,城外发动攻势的叛军,大致可分为前、中、后三个梯队。

  最后的梯队由成建制的弓弩手组成;居中的梯队则是步卒与战车,当然,这里所说的战车,指的正是云梯车等攻城战车;而打头的先锋,则是清一色的步卒。

  只见那些先锋步卒,前排步卒一个个手持盾牌,甚至已有人将盾牌举在面前,显然是在防备许昌的弓箭射击。

  而后排的步卒,则混杂着许许多多的拉车,车上摆满了箩筐。

  尽管看不真切那些箩筐内究竟堆放着什么东西,但赵虞大致还是猜得出来:土!

  他一眼就看出,叛军这要在许昌城外的护城河填出一条路来。

  是的,与昆阳那种小县不同,许昌是有护城河的,四个方向的城外都有。

  这条护城河宽处有两丈、窄则丈余,坐落于距离城墙大概两三丈远的地方,河中的水,引自许昌附近的一条河流,即颍水的分支,潩水。

  这条护城河,正是许昌迟迟没有被叛军攻陷的最大功臣。

  其次才是许昌城内近三万守卒带给叛军的压力。

  叛军想要利用云梯等攻城器械攻打城墙,那么就必须想办法让这些攻城器械渡过许昌的护城河,要么填土造路,要么搭建桥梁。

  而从眼前来看,城外的叛军显然是打算填出一条路来。

  “弓弩手就位。”

  新门侯徐克已经进入了指挥角色,站在墙垛旁高声喝令。

  听到他的命令,城墙上的弓弩手们纷纷列队整齐,做好了射击的准备。

  终于,城外的叛军即将迈入一箭之地内。

  “乌哇——”

  忽然间,城外的叛军先锋队响起一阵呐喊,紧接着,这些叛军士卒推着手中的拉车奋力朝着护城河飞奔。

  战争,开始了!

  “放箭!”

  随着门侯徐克扯着嗓子的一声厉吼。

  城墙上的弓弩手们立刻举起手中的弓弩,朝着城外那飞奔而来的叛军士卒展开激射。

  一时间,南城墙上万箭齐发,那密集的箭矢仿佛暴雨般,倾泻于城外众多叛军的头顶,劈头盖脸地落下。

  “箭袭!箭袭!”

  “继续前进!”

  “填平护城河!”

  即便是纪律严明的叛军,在面对许昌众弩手的齐射时,亦不免出现了惊慌,一名又一名的叛军士卒中箭倒地,捂着创口在地上哀嚎。

  在慌乱中,那些原本应掩护同伴的持盾士卒,一个个下意识地用盾牌护住自己。

  这使得那些推动泥车的士卒,完全暴露在许昌弓弩手的射击下,可怜这些士卒需要双手推动泥车,根本腾不出来,一时间不知有多少这样的士卒中箭,甚至于有的还不幸弄翻了泥车。

  泥车上的箩筐滚落在地,倒出了其中大块大块的泥块。

  不可否认,赵虞猜得很准。

  但这样混乱的局面,很快就得到遏制,当许昌南城墙上的弓弩手发动完一次齐射,在还未来得及发动下一次的情况下,城外叛军当中的卒官、将官们,已喝令麾下士卒恢复了秩序。

  在这些卒官与将官们的喝斥与指挥下,那些手持盾牌的士卒开始保护推着泥车的同伴,高举盾牌保护着后者,而后者,即那些推车士卒,则奋力将载满泥土的拉车推向护城河。

  “放箭、放箭!瞄准那些推车的叛军!”

  门侯徐克看上去有些急了,指着城外那些推着泥车的叛军士卒大喊。

  显然,虽说是初为门侯,作为南城门这边的指挥将领,但这徐克怎么说也是经历过许多阵仗的老卒,当然明白决不能坐视叛军填平护城河的道理。

  可即便如此,他还是有疏忽的地方,使得赵虞不得不出声提醒他:“徐门侯,叛军的弓弩手上来了!”

  『什么?』

  顾不得给予那位周都尉任何反应,徐克下意识地看向城外。

  果不其然,城外叛军那成建制的弓弩手方阵,已在他许昌发动齐射的空档,迅速穿插到了一箭之地内,占据有利地形,即将对许昌发动攻击。

  『好快……』

  眼中闪过一丝震撼,徐克大声喊道:“城上弓弩手注意叛军的箭矢,步卒保护弓弩手……”

  他下达命令没过多久,城外的叛军弓弩手们便朝着南城墙发动了齐射。

  那一支支箭矢,密集地仿佛蝗潮,密密麻麻地射向城上。

  面对着这等凶猛的攻势,牛横与何顺立刻举起盾牌,与其余二十名黑虎贼一同,将赵虞、静女,以及一干都尉署的功曹们护在当中,而赵虞亦下意识地将静女护在身后。

  笃笃笃笃——

  城墙上一阵乱响,那一支支密集的箭矢,大部分都倾泻在城墙上,甚至将赵虞一行人身后的城门楼亦射地满是箭矢。

  甚至于,其中还伴随着叮叮当当的声响,那是许多箭矢射中了城门楼前那堆仿佛小山般的钱所发出的响声。

  但更多的,则是城上守卒的哀嚎与惨叫。

  即便是在步卒的保护下,许昌南城墙上的弓弩手,仍出现了不小的损失,除了个别实在倒霉的家伙被射中了面门、咽喉等致命处以外,大部分人则是四肢或身体中箭,若能及时得到医治,这些倒也算不上致命上。

  而保护弓弩手的步卒们,大多亦是如此。

  “行动不便的伤卒退后!重复一遍,行动不便的伤卒退后!……”

  门侯徐克大声喊着。

  显然,在如此激烈的攻势下,城墙上显然没有空余的兵力去帮助那些中箭的士卒,只能让那些行动不便的伤卒自行退后,后退至另一侧墙垛,要么自己下城墙,要么等待救援。

  见徐克没有下令救护伤员,赵虞微微皱了皱眉,对何顺下令道:“去叫救护队上来,尽快将伤卒腾至城内。”

  “是!”何顺点点头,立刻就派人下城墙传令。

  不多会工夫,同样由郡卒组成的‘救护队’便上了城墙,将城墙上那些行动不便的重伤士卒背下了城墙。

  这支救护队,正是赵虞这几日在都尉署召开会议时提议组建的,人数不多,每处城墙大概二三百左右,只负责搬运伤员与尸体。

  否则,城上的伤员就只能等到战事的间歇,才有机会得到医治。

  可能是仅组建几日的关系,门侯徐克似乎完全忘记了还有这回事,此刻正一门心思地指挥士卒阻击叛军。

  虽然对此有些不满意,但赵虞倒也没有指责徐克的意思,毕竟迄今为止,初任门侯的徐克在指挥作战方面还是相当不错的,使得逐渐放下心来的赵虞能有更多的精力纵览大局。

  尽管赵虞对徐克还算满意,但此刻这位徐门侯,却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局面。

  原因就在于城上弓弩手的攻击,根本无法兼顾‘阻止叛军步卒填护城河’与‘压制城外叛军弓弩手’这两个任务。

  到底是应该阻击叛军步卒填护城河,还是应该压制城外叛军弓弩手?

  倘若集中力量阻击前者,那么后者就会趁机对城上的守卒造成巨大伤亡;倘若攻击后者,那么前者就会趁机填平护城河。

  徐克左右为难,眼见身边的弓弩手们已再次做好了射击的准备,他高举的手却迟迟没有挥落。

  而就在这时,他忽然听到一个镇定的声音:“尽可能压制城外的弓弩手,减少我方伤亡,为此可以放弃阻击叛军正在填护城河的兵力。”

  『周都尉?』

  徐门侯意外地转过头去,他这一刻才发现,原来那位周都尉居然还站在城门楼前。

  大概是因为战事过于激烈,他方才都没有留意。

  『这位周都尉,确实要比曹都尉有胆识多了……』

  门侯徐克心下暗暗想道。

  8)


推荐此书     [快捷键:←]     上一页      回目录      下一页     [快捷键:→]      加入书签

赵氏虎子 567中文 www.567zw.com © 2020





1C